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终于解无敌储物戒
    第三十一章终于解脱了

    阮雪不由看的瞠目结舌,不就是一场比赛吗,至于输了就哭鼻子吗,这苏振忠平时总是那么牛气烘烘的,没想到竟然这么脆弱。

    阮雪其实并不知道这球对于苏振忠是多么的煎熬,是多么的痛苦,曾经有一部电影是周星驰演的,他就是打球很厉害,可是因为心里障碍,那球就是像现在苏振忠一样,怎么打也打不进,当打进了第一个球之时,那种兴奋和激动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所以苏振忠一时激动之下就是流出了眼泪。

    赵冬其实这时是最意外的,他一直用储物戒指控制着不让苏振忠进一个球,就是要让他憋闷死,就是让他气哭,可是刚才一个走神跟阮雪说了一句话,就让苏振忠进了一个球,本来还挺郁闷的,但却是没有想到有了这样一个效果。

    “喂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怎么还哭鼻子呢?”赵冬敲了敲球台,故意恶心苏振忠。

    “操!”苏振忠抹了一下眼泪,感觉也是甚是丢脸,兀自嘴犟的说道:“我眼睛迷了不行啊,这次让你看看我怎么赢你。”

    终于打进了一个球,苏振忠也像周星驰一样来了信心,活动了一下肩膀,在球台边转了转,然后摆好了姿势,这种精神状态已经让所有人都确认苏振忠已经从颓废中走了出来,红毛刚才让赵冬的球撞的现在蛋还疼,这时更是马上对苏振忠说道:“振忠,你给好好的赢了这小子,要不然哥们今天这一下就白挨了。”

    “没问题!”苏振忠昂首挺胸,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干净的利落出杆击球,这次击球的感觉好多了,就像平时打球那样,苏振忠完全相信这个球一定会进的。

    只不过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往往是巨残酷的,苏振忠的梦魇马上又开始了,那球依旧在袋口边晃了晃就弹出来了。

    “我操!”不只是苏振忠,其余的人都是跟着骂了起来。

    赵冬这时则是嘿嘿一笑,道:“原来你的好运气也就那么一下啊。”然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折磨,让苏振忠的球一次次的弹袋而出。

    苏振忠那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在几次没有打进球之后,终于是再一次崩溃,脸色是越来越难看,身子都是气的跟着发抖了,眼眶发红,那模样是差不多就要哭出来了。

    “冬子哥,快到上课的时间了。”阮雪看了半天,两人都是打不进去球,不免也是颇有些气闷了,看了看时间,连忙提醒赵冬。

    赵冬知道阮雪对于学习是极为认真的,逃课旷课的事情是肯定做不出来的,这时也就不再折磨苏振忠了,到他打的时候,则是轻松的连续把两个球打进去了。

    “呼!”苏振忠这时吐出了心口的那一股浊气,自己终于是解脱了。

    赵冬放下了球杆,道:“苏振忠,别忘了你说的话,好像你一直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我不希望以后再看到,或者听到小雪说你纠缠他。”然后一拉阮雪的手,带着她走出了台球室。

    苏振忠和那个红毛还有黄毛都没有拦阻赵冬,台球室里这么多人,他们已经够丢脸了,如果再去拦赵冬,那就是更让人瞧不起了,苏振忠此时气的拿球杆猛的撞了一下球台上的母球,稀里哗啦的竟然有两颗球被撞进了球袋。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都在暗说,刚才比赛之时,你小子怎么没有这个运气啊。

    “这下子那小子应该不会再缠着你了吧。”刘一飞载着阮雪,笑呵呵的说。

    阮雪抓着赵冬两边的衣襟,也是咯咯一笑,道:“他还有什么脸来缠着我,都输给你了。”

    赵冬又道:“本来还打算带你买手机呢,今天是来不及了,等明天中午我再带你去。”

    “你还真要给我买啊?”阮雪侧着身子,从赵冬的腋下探过了小脑袋。

    “是啊,你冬子哥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切,你好像说话也没算过几次。”阮雪对赵冬吐了吐舌头。

    “那是以前,从现在开始,冬子哥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给你做到。”

    “那你哪来的钱啊?”这是阮雪最关心的问题。

    赵冬得意的一笑,道:“你管我哪来的钱,只要你知道你冬子哥现在有钱就成。”

    阮雪眉头皱了一下,道:“冬子哥,你告诉我钱是怎么来的,要不然我是绝对不会要你给我买东西的。”

    赵冬一手扶把,一手松开车把弹了一下阮雪的脑袋,笑道:“你这个小丫头到是挺有原则的吗,放心吧,你冬子哥的钱绝对是正道上来的,就算是再没钱花,我也不会去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那就好…不对啊,那你的钱是怎么来的?”

    对于阮雪的这种执着,赵冬不由有些不耐,不过心里也清楚,阮雪就是怕他出事,也就说道:“你冬子哥我在周末跑了一趟龙昌,运了一车韭菜回来,然后赚了五千多块。”

    “啊!你去龙昌了?”阮雪顿时惊讶的叫了起来,父亲都是没有出车去,赵冬竟然独自一个人跑去做生意。

    “嗯哼,你冬子哥厉害吧。”

    “等等,那进货总要底垫吧,那钱你又哪来的?”阮雪的脑袋转的飞快。

    “这个…嘿嘿,我拿了我妈的存折。”赵冬也不隐瞒这件事,回头母亲肯定也会看出问题来,现在先跟阮雪说了,到时候也有一个做证的,免得母亲以为自己拿钱胡花了。

    “好啊,你敢偷家里的钱!”阮雪在赵冬腰间软肉掐了一把,在孩子心里,偷拿父母的钱,那也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赵冬被掐的闷哼了一声,气道:“我这不是做正经生意去了吗,什么叫偷啊,要不然哪有钱给你买手机。”

    阮雪顿时瞠目结舌的说道:“你赚钱就是为了…给我买手机?”

    “是啊,看你总是说想换手机,你冬子哥能不给你想办法吗。”赵冬这样一说,感觉自己更是理由充分了。

    阮雪突然一下子没有了声音,但过了一会,她的手却是由抓着赵冬的衣襟而变成了轻轻搂住赵冬的腰了…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