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可怜的红无敌储物
    (推荐票不给力啊,让我们努力爆了前面巨神的菊花吧)

    第十杆之时,赵冬终于是把黑色的八号球蒙到了袋里,阮雪顿时兴奋的差点叫了起来,她虽然不玩台球,但也不是一点不懂,看赵冬的样子,确实不是什么高手,简直就是全靠蒙的,这小心肝都是一个劲的乱跳,生怕苏振忠逮到机会就赢了赵冬,现在这小心肝总算是跳的平稳一点了,对着赵冬就是甜甜的笑着说道:“冬子哥!你好棒!”

    赵冬凑到了阮雪的面前,低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还没让他哭呢,这才哪到哪。”

    阮雪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抬手给了赵冬一粉拳,嗔道:“吹牛不害臊,他那么大的人了,就算输了也不会哭鼻子啊。”

    “那咱们就走着瞧,他要是真的哭鼻子了,你以后可得乖乖的听我的话,不许再到我妈那里告状。”

    “你要是真能让他哭,你让我干什么都行!”阮雪调皮的噘了噘嘴,自然是怎么也不相信赵冬说的话。

    而苏振忠这时的脸色就像七月的雷雨天,阴沉的可怕,他不是没输过球,而且让五个球输了,那也不算是什么丢脸的事,谁都有运气好的时候,可是…这赵冬他奶奶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十杆!整整十杆啊!自己就没有一次上手的机会,每一次母球停的位置都是那么的别扭,简直把他恶心到要死,自己从来也没有打过这么憋气的台球,更何况是跟赵冬这个水平滥的只会大蒙杆的家伙。

    红毛这时拍了拍苏振忠的肩膀,道:“振忠,这小子就是走了狗屎运,这一杆他已经把他的运气都弄到头了,下一杆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黄毛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谁也不能总是运气好,要不然凭着运气都成了台球大师了。”

    苏振忠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另外他对自己的球技还是有信心,正常来说,就算让五球,他也有赢的把握,暗庆幸自己说三局两胜,要不然这一局就让他的脸都丢大了。

    正想招呼着赵冬开始打球,就看见赵冬和阮雪正在那里窃窃私语,两人的头都要贴到一起了,一股醋意顿时充斥心里,大声喝道:“赵冬,**的少跟阮雪近乎,信不信我抽你!”

    赵冬眉毛一挑,道:“怎么着,输球输不起啊?我和小雪怎么样不关你一毛钱的事情。”

    红毛马上骂道:“操!**的才赢了一局,赢了三局你再这么嚣张!”

    “你嘴吧给我放干净点!”赵冬这时眼睛一立,也是大为恼怒,以前他们骂他不敢吱声,但现在有宝贝了,骨子里的那种傲气也是喷发出来。

    “我操,怎么着,还想打架啊?我就骂你怎么了?”那红毛和黄毛顿时全都向赵冬欺来,就有动手的意思。

    台球厅的老板和服务员连忙过来拉住了两人,连连相劝,而苏振忠在阮雪的面前也不想仗势欺人,敲了敲台球桌子,对赵冬说道:“没想到赵冬你小子现在也这么牛b,那来吧,还有两局,赢了我再说!”

    赵冬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还瞪着眼睛的红毛和黄毛,然后摆了摆手,道:“这杆你开球。”

    苏振忠也不客气,操杆一杆打去,不过这一杆用的力度并不大,只是轻轻的磕了一下球堆,然后母球就是到了案边,这是一种很正常的打法,但是赵冬接下来则是马上来个大蒙杆,就让苏振忠这杆显得太过小心,也太过没胆量了。

    “怎么怕了啊?”赵冬炸开了球,鄙视的看着苏振忠。

    苏振忠冷哼了一声,也没有跟赵冬置气,眼睛盯着母球的走位,当母球停下来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现在母球的位置停的极好,前后左右都有球可打,而且都是极容易打的球,另外球炸的很开,虽然有几颗球不好打,但只要把让赵冬的五颗球拿下去,就都是变成好球了。

    “哈…我说这小子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吗。”红毛顿时大笑了起来。

    黄毛也马上说道:“振忠一杆清了他,让这小子看看什么是高手。”

    苏振忠扬了球杆,道:“没问题,看我的!”然后又看了看台面上的球,心里已经有了计较,首先就选择了一个七号球。

    这个七号球离袋口虽然还有那么点距离,不过就算是对于只要会打一点台球的,把这个球打进都不会是什么难事,更何总苏振忠这个打台球还是挺厉害的家伙。

    轻轻一杆击出,苏振忠完全有信心把这个球打进去,他关心的是母球走到一个好位置,然后再去打下一个球,不过对于控制母球的走位,对于他这样的选手还是困难的多,所以他一杆击出之后,更多的注意力则是集中在母球之上,而母球停的位置刚刚好就是击打下一个球最好的位置,心里不免小有得意。

    突然一阵惋惜声传到了苏振忠耳朵里,他纳闷的一看台面,差点气得骂娘,那七号球竟然是在袋口逛了逛,然后就停在了那里并没有落袋。

    “谢啦!”赵冬又故意恶心了苏振忠一句,然后顺手把一颗袋口球打了进去,苏振忠只得是挑了五颗球拣了下去,而赵冬剩下的球则是没有了击球的路线。

    这一次赵冬则是先打到了苏振忠的球,这让苏振忠精神一振,这下子自己连击两杆,怎么也差不多赢赵冬了,然后他细的瞄准了一番,这才出手,他可不想再一次出手而给赵冬留下机会。

    赵冬拿着球杆来到了桌边,心里还恼着刚才那红毛刚才骂他,这时看着他站在桌边指手划脚的,心里顿时有了主意,左手架杆,右手用足了力气,猛力击出,那母球就向出膛的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咣!”一声特殊大的击球声响起,母球狠狠的撞在了前面的一颗苏振忠的球上,然后被撞的那颗球就向案边飞速滚去,在撞到案边之时又是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紧接着竟然跳了起来,径直飞出了桌台,还向那红毛飞了过去。

    红毛根本就没有一点准备,这颗球直接就砸在了他小腹之下,而无巧不巧的竟然还砸在了他身上最脆弱的部位。

    这时才是九月末,白天天气还是很热,大家穿的都不多,而那台球的质地可是甚为坚硬,也颇为沉重,这一下子结结实实的砸在红毛那脆弱的像鸡蛋黄的地方,也不知道这一下有没有把红包的蛋黄砸了出来,但是这家伙两眼暴突,腰躬的虾米,大张着嘴发出了怪异的“嗬嗬”声,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