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次日早晨,太阳越过远处的山头,高挂在天上。

    如同黄金般的阳光,夹杂着绚丽的光谱,呈放射线状地照耀着山谷。大地醒了,牛群也醒了。经过一夜的休息,万物皆在晨光中慢慢恢复生气,宣告白天的来临。

    许是连日来过于勤奋工作的关系,即使阳光如此耀眼,齐絮飞仍然在一室阳光的照耀下,睡过了头。

    …糟糕!

    察觉到时间已晚,她匆匆忙忙的推开被子,拿起床头柜上的表定神一看,看清楚后懊恼的叫了一声。

    十点了,她怎么这么会睡,干脆把全世界的时间都睡光好了。

    齐絮飞一边下床,一边责骂自己。到别人家作客,竟还睡到这么晚,现在可好了,一定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唉声叹气地走进浴室,齐絮飞尽可能迅速确实地将自己打理一番,然后换上衣服下楼。

    今天,她穿著一件熏衣草色的衬衫和白色长裤,将她白皙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粉嫩,且带有一种自然的清爽。

    她带着微微不安的心情走下楼梯,脑中想的尽是待会儿如果看见他们全家人要怎么解释,客厅却意外的空旷。

    咦,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齐絮飞很意外大厅竟是空的,放心之余不免好奇大家跑哪里去了,于是开始到处乱晃找人。

    视听室、健身房和起居间…

    齐絮飞发现,这栋木屋不但占地宽广,且五脏俱全,什么设备都有。

    她晃啊晃的,原本以为大家真的都出去了,没想到竟在厨房里面看见rosa。

    “早安。”齐絮飞尴尬地跟她打招呼。“早安,起床啦!”原本背对着她的rosa转身,对着她亲切的微笑。

    “对不起,我睡过头了。”齐絮飞的表情有些腼。

    “没关系,尽量睡,睡精一点。”齐絮飞尴尬,rosa可不以为意,齐絮飞更加不好意思。

    “-的房间布置得真好,到处都是拼布,好可爱。”这是她的肺腑之言,整栋木屋随处可见大小不等的拼布作品,宛若是一个小型展览中心。

    “谢谢。”rosa微笑。“james有没有告诉-,他恨透了那些拼布,他天生就讨厌那些小碎布?”

    “呃…”被她这么一问,齐絮飞反而呆住。“他只说,他不喜欢抱着一堆碎布乱跑…”

    “更别提他还要穿针!”rosa了解地接口,然后大笑。

    齐絮飞当场愣在原地,想不到她对自己的儿子还不是普通的了解,连他没有说出口的话都知道。

    “哈哈哈…”rosa笑到岔气,完全把她儿子痛苦的童年当玩笑看,齐絮飞不禁也跟着笑起来。

    她好羡慕他有个这么开朗且善解人意的母亲,他的童年一定过得很快乐…

    “-还要不要吃早餐?我可以现在就帮-做。”就在她这么想时,rosa突然开口问道。

    “不用了。”她不提还好,一说齐絮飞反倒不好意思。“我没吃早餐的习惯,顶多喝杯咖啡。”

    “是吗?”rosa果真为她倒杯咖啡。“我知道在美国很难喝到豆浆,不过老是拿咖啡当早餐吃,对身体不太好哦。”

    “谢谢。”她接下rosa递过来的咖啡。“其实我没喝过豆浆,从我懂事开始几乎都喝咖啡。”

    “真的吗?”rosa看来有些惊讶。“那-在这里的期间,一定得多喝些豆浆,我明天就做给-喝。”

    “不必麻烦了。”齐絮飞惊慌的摇头。“我听说做豆浆很麻烦…”

    “胡说,怎么会麻烦?做熟了就很快了。”rosa很快地摇手打断她。“我几乎每天都会磨豆浆,现在有很多辅助工具,做什么都很方便的。”

    rosa带笑的脸孔,摆明了不接受她的拒绝,看样子从明天开始,她就有豆浆可喝了。

    “谢谢-,rosa。”齐絮飞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一看就知道很少接受别人的好意。

    “不客气。”rosa是明眼人,比谁都了解她的心结,这个可怜的孩子,一定很少承受如此的关爱吧!

    “-在做什么?”齐絮飞注意到厨房有点小乱。

    “我?”rosa看看四周。“我在准备午餐要用到的材料。”

    “这样啊!”齐絮飞点点头。“那要不要帮忙?”

    “不用了。”rosa果断地拒绝。“又没多少东西,能先准备的,我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剩下就看james他们了。”

    “james?”齐絮飞满脸疑问。

    “是啊,james。”rosa一边打蛋,一边点头。“今天的午餐由他和他爸负责,我们只管吃就行了。”其余不必动手。

    “james也会做菜?”对于这突来的讯息,齐絮飞相当惊讶。

    “他的手艺很好。”rosa微笑。“除了他爸爸之外,他是我见过手艺最好的男人,-昨天晚上吃的意大利面就是他煮的,好不好吃?”

    “呃,好吃…”齐絮飞没想到竟会有这种事,表情都呆掉了。

    “所以喽!”rosa对着她眨眨眼。“家里有个会做菜的男人,女人也会轻松点,-说是不是?”

    “是、是啊…”齐絮飞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如此回答。

    她万万想不到马季弥会做菜,而且手艺这么好,她还以为他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想到令她回味无穷的意大利面,竟是出自他的手里,她就不知所措。

    “等他们回来啊!”rosa拿起毛巾擦擦手,擦完了以后丢在一旁笑道:“谁知道他们会带些什么东西回来?我敢打赌,james一定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等着看好了。”

    rosa笑——,齐絮飞却显得很惊慌,这实在太多了。来此之前,她一直认定马季弥只不过是幸运的企业家第二代,从来没想到他竟然如此…

    “我们回来了。”

    说时迟,这时快。齐絮飞才在想马季弥,他就出现在她面前,害她的呼>吸>又接着急促起来。

    “早、早安。”她尽可能镇定情绪的跟他打招呼,他笑得好温柔。

    “早,昨晚睡得好吗?”他仍像平时那般彬彬有礼。

    “睡得很好。”她清清喉咙,在他带笑的眼眸下,差点不会说话。

    “很高兴听见-这么说。”马季弥笑道。“吃过早餐了吗?”

    “有,喝了一杯咖啡。”她偷偷地深呼>吸>了一下。

    “咖啡?”马季弥闻言挑眉。“我妈竟然只给了-一杯咖啡?”

    他这句话是针对他母亲说的,rosa不禁抗议。

    “我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嘛,她只跟我要了一杯咖啡。”rosa解释。“不过你不必担心她的健康,从明天开始就有豆浆好喝,不会饿着她的。”

    “他不是这个意思──”

    “妈做的豆浆最香、最好喝,我们又有口福了。”马季弥亲热地搂住rosa的肩膀,跟她撒娇。

    “你哦!”rosa捏她儿子的鼻子。“我才想抗议你只懂得照顾客人,你倒是聪明的求饶了。”

    “那当然,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笑得好开心。“我还想保有孝顺的美名,不想惹-生气,更何况我还吧望着-的豆浆。”他可不只懂得照顾客人,更懂得讨好自己的老妈,要不然日子就难混了。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了。”rosa一向就拿她这个独子没辙,总是败在他时而优雅、时而调皮的玩笑下,不由得绽放出开心的笑容。

    看着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景象,齐絮飞愕然发现自己的解释是多余的,他们根本不需要。

    突然间,她好羡慕他们。

    他们整家人,就像电视剧中常常出现的家庭那样,充满了和乐与温馨,却没有她立足之地…

    “来,跟我们一起喝饮料。”一只修长的手臂在这时伸了过来,正面就是手掌。

    她先是低头看着马季弥的手,再抬头看他的眼睛,从那其中瞥见一丝丝光亮,柔和有如春光。

    “快过来。”rosa和robert一起朝她招手,她犹豫了一会儿,才把手放进马季弥的手心里,跟着一起过去喝饮料。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木屋,温暖了屋子,也温热了齐絮飞的心。她从没想到,只是一杯简单的柳橙汁,竟也这么好喝。

    “好了,-们出去吧!”喝完了柳橙汁,robert下令。“从现在开始都是男人的天下,女人不准来干涉。”他们要霸占厨房。

    “那我们要去哪里…”齐絮飞原本想帮忙的,不料却惨遭逐客令。

    “去参观我的工作室,亲爱的。”体贴的rosa早想好了。“今天厨房就让给男人,至于我们女人,只需要负责准时回来开饭就行。”这是马家的规矩。

    “就这么简单?”齐絮飞一脸不信。

    “就这么简单。”rosa点头,表示不必怀疑,女权在他们家是很高张的。

    “来吧,儿子。”robert把一条围裙丢给马季弥。“该开始干活了。”他笑。

    齐絮飞亲眼目睹父子俩一同穿上围裙,rosa在后面帮他们绑好带子,这才真的相信,马家的规矩异于常人。

    男人下厨,女人只管玩乐…嗯,不错。

    在介绍“马氏餐饮集团”的时候,不妨加注这一条,读者一定很感兴趣。

    “对不起,让我拍张照片好吗?”既想之,则做之。齐絮飞想也不想就冲上楼,拿出照相机,对准马氏父子。

    马氏父子当场愣在原地,茫然与她对看,弄不清她搞什么飞机。

    “微笑,亲爱的。”反倒是一旁的rosa还较上道。“你们要登上杂志了。”

    喀嚓喀嚓。顷刻传来按快门的声音。

    正当马氏父子在厨房奋斗的时候,农场另一头的女人们也没闲着,也是很忙。

    她们很忙,忙着参观rosa的工作室,和琳琅满目的半成品。根据rosa的说法,其中有一大半都要淘汰,都不能用。

    齐絮飞觉得很可惜,就她粗浅的眼光看来,这些半成品已经够完美了,她居然统统都要丢掉,颇有暴殄天物之嫌。

    “我好喜欢-的作品。”看着一组类似丹麦之花的杯子,齐絮飞的仰慕之情油然而生。

    “谢谢。”rosa微笑。“不过-现在看的那组杯子不能用,等我有空就要清掉。”

    “为什么?”齐絮飞怎么都弄不懂。“这组杯子做得很完美啊,尤其是图案设计方面,我好喜欢。”图案设计是手绘瓷杯的灵魂,rosa即以此闻名于世。

    “很高兴听见-这么说,但那组杯子还是要丢掉,因为那是瑕疵品。”所以不能留。

    “瑕疵品?”齐絮飞瞪大眼睛,仔细观察瑕疵在哪里,怎么看都瞧不出端倪。

    “这里。”rosa索性指给她看。“这个地方的立体花纹,波浪度不够,会影响到整个杯子的立体感。”

    原来是把手处的浮出花朵,边缘的波浪度她不满意,干脆整组都不要了。

    齐絮飞觉得很不可思议,她也算半个专家,怎么就看不出来那朵花有什么不对,rosa对自己真是太严格了,难怪她的作品会这么少。

    “-为什么不再多发表一些作品?”她真的很疑惑。“我想-应该知道-的作品在市面上很受欢迎,每次一有新作出来,大家就抢破头。”

    “谢谢-,phoebe。”rosa仍是微笑。“承蒙大家如此喜爱我的作品,不过我还是喜欢悠悠闲闲的做事,不喜欢被工作绑得紧紧的,况且这也不是我的主要工作。”更不值得为它拚命。

    “什么是-的主要工作?”齐絮飞不懂。她的作品,随便一组杯子在市面上叫价动辄上千美元,等于是一般上班族一个月的薪水,她却一点都不在乎。

    “照顾我老公啊,亲爱的。”rosa的笑容中有无限满足。“手绘陶瓷只是我的兴趣,我真正的工作是照顾robert,而且我也从其中得到很大的乐趣。”

    齐絮飞万万没想到竟会是这个答案,一时愣住,久久不能回神。

    照顾一个人也能算是工作,而且还觉得满足?真正的工作不该是坐在会议室,跟工作同伴讨论下个月的工作进度?怎么会是待在一个人的身边,为他洗洗衣服、做做饭,就算工作?

    “phoebe,-的工作是不是很多?”

    齐絮飞百思不解rosa的逻辑,rosa倒比她清楚。

    “唔,不算少,-怎么会知道?”齐絮飞十分诧异rosa竟会提出这个问题,遂瞪大眼看着她。

    “很简单,看-刚才匆匆忙忙冲上楼拿照相机的样子,就不难看出-多重视工作。”她可也是个敏感的人,不迟钝的。

    “我是很重视工作。”齐絮飞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所以我的行事历一直都排得满满的,而且不瞒-说,要不是为了采访-,本来我应该已经回到纽约工作。”哪能像现在这样悠闲聊天?

    “是吗?”rosa闻言叹气。“那-就无法体会我的感觉了。”

    “啊?”她没听清楚。

    “工作是一种乐趣,不该成为一种责任,我因为喜欢手绘陶瓷,才会工作,若不喜欢,就不工作了。”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被绑住,rosa解释道。

    “可是…工作本来就是一种责任,不是吗?”齐絮飞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不同。

    “通常是的。”rosa答道。“但若只为了工作而工作,忙碌一生的结果往往没有意义,工作也要跟兴趣结合才可以哪!”

    “但是…”齐絮飞愣住,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小,她妈妈就告诉她要认真工作,唯有认真工作,才会有前途。至于兴不兴趣,不重要,也不需要考虑,反正人生来就是要工作的。

    “-喜欢-的工作吗,phoebe?”rosa又问她。

    她喜不喜欢她的工作?这教她怎么回答…

    “喜、喜欢。”齐絮飞直觉地点头。

    “那太好了。”rosa吐口气微笑。“或许是我多心,我总觉得-其实并不那么喜欢-的工作,只是基于责任使然,不得不强颜欢笑。”

    “没有这回事。”齐絮飞的表情有些许迷惘。“这份工作很好,可以到处旅行,还可以吃到各式各样不同的料理…”

    “但却必须牺牲许多个人时间。”rosa柔声打断她的话,眼里净是谅解。

    齐絮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确实牺牲了许多个人时间,虽然她不断告诉自己,没有任何工作比她现在的工作更好了,但她没有太多个人时间却是事实。

    “个人时间…很重要吗?”她这一生,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跟工作为伍,实在无法想象万一哪天没有工作的时候要怎么办。

    “当然重要了,这样-才有办法沉淀,看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毕竟是走过岁月的人,rosa的每一句话,都带有深厚的哲学。

    齐絮飞读过哲学,但却不见得真的懂哲学,尤其不懂rosa的意思。

    “-喜欢搜集瓷器吗,phoebe?”短暂-弃哲学问题,rosa转而问她的喜好。

    “喜欢!”齐絮飞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最喜欢搜集瓷器,无论是餐盘或是咖啡杯我统统喜欢,一样也不放过。”

    “-跟james还真有默契呢!”rosa轻笑。“他也喜欢搜集瓷器,听说-还和他一起抢meissen2002年的限量杯组,不是吗?”

    “是这样没错。”齐絮飞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不过我只抢到第三号,第二号被他抢走了。”

    “所以-心有不甘,对吧?”到底是女人了解女人,rosa的笑声中颇有同谋的味道,齐絮飞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是不太好受。”老是屈居于他之后…

    “那-想不想报仇?”rosa问。

    “报、报仇?”这是什么意思…

    “我打算为-烧制一组只属于-的个人杯组,-意下如何?”rosa冷不防-出这个天大的礼物,丢得齐絮飞措手不及。

    “-要烧制一套杯组给我?”这不是作梦吧!世界闻名的神秘陶瓷设计师,竟要为她设计一组个人套杯,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发生。

    “嗯,帮-报仇啊!”rosa笑得好开心。“既然james抢先-一号,我只好送-一组-个人专用的杯组报复他…附带一句,他虽然是我儿子,但却没有这个特权哦!长久以来,我从没有为他烧制过任何一套杯组,我想他一定会嫉妒死。”

    这真是这些日子来,齐絮飞所收到最珍贵的礼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真想看看他生气的样子。”一想到可以亲眼目睹马季弥失控的模样,齐絮飞就忍不住兴奋。

    “我也想看。”rosa朝她眨眨眼。“不如我们两个女人想尽办法惹他生气,然后看他会怎么做!”

    话毕,rosa哈哈大笑,整间工作室都是她的笑声。

    齐絮飞的身体顿时窜上一股暖流,她好喜欢马季弥的母亲,喜欢她的开朗,和用不完的智能,真希望能永远跟她在一起。

    “对了!我突然想起,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可能会影响到-的工作。”兴奋归兴奋,现实还是得考虑。

    “这…”齐絮飞咬咬下唇,她压根儿忘了工作。“我想没关系,我会打电话回纽约交代一声。”

    “真的没关系吗?”rosa关心的问。“我会尽可能加快动作,不过-也知道烧瓷这个东西需要运气,不见得每一次都烧得出来。”这就是瓷器的奥妙之处,稍有一点疏失,便全盘皆毁。

    “我明白,rosa。”齐絮飞勉强微笑道。“工作方面,我会想办法协调,谢谢-如此为我设想。”超感动的。

    “既然如此,就这么说定了。”rosa握住她的手,慈祥的说。“我为-烧制一套杯组,-留下来。”

    听起来有点像交换条件,不过怎么看都是rosa吃亏,毕竟她没有义务为她做这些事。

    “那就麻烦-了。”齐絮飞决定不去想这个问题,先要到杯组再说。

    “不客气。”rosa勾起一个会心的微笑。“我相信这段期间,-一定会过得很开心。”

    这是一定的,有她风趣的陪伴,没有理由不开心…

    “我可以拍-的工作室吗,rosa?”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去想工作的问题,齐絮飞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工作。

    “现在吗?”rosa一脸诧异。

    “嗯。”她拿起照相机就要拍照,却被rosa中途拦下来。

    “不可以拍吗?”齐絮飞显得很失望,她还以为她会答应呢!

    “我没说不行。”rosa有别的打算。“只不过现在是午餐时间,屋子里有两个男人正在等我们,别让他们等太久。”

    james和robert他们!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