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发财了发财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该死的闹钟,每天连一分钟都不让她多睡一会。

    萧弄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习惯性地就往床头的手机摸去,没想到摸了一把空,反而扑通一下掉了下去。这一摔,摸手机的那只手不知道打到了什么硬东西,疼的她哎哟一声整个人立时清醒了过来。

    “弄晴姑娘,你怎么样?”朦胧间,只见对面的沙发上一个人影陡然跃起,一步就来到自己的旁边,伸手欲扶。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萧弄晴透过头顶上方的玻璃茶几看了看一脸关切的祁七里,又看看旁边的沙发角,呲着牙摸了摸刚才打到茶几的那只手,在祁七里的搀扶下坐回沙发上。

    “你昨天喝醉了,是你的老板和老板娘把你送回来的。我不知道哪个是你的闺房,不好随便进去,只好让你躺在这里了。”祁七里不自在地笑了一下,看到她迷糊中又带着一丝天然妩媚的眼神,目光触电般地闪开。

    昨夜萧弄晴突然睡着后,他却根本就无法入眠,勉强地打坐了一个多时辰,其他时间不是上楼和追风作伴,就是望着熟睡的萧弄晴发怔。

    昨日之事虽是意外误会,可和萧弄晴有了礼法不容的肌肤之亲却是事实,他作为堂堂一个男子汉,自当要为人家姑娘的清白而负责。只是,这里毕竟不是故国家乡,万一有朝一日找到了回去之路,又该如何呢?

    “哦,对不起,我昨天真是喝多了,都忘了还有你在这里了。”萧弄晴不好意思地摸了下有些头疼的额,目光触及沙发上的两件长袍,忙取过来一边折叠一边歉意地笑道“看我这个当主人的,居然还要客人来侍候,实在不合格,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祁七里怔了怔,见萧弄晴只字不提昨晚之事,心里颠簸了一晚上的话全卡在喉咙里,有心想说自己会负责的,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对了,我老板看见你,有没有问什么?”萧弄晴很自然地将叠好的衣服递给他,起身往卫生间走去,准备洗脸刷牙好清醒一下。

    “他们…他们要我好好照顾你,还有,他们还说了什么让你今天不要上班,在家好好休息。”祁七里困难地道,想着要实话实说,却觉得十分难出口,只好先含糊地道。

    萧弄晴顿了一下,出奇地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等牙齿刷好后才出来勉强地笑了笑,道:“也好,我刚好可以先安排一下你的住处。等会我们吃完早饭,就找房子去。”

    “麻烦弄晴姑娘了。”祁七里看着她有些苍白的面颊,犹豫了一下“你昨天喝的不少,还好吧?”

    “哦,没事。我酒量虽然不高,一喝多了就会昏昏欲睡,不过我基本上不会呕吐,第二天醒来也不会特别的难受,等会再吃点东西就会完全没事了。同事们都说我是全公司酒品最好的人了。”萧弄晴很自以为傲地笑道,刚才洗脸的时候她嗅了嗅身上的衣服,酒气已经消散,也没有任何的臭味,估计这次也没吐了。

    “你,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了?”祁七里笑容有些僵硬,目光紧紧地凝在萧弄晴的脸上。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萧弄晴见他一脸慎重的样子,奇怪地问道,偏着头努力地回想,却半点也想不起来。她只记得自己主动跟老板沈语心自首,自罚三杯赔罪,后来好像又喝了两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没什么!”没想到萧弄晴真的是一点想不起来了,祁七里心中一团乱麻不知从何抽起,避开目光时突然看到放在茶几下的包袱,忙拿了过来转移话题道“昨日你曾经说过我这些金银可以换成贵地的钱两,不知道这些可以兑换多少?还请弄晴姑娘帮忙。”

    说着快速地解开包袱,露出十几块金银元宝来,银白色的大部分都很黯淡而且上面还有很多小孔,那些黄金却是亮闪闪的晃人眼睛,大约有八九块的样子,小的大的都有。

    萧弄晴惊讶地看着这么多的金子,差点以为自己是在拍电视。愣了愣才拿起一块细瞧,却见那元宝的上面注有“赤金伍两”四个字,而底部则题着“周记”的钱庄名。再看其他的,有贰两的,也有拾两的,底部题字也各有不同。

    绝对是货真价实啊,目瞪口呆的萧弄晴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这么多金子,就是单纯地按金属本身的重量算,起码也有好几万块钱吧?何况上面还有题字证明年代,更有不少收藏价值了。

    “我以为你们都不会随身带这么金银,都是用银票的呢?”萧弄晴一面不断惊呼着大概地估算这堆金银的价格,一边好奇地道。

    “银票?你说的是这个么?”祁七里从另一个包袱中取出一个荷包,掏出两张褐色的绘着图画写着繁体字的纸币“这是中原部分地区通行的会子,只是价钱时常变动,多半不能如初更换,因此我并不常用。如今已过几百年了,必然早已不能使用,因此刚才就没有拿出来。”

    “虽然会子现在不能直接换钱,可这东西却是真正的古董啊!搞不好,这么薄薄的一张纸,价值要比你这里所有的金银还要高。你等等让我查点资料,上次我好像在哪里无意中看到一个明朝的银票都值很多钱的。你这个宋朝的就更加不用说了。”

    祁七里这个古人能给出多少的惊喜,萧弄晴已经没法衡量了,当下浑然忘了要去买早餐,忙手忙脚乱地打开电脑百度起来。

    “啊!”已经查找了半天还没确认宋朝交子会子的价值的萧弄晴,忽然无意中在搜搜问问上看到其中一段惊人的消息。

    “弄晴姑娘,怎么了?”祁七里正好奇地盯着笔记本看,猛然被她吓了一跳。

    “发财了,你发财了!”萧弄晴激动地一把抓住祁七里的肩头猛晃了两下,指着屏幕上一段话兴奋地道“你看这一段,‘发行年代早的纸币一般说来纸币收藏难度大,收藏价值也大,尤其是年代越早越罕见,收藏价值也越高。目前所知,宋代纸币未发现实物存世,元代纸币存世数量少于明代纸币,明代纸币比清代纸币少见,而清代纸币又少于民国纸币。’”

    “弄晴姑娘的意思是,这两张会子有收藏价值吗?”祁七里刚被她突然一晃,正晃得心跳漏了一拍,只觉得肩头上的余温犹存,一种异感陡然而生,哪里还有闲暇去仔细体会她所读的这段话。

    “不仅仅是有收藏价值,是有很高很高的收藏价值,说不定还是价值连城呢!”萧弄晴根本就没发现祁七里的别样心思,犹自沉浸在惊人的发现中“你没发现这一句吗?他说‘宋代纸币未发现实物存世’哎!如果至今为止,还没发现你们宋朝的纸币,那么你这两张纸币不就等于开创了历史收藏先河了吗?这种价值,绝对是无法估量的。就算这个判断不是正确的,但是也可以肯定你这两张纸币绝对非常非常的值钱。”

    祁七里讶然地地道:“真有这么值钱么?”

    “当然当然了。”萧弄晴简直激动地无以复加“等我等会查了金银的资料,我们今天就找家古董店去问问先。”

    祁七里看着她上跳下跳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道:“如果这两张会子真的很值钱,那我送一张给你,算是我报答姑娘的收留之恩。”

    说着,他毫不犹豫地将其中一张递了过来。

    “你你你…你真的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我?”萧弄晴张大了嘴瞪着祁七里,足足傻傻地愣了好一会,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这样报答的方式,也太隆重太夸张了吧?

    “自然是真的,就算这两张会子值不了什么钱,这些金银,姑娘也可以随意取一部分。”祁七里嘴角一勾,随手拿了三块最大的金锭中的一块,和纸币放到一处“这些东西原本就是身外之物,尤其是这两张会子,在我们那里根本值不了多少钱,何况想要兑换成贵地的钱两,还需弄晴姑娘你帮忙,七里付些酬劳也是应该的。”

    “你先收起来,先收起来,让我冷静一下。”萧弄晴烫手似的将他的手一推,无力地坐到沙发上看着满桌的金银锭子继续发呆。

    她从来没中过五百万,但绝对可以肯定,就算她中了五百万,那种感觉也绝对比不上她现在的这种震撼的心情。

    天哪,没想到她不仅捡了一个古代王子回家,还捡到了一个的金窝啊!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