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啦啦啦,啦啦啦…”苏润心甩着皮包,开心地哼着小调,阔步迈在公司顶楼上“早安。”她笑意盎然地同每位路过的员工打着招呼。昨天下午,眼见她精神始终不振的父母外加小哥,押着她到医院作检查。不查还好,一查就将她送到妇产科。

    她中彩了!虽然小生命只在她肚子里两个月,但是——她升级做妈妈了,而且列焰,也要当爸爸了。

    一想到他又惊又喜的呆模样,她就收不住脸上的笑容,仍在犹豫是现在打电话给他,还是待他下午回来等到“两人甜<img src="image/mijpg">时间”时再宣布呢…

    “早、早安。”过路员工像看到鬼一样,惊恐地瞪着她,惶惶然地回答,再赶快低头走开。

    苏润心不解地回望,转头,找到下个试验品。“早安。”

    “早安…”过路员工抱着文件夹,惊奇地瞪着苏润心阳光灿烂的笑容,仿佛看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那个、苏经理,保持这种状态哦,把心胸放开些…过去了就过去了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像、像我们公司还有很多优秀男人啊…如果你不开心,也许不会再待下去也说不定…好可惜,我一直最喜欢看你的笑容的…总之,天涯何处无好男,何必单恋一枝草…”

    他在说什么?苏润心不解皱眉。好像是安慰的话…她什么时候需要人安慰了?想不通呢。她甩甩头,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一年前她重新回到销售部做经理——看到本来在外间专心打字的助理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苏经理,早安…”他说话声细如蚊蚋,一反往日的活泼,头低得很低,仿佛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早安。”如果她还不知道肯定出了事,就真是奇怪了。苏润心进屋,将皮包放下,暂时将想打电话给列焰的计划放下,按下内线键,准备把得力手下钟镇和助理叫进来问个明白——

    “咚咚咚”门板响起有礼的敲击声。

    “请进。”苏润心放下电话,让外面的人进来。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门徐徐地打开,露出一个个人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人,全是跟着她的销售部好手们、她的爱将。

    “进来啊,都站在门口干吗?”苏润心注意到他们同情的目光,和早上遇到的每个人的眼神一样。

    “苏经理,你能保持平和的心态真好,我们还担心你今天不来公司了呢。”钟镇首先开口。

    苏润心决定暂时地沉默,静观其变。

    “列总真的很混蛋,像你这么好的女孩,现在已经打着灯笼都难找了。”其中一位暗恋她许久的员工大胆表白。然后听得身后人们嘘声一片。

    “谢谢。”她仍镇定。

    “苏经理,今天列总下机你会去接吗?”这个人一问出这话,立即有人从后面重重拍了他的脑袋一下。

    “废话,当然不会去啊,出了这样的事…”已经有人替苏润心说出。

    “我为什么不能去?”苏润心依旧无法从他们的“安慰”中听出头绪“难道——我被降职了?”

    众人同时一愣,然后默契地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一致地摇头。

    “那么,我被裁员?”她想到最坏的事情。

    从右到左再从左到右,他们还是一致地摇头。

    “苏经理,你不知道昨晚…”钟镇犹豫片刻,没有接着往下说。

    “昨晚?”苏润心不解地反问。自从查出她怀孕后,全家人从下午起就守在她的床边,嘘寒问暖,生怕她被累着。昨晚他们一直在她房里聊天,陪她开心。因为医生说什么孕妇最忌心情抑郁。

    “你不知道?”钟镇惊讶地高叫,众人们顿时瞪大眼,加强了诧异的效果“昨晚加版刷印的《金融特刊》特别报道你没有看?”

    润心乖乖点头。

    “那今早新出炉的各类报纸财经版你都没看?娱乐版也没有看?”钟镇从一直反背的手中摸出一本杂志,盯着书上的封面。

    心跳得好快,苏润心用手撑住桌面,初为人母的喜悦感在慢慢消散,一种即将要失去什么的痛楚袭上她心头。虽然只是预感,但是,当所有人以同情的目光面对自己时,她再傻也明白出事了…是列焰…

    一本杂志被轻轻搁到她面前,苏润心惊恐地瞪着封面,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是什么。那是谁?她认识吗?他的脸明明是列焰的,可是,他的笑容又不是她熟悉的…

    列焰在微笑,嘴角含着幸福的甜<img src="image/mijpg">,细长的风眼正含情脉脉地盯着身旁的少女。那女孩子很年轻,圆圆的眼眸像猫咪一样讨喜,娇娇柔柔的唇羞涩地微微咧开,及肩的细长直发柔顺地覆住了小巧的瓜子脸,一看就知是那种很温顺的女孩子。

    “这有什么…一定是列焰在应酬,被无聊地拍下照片、上了八卦新闻而已。”苏润心不知道这话在骗谁。

    职员们一动不动,仿佛默默承担她的重创。

    难道不是吗?苏润心牵强地笑着,假装不在乎翻开杂志,手指却在颤抖“…以前他也有过这样的八卦,最后还不是证明一场空——”

    “高飞”总裁这次与“坂泉”乐队主唱坠人爱河的消息,可谓是商演两界才子佳人的一段佳话。而列总裁虽对采访讳莫如深,但当被问及婚礼何日时,他则露出一脸幸福的笑容,没有否认。向来以清纯为卖点的歌手艾小姐被问及对恋情曝光一事有何看法时,她回答并不在乎。至于两人交往的时间,艾小姐称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旧识。

    黑色的大字映在水红色的底色上,刺得苏润心的眼猛然灼痛,她捂着嘴不愿相信纸上的每一个字,却无法回避大篇报道旁占据了大半篇幅的照片。

    列焰亲昵地挽着那个女孩的腰,低着头听她在软声呢哝。女孩更是习惯镜头,红唇已经快亲到列焰的耳垂,但眼睛却瞄向镜头,那种炫耀的眼光看在苏润心的眼里只有一个意思:你来和我抢啊!

    可是,如果消息是真的呢?女孩子与他是青梅竹马?那意味什么?旧情复燃?数十年的感情不同于“一见钟情”可以掩饰八卦的无聊,是货真价实的以时间称量的爱情。

    但是,他与她的爱情若是真的,自己与列焰的感情又算什么?

    列焰与她交往的时间虽不能与那位少女相比,但润心确信他付出的情有多真。在公司人事变动时,他力排众议让她进入销售部;在她用实力说话的艰难奋斗中,在她因挫折偷偷哭泣时,都是他抱着她安慰她、给她勇气;当她刷新历史性销售记录时,最开心的人是他,抱起她又叫又跳…而且列焰临行前还与她依依话别,转眼却在纽约平地生波。转折的速度实在快得让人起疑…

    苏润心软倒在座位上,内心天人交战。一会儿信任占上风,一会儿疑惑抹不掉。她低头以指揉着抽痛的额际,轻声叹气。她还是太爱他了,所以矛盾来时,她轻易地就动摇信心,看不清事实。

    “苏经理?”下属小心地开口唤她。从来没见过她这么颓然,大伙都很担心。

    “我没事。”苏润心立刻从手掌中抬起脸,强挤出笑容“你们先去工作吧,让我安静一会儿。”

    纵然有人还想出声劝些什么,他们最后还是出去了,但临走前关心的目光,让苏润心受创的心瞬间好过许多。

    应该相信他才对…歆哥哥教过她,相互信任是交往的前提…

    转动座椅滑到窗边,苏润心茫茫然地凝视窗外的天气。不敢相信,昨天还是艳阳满空,今天就风云变色,厚实的灰色云块压得人心口郁闷。整个上午,她都没有意识地做着工作,寒暄、谈论、交际、承受大家的关切,到了中午时分,她咬着盒饭内分外硬的饭粒,出神望着阴沉沉似乎会下雨的天空。没有多久“噼啪噼啪”——真的砸下了豆大的雨点。

    十分钟前,部门已经派出专车接列焰回公司…没有人间她是否一同去…分手已是定局了?

    苏润心咬着筷子愣了几秒,突然站起身,快手合上饭盒,拉开抽屉抓出车钥匙,向屋外冲去。

    放弃吗?糊涂下去吗?不,也许别人会。可她,不是别人,是将列焰握在手心的苏润心呢!

    jjwxc  jjwxc  jjwxc

    国际机场候机厅内,被前所未有的人操挤满。因为事关商界与娱乐界的大事,两方面的众家记者齐上阵,举着照相机挤在出关口,都想抢到第一手新闻。于是,人挤人、喧哗与争吵难免。倒是“高飞”本公司来接列焰的人员,沦落到挤在某个角落里。

    “喂,出来啦,出来啦。”不知谁先看到,抢先大嚷出声,立即引得众记者同时举高照相机。

    像是要故意宣扬到人尽皆知,一袭深蓝西服的列焰和身着洁白套裙的绯闻女友同时走出通关口。虽然没有手拉手证明两人关系,可两人不避讳的开心笑容,以及白衣少女扬着手臂冲着照相机镜头打招呼的大方,都让所有人认定一个事实:这段绯闻是真实的。

    艾依依只觉得笑到脸部都要抽筋了,高举的手臂也酸痛不已。她侧眸注意到列焰事不关己的冷漠样,可是留她一人在演戏她岂能甘心。她赶忙拉拉他衣后背,不着痕迹地轻责:“润心一定有来哦。”

    列焰的利眸环顾厅内一圈,只看到闪光灯在闪,其余什么情景也注意不到。啧,他烦躁地轻嗤,猛一伸臂,艾依依到了他怀中。

    一瞬间,只听见“咔喳咔喳”的拍照声。

    明天财报头条一定是:“高飞”总裁佳期在即;娱乐版则是:艾依依将入豪门,嫁做商人妇云云。

    列焰抬高了手,挡住刺眼的灯光,身边已多了自己公司的人替他开路。人操汹涌中,他的脚步骤然一顿,手臂缓缓放下,愣在原地,忧心的眼只关注到大厅内人影晃动后的某个身影——

    苏润心一身湿衣,痴痴地站在人墙后方,用只有他懂的不解眼神,回应着他的残忍。波浪卷发已完全被淋湿,贴在她身后,一滴滴滑下雨滴;仿若嘲笑两人是情侣似的,她与他同色系的水蓝色毛呢裙显得格外厚重,大约吃进了不少雨水;黑色的皮鞋上布满水珠;车钥匙由她渐渐松开的手指中,清脆落地,凄凉声音被人群议论声迅速淹没。而她,站在一堆雨渍里,无助地望着他。

    你和她——难道是真的——

    如果你是爱我的——又会如何做呢?

    现在,时空、人群、艾依依都不重要了,偌大个候机厅内,只剩他与她,赤诚着一片情,用彼此才听得到的声音,认真问着对方。

    你希望我如何反应?

    不是我希望,所有的决定权,全在你。

    你还爱我吗…苏润心无声地用口形问道。眸底泛出一阵晶莹的光芒,悠然一滴,垂落在地,和老天替她大哭的雨水合为一体。

    我——列焰慌忙往前迈步,可腰后更快地缠上一双手臂——是依依!她将整张脸埋进他后背中,同时回答记者问题:“我当然很爱焰…嫁人…肯定是越快越好。”

    一语震惊四座,而她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直刺角落里轮椅中高傲地挺直脊背的孤独身影,甜美化为乌有。

    “依依…”列焰赶快回头抓下她手臂,直觉试探太过火了。

    艾依依更快地握住了他的手,不让他甩开的动作被眼尖的记者发现“你就不好奇润心的反应吗?”

    “可是——”列焰心软地犹豫了下,回头看苏润心的方向。

    润心仿佛冷了心,深>吸>了口气,她像是鼓足了所有勇气似的,姿态优美地弯腰,拾起地上车钥匙,抛下一个转眼即逝的笑容,毫不留恋地转身而去。两年的感情,她甚至不准备说声“再见”就要谢幕。

    被她的背影震得手足无措,因为心疼她而决定放弃的列焰张嘴要喊:“润——唔——”

    “咔喳咔喳”狂响,又浪费记者们一堆菲林。

    艾依依露出“温柔”——在列焰眼里却是算计——的微笑,以相贴的身形藏住她捂他嘴的手,与他脸对脸相隔不到半寸的距离“你曾说润心的性格和我有几分相似?”

    菲林继续浪费中。记者也不明白他俩停在原地呢喃什么,只觉得俊男美女接近ki 的画面十分养眼。

    “如果是我,我就会去查真相。”艾依依抚摸着列焰的脸颊安慰“如果她轻易地将两年感情就这样放弃,她不值得你去爱;如果她抗争到最后——”她明若阳光的笑靥竟与苏润心有三分相似“我祝福你,哥哥。”

    jjwxc  jjwxc  jjwxc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列焰真的敢脚踏两条船!苏润心大踏步地疾奔在《金融特刊》编辑大楼的走廊上,双眼喷射出万丈火焰。

    记者可以错过艾依依别具心机的微笑,她可不能。那种仿佛事情进展全在我掌握中的得意,她太熟悉,因为——不好意思,她就是会这样微笑的人。

    如果列焰是被那只美女狐妖言所惑,她就有必要积极进谏;如果那个小妖女是想夺列夫人宝座,哼哼,润心冷笑,她还没准备让出这个位置呢。而要揭开她美丽谎言的外皮,就一定要先取得真凭实据。所以,她选择“杀”入最早对两人关系进行报道的《金融特刊》杂志编辑总部。

    “啊呀,苏小姐,总编正在会客,现在不适合您——”秘书阿姨一见苏润心怒气冲冲地夺门而人,赶快上前拦下。

    她们杂志社曾几次采访“高飞”企业中的杰出人士,所以双方还算认识。

    “陈阿姨,我念我们还有旧情,现在不翻脸。可您明知我和列焰是恋人,为何还要发表这不实报道?”脑筋清楚后,很多疑点便浮上了水面:其一,采访列焰那次,被总编和陈秘书撞见列焰和她躲在门后接吻。当时在尴尬中还笑谈不要忘记将结婚的首份报道权交予他们办理。

    “那个…其实…—反正是绯闻…”陈阿姨显然知道内情,支支吾吾,慌张的眼睛一直往总编门口瞥。

    “我记得《金融特刊》向来讲求真实性和准确性,否则如何在众多财经类报刊中稳居老大的地位。”苏润心越说越有信心,抱胸认真逼问。疑点二,《金融特刊》记者并未向她求证,而是突然出版特别报道,动作迅速得像早有预谋。

    “呃…”陈阿姨连支吾都省了。

    “如果真的事出有因,总编这么精明的人岂会放过我这条内线?”她是直接受害当事人呢!

    “苏小姐…”知道瞒不过她,陈阿姨悄然退后五大步“你进去好了,不过要记得跟总编说没看到我。”

    呜,她可得罪不起屋内的“大人物”

    苏润心眼睛顿放激昂的光芒,信心倍增。宝宝,放心吧,妈妈一定为你争到爸爸。几个大跨步,她也懒得敲门,直接昂然推开,接下去——

    “你怎么会让我的儿子和女儿闹出绯闻呢?”

    可怜的总编大人被某位蛮横女士掐住脖子不住摇晃。从他翻白眼的状况看来,来人若再不松手,他就快挂掉了。

    我同情你,总编大人。苏润心默默在心头为他划十字致哀。有着花白头发、像肯德基爷爷一样可爱的老人挥舞着胖短的手指,凄凉在空中划“sos”一见有人进来,他立刻感动地流下感激涕零的泪水,睁得大大的眼只对苏润心显示出四个字:救命恩人。

    可是,苏润心呆在原地,耳朵里只反复地回旋着一句话——“你怎么会让我的儿子和女儿闹出绯闻呢”?

    儿子、女儿?那么,列焰和艾依依——

    “你怎么能让我未来老公和我未来小姑闹绯闻呢?”真可惜,苏润心不是总编的救命恩人,而是继续“残害”他的“摧魔手”她拉起总编的衣领前前后后拼命摇晃,要他说个明白。

    “咦,你——心心!”先来的“凶手”忽然大叫出苏润心的昵名,看来是熟人。

    “啊?!列妈妈!”明明早将列焰的父母称做“爸爸妈妈”却就不肯乖乖嫁他。

    “心心,我可怜的媳妇儿!”列妈妈立刻拿出五子哭墓的悲伤,痛苦流涕地抱住苏润心“都怪这个死总编啦,害我家发生‘乱伦’惨案,呜呜呜…”列妈妈是名演员,现在哭得惊天动地只是小case一件。

    咦?真想不明白,艾依依怎么会变成列焰的妹妹了?她又什么时候多出个小姑来?难道是——

    “列妈妈你不要伤心了。你们领养的艾依依我也会一并当做亲生妹妹来疼爱。”刚才在脑中还是妖媚狐狸模样的艾依依立刻变成想爱却无奈地被兄妹名分所困的可怜富家女。唉,难怪她会在纽约抓紧时间对列焰告白,那个男人确实有几分“姿色”游戏人间…

    “心心,你真是贴心的好女孩儿,我家的焰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列妈妈>吸>>吸>鼻水,眼底的泪珠突然消失不见,她也转成慎重的表情,一字一顿道:“可是,依依是我的亲生女儿啊!”“娘亲啊,你能不能不再演戏逗着嫂嫂玩啦?”大门再次被推开,绯闻女主角艾依依上场“嫂嫂已经被我和哥哥彻底糊弄了一遍,早糊涂了。”她的身前用轮椅推着一位男人,身边并没有列焰的存在。

    苏润心靠在列妈妈怀中,张着大嘴盯着来人,不知这几上几下的几出戏作何解。

    “你!”艾依依粗鲁地踢踢坐倒在地上、早吓得不知作甚反应的总编“从头说起,哥哥是怎么要求你的?”

    “列夫人,大小姐,苏小姐,我是被逼无奈啊。”总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讲出事情经过。原来列焰在纽约突然致电给他,说要按照传真过去的照片和文字迅速发刊。违令者,他这个总编位置不保。《金融特刊》杂志社本就是列焰父亲的集团事业中的一粒小棋,列焰发出大少爷的命令,他哪敢不从,只好乖乖发刊,还在同行业界中大肆传播,扩大声势。

    “依依,你又怎么会做没利润的买卖呢?”这个女儿尽得他父亲的真传,纯真的外表下是只正宗的小狐狸。

    她甜甜一笑,弯腰亲亲她身前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的面庞。“我是为他,哥哥是为了她。”她肯定的目光望着苏润心,仿佛在说:就是你。

    “那你说的嫁人是指跟他?”苏润心恍悟,指指两人。轮椅上的男人首度因为她话露出微笑。

    “当然,我还不想嫁给看过我<img src="image/niaojpg">床的人呢!”她俏皮地笑了,首度有了少女的娇美。

    也就是说,聪明一世的苏润心,糊涂一时地栽在列焰的算计中!但“为什么?”苏润心最无法明白的就是这点——他费尽心机绕个大圈惹她生气伤心,究竟想得到什么?

    “目标当然是你啊。”艾依依年轻的小脸写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你若醋意大发,哥哥知道你还是很爱他的,继续同居下去他也会有信心;甚至你不依不饶地大闹,他便可趁机央求你绑牢他。我想,盛怒之下的你,会这么做吧?”

    苏润心忽然红了脸,因为艾依依分析得正中她心。以她这么好强的个性,列焰一旦向她求婚,她一定会拖他上教堂,然后得意洋洋地向艾依依炫耀胜利。

    臭列焰,完全将她脾气吃透了!苏润心不甘愿地握紧拳头,脑筋开始飞速运转、想着反击之策。

    “好媳妇儿,要不要列妈妈帮忙啊?”列妈妈与精灵般的女儿互视一眼,笑得很开心。列家已沉闷太久了,需要一些刺激,以保列家男人心脏强壮,活到一百岁。

    听到有反击的机会,苏润心兴奋地望向列妈妈和艾依依,三个女人的表情立刻如出一辄。

    “给,杀手锏。”列妈妈高举一本相册模样的东西,重重搁到桌上。至于桌面上原本的文件、稿件,早被她一甩手,全丢到地上了。

    “这是列焰?!”苏润心指着相册中的一张惊呼。“嘻嘻嘻,哥哥曾有一百八十五厘米、八十二公斤的‘吓人’记录。这是他最胖那年的夏天,我趁他仅穿短裤纳凉时偷偷拍下来的。”艾依依坏坏地笑着,露出的小虎牙可爱透顶。

    “啧啧,润心你看他腰上的一圈肉…都是吃甜点害的啦…”列夫人不满地嘀咕“像我这么风姿卓绝的人怎么生出有发胖体质的儿子呢?”

    “那——”苏润心突然想到“列焰柔道、空手道、跆拳道的功力——”

    “减肥练出来的啦!”艾依依耸耸双肩,无奈地泄露“天机”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