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真没想到简歆第二天还能平静地参加会议。至少对于列焰而言,他还没从惊讶与打击中回神。

    列焰并不是对同性之爱表示反感,他只是没想到吃了大半月的醋原来是子虚乌有的。而且润心知情不报,只怕早在肚中笑翻天了,被最爱的女人玩弄在掌心的感觉,说实话,真是糟糕。

    “你是故意不说清楚…”强调的肯定句。列焰趁着会议还未开始,手下职员与对方的员工还在寒喧中,以文件挡着嘴吧,悄声地在苏润心耳边说。

    “哼哼。”苏润心摸摸鼻头,咬着唇笑得狡诈“不好意思,被发现了。”

    “我的必杀绝技。”还是小小声地说,列焰狞笑着舞动十指向润心靠近。他亲爱的岳母大人提供的机密——润心最怕有人挠庠。

    “救命啊。”苏润心大笑着往桌子下面闪躲。

    于是乎,现场的其余人都在认真准备工作,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躲着玩游戏。

    这次会议是上次手机代理问题会议的择日召开。列焰总觉得简歆这个人实在是深藏不露。上次被他搅局的会议只来了他一人,仿佛他一早就知道会议无法举行了。而这次,他公司的人员却来了不少,显得正式了许多。

    “对不起,简先生、各位,我迟到了。”会议室的门不期然地被推开,走进一位女子。顿时,场内只听得男士的抽气声一片。

    来人有着浓眉大眼,留着长及腰的波浪大卷发,身段纤巧、凹凸有致,再加上红唇、红色的紧身衣、红色的短皮裙、红色的九寸高跟鞋,十指涂上鲜艳的大红蔻丹——看上去既美也艳,真是个夺人心魂的天生尤物。

    列焰注意到简歆因她的到来而浑身一顿。

    “真是抱歉,会议还没有开始吧。”她娇柔的嗓音像加了许多蜂<img src="image/mijpg">水,甜得在场的男人十分受用——当然,简歆与列焰除外,前者是因为紧张与无措,而后者则是因前者的反常而好奇。

    “坐这边。”简歆虽反常,但也没失态。他得体地站起来,为这位女士拉开座椅,同时交待工作“你今天只需记录便可,无需参与讨论。”看来她的工作性质与苏润心的大体相同。

    看在众人的眼里,只想得到一个词:花瓶。

    鲜丽女子不以为意地微笑,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性感的红唇咧开,笑得既艳也夺目。“苏小姐,幸会。”她独独向苏润心伸手,既显示友好也说得别具深意。

    苏润心同样细心地注意到了列焰与歆哥哥与众不同的反应。不过,她大方地伸出手“贵姓?”她一定不认识她,毕竟如此艳丽的女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但她有预感她会在短时间内熟识她。

    “萧,有草头的那个字。”她侧眸一笑,明艳照人“对不对,简先生?”她没有喊他职位。

    “会议——”简歆顿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可以开始了。”但他一次也没有正式称呼过她,算是彻底地无视她的存在。

    jjwxc  jjwxc  jjwxc

    “简歆。”会议室的门才打开,就有人在叫唤。接待小姐急忙向列焰报告:“总裁,我实在拦不住这位先生,他——”

    “没关系。是熟识。”列焰挥手让她下去,因为来人是苏润心的大哥。

    听到久违的熟悉声音在唤他,习惯边走边思考的简歆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竟无法言语。

    “哥——”担心歆哥哥又会伤心,苏润心跳上前去,以手为盾将大哥与简歆隔开,一副小老虎的模样“你不是在医院吗?”

    “下班了不是吗?我来接你回去。”苏则忽略掉妹妹矮半截的身子,直接对简歆要求道:“再生气也气够了吧?在心心家住了这么久,可以跟我走了吗?”

    苏润心惊讶地瞪大眼——大哥知道歆哥哥藏在她那里?

    他的语气坦坦荡荡的。但是,比世俗爱情更多的压力令简歆对自己没有自信。更何况苏则曾欺骗自己说晚上要加班,却和萧郁艳在香格里拉共进烛光晚餐,被去应酬的他捉了个正着。

    “我是你的什么人…”因为周围人多,简歆声音不大,但其中的颤抖让人心疼“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床——”

    “爱人。”苏则没有任何的犹豫,干脆地回答。

    简歆猛然抬头,似乎惊吓不小,往后踉跄地退了一步。

    苏则快手拉过他,扣紧他的手腕,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那萧郁艳又是什么人?”

    两个人经过苏润心的身边,然后她听到简歆问了一句——萧郁艳,是那个媚惑女子的名字吗?她也是大哥与歆哥哥吵架的根源——她直觉地感到。

    “无关的。”苏则将和她之间的纠纷撇得干干净净。

    简歆的眼瞳里瞬间扬起了欢喜的光彩。不论真假与否,信任不正是相爱的前提吗?

    “哥、歆哥哥!”苏润心担心地在他们身后唤,可是,有情人的心中现在哪有亲情存在?

    “别叫了,让他们自己解决自己的事吧。”列焰环过润心,低声劝道,眼角注意到萧郁艳始终挂着笑容,倚在墙角抽着凉烟,仿佛苏则与简歆的过往她一概不知。

    奇怪的女人。可要命的是,他对她有一种熟悉感。无关容貌,只是一种感觉。

    苏润心回头时,就看到了列焰凝视萧郁艳的眼神。啐,她还以为他会和会议室内的男人不一样,结果,他们都是同种低级动物——色狼。

    “她很美吧?”列焰耳边忽然有个声音在问。

    “确实漂亮。”

    “想钓她?”

    “以前的话,一定不会放过。”食色,人之本性也。不过现在他有润心了。

    “这么美的女人,你从前难道没见过?”哼,她才不信。公司有传——列焰的至理名言是“宁可错放十个美女,不可枉漏一个绝色”

    “应该没有…”这话他说得犹豫,因为他无法否认那种熟稔感——虽然那种感觉无关情爱。

    “哟,列总这么快就把我们间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了?”萧郁艳一扭一扭地扭着水蛇腰向列焰与苏润心走近。张扬的笑意亮得刺眼。

    “我们?”这下,连列焰自己也糊涂了。

    “三年的关系,你竟然说抛就抛?”萧郁艳熟稔地缠上列焰的手臂,热辣辣的眼神直视列焰冒着问号的眼。实在是太过亲昵的姿态了,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

    她、她、她这个放荡女人!她把列焰的手往哪里放?苏润心被晾在一旁,眼见两人如此亲热,一团怒火顿时在胸中燃烧“列、焰!你、的、手、肘!”她一字一顿地提醒。

    手肘?一头雾水地困在两个女人间的列焰顺着他亲爱的老婆的指示低头一看。结果不看还好,这一看鼻血立刻喷涌而出。

    “唔…”他捂着鼻子,委屈地望着润心:我不是故意的啦——

    他手肘的方位,不偏不倚、恰好就在萧郁艳高耸的胸部中间。而从他的视角往下看、所收到的风景——实在美妙无限啊!

    “列焰,你真是——”苏润心已经被气到无话可说。真是丢脸丢到太平洋啦!“列总看见美女而流鼻血”的新闻明天一定会传遍公司每个角落。虽明知责任不在他,但她受到了羞辱——

    譬如说,一定是列总的新欢苏润心小姐乏善可陈,才让列总如何如何…

    “你!”急火攻心,苏润心一根食指直指萧郁艳“站着别动。”“噔噔噔”高跟鞋鞋跟与地面猛烈“亲吻”过后,她快步走到萧郁艳面前“啪”地扬手就是一吧掌。

    “我可没歆哥哥那么好欺负。”她含着口怨气,气呼呼地指责。

    萧郁艳显然没想到会被别人打。她捂着脸愣在原地,随即又斜眉看向列焰“这就是你的小辣椒?”

    她的反应是否也太异于常人了?普通人被打不是会立刻反击的吗,为何她反问出这么一句?——等等,列焰也愣住了。小辣椒?知道他私下如此称呼润心的,除了那个人不会有第二人,难道“他”是“她”?

    “你们、你们还眉目传情?”苏润心隐忍已久的伤心终于发作。她不可置信地瞪着列焰,不相信他就是耐心哄她说出心事、第一个走进她心房的男人!

    “为什么?”她无法理解地低喃“明明就是旧情复燃,为什么还要骗我的感情?”她不听解释转身就跑,只顾伤心到世界全部崩塌,而忽略了太多细节。

    “润心!”列焰急得要追,又担心地回转头看向萧郁艳。

    “没关系,是时候亮出我的底牌了。”她已经准备收网了,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了。

    “那以后再联络。”等列焰说完,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萧郁艳眼前。

    她再抽出支凉烟、老练地点着,对窗外轻轻呼出一口轻烟。关于她,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jjwxc  jjwxc  jjwxc

    她不想回家,因为他在楼上;她也不想回老家,因为家里人都认定了他会是她的另一半,若知道他们吵架了,一定会喳喳呼呼地闹个没完。苏润心勾着皮包搭在后肩,无神的双眸流连过街边每一个闪亮的橱窗,恍惚地觉得自己无处可去。

    她一个人静静地走在人行道上,好好地思考他们的交往——从什么时候起,那个男人已经占据了她生活的每一处呢?喝水要抢她的杯、吃饭要争她的勺…赶不走,赖不掉——那粘乎乎、甜腻腻的特质,简直就是…牛皮糖嘛!

    走累了,苏润心无精打采地趴在一个橱窗前,看着里面陈列的精美人偶:一排排金发的芭比,穿着纯白的婚纱,笑得幸福又甜<img src="image/mijpg">。

    喷,连洋娃娃都要笑话她爱情失败。苏润心妒忌地盯着芭比娃娃黄金比例的身材,脑中联想着萧郁艳同样出色的体态——那才是真正的女人,哪像她,一副娃娃脸,不会有男人为她喷鼻血啦…

    讨厌讨厌,干吗又想起不愉快的事情?苏润心按着额际拼命摇头,不知道那梗在胸口的坏情绪该安个什么名称。反正看到列焰与艳女双目“含情”将她排除在另一个时空时的感觉,实在很糟。

    那是她的男朋友呢…心口传来一阵阵的绞痛,连带眼睛也酸涩起来。苏润心好强地咬紧下唇,想挡住示弱的泪水,但是,一滴、两滴、三滴…天空中不知何时飘下了几星雨珠,穿过雨棚落到她身上,仿佛故意嘲笑她无人可疼的悲伤,连老天都来插一脚。

    “呜…”第一声哭泣声掩不住,接下去的哭声就惊天动地了“哇哇啊…死列焰,我讨厌你…呜呜呜…”苏润心手扶着橱房滑着玻璃缓缓蹲下,背靠着身后明亮的幸福世界,抱着膝头,孤独地边哭边嚷:“臭老天!你凑什么热闹?我哭你也要哭啊?本来我一点都不想哭的,都是你害的啦!”到最后仍是好强。

    孩子气的话语与怪异的大哭,引来过路人的侧目。这么可爱的女生在哭,肯定是失恋了。

    呜,她为什么会这么悲惨,自己的眼泪还要老天来帮忙才出来?“喂,老天在上,如果你真听得到我说话,就把列焰那个花心臭男人送到我面前来揍啊!”她才不管别人怎么议论,也不在意自己的言行已近乎疯狂。

    老天仿佛听到她的怒吼。“润心——”长长的呼唤应声而来。那道熟悉的声音,错不了,是列焰的!

    泪眼迷离中,只看到他又从黑色宾利中跳出来。端庄的宾利车与他随性的个性严重不合,他却偏说要在另类中寻找协调感。上次她不客气地大笑,质疑他的品位。这次,她仍旧想笑,可分不清是因为他匆匆奔她而来的急切而欣喜地笑,还是一如既往地笑。

    顶着张想哭又想笑的难看泪颜,苏润心刚刚无力的身躯突然有了万分的精神。就这么被他抓住吗?就这么轻易原谅他吗?就这么乖乖跟他回家去吗?

    不,因为她是苏润心,不是任何一个听话的好女生。

    苏润心蓦然站起,环视她身边围着的一圈好心人,气魄惊人地伸手一指“各位好心的阿伯阿姨们,就是这个男人脚踏两条船,害我这么伤心。”

    嗄,什么?列焰愣在离苏润心四步远处,傻傻地看着人群集体转向,凶狠的目光直射向他。

    “采花贼、色狼、人间败类,大家上!扁他!”苏润心火上浇油。

    “大伙,有事好商量。”再不聪明,也该知道事情大条了。列焰摆出万事好商量的笑脸“能否听我解释,润心她——”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为你哭,你还是男人吗?”

    “你放她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说明你心底根本没有她!”

    “哼,仗着自己穿得人模人样的就欺负小女生,你这种人早该被扁了!”

    叽里呱啦,呱里叽啦,列焰瞬间被好心人的口水给淹没。润心,别跑啊,拜托你们不要故意拦我好不好,我的女朋友要飞走啦!他在心头痛呼。列焰万般不甘愿,眼睁睁地放苏润心小小的身子在人群中灵活穿梭,转眼失去踪影。

    再不抓住她,她又会如小鱼般溜不见。误会如不解释清楚,他亲亲爱人就会飞走啦!不要啊,她的身上藏着他的一颗心呢,为了他后半生的幸福安康,他一定要牢牢绑紧她——

    “不要再吵啦!”列焰一声吼平地而起,众人吓得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他很想发火,握掌停顿了半刻“对不起。”出口却是道歉。

    “年青人,早点说嘛,这样女朋友就不会跑。”有人松了口气。如果这么壮实的人发火可就麻烦。

    “就是嘛,女孩子很好哄的。”

    “对啊对啊,想当年我骗我老婆时,不知说了多少甜言<img src="image/mijpg">语,她果然——”

    批斗会立即变成热烈讨论的怀旧大会。至于被人们遗忘在墙角的男主角列先生,早就不见了。

    “润心!”顶着淅沥的小雨拐过一个街角,他看到她停在斑马线上等绿灯。待他一唤,她立即转头,一张小脸上清晰地写着六个字——“我还在生气中”随即改变方向,往拐角的商业大楼冲去。

    苏润心全速向前奔跑。开玩笑,真要比速度,她哪里跑得过他?只好往人多的地方冲了。

    “润心,等等我啊!”列焰不放松地紧跟其后,同样杀入商场。刚抬头,发现润心在手扶电梯上飞速往楼上跑。

    不行,不能这样再追下去。商场里面全是人,玩捉迷藏的游戏只会把润心跟丢,一定要另外想办法。该死!他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如果润心不肯听他解释怎么办?她的脾气那么火爆,蛮劲上来谁都不理。一旦她跑回老家告状,以苏爸爸爱女心切的心态,他要再见到她真不知会是何期!

    好吧,丢脸就丢这一次吧。列焰下定决心,站定,闭上眼,凝神静心,气沉丹田,再深>吸>口气,睁眼,一声大喊,气势冲天:“苏、润、心!我、爱、你!”

    全场肃静。

    仍在逃命中的苏润心不敢置信地转过身来,当场傻在原地。他刚才吼了什么?

    “我爱你,嫁给我吧,润心。”列焰站在扶手电梯下,深情款款地仰头望着她,眼底是最真切的情意。

    她没有听错,他当着满商场的人面说他爱她、要娶她?!

    “好、好浪漫。”不知道是谁在角落轻轻地说出一句,声音在安静的商场内回荡着。

    “真的耶,如果我男朋友也肯这样求婚,我早就点头了。”立即有位少女眼冒桃心地附和。

    苏润心只觉得双膝在打颤,站在电梯上动弹不得。她好紧张,手心里全是汗水。她不是正在生他的气吗?为什么只听到一声“我爱你”就这么快想原谅他呢?她,又该怎么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点头说“我愿意”吗?天啊,那么多双眼睛全在注视着她,她、她真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了!

    “喂,你们看那个女孩子似乎很紧张呢!”

    “就是啊,你们说她会怎么回答?”众人仍小声地议论不休。

    “润心,我只要你说三个字,‘我愿意’。”列焰踩上第一层扶手电梯,也不管旁边的人们如何看待,他只专心地注视着润心的眼睛,真挚地请求。

    “我——”好开头!苏润心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全场立刻同时屏声静气,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等待最美好的一刻到来。

    “啊!”惨叫一声,苏润心突然身形一晃,瞬间向后倒去,摔了个难看的仰天倒,取代了列焰和众人一起期待的“我愿意”

    原来向上行的电梯已经将苏润心送到顶端,而面向楼下方向站着的她又哪里会知道?所以,这次糗到家了!

    “列焰,我的脸都丢没了啦!”洋娃娃一声怒吼,顺手拔出七寸高跟鞋飞出,杀夫去也。

    显然没料到事态会如此急转而下的列焰瞪目结舌,傻傻地让鞋子正中目标。

    “哈哈。”有人偷偷笑出声。

    “哈哈哈哈。”更多的人笑出声。最后,全场融成一片大笑声。

    从来,没看过这么狼狈的求婚哩!莫怪他们笑得前仰后伏。

    “润心,哪里摔疼了?”列焰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她面前,正欲扶起她——

    “讨厌死了,都是你害的。”苏润心满眶眼泪,又生气,又尴尬,挥开他的手怨道:“都是你害我出这个洋相,以后我哪还敢上街…呜…”

    “好好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列焰觉得认识她以来,好像道歉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他宠溺地抱紧她,柔声哄道:“不哭不哭,我们回家,不在这里丢脸好不好?”

    苏润心嘟着嘴,挂了三四串泪珠儿在脸上。他越是退让,她越没好气,撒娇嚷道:“好疼啊。”

    “哪里疼?”听她叫痛,列焰顿时乱了阵脚,跪到她面前,小心抬起她的腿,仔细检查着,同时轻轻吹着气,哄孩子般低语:“吹吹就不痛哦”

    她明明是往后摔去,膝盖怎么会摔痛呢?苏润心很想笑他笨,却又被他专注地心疼她的模样惹得泪水成串地掉。

    原来,她这么喜欢他…

    “哪里都痛…”苏润心的气早消了,主动挽住列焰的手臂,将脸埋人他肩窝里。“手肘痛,背痛,腰痛,屁股痛,还有——心最痛。”

    “对不起,如果我早点追上你解释清楚…”多说无益。当时他急着将车牵引出,才让她消失不见。

    列焰单跪到她面前“上来,我背你。”

    虽然鼓着嘴看似不愿意,苏润心还是被他的温柔感动。她爬上他的背,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领,仿佛怕他会消失不见般,她捉得非常非常的牢。

    “我不要坐电梯下去,它摔痛了我。”苏润心完全变成了孩子,在列焰的背后大声抗议,小脚乱蹬。“好好,不走电梯,我们从安全通道下去。”列焰好脾气地说道。

    “我也不要坐车回去,我要你背我回去。”苏润心怕是完全不知道“得寸进尺”怎么写。

    “好好,我背你回去。”列焰依旧耐心地哄道。有怨气也只敢在心头唉叹,可怜他黑色的宾利,看来只得明天从警局领回。

    他的肩好宽、好厚实,也很温暖。苏润心心甘情愿地贴上他的厚实的背,微醺。

    臭男人,坏男人,花心大萝卜…低声地骂他千万遍,也不怕他听见。只是在最后,润心噙着笑幸福地闭上了眼,不再言语,却在心底说了一次:好男人,她要。

    不知道走了几公里远,等到家时,列焰觉得腿都快断掉了。

    坐电梯、翻钥匙,苦哈哈地将已经趴在他肩上睡着的润心小心地放下,列焰趴坐在床沿,撑着下颌,贪恋地看着她沉静的睡颜。反思自己自从打遇到她这个小妖女,日子过得岂是一个“惨”字可以说完。

    苏润心睡得极熟,不时呷呷嘴吧,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列焰顾着看她的睡颜,也忘了自己累不累,只知嘴角挂起了疼爱的笑容。

    “笨列焰、臭列焰…”她蓦地咕哝了两声,然后转个身,又继续睡去。听得列焰先一愣,随后哑然失笑——这丫头,在梦中都不忘和他斗嘴。

    坏丫头,搅得他生活乱成一团。往日里他从容自在地游走于众多美女之间,过着逢场作戏不谈情爱的日子,也不觉有何不妥。如今有了她,即使忙乱,但就只会想着这样和她相守,心无旁骛。

    “都是你害的…”列焰坏笑,伸出两指夹住润心的“呼>吸>要道”果然,十秒钟后,她开始皱眉,随后——“啪”的一个锅贴盖上列焰的脸颊,又重又狠,丝毫没有留情。

    真是——列焰捂着脸,没想到睡觉都会被她打——这个蛮女啊!

    瞪着又爱又恨的她半晌,列焰叹口气。算了,就是她了。被她绑住,下半辈子大概不会无聊得想哭吧…想着想着,他也困了,爬到润心身边,拉过被单,盖住两人,立即坠人梦乡。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