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你怎么还窝在这里?”推门而入的苏润心一见到四平八稳地摊在沙发中的列焰,立刻开火。

    “陷人职业倦怠。”列焰抛起一粒花生糖,张开大嘴丢进去“嗯嗯嗯”地吃得非常开心。

    “刚刚还是现在?”苏润心才不信他那套鬼话,见招拆招,同时布下天罗地网。

    好困难的问题。列焰摸着下吧、坐正身子,沉思着该如何回答。如果回答“刚刚陷入”她一定逼他“现在”恢复,那只有答“现在”正好有理由再休息一会儿。

    “现在才觉得累。”他皮皮地笑。

    他睡精好觉、神清气爽的脸,绝对没有代表疲劳的痕迹,苏润心由上到下斜睨列焰,显然不信,但也不急于拆穿他的谎言。

    “是吗?”苏润心冷冷一笑。一股寒气顿时从列焰脚底直奔而上。

    “我记得‘现在’之前,有人报告远程会议你没参加、全球销售会议你落跑,将今早三位访客晾在候客厅内一个半小时,六位部门经理等你的批示未果!”

    列焰装傻微笑。苏润心也冷笑,比例均称的苗条身段在空气里旋个圈,被粉白职业套装勾勒出黄金比例的修长玉腿,已轻移到电脑桌前。她伸手输入密码及命令,进入她处于联机状态中的主机,然后“嘀”的一声,列焰办公室内的打印机开始工作,吐出一张纸。

    “列焰!”

    “是。”列焰反射性坐正。

    苏润心如教官一样正立在他面前,手中抓着那张纸“哗哗”地摇着,那笑容活像狼看着待宰的小兔子,无比同情又幸灾乐祸。

    “苏教官。”列焰的寒毛根根竖起,乖乖地奉上讨好的称谓。

    “叫我姑奶奶也没用。”苏润心不屑地说“‘现在’的休假结束,‘刚才’的工作继续。这是你到后天上午十一点为止的所有工作安排——1:30pm和‘雅轩’老板喝茶聊再度合作的可能;2:oopm重新会客讨论销售策略;3:1opm到分部指导工作…”

    “抗议抗议,‘刚才’就是‘刚才’,怎么可再倒带重来?”

    “抗议无效。”苏润心一锤定音“我已经请示过老天爷,他特批你把刚才的时间补回来。怎么,不满意?”装疯卖傻,她比他更高竿。

    “我一向就是这么懒散…”列焰垂死挣扎。

    “那好,飞往纽约的八小时公差和大阪的销售合同签订仪式也加上去好了。”苏润心看似自言自语,抓起支派克笔就要往行程安排表上写。

    “女皇大人,饶命啊!”列焰算是知道她厉害了,赶忙跳起来抱住她“我工作、我工作,我一定乖乖工作。”

    “算你识相。”苏润心其实也玩够本了,收起笔。刚想走,却发现列焰将头埋到她的颈窝内,一动也不动。

    不知为什么,一阵一阵的心疼划过列焰的心房。从几天前润心讲述她成长的故事后,这种感觉一天甚过一天。他知道润心是个一旦工作便绝无贰心的人,但当了解了她的背景后,她隐藏的所有委屈、奋斗和所有的艰难,让他折服也让他心疼。

    抱在怀中温暖的身体,是那么消瘦,让他老是不自觉地猜想她离家后三餐不定的生活。不过呢,列焰贴着她怪笑,心心瘦归瘦,该有肉的地方他还是很满意的…

    “列焰!你在摸哪里?!”

    “啪!”一道五指山搬到列焰脸上,而他捂着脸、只会憨憨笑着,说句:“34c,很幸福耶。润心的尺寸最合我意了…”

    “啪!”再声响,列焰的眼前已是一片金星闪烁。

    “润心,等等我嘛!”待列焰从挨了两个吧掌后的头昏目眩中回神,他的公主大人已经不见了人影,吓得他大叫着抓过待会面谈需用的文件,跟着跑了过去。

    不管她能否理解,他都希望让她明白,其实生活可以更轻松一点,工作不能看得太重。很多事情强求不来。但他也隐约猜到,若要解开润心的心结,还是要从根源人手。

    苏润心环胸站在前方,阴沉的脸色一直看着窗外。她总觉得,列焰突如其来的倦怠没有头绪,在他始终嬉笑、没个正经的脸上,一双凤眼总是暗地关切地留意她的一言一行,小心呵护又有所图谋。

    “你有事瞒我对不对?”

    “我们去约会吧。”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嘴,却听得苏润心的心漏掉半拍“约、约什么会?”完了,他踩到她死穴了。

    “约会就是约会啊,像所有情侣一样吃饭、看电影、手牵手逛街、聊电话聊一天…”

    列焰理所当然地大声嚷着,过往的同事无不掩嘴偷笑。他还怕人家听不清,抓过一个可怜男“喂,我说得对不对?”

    “是啊,不过对老板大人还得加一项。”没大没小的同事开着玩笑,因为苏润心小姐的脸快灰掉了。

    “还有吗?”列焰伸出手指头念一个数一个“逛街、吃饭、牵手…”

    “诱拐美女并上下其手。”

    “润心——我绝对没有包藏祸心、色心、坏心,我对你是纯粹的爱心,我——”没料到会被职员反咬一口,列焰吓得哇哇乱叫“你跑?你还跑?我知道你,企划部二科职员钟镇!啊喔,你今天津贴、当月红包、本年红利铁定跑光光!”

    “嘻。”轻轻一声笑,接下来“呵呵呵…”苏润心掩着嘴笑得弯下腰“你不要吓人家小职员好不好,明明不会当真这样做,偏要逞强。”

    “真好,你笑了。”列焰满意牵住她的手,看着闻言的她愣愣抬头“自从你说过你家的事情后,你就没有这样开怀大笑过了。”

    “我没有。”苏润心被他将军,挣扎着欲甩开她的手。

    “和我约会吧。润心,我会教你一个重新生活的方式,可以工作也可以轻松。”他不管她逞能地反驳,只顾说着自己想说的。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是听不懂还是不愿听?苏润心将手捂着耳朵,在列焰怀中撒娇大嚷。

    “不管你真懂假懂,总之,从今天起,我一定要让你幸福。”列焰紧紧抱住她,将心中的坚定传达给她听“以前,是你一个人,你要怎么强撑,我都管不到;现在,你有我,如果想哭,记得回我怀中。”

    一直扭动的苏润心慢慢在列焰怀中安静下来。有好半晌,她都缩着身子,准备像往常一样蜷紧身子保护自己。可这次,不管她怎么缩成一团,他温暖的胸膛都一定要挤进来排挤掉她长久来的孤独,她扭动着,眼泪什么时候掉下来都不知道。

    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像哄孩子一样慢慢摇晃她的身子,列焰感到胸口一片濡湿。

    “你是故意的…”她浓浓的鼻音传来,语带指控, “什么职业倦怠…什么抗议、讨打…只为讨我开心…”

    “是吗?”他微笑,不予置评。

    “可是…谢谢你,焰…我觉得现在,好幸福…”

    jjwxc  jjwxc  jjwxc

    “好贵。”这是苏润心踏人这家五星级饭店以来说的第一句话。

    列焰的头立即无力地撞到桌面上。

    “列焰,你怎么了?”苏润心不明所以地问。

    “润心,你真的好没情调耶!”怕伤到她的自尊心,列焰苦着脸、手掌挡住嘴,怕侍者听见,只能小声抱怨。

    “本来就是嘛。”知道列焰说的是实话,她没理由生气。但平日里出入三星级饭店已是极限,她宁可省下银子买高端科技产品,如音响之类,然后在家犒劳自己的努力工作。

    “小姐,请问你需要什么?”侍者有礼地先从女士开始。

    “一份 aghetti。”苏润心无心挑剔。

    “不用松饼吗?待会儿喝奶茶或咖啡——”

    “列焰,在这里我不自在。”苏润心打断他的话,拒绝他的提意。

    “给我牛排就好,要三分熟。另外开瓶红葡萄酒。”列焰遣退侍者,担忧地望向润心。

    “你…失望了吧?我是个没情趣的人,不习惯这种高贵场合…”苏润心低头道歉。

    “是我不好,只考虑到你今天穿得这么漂亮,就想把你带到人多的地方炫耀一下。”列焰撑起笑容安慰道,伸长手臂、牵紧她搁在桌面上颤抖的手指。

    没错,今天盛装出席的苏润心绝对美得让人惊叹。黑色低胸丝质长裙、单边斜肩样式,露出细肩和突兀有致的锁骨;一根铂金坠着单粒亮钻项链,将她纤长优美的细颈展露美态。仅仅从桌面上看她已是诱人至极,更不用说桌面下从大腿右侧一半开口的裙装剪裁,让她修长大腿于端庄中尽显挑逗之绝色。莫怪她才刚从试衣间出来后,列焰的眼就再没从她身上挪开。

    可是这身艳丽的打扮,只会让润心想起年幼时被扮成洋娃娃,在酒宴中被众多陌生人怀抱的恐惧。

    苏家地位甚高,酒宴场合她没少经历过。但无论是假意的亲昵还是真心的喜欢,天性单纯的她,都对华贵场合中的人们条件反射性地躲避。

    “谢谢你的包容。”他的掌又暖又大,被他包围着,她觉得自己瞬间变得好小好小。

    “不,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待会儿我一定赔罪。”列焰边说边让侍者端上正餐,握紧的手没有松开一秒。润心的心结难解,他只能量力而为。

    其实真正能让她解脱的地方,除了苏家别无二地吧。也许,找简歆问个详细是个不错的想法…

    吃完各自的食物,大半瓶红酒下了肚,苏润心已渐失心防。是酒醉人还是心自醉,列焰无从知道答案。不过,他喜欢她懒洋洋地趴在他怀里走着s步的纯真。

    “润心,还不能睡。我还要带你去间酒吧。”列焰拍拍她的脸,让她清醒些。

    推开某间酒吧的门,列焰的到来立即引来众人的口哨声。看来他已是常客。

    “无梦”——不会做梦的真实地带。

    列焰刚扶润心在吧台前的长脚椅上坐稳,苏润心单边开缝的裙侧已经将一双修长美腿贡奉到客人面前,在迷离的灯光下,反射着细腻的质感。

    “列,美女耶!”已经有熟人用双贼眼边戏谑、边打着狼哨。

    “谢谢。她是我半个老婆。”列焰不以为意地回答,轻轻将她裙摆拉回,不意外听到别人惋惜的叹息,自己却倒是呵笑出声。他用长指敲敲桌面“一杯苏打水,让她醒酒。”

    “我没醉。”

    “她没醉。”

    两道声音表达同样的意思。其中一道陌生声音应和着苏润心的反驳。

    苏润心瞪大圆圆的眼,盯着说这话的人看——架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镜片后的瞳模糊不清,但鼻翼极挺、线条美好,加上精满丰唇,作为男人而言是感性,作为女人而言则是性感。

    从他/她的外貌无法分辩是男是女,甚至连他/她的声音都是介于二者之间,是带着机械感的平静无波。

    “凭什么说我没醉?”苏润心孩子气地捶了下吧台的桌面,嘟着嘴嚷嚷。

    “有人真醉假醒,有酒无心;有人假醉真醒,无酒痴愁。”暂且称“他”吧,这个人低吟了这几句。

    “那我是哪种人?”苏润心坐正身子,刚才的朦胧醉态让人误以为是南柯一梦。

    “当然是后一种,情愁旧怨恨难忘,借酒浇愁愁更愁。”“他”送上杯“红粉佳人”赞道:“这种适合你。”

    “谢谢。”“他”的寥寥数语及体贴的点到为止,让苏润心一直压在心头的沉重往事灰飞烟灭。只觉得“他”的话,就如同这杯“红粉佳人”般清凉可口。

    列焰挑眉,意在“我介绍得不错吧”

    苏润心浅笑,往他肩头轻轻送去一拳,再靠过去,舒服地闭上眼。

    她生长在一个世代学医的家庭。从记事起,她所有的玩具不是仿真手术刀就是注射器。她的三个哥哥毫无意外地子承父业,只有她对电子屏幕上变化的数字感兴趣,对商场上的风云变幻动心,对商业中的得体应对着迷——尽管她的学医天分曾让医学界专家们叹为观止。

    对于一个医学世家来说,她弃医从商的决定不啻于一枚重型炸弹,炸得全家人体无完肤——她等于是抛弃了全家人的希望,选择了完全陌生的一条路去走。

    于是,在与父母最后一次争执后,她选择离家出走,发誓不干出事业绝不罢手。

    “我就是这么倔强,那有什么办法?”苏润心咬咬红唇,不满地咕哝。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为什么阻止你?”列焰试着打开她的心扉。

    “我丢了他们的脸,列焰!”直到现在她还记得,父母乍闻她决心放弃填报医大外科而决定要读商科时,那乍青乍白的脸色——

    她曾经是全家呵护在手心的最美好的希望啊。

    “你的父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真会在乎你那点颜面吗?毕竟苏家在医学界的地位,连我都有耳闻。”只是那时没想到苏润心竟然是苏家的小女儿。

    “你不知道,我十六岁那年对丙型肝炎的研究课题曾震惊医学界。”她摸摸鼻头,不好意思地回忆道。那不过是她利用暑假去泡图书馆学习,然后在医院中实践的成果,但却被那些前辈们称为“重大突破”

    这下,列焰也吃惊了“难怪他们会赶你出家门,你背负的希望实在太…”沉重。

    “所以,我没脸回家去。否则他们一定会用惋惜的目光看着我、指责我说,如果当年我学医,如今我就会如何如何。”苏润心沿着水晶高脚杯饮尽粉红色液体。她在商海沉浮中背负的包袱常常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但同时又反过来逼得她拼命工作来换取成就感。

    “可你有想过吗?也有可能是他们护你心切,舍不你在人生中出大差错啊。”列焰细细分析“商界是他们从未踏人的领域,你一个女孩子家独自在其间挣扎,只要是父母都会心疼的,再说医学界比那个金钱堆砌的世界要干净太多了。”

    可以这样想吗?苏润心托腮沉思,猜忖着这种可能。十九岁年轻气盛的她压根儿没想过父母的心情只是一味地埋怨他们的不支持与霸道干涉。

    “有没有想过回家看看?”列焰突然提议。

    苏润心凝视着列焰,发现他的头脑冷静得可怕“就为这个提议,你努力逗我开心、制造浪漫气氛,让我放松心情、好答应你?”她不愿说出他很关心她的精神状况,尽管她非常明了。

    好聪明。列焰牵起她的手,放到唇边亲吻“我很担心你,也想分担你所有的痛苦。”

    他柔情款款的样子让她根本狠不下心去拒绝。苏润心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的烦燥与恐惧。她害怕,害怕回到家仍会是争吵与不留情的赶离,那对她会是种揪心的痛。

    爸爸妈妈他们一定不知道她有多少次因为自己的任性与思念而泪湿衣襟。

    “我、我想回‘我的’家了。”苏润心好强地不愿示弱,赶快转移话题,同时跳下吧台就往外跑。

    “等等。”忙着结账的列焰急忙跟上,却忘了她穿的是曳地长裙,那种又宽又长的裙摆简直是天生叫人踩。于是列焰不辱使命踩上苏润心的裙摆,绊倒,然后——

    “哎哟!”被突然相反的力量拉住,苏润心双手急得乱挥,不知抓住什么后,只来得及哀叫地向前伏卧撑。

    “啊!”被她拉住的服务生晃着托盘,盘中三大杯生啤剧烈摇晃,终于失去了重点,呈抛物线飞出。

    “天啊,小心!”不幸坐在离他们最近的一张桌旁的胖男人,只得接受从天而降的“啤酒雨”

    一连串的惊呼从不同人们口中蹦出。然后,全体静止,随后大笑,就像看了场闹剧。

    “列、焰!”同样被淋了一头一脸的苏润心被列焰压在身下哇哇乱叫“都怪你啦!”

    倒下后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列焰抹把脸站起来,仍是愣愣的傻样子,对前后经过反应不过来。他呆呆的样子引来人们另一波笑声。

    那个总是悠闲、不怕天崩地裂的男人,好像变得可爱多了。

    jjwxc  jjwxc  jjwxc

    即使极度搞笑,简歆也只会无声地笑出了红唇白齿,典型的优雅男人。

    “我还以为心心会闹洋相,却没想到是你惹祸。”简歆落座在列焰的对面,幽雅地抿了一口茶。

    “润心?她为什么会出洋相?”列焰好奇地问道。

    “比起你这个恋爱高手,她很担心第一次约会出洋相。她不知道约会程序该如何进行,约会气氛有什么不一样,和你该聊些什么,还怕——”简歆故意迟疑,等着鱼儿上钩。

    果然“怕什么?”列焰像乖乖的学生虚心求教,因为简歆是看着润心长大的人,也是最了解他的人。

    “俊男变色狼。”这次他轻笑出声,为整到他得意。

    从来都不知道,他可以和简歆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也没想有天可以这样平静地聊天。只是——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走?”列焰头痛地瞪着面前的男人。虽然明白他与润心间是没有血缘的兄妹情,可这个男人事业成功、容貌出众,更有副难寻的好脾气。所以,明知是杞人忧天,但他还是担心。

    “怎么?还没成为苏家女婿,就已经管起老婆了?”简歆泼了列焰一盆冷水。

    “哼,凭我的条件,一定会顺利地把润心娶到手。”列焰横勾手臂,学肌肉男们比赛般展示他发达的臂肌。

    这下,简歆已经笑倒“你真是活宝耶,难怪可以追到心心。现在我有信心你可以劝她回家了。”

    “说到回家,还真有点麻烦。如果我直接问起苏家老宅地址,润心一定会起疑心,打死她也不会说的。还是说,我需要动用关系去调查?”列焰陷入了苦思。

    简歆端起茶杯,猜测这个一遇到关于润心的问题就变成白痴的男人需要多久才能够反应过来。

    明明眼睛直视着简歆,变成呆头鹅的列焰却只会从自身下手。

    实在看不过眼,简歆放下茶杯,以手指指向自己。

    “干吗?你牙齿不舒服?我记得厨房有放牙线…”列焰的脑袋现在已是直线性思维。

    笨啊!“怎么没想到问我呢?”若非看在他追心心实在很辛苦的分上,他现在一定很不客气地大笑。

    “咦?啊?对哦!”列焰恍然大悟地一拍掌,立刻像看到猎物就兴奋地吐舌头的哈吧狗,嘻嘻笑着坐到简歆所坐的单人沙发的扶手上,亲密地搭住他的肩“说吧说吧,我洗耳恭听。”

    虽然这个举动是单纯地表示男人间的友谊,但简歆却以列焰看不到的角度,对他的搭肩轻皱眉头,得体的教养使他无法挥开他的手,也无法表达他的不喜欢。但他并非隐忍之人,所以“续杯。”他开玩笑似的要求额外服务,也得以支开列焰。

    “什么嘛…”列焰搔着后脑不满地咕哝着走进厨房。而简歆,则一个人坐在客厅内,不知为何,盯着电话陷入了冥想,皱起的眉再没平顺过。

    “喏,给你。”一杯新茶打破简歆的凝神。

    “谢谢。”他习惯性地立即抿了口,却也被烫得轻咋舌。一瞬间,他想到了某个人:看吧,又急着喝,烫到了对不对?痛吗?

    从矮几中翻出笔纸,简歆一心二用地飞速写好苏家老宅地址及家庭成员状况,只是落笔写到某个人的名字时,他才在心中回道:还不是因为你,我才会被烫到。

    猛然收神,他递上那张纸,补充道:“这是地址,很好找的地方。”

    列焰赶忙收到口袋中,生怕待会被润心发现。再抱拳豪迈道:“大恩不言谢。”

    “可是,我还是有个问题。即使有了地址,润心也不一定跟你回去啊?”

    “没关系,有我在,一切搞定。”列焰显然早有对策,笑得成竹在胸“关键是,我完成了任务,你的承诺呢?”他眯起双眼,显然在说“哥哥我对你已经很不耐烦”

    简歆也不生气,将头倚人厚实的沙发靠背中,轻轻回道:“只要你做到,我就立刻搬走。”

    “歆哥哥,谁说你要搬走了?”润心不知何时已淋浴完毕,拿大毛巾边擦着湿发边问,整个身子跳到简歆沙发中,偏要与他亲热地挤在一起。

    列焰站到她身后,接过她的毛巾,细心地揉着湿发。对两人目中无人的粘合度,他在心底咒骂千万遍,然后坏坏反问:“对啊,你为什么要搬走?”

    这只狐狸,他笃定他肯定不会泄露刚才所说的事情,免得心心反弹,计划功亏一篑。

    “住得太久了,不是吗?”简歆握住润心的手,贴到脸边柔声反问,惹得润心立即难过地抱紧他,低嚷着“不要走”之类。然后简歆侧抬头,促狭地冲列焰眨眼:你输了,笨蛋。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