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你很无聊。”

    “其实我很正经的。”否则他怎么以商场成功人士的形象示人?

    “是吗?那就独独对我无聊加不正经?”

    “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对你是非常认真的!”

    争论中的两人,正是我们的列焰先生与苏润心小姐。如果不是这种谈话方式开头,他俩肯定整天都打不开话题。

    就是因为他是认真的才麻烦。苏润心柳眉皱起、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列焰半晌,手指点着下吧始终不语。其实列焰长得真是没话说,特别是那双会勾引人的细长凤眼,望着漂亮女生时专注而精含深情,媚死人啦!更别提他的身价、地位,真是千里挑一的“金龟婿”人选。

    “润心,你为什么就是不对我来电呢?”列焰苦恼地啜了口咖啡。啧,她泡咖啡的手艺还真对他胃口。

    她也很想问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好的男人她就是没感觉呢?“大概是——”她游移半刻,等到列焰拉高耳朵准备听清答案时——

    “你太风骚了!”

    昏倒!“我?我风骚?”列焰指着自己鼻子不敢置信地反问苏润心“我明明是正人君子、动口不动手——”

    “对,动口不动手,所以昨天才会在茶水间吻上我们的范大美人。”润心给他一个白眼,得胜的意味自不用说。

    “润心…”列焰表情忽变,谄媚地笑着将脸凑到润心面前“你在吃醋吗?”

    他太靠近的眼睛,仿佛会将她心事通通看了去。“谁、谁吃你的醋啊!”苏润心的脸蓦地通红,大力地将他的脸推开,挥舞着手中的行程安排表,努力地大声澄清“我只是看不惯你对女人这种轻浮的态度,这是身为每个正道中人都应鞭斥的行为——”

    “而你首当其冲地最看不惯。”列焰悠闲地靠在桌角,再喝口咖啡——嗯,还是好喝。

    “你臭美啦!”不知道那是不是叫吃醋,但她昨天看到他和全公司最美的女人接吻时,说心中没有闷闷的,那肯定是骗外人的。

    那种很惟美的画面,真是让人有点点——只是一点点心伤啦!苏润心在心底认真地重申。

    “润心,我承认范小姐是我的上任女友,但我和她现在已经是过去时了。”

    自相矛盾的话,过去时的男女会接吻?对上苏润心不信任的眼,列焰在心里呻吟——天,自掘坟墓。

    “我的意思是从那个吻之后,她说让我给她最后一个吻当做分手的礼物。”他急忙摆着手辩解。

    “关我什么事。”苏润心嘟着嘴,假意不关心地要拉门出去,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开心的。

    “当然和你有关,我现在认真追求的人是你啊。”跟在她屁股后面,列焰理所当然地答道。

    “那是你的事。”苏润心半个人已经到门外“你有追求的自由,我也有拒绝的自由。”

    喔哦,老板踢到铁板了,顶层职员们在心里偷笑,纷纷以假装忙碌作为伪装,老板办公室门外顿时多了许多观众。

    当然,当事人没有发现。

    “润心,你拒绝我?:列焰的脸瞬间可怜兮兮地垮下,显然打击很大。

    “我——”润心本想满口说“是”的,可一看到他渴盼的眼,这个字却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再被他电眼一照,心软了“其实也不是…”

    “那我就是有希望了?”列焰凄惨的脸立即恢复生气,兴奋地瞪大眼望着苏润心。

    十秒钟之内,他的表情忽悲忽喜,比小丑还多变,让苏润心哭笑不得。她正想说“那也不一定”忽尔精明地一回眸,却发现他俩成了众人的焦点——

    “工作了啦!”她努力地板着脸,可惜一张娃娃脸实在没什么说明效果,相反粉嘟嘟的唇翘得可爱得不得了。

    好可爱!列焰感动地冲上前想抱住润心,实在太宝贝她了“今天的谈判你可以不用去。”

    “为什么?”润心奇怪地反问,顺手给了列焰肚子一拳,将他格得远远的。

    好痛!列焰捂着肚子还得为盛怒之下的润心解说:“对方公司的老板看你的眼光是色迷迷的——”

    这个男人——苏润心傻眼。他的占有欲怎么会强到——无聊的地步?

    “公是公,私是私啦!”她怒喝。

    “可是…”列焰还想申辩。

    苏润心竖起拳头,虎虎有生气地在列焰面前挥舞着,大有“你再说看我怎么扁你”之意。

    “好吧。”列焰不情不愿地答应,她的拳头很硬的!“不过,你要时时刻刻待在我身边,不准离开我半步。如果那个色老头对你毛手毛脚,你不用忍着,只管炮轰他的肥油脸。不就是份六百万的合约吗?没有它我还养得活你。润心,你放心地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让你衣食无忧,天天开心快乐…”

    “闭嘴啦!”走在前方的润心忍无可忍地回吼。他扯到哪里去了?!

    jjwxc  jjwxc  jjwxc

    惊为天人!六百万合约的签订方,正明目张胆地用口水横流作为对苏润心的欢迎式。只见他大肚肥肠,满脸油渍,从苏润心一入会议室开始,瞪大的猪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还时不时夸张地深>吸>口气,表示“苏小姐,你身上好香哦”!

    这下子,别说列焰看不过眼了,就连苏润心被人如此直白地用眼光吃豆腐,心里头也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她晶亮的丽眸一转,好计上心头——

    “苏小姐,你好。敝姓陈,是‘金银’公司的总经理,此次合约的代表人。”年届六十还色心不死的老头子,哪里还看得到列焰的存在,一双猪蹄直接伸到苏润心面前,借口问好实际想吃豆腐。

    “金银”公司?我还“铜铁”企业呢!苏润心柔媚浅笑、清丽可人,和善的外表看不出任何情绪异动。“你好,陈经理,我是列总裁的机要秘书。”见对方的肥手还在空中举着,她侧眸向肝火早已中烧的列焰望去,意即“快接手啊”

    “陈经理,这边坐。”列焰不辱“夫”命,骨节分明的大掌立即握紧陈某人的手,然后就见对方红光满面的猪头脸在一瞬间变成惨白。

    “列、总、裁…”陈某人的声音抖得厉害。

    “啊,不好意思,我的手劲一向很大,没捏痛您吧?”列焰“连忙”松手,瞪大看似无辜的双眼,笑得和颜悦色。

    “对啊,我们列总还是空手道蓝带八段、柔道黑带九段呢!”苏润心依旧眼弯弯、笑如钩“哦,最厉害的好像是跆拳道黑带十段呢,是不是啊,列总?”她得意地以肘蹭着列焰。

    突然有种即将要出事的恶劣感。列焰抿嘴赔笑,心里头开始发毛,开始厌恶自己向来精准的判断力了。“润心,谈公事。”他拉过苏润心缠上她的腰,不着痕迹地猛力收紧,意在警告。

    苏润心回他一眼,意在“收到”但嘴边那抹坏笑却让列焰从头到脚升上一股凉意。

    三人刚坐定,就听苏润心一声惊呼:“哎呀,李小姐怎么忘了送咖啡上来呢?”

    没错,所有议事人员的桌面前空空如也。“对不起。”负责室内接待的李小姐尚未离去,因为看刚才那出闹剧,闷笑到肚痛而忘记了正职,现在听苏润心一嚷才反应过来,再看润心的眼——她绝对有阴谋。

    “李小姐,我来帮你好了。”苏润心站起身,和李小姐同时出门。

    五分钟后,她俩回来了。列焰死盯着两人托盘内的数杯咖啡,再看看李小姐拼命抽搐的嘴角,隐约明白了什么。

    “陈经理,您的咖啡。”美人计上场。苏润心莲步轻移、媚笑如花,特别是回眸时别具意义的一瞥,顿时让陈某人心花怒放。

    美人如玉,回眸一笑定倾城,死也甘心啊!他不疑有他地将咖啡送到口中。咦,什么味?陈某人微皱眉。

    “陈经理,您的咖啡是我专门为您亲手泡的哦,不知是否合您的口味?”言下之意是别人都没资格,苏润心的声音突然娇媚得可以掐出甜水来。

    这厢列焰挑眉,放心地端起自己的咖啡喝了口,悄悄地叹了口气,幸亏她的“专属服务”只对陈某人。

    哦,美人专为他泡的,陈某人喜滋滋地灌下一大口,刚才的难喝感觉早化在她的一摊春水中。

    然后,照例议程开始。

    半个小时以后,陈某人的脸色不负某人“期望”开始由红转白、由白转青,肥臀也不知为何地在椅子上蹭来蹭去。

    “陈经理,您怎么了?”列焰实在看不过眼,好心问一句。

    陈某人抖着嘴唇、牙关紧咬、青筋暴跳,似乎在努力隐忍什么,过了一会才用破碎得可怜的声音回道:“哦,没事。”美人当前,怎么可以破坏他在她心中高尚完美的形象呢?

    “那好,继续吧。”列焰见他要硬撑,心底爆笑。给他台阶却不肯下,现在难受的可是他自己了。好吧,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接着说,价格我们可以降百分之五,但运输费用及相关开支都由贵公司承担,否则,我们绝不松口——”

    “哎哟…”呻吟虽小,却清晰得无法忽略,是陈某人。

    “陈经理,您不舒服吗?”苏润心大惊小呼地站起来,走到陈某人身边,轻轻拍上他的背,假意关心道。

    “啊,肚子有点痛,可能今早早餐吃得不好…”陈某人死到临头犹不知,以为苏润心真是关心他,一双狼手乘机“安慰”地拍拍她粉嫩的手背, “我…还好啦…”其实他很想说“我要上卫生间”

    色狼!列焰的眼珠差点没瞪出来,正欲拍桌子发火,却注意到苏润心的眼底明明很气,但又很快地扁了扁嘴,不着痕迹地轻呼了口气,重新换上无邪的笑脸。

    “陈经理如果不舒服怎么不早说呢?”她轻柔扶住他手臂,是劝也是强迫拖他站起“您想上卫生间对不对?”她小小声地在他耳边轻问,暧昧得不行。

    温香软玉呀,疼痛暂时被丢在一边,陈某人口水顿时三丈长,色迷迷地顺势倚向苏润心,正欲一亲芳泽——

    苏润心机灵地向后退一步,嘴里不忘娇嗔着:“陈经理,您好重哦。”然后,惨剧如愿发生——陈某人一百六十厘米、八十公斤的肥球身躯顿时失去重心,以绝佳的重力加速度迅速与地面ki 上,肥脸和猪肚狂吻大地妈妈。

    本来就不舒服的肚子哪里经得起八十公斤重压。顿时,一股恶臭弥散开来,聚集地当然是陈某人“某处”

    “苏小姐!”陈某人色心不死地向苏润心伸手,以为美人不会嫌弃他。

    “哎呀,陈经理您真是太恶心了!”得到希望中的结果,苏润心嚷得理所当然,一双玉手覆上眼睑,表示惨不忍睹,小跑地冲出会议室。到最后还要扮演成无辜纯情样,殊不知她正是真凶。

    天啊,心仪的美人说他恶心,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陈某人趴在地上、陷在满裤子污物中,没脸站起来面对自己的员工。

    “陈经理,你闹我会议室,看来是无甚诚意签这份合约了。”列焰远远地蹲着用手捏紧鼻翼免得受苦,同时不忘落井下石,凉凉地挥着手中的合约,得意的笑容挂在嘴边。

    美人跑了,面子丢了,银子也要飞走吗?陈某人苦哈哈的一张脸,直视列焰手中的“不平等条约”唉,说是不平等合约,其实是他贪心,想赚得更多利润,对对方的一再让步不依不饶,早知有今日这么一闹,他真应该快些签字才对。这下可好,一切都化为零了。看来,夜长梦果然多啊!

    “我签、我签。”

    “经理!”陈某人手下员工吓得乱叫,可碍于恶臭,又没胆接近。这个小气苛刻的老板,如果他今天真的签,那损失一定会从他们身上扣回的。

    满意地看着陈某人趴在地上乖乖签字,列焰也注意到了他手下员工无奈的脸色,他挥挥已签好的合约,扭头对自己的手下说:“做得好,这个月加薪百分之十。”

    所有人眼睛立刻变成桃心状,表示对大老板的无限祟敬。自从苏润心小姐来了以后,他们已在一个星期之内加了两次薪了,好幸福哦!

    至于陈某人这边就是唉叹声一片了,列焰假装没听到,好奇地问道:“陈经理,看来贵公司员工对这份价值六百万的生意谈成不甚满意呢。”

    “哪里…”对比太过强烈了,他当然知道自己员工在哀叹什么。

    偏偏列焰不放过他“那为什么连分红利或加薪的机会都没有呢?”列焰冲着那些可怜的人们使个眼色,顿时换来他们的感激目光。

    怎么可以被比下去!陈某人真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只得说:“好,回公司以后所有人月底分百分之二的红。”

    “呵呵呵,陈经理果然对员工很照顾。”列焰一阵怪笑,达到目的的得意笑容照得陈某人脑瓜顿时一亮——

    刹那间才明白自己被算计了——美女、咖啡、摔倒,都是故意的,可是,又拉不下面子叫骂,谁叫他起色心在先呢?想不到自己在商界摸打滚爬数十年,最后居然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和三十岁的毛头小子整了,心有不甘啊!“无奸不商”这句话,正适合套用在列焰身上——小狐狸,算你厉害。

    生意成了,人情也要做,列焰出门之前不忘叮嘱手下拿套衣服过来,并且糗道:“陈经理,如果你出得了这间屋子的话,暌违已久的洗手间在左拐的尽头。”

    刚合上门,列焰实在禁不住爆发一阵大笑。待他笑够了抬头,正对上苏润心同样笑盈盈的脸。

    “好笑吧?”她纯洁的模样像天使一样可爱。

    “呃,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列焰这时才觉得她的笑容和刚才送咖啡进来时的笑容有九分神似。

    “那咖啡好喝吗?”

    心里头忽然警铃声大作,列焰身上的鸡皮疙瘩粒粒跳起造反。他不相信恶运会挑上自己“你…没有在咖啡里下什么吧?”她是怎么在短时间内找到泻药的?

    “嗯…”苏润心双手抱胸,似在认真回忆,直到磨得列焰快忍不住大叫时,才缓缓道:“李小姐人很好的,把她剩在公司内的所有减肥茶都给了我。我记得在陈色狼的咖啡里下了五包,不过,好像当时还剩下一包——”其实减肥药就是泻药嘛。

    五包?难怪效果立竿见影。可是“那最后一包呢?”这话列焰实在问得颤颤巍巍。

    “我忘记加到哪杯里了呢…”苏润心在心里扮着鬼脸。谁叫列焰害她丢工作,虽然现在的工作更轻松、薪水更高、福利更好。

    “苏、润、心…”这句话列焰说得声音都软下来,他已经能感觉到肚子在咕噜咕噜作响了。

    “啊,列总裁!”苏润心想起来似猛一捶掌“那杯好像是你喝了耶!”

    一瞬间,顶楼的笑声此起彼伏,大伙首次见到很有亲和力的老板被人这样大大方方地整。

    不是假的,他的肚子这时真的痛起来,列焰苦笑着捂着肚子问:“你怪我让你丢工作的事?”

    那还用说!苏润心一挺胸,大方承认“此仇不报非淑女。”同时优雅地弯腰伸出右手做出“请”的动作“总裁专用卫生间请右拐,不送。”

    呜呜,他真的被她迷住了!

    jjwxc  jjwxc  jjwxc

    “你干吗跟踪我?”

    “谁跟踪你了?”

    “那你干吗一直跟在我后面?”

    “小姐,你好像忘记了我们住在同一栋楼耶。”

    “同路就同路,可你有车我没车啊!”行动整流完全不同嘛!

    “我的车昨天送去保修。”

    “你明明有专车接送。”

    “我派去接一位大客户了,到下班时都还没回来。”

    “那为什么一定要和我挤同辆taxi”苏润心大吼。“省钱啊。”列焰回答得理所当然,一点不觉得日进斗金的他有多没面子。

    “客人,到了。”司机饶有兴趣地回望两人,觉得这对俊男美女的拍档实在有趣。

    “那好,一同回家也就算了,为什么我要下车到超市买东西,而你也要下车来?”

    “那是因为我也有东西要买啊。”列焰简直是一副痞子样。

    “这方圆二十公里内大型超市不下五家,你为什么一定要挑这家?”她就不信整不到他。

    “我记得,这家的东西好像价格最低。”这句话是实话,列焰摸着自己的下吧,很认真地回答。

    这下,苏润心愣住了。她一直以为像他这样事业有成、财源广进的男人应该是与买菜做饭无缘的,为什么对这种市道消息了解如此透彻?难道,他不是一个只知玩乐的花花公子?奇怪,业内的十大花花公子的排行榜里明明有他一席之地啊!

    她以从未见过的目光看待他,发现他望向她的眼神是真实而热情的,一直忽略不计的男性魅力,现在也散着浓厚的雄性荷尔蒙味道。

    啐!说得她好像很想要男人一样。“省那么多钱干吗啊!”苏润心不喜欢自己一颗心忽上忽下的失控感,抢先跳出车子。

    到最后,还是列焰一个人付账。他追上去,绅士地为她推开拉门,回道:“为了娶老婆啊。”

    苏润心的心头忽然喀地一响,似乎有什么缺口裂开了,说不心痛是骗别人的。

    他要结婚了?那之前的话都是在拿她开心了?“是谁呢?”她故作坚强地拉来一辆推车,努力装出不在意的笑容,扭头回望他一眼,又怕心事泄露,赶快闪开“这么快,恭喜你…”拜托,声音不要抖好不好。

    “是蛮快的,因为我对她一见钟情嘛。”列焰好像没注意到苏润心牵强的苦笑。

    看他一副沉浸在爱河中的幸福模样…“哦,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明知再问下去会让自己的心又一丝丝地抽痛,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在心底安慰自己:就当是好奇好了,但其实是不甘心吧,谁叫他缠上她、让她有点点心动后又逃得远远呢?

    “眼睛大大的,嘴唇粉粉的,头发卷卷的,个子小小的,说话是最毒的。”列焰扯住推车,不让苏润心拉着它走开、顺便借由看商品来逃避他。

    这个人好像很耳熟。但她心里头正难过,连思绪都跟着慢起来,苏润心没发现有诈。

    “她贸贸然敲开我家门要找回内衣,一下子就让我喜欢到不行,所以我耍手腕害她丢工作,结果她下药害我拉肚子一个下午,”隔着推车,列焰的目光炽热无比“可我就是喜欢啊,有什么办法。”

    苏润心的脸色忽红忽白,当听到最后一句,终于确定他指的是——她!

    “你——混蛋!”逗她很开心吗?!苏润心又羞又怒,她将手中的推车猛力一推,铁制横杆正撞上列焰的小腹,然后只听他“哎哟”一声就皱着眉头弯腰弓下了。

    啊,苏润心愣住了,她下手应该不重,因为是跟他闹着玩的。“列焰,你没事吧?”她慌慌张张地跑到他身边,扶住他的身子,紧张得眉头攒紧,大眼睛里全是关心。

    “你要是亲我一下就没事了。”列焰窝在她的臂弯里坏笑。

    上当了!苏润心气得顺手抓起一包速冻牛肉冲他扔去,列焰反应敏捷地用大掌一抓,轻松扔到推车内“今晚想吃牛肉?没问题。”

    一包新鲜蛤蜊接着飞过去,又被接住到车内,然后是白菜、罐装牛奶、盒式饼干…直到超市管理员一声大吼——“你们在干什么!”两人才停手,然后相视一笑。

    把超市当游乐场,给压力巨大的生活增添乐趣。好像,蛮有默契的哦!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