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唐歆典推掉了今晚医院的联谊会。

    除了是想和齐浩共度周末外,她也迫不及待的想听听看齐浩会说什么。

    听说今晚医院的大老板会前来致词,但她一点都不好奇大老板究竟长什么样子,瞧她那些同事引颈期盼的模样,活像是什么超级名人要莅临现场似的。

    她今天一颗心全放在晚上要见面的事上,才没有心情去理会祁浩榛到底会不会去会场。

    但当她五点多下班赶回家准备好晚餐后,却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那头的齐浩告诉她,他今晚得十点后才能赶过去,她的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好浓好浓的失望。

    “陈嫂,不好意思,还让你做那么多菜,但老板今天要很晚才回来,你可以先下班没关系。”挂掉电话,歆典歉然的对陈嫂说道。

    “好,那么我先回去陪我孙子了。”

    陈嫂道别后就走了,徒留她一人面对满室的冷清…

    陈嫂离去不久后,电铃声倏然大作。

    唐歆典前去应门,没想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身材窈窕、容貌艳丽的女人。

    “请问你是?”唐歆典觉得自己好像见过她,但又想不太起来。

    “不先请我进去坐坐吗?这是你该有的礼貌吧?”罗莉莹盛气凌人地说。

    “请进。”

    罗莉莹一进门,就不客气的四处走动,仔细打量屋子内外一番,完全无视于她错愕的眼光。

    “不错嘛!愈看愈教我心理不平衡,他送给你的豪宅比送我的还好,我看这幢豪宅价值上亿元吧?”

    “我不知道,这幢房子的主人并不是我,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唐歆典的脸色很难看。

    罗莉莹往沙发一坐,两腿一翘“我没有走错地方,我要找的人就是你没错,你叫唐歆典,是康宁医院的精神科医师,没错吧?”

    “请问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啦!不过是想看看祁浩榛的新任情妇是什么样,听说还是个精神科医师,没想到他的品味还真是变了。”

    “祁浩榛?我想你真的搞错了…”歆典一头雾水。

    “你天天陪他睡觉,会不知道他是谁?你不是他医院里的员工吗?你不是借着工作之便和他搭上的吗?这可真是奇怪了!”

    天啊…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

    “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能不能把话说得更清楚点?”

    “看来你的手腕真的是比我高明多了,怎么?难道你真的敢说,在你成为祁浩榛的新任情妇之前,你完全不知道祁浩榛就是你的顶头上司,你们康宁医院的幕后大老板吗?”罗莉莹愈说神情愈是激愤。

    她在说些什么哪?齐浩就是…祁浩榛?

    她没有听错吧?齐浩就是祁浩榛,康宁医院的大老板?

    像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似的,她朝着罗莉莹猛摇头“不对,你一定是弄错了,齐浩绝对不是什么祁浩榛…”

    罗莉莹的双眸瞪得更大了“哇!般了半天你是被他骗了!奇怪了,以他这种黄金单身汉,随便一个女人都会对他趋之若鹜,他还需要费神骗你?

    我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是广浩集团的总裁,也是你们医院的大老板祁浩榛,这你再听不懂我也没有办法!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话,随便去查查报纸和八卦杂志,都有他们的家族史。ㄟ,你该不会不看报纸杂志的吧?”

    罗莉莹说的没错,唐歆典的确是个不爱看报章杂志的人,因为她觉得里头都是一些没营养的内容,加上祁浩榛平时又刻意保持低调,很少上电视,她还真是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罗莉莹的话像根针刺在她的心上,唐歆典的脑袋嗡嗡作响,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些话?

    “我怎么能确定你说的就是实话?齐浩才不会骗我…”歆典觉得自己浑身冰冷。

    “如果你真的不相信,为什么不干脆跑一趟康宁医院的会议厅,他正在那出席联谊会。”罗莉莹露出志得意满的一笑。

    唐歆典受到好大的震惊,她跌坐在沙发内,心正不断的往下沉…

    她不知道罗莉莹是什么时候离去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枯坐了多久,当她一转头望向墙上的钟时,已经是九点多了。

    她站起身子,脑海里倏然响起了罗莉莹的话——

    如果你真的不相信,为什么不干脆跑一趟康宁医院的会议厅…

    千万种想法闪过她的脑际,她随手抓了件外套,随即往门外跑。

    齐浩怎么可能会是康宁医院的大老板?这一定是罗莉莹编造出来离间他们的借口!

    对!一定是这样没有错!当唐歆典匆匆忙忙的跳上出租车,抵达医院的联谊厅时,晚会正进行到最高操的部分。

    里头的气氛似乎high到最高点,然而,她完全感受不到欢乐的气氛,只感到一股全然的无助。

    她将自己隐身在角落里,没有任何同仁注意到她。

    正当她四处张望时,会场的灯光突然暗下来,接着是主持人的声音——

    “为了慰劳各位同仁们的辛劳,现在咱们医院的老板——祁浩榛先生特地来到现场,要对各位同仁说几句话,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现场顿时欢声雷动,唐歆典则是屏息以待,她这辈子从没有这么紧张过。

    终于,一个高大英挺的身影缓缓行至台上,他身着一袭剪裁合身的铁灰色名家西装,衬托出他不凡的气质与完美的身段。

    他站定后首先环视室内一圈,露出教所有女人都为之疯狂的微笑。

    歆典则是僵直的站在原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罗莉莹说的没错,台上那个叫祁浩榛的男人,真的就是她所认识的齐浩!

    他低沉醇厚的声音不断在大厅内回荡,穿入她的耳畔,却成了一种讥讽和嘲弄。

    她居然因为一时的意乱情迷,而被他耍得团团转!

    伫立在角落半个小时后,愤怒的感觉取代了震惊与错愕,她愤然跑出大厅。

    而同时,站在台上致词的祁浩榛,视线也不经意地瞥过门口。当看到那抹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掠过眼前时,他的心好像被人打了一拳。

    那是唐歆典的背影,她怎么会到这儿来?她不是说好会在家等他?

    祁浩榛再也无心继续致词,草草结束后,便飞也似的追了出去。歆典回到住处后,想也不想的就收拾衣物准备离开。

    唐歆典的泪水流了又干,干了又流…一想到所有的一切全是祁浩榛精心设计的骗局,她就难受得不知如何自处。

    “你到过会场了,是不是?你不是答应我会在家里等我回来?”祁浩榛霍然打开房门,沉声问道。

    歆典深>吸>一口气说道:“没错,我的确到过会场了,也终于拆穿你虚伪的面具,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不想再过这种总是被你欺骗的生活。”

    她果然已经知道真相了!祁浩榛的心往下一沉。

    “坐下来好好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唐歆典愤恨的转开头,不想让他看见她眸底的泪意。

    “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每个女人对你都趋之若鹜,你根本不用费心去寻觅猎物。

    我真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原来我一直被你蒙在鼓里,我万万也想不到,搞了半天你就是医院的幕后老板,这阵子你把我玩弄的很开心吧?”

    “是谁告诉你这些的?”这些话应该由他自己跟她说才对,她到底从哪里听来的?

    “你的前任情妇罗莉莹都已经告诉我了!”她朝他大吼。该死!原来是罗莉莹搞的鬼!

    “你先坐下来,冷静的听我说。”

    唐歆典默然不语的杵在原地,脸色苍白。

    可恨哪!为什么她就是无法转头就走?

    “我的动机很简单,只是单纯的想要亲近你。在意大利时,你便深深的>吸>引我,没想到在康宁医院的开幕典礼那天又让我们遇上,我情不自禁的想要更接近你。”

    “想接近我,为什么得刻意隐瞒你的真实身份?”

    “因为我想要接触最真实的你,而且你一直强调你排斥办公室恋情,绝不可能爱上自己的上司或老板,你的语气是那么的坚决,如果我一开始就对你表明我的真实身份,我不认为你会给我接近你的机会。”

    唐歆典苦笑,他说的没错,她的确是不会给他机会,但从现在起,她也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现在请你离开!我想要好好整理自己的东西。”下了逐客令,她根本不想听他的解释。

    “该死!你根本没有在听我说话,我不准你离开这里,你哪里也不许去!”祁浩榛的表情看起来挫败不已。

    “为什么我不能离开这里?难道我连拒听谎言的权利都没有吗?”

    祁浩榛脸色阴鸷的杵在原地,感觉整个情况已经失去控制。

    “歆典,我要你坐下好好听我说。”

    他紧握着她的双肩,她却奋力挣扎,他用力把她往沙发上一按,以着命令的口吻强迫她:

    “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愿意——”

    “不要!不要!我不要听也不想听——”唐歆典愤怒得像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祁浩榛懊恼地怒声一吼:“你好好听我说!”

    唐歆典因他的怒吼而怔住,她愣愣地望着他,发现他的眼底似乎有把火焰即将喷出,还有着…不舍?

    她是不是看错了?

    一瞬间,唐歆典的怒意消减许多,她抿着嘴默然不语。

    “歆典,试着平复一下你的情绪。”他放开她的双肩。

    唐歆典将眼神移往别处,就是故意不看着他。

    “歆典,我知道你很生气,但——”

    “但是什么?徐敏纪是不是也是你找来故意攻击我的,好让我顺理成章搬进你家?”话一出口,唐歆典就有些懊悔。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有任何证据指控我吗?”他的语调森冷得仿佛来自北极。

    蓦地,书房中的私人电话倏然响起。

    “等我,我先去接个电话。”他起身到书房去接电话。

    从书房里传来的谈话中,她猜想可能是俞皓群打来的,事态似乎十分紧急。

    半晌,祁浩榛从书桌中走出来,对她说道:

    “我去找皓群一下,你乖乖在这等我回来,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可以长谈。”

    没多久,她听到他的车子驰骋而去的声音。

    咬紧下唇,唐歆典思及方才,她竟然天真的还想相信他的话!

    到底是他欺骗了她,还是从头到尾,根本就是她自己在欺骗自己?

    想到这里,她深>吸>口气,抹去脸上的泪水,转身进房去收拾东西。

    她决定要离开这里!便浩集团总裁豪宅金屋藏娇

    耸动的字样出现在刚出炉的八卦杂志封面上,封面则是两张巨幅照片。

    照片里的唐歆典一头长发披散在肩上,穿着一件款式简单的白色高领丝质衬衫,一条直筒牛仔裤,把她简单朴素的一面表露无遗。

    连八卦杂志都称赞她举止优雅、气质出众,还说她是在祁浩榛身边,有史以来最与众不同的女人。

    “歆典,你快来看一下,这本烂杂志其实也没有贬到你什么,都是在称赞你居多耶!”银杏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津津有味的读着杂志。

    “不要,我才不要看。”唐歆典坐在她的对面,面无表情的喝着咖啡。

    昨夜她从祁浩榛的豪宅回来后,就一直是这副脸色苍白、双眼浮肿的模样。

    “歆典,不要这么悲观,重点不是这本烂杂志怎么写你和祁浩榛,而是你怎么看待你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我恨他,也不想再看到他,我打算今天就到康宁医院去请辞。”唐歆典喝着咖啡,觉得胃部隐隐作痛起来。可能是昨夜到现在都没有进食的关系吧。

    她站起身子,往门口走去。

    “歆典,你要去哪里?”银杏转过头,一副深怕她会想不开的模样。

    “我要到附近的药房去买点胃药,我马上就回来,不用担心。”

    “好,我等你。”银杏边喝着牛奶边回答她。拿着刚从药房买来的胃药,唐歆典故意放慢脚步,缓缓向公寓的方向走去。

    她没有散步的心情,只是想要给自己多点思考的空间。

    才离开了祁浩榛一个夜晚,她已经开始思念他了。

    眼前是一条羊肠小道,这条碎石小路是通往公寓的快捷方式,她想也不想的就走了进去。

    走着走着,眼前赫然出现一个她最不愿意见到的男人——

    “你——”唐歆典吓得面无血色。

    真是倒霉!才回来住一天就遇上这个偏执狂,这么说来——他在沐悠的公寓附近徘徊守候很久了?

    “嗨,敏纪…我…”

    “亲爱的唐医师,你是不是又想跟我说好久不见?”高大的身子逐渐朝她靠近“为什么每次你见到我时,只会对我说这句话呢?为什么你常故意让我看不到你?”

    “敏纪,我现在已经不在医院工作了,我可以介绍别的医师给你…”“不要!我就是要你!我不准你离开我,不准让我看不到你的人,你懂吗?”徐敏纪顿时变得暴戾起来。

    “徐敏纪,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呢?我是你的心理医师,我不是你那个前女友…”

    “你给我闭嘴!你跟她没有什么不同!你们都是嫌贫爱富的女人,你们都只想和有钱的男人在一起!”

    他目露凶光朝她扑了过来,歆典被他压在身下几乎无法喘息,碎石路上的石子戳得她的背部好痛。

    “放开我,让我起来…”

    蓦地,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徐敏纪用力的掐住她的颈项,她脸色逐渐铁青起来,双手紧紧的抓着地上的碎石子。

    正当唐歆典以为自己快被他掐死时,三个大男人从道路两旁的树林里跑出来,合力把他拉开,其中一个男人开口大骂:

    “你这个该死的疯子!你想把她弄死吗?把她弄死了,你要我们怎么跟孙先生交代?”语毕,还拿着枪柄狠狠的在徐敏纪的后脑勺敲了一记。

    孙先生?谁是孙先生?怎么一夕之间,她的仇家变多了?

    歆典趴在地上干咳,脑子晕沉沉的无法思考,全身软绵绵的,根本没有爬起来的气力。

    “这女的我们怎么处置她?孙先生只叫我们跟着她,没指示咱们怎么处置。”

    “我看先把她带回去好了,免得她被这个疯子搞死,到时候孙先生怪罪下来,谁都担待不起。”

    于是其中一个男人把徐敏纪打昏丢进后车厢,另外两个男人则把唐歆典从地面上搀扶起来,将她丢进汽车后座。

    “乖乖的,不要吵,如果你敢大吵大闹的话,我们就会放开那个疯子,让他再袭击你!”其中一个男人出声恫吓。

    唐歆典点点头,噤若寒蝉。

    车门刷地一声关上,车子立刻疾驰而去。

    这一幕被正开车经过此地的夏沐悠给撞个正着。

    “等一下,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快停车!”紧急停下车,夏沐悠急得跳下车来,整个人不小心摔倒在碎石路上,等她爬起身,对方的车子已经开走了。

    她急得泪水飙出了眼眶,完全无视于自己的膝盖已汩汩流血。

    方才匆忙中,她只来得及记下对方的车牌号码,在心中默念几次确定记着后,她立刻以最快速度,向公寓驶去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