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自那夜过后,齐浩虽然对她仍有所保留,但她已渐渐能够体谅他的霸道,都是出自于他的保护欲。

    她想,齐浩一定是个十分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他的工作量十分的大,有时他会关在书房里一整天,从应接不暇的电话听来,几乎全部都是公司里的事。

    他日夜繁忙,几乎很少有时间休息。

    于是这天,在陈嫂的协助下,她亲自做了顿晚餐,想慰劳他一下。

    “唐小姐,看到你为他做的菜,等下先生回来一定会很高兴,那么我先走了。”

    “陈嫂,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绝对做不出这桌菜。”歆典亲自把她送到门口,热络的和她道别。

    送陈嫂离去后,歆典开始布置餐桌,她先将餐桌铺上蕾丝镂花的餐巾,再在中央摆上一个精致烛台,点燃两根蜡烛后,她把大厅的灯光给关掉,整个厨房笼罩在一片浪漫的气氛中。

    半晌,大门门锁启动,她笑着站在餐桌旁,等候着他的出现。

    祁浩榛开门而入,看到她带着笑意站在餐桌旁,一股温馨的暖意顿时涌入他的心底。

    “你肚子饿了吗?今天的晚餐菜色,是我想出来的。”歆典走到他的面前,像个想要邀功的小女孩。

    “谢谢你,但今晚我要准备周末召开的股东会资料,可能没什么胃口。”他歉然的说道。

    “怎么了?”她关切的问道。

    “公司里有个叫孙靳彬的大股东,仗着是我父亲的多年好友,在公司里偷机摸狗,我一直想削弱他的势力,他看出来这一点后,开始处心积虑想收购我手上的股权。他还放话,说给我三个月时间好好考虑,但为了公司,我说什么都不可能跟他妥协。”他有耐心的解释给她听。

    “如果你坚持不在股东大会上,让出你手上的股权呢?他会怎么做?”她的脸庞上盛满担忧的情绪。

    “就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会采取包激烈的手段。”

    “你刚才说他给了你三个月的期限,是吗?”唐歆典沉思的继续说道:“我们可以使用拖延战术,不给予他正面的响应,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说得更清楚一点。”他用眼神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我想以专业医师的身份,陪你一起出席股东会议,向大家说你最近有精神耗弱的倾向,让他们相信你的病况,而不让你作出任何决策。”

    “如果你真的在股东会议上这么说,那个老家伙一定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祁浩榛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

    “好,那么就这样子说定了,由我陪同你一起出席这次的股东会议。”她信心十足的说道。

    歉然的感觉从祁浩榛心底升起,她是如此全心全意的信任他,又是如此的正直善良…祁浩榛迟疑着,当下决定对她说出实情。

    “歆典,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他决定说出他的真实身份。

    “你什么都不用说,只不过是出席你的股东会而已,虽然——我可能得冒着被吊销医师执照的风险,说点小谎!”她娇俏的吐吐舌头,不以为意的笑道。

    她那毫不在意的表情,让祁浩榛觉得懊悔,要说的话一时间竟说不出口。

    “歆典,你有一副柔软温暖的好心肠,总是设身处地的为人着想。”

    他深沉幽暗的眼神停泊在她的脸上,歆典的脸蓦然红了,心跳也无法控制的狂跳起来。

    “你怎么会突然说这种话?”她有些害羞的看着他。

    “因为我能够了解你对我的用心。”

    歆典凝睇着他幽深的双眼,眼眶微微湿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爱上他之后,她就变得很多愁善感。

    “谢谢你跟我说这些,起码我还知道,你真的有一点点的在意我。”

    “歆典,我对你绝对不只有一点点的在意,相信我。”他环抱住她的腰际,在她的耳畔吹着热气。

    唐歆典的身子迅速火热起来,虽然他们该做的事早就都做过了,但她仍羞赧得想要逃开他。

    祁浩榛摩蹭着她的脸颊和粉颈,他的大手轻轻的覆上她的胸脯时,蓦地摸到一个坚硬的东西。

    “这是什么?”他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后,动手解开她的衬衫钮扣。

    “你…你在做什么…”

    这下子可好!傍了他一个大大方方解她衣扣的理由。

    “这是什么?”他掏出一样闪闪发亮的东西。

    “这是我的怀表。”她喘息的回答他。

    “怎么来的?”

    “是我奶奶在她临终之前送我的,她连我妈都舍不得给。”

    “那她为什么舍得送你?”

    “因为她很疼我,她说这个怀表炼是我爷爷给她的定情之物,她说她这一生过得很幸福,她把怀表送给我,希望我也能够像她一样幸福。”

    “听起来你奶奶真的很疼你,把你视若珍宝般呵护。”

    “所以她过世的时候,我真的很难过。”想起奶奶,她不免有些难过。

    突然,她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说:“这个送你。”

    不由分说地,歆典便将那个怀表塞给他。

    “为什么要送给我?我不能收,对你而言,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我已经很幸福了,如果真的像我奶奶说的那样,这个怀表能为我带来好运的话,那么我相信它也可以为你带来好运。”

    感动涌上心头,祁浩榛觉得只要跟她多相处一天,他的心就在她的温婉善良中多融化一分。她是这么相信他,而他到现在还在隐瞒她,他就是祁浩榛的事实…

    曾有好几次,他想向她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及隐瞒她的原委,但往往在接触到她那清亮澄澈的明眸后,所有到嘴的话又咽回去了。

    而且,每当他有坦诚以告的心情时,往往也是气氛最轻松融洽的时刻,他常常心念一转后,还是决定享受当下的愉快氛围,暂时什么都不要说。

    “快收下吧!这个怀表真的很实用。”

    “谢谢你!”祁浩榛一把将她拥入怀里,亲昵的摩蹭着她的颈项“我收下了,谢谢你送我这份定情之物。”

    “什么定情之物!”唐歆典双颊赧红的大声驳斥他“这才不是哩!这比较类似幸运符!”

    其实,当他说出定情之物时,她的心扉流过一股甜<img src="image/mijpg"><img src="image/mijpg">的感觉,原来齐浩也懂得她的用心。

    然而,为什么他还是像本紧闭的书本,从不肯轻易让她翻阅?

    想到这里,她的心不禁一阵紧缩,脸色也变得黯淡起来。

    “你好像很不开心?你的眉头皱起来了,怎么了?不许你不开心,来见识一下我的秘密武器!”为了逗她开心,祁浩榛伸出双手去搔她庠。

    “你…你在做什么…哈…”她因而发出一连串的惊呼和笑声。

    “你不是说你喜欢我、你爱我,既然喜欢我、爱我,那么你就不应该在我面前不开心,是不是?”说完,他俯下头吮吻着她雪白的颈项。

    “你少臭美了,谁喜欢你了?谁又爱你来着?”敏感的她已是微微喘息“快放开我…要不然我要咬你了!”

    “你是温柔美丽又有教养的女医师,怎么可能会随便咬人呢?”他仍是嘻皮笑脸的模样。

    不愿认输,于是她真的在他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哎唷,你怎么真的咬人呢?”祁浩榛故意唉唉叫道,其实并没有真的那么痛。

    “活该!如果你不服气的话,那你也追上来反咬我一口啊!”语毕,她趁着他松开她的当际,起身跑走

    “好啊!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吗?”祁浩榛笑着跳起身子,以饿虎扑羊的姿势扑向她。

    “哇!你不准再靠过来,不要再靠过来了!”看着他扑向她,唐歆典吓得又叫又笑的“跟你说真的,我明天还有门诊,没时间陪你玩了——”话未歇,祁浩榛已经扑到她的身上了。

    歆典支撑不住他的重量,双腿一软,他们便双双滚落到地毯上去。

    “这一辈子我都不想放开你,我要一辈子都把你拴在我的身畔,绝不放你从我的身边离去,即使只有一天也不可以,你听清楚了吗?”祁浩榛霸道且强势的在她耳畔沉声说道。

    齐浩的眼神好专注、好深沉,他是认真的吗?还是只是一时兴起的甜言<img src="image/mijpg">语?歆典的眼眶微微的操湿起来。

    而暧昧的氛围将他们团团包围住,两人的体温也节节上升中…

    “你真美…为什么你总是可以让我失去控制?”

    “我有吗?”她微启朱唇反问,明亮的双眸写满无辜。

    祁浩榛露出温柔的一笑,俯下首,轻轻的吮囓着她雪白的颈项。

    “不要…这样子会留下印子…明天还有门诊…”

    他没有理会她,开始轻轻浅酌着她的双唇。

    他轻轻品尝着她的朱唇,就像正在品味一杯名酒般的小心翼翼,醇酒般的醉人滋味流向他们的知觉,也微醺了他们的感官…很快的,周末来临了。

    唐歆典穿上她最钟爱的套装,把自己打扮的亮丽动人,准备陪同祁浩榛一起出席他的股东会。

    “我的样子看起来还可以吗?老实说,我有点紧张。”

    祁浩榛穿着一身铁灰色西装,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她亮丽的模样时,对她吹了一声口哨。

    “你是准备和我一起去开会,还是打算去相亲的?虽然公司股东们个个有钱有势,但都已年过半百,你恐怕找不到像我这样的青年才俊。”

    “你不要取笑我,我打扮得体一些是应该的,邋邋遢遢的怎么让人相信我的专业?”

    “嗯,我们走吧!”

    没多久,他们就抵达股东会的会场,这是祁浩榛为了怕在唐歆典前穿帮,特地另外找的会议场地。

    一进入会议室,唐歆典才发觉会议室内约莫只有六、七个人左右。

    诚如齐浩所说的,他们都已年过半百,个个看起来威严凝肃。

    “谢谢各位的配合,愿意把股东会移至这里召开,造成诸位的不便,敝人甚感歉疚。

    首先是各位最关注的持股问题,孙先生希望我能再释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让公司获取包大的利益,但是我认为目前公司有充足的资金,实在没必要出售我手中的持股…

    况且,最近我被医师诊断有精神耗弱的倾向,实在不适合作出任何决策。”

    语毕,在座所有人一片哗然。

    他们的表情让歆典满意的抿抿唇,看来她的计谋成功一半了,现在轮到她上场啰!

    她堆起一脸甜美的笑容,不卑不亢的对他们说道:

    “这一点可以用我的专业来担保,目前精神方面的问题深深困扰着总裁,也请各位股东们等候他身体好转,再来商议这些事。”

    她的话让在座的股东们松了口气,但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神采奕奕,始终不发一言的男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明明答应今天会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怎么又出尔反尔?敢情你从头到尾把我耍着玩?”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强迫一个精神耗弱的人作决定,就算他作出任何重大决策,也并非出自他的意愿。”唐歆典振振有辞的为他说话。

    “真的是这个样子吗?”孙靳彬冷笑几声“不是咱们总裁想出来要唬弄我的伎俩吗?怪了!怎么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总裁有精神耗弱的症状?”

    “孙叔叔,方才我的主治医师所说的话,您应该都听得很清楚了。”祁浩榛的眼底闪烁着狡狯的光芒,仿佛在宣告着他的胜利。

    “我现在精神状况不是很好,所以股东会另外择期再开,不好意思,让大家白跑这么一趟。”

    “没关系没关系,你的身体要紧,股东会啥时开都可以!”一个股东走上前拍拍祁浩榛的肩膀,他也乐得看到孙靳彬吃闷亏的模样。

    “孙叔叔,那么我先走了,我还得去医院复诊,您也多保重自己的身子。”话甫落,祁浩榛便带着唐歆典离去。

    孙靳彬双眼微眯,紧盯着唐歆典的背影。

    他们以为这样就能够蒙骗过他吗?他非得好好查查这女医师的来历不可!把歆典迅速带离现场后,祁浩榛显得心事重重。

    “你还好吗?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唐歆典忧心忡忡的问道。

    “没什么,你晚餐想吃什么?”

    “我不饿,也不想吃什么东西,你的脸色很凝重,你在想什么?”

    祁浩榛看着她眸底那份全然的信任,心中顿时百感交集。

    他深>吸>一口气,决定把自己就是祁浩榛的事告诉她。

    “歆典,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或许你知道后会生气,无法谅解我,但除非你觉得爱情有阶级、有尊卑之分,否则你实在没有理由从我身边离开——当然,你也休想从我身边离开!”他霸道的揽住她的纤腰说道。

    歆典心里大概知道,他想要告诉她他最隐私的那一部分了。

    “爱情当然没有阶级尊卑之分,而且我也不在乎什么阶级尊卑。”她诚挚的告诉他。

    “齐浩,我知道你是想说你的事,但现在好像不是好时机,你的表情看起来很凝肃。这个周末,我们在家好好吃一顿饭,然后你再慢慢告诉我,好吗?”

    等到周末,他们也差不多都作好心理准备了,或许那个时候再说会比较好。

    祁浩榛点点头,将她紧紧的搂入怀中。

    他对歆典的愧疚越来越深,他不想再因为害怕失去她,而继续隐瞒她事实,该是让她知道的时候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