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一下班,唐歆典便要老李把她载往夏沐悠的公寓去。

    “天啊!我快疯掉!我真的受不了了!”一进门她就对着三位楼友大声叫嚷着。

    坐在一楼客厅的三位楼友一脸茫然,错愕的盯着她看。

    于是唐歆典把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全告诉三人。

    “就是这样,我才刚逃离徐敏纪的魔掌,现在又掉入另一个坑洞里,生活里突然多了几个不相干的人,有管家又有司机,虽然便利安全,但我一点也不喜欢。我过惯了独立自主的日子,这种被人盯得紧紧的感觉,真的快让我透不过气了。”

    “原来如此!你不说一声就搬走,害我一直乱想,是不是我们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你。”听歆典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夏沐悠轻吁一口气,这下子她放心多了。

    “歆典,你先别怪齐浩嘛!我虽然不认识他,但直觉告诉我,他并不是个坏人,他似乎真的很为你的安危着想。”银杏正色的对她说道。

    梅暗香朝她不怀好意的一笑“承认吧!你也对他很有好感,对不对?要不然你也不会在他提议后,就马上连夜摸黑搬进他家。”

    “说真的,你是不是也喜欢他?”夏沐悠也忍不住好奇起来。

    唐歆典粉脸低垂,嗫嚅地说道:“就像你们所说的那样,他始终都在为我着想,想让我远离所有的伤害,如果说我对他毫无感觉,是骗人的。”

    “那你就是对他‘很有感觉’吧?我这样解读应该没有错吧?”

    “沐悠,你的国文造诣实在很差!”梅暗香此话一出,几个人又笑成一气。

    “我算得很准吧!前阵子,我就算出你今年会红鸾星动。”本身是个命理师,擅长命理的沐悠眉飞色舞的说道。

    “对了,载你来这的那个司机呢?你就让他在外面一直等?”银杏突然想道。

    “我叫他先回去不用等我,难道我在这里待到凌晨,他也得等我到凌晨不用睡觉?”

    “老实说,那男人真的很注重你的安全,对于你的关心绝对不亚于我们,或许你在他那边真的会安全多了。”

    “你们到底是站在谁那边的?”唐歆典忍不住嗔道。

    “但话说回来,他还是那么神秘兮兮的吗?还让你摸不着他的底细?”梅暗香皱起眉将话题绕回来。

    唐歆典叹口气,无奈的点点头。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居然跟一个,我连他工作职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她们三人静默无声。

    许久,有人出声了。

    “歆典,要是他真心喜欢你,今天就算他没钱没势,我们也会觉得他是个好男人,但是,他这么神秘兮兮的就很可疑了。”沐悠首先出声。

    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帮歆典卜算,但她不愿在没有好友的同意下,帮她去臆测这段感情。

    “我几乎也要同意沐悠的看法了,说不定他真的是个已婚男人,但又很想追求你,所以才会一再掩饰自己的身份。”银杏也附和道。

    室内倏然陷入一片窒人的寂静中,这个问题变成大家心里唯一的答案。

    “歆典,如果答案真是这样,你打算怎么办?”梅暗香迟疑许久,终于问道。

    歆典低下头,沉默不语。

    过了半晌,歆典才抬起头——

    “如果他愿意对我坦白一切的话,那么我想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她眼里闪着坚定的神采说道。

    她想通了,这个男人确实是在意她的,否则也不会这么用心的保护她。她想,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如果她真的决定爱他的话,那她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歆典!”她们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叫她的名字。

    “你们是不是想骂我?”

    闻言,她们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冲上前去拥抱她。

    “你这个傻女孩,我们怎么可能责备你呢?我们只不过是有点震惊而已,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了。”

    “是啊,来来来,大家喝一杯好了。”银杏打开冰箱,拿出冰啤酒。

    为了舒缓紧绷的情绪,她们开了几瓶啤酒,你一言我一语的笑闹起来,气氛再度活络起来。

    今夜是一个温馨的夜晚。凌晨一点,歆典结束和楼友们的姐妹聚会,兴高采烈的回到豪宅中。

    她哼着轻快的调子进到客厅,就见到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正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

    歆典认出他就是这幢豪宅的主人后,轻吁出一口气。

    “原来是你,大厅这么暗怎不开灯?你害我吓了一跳。”她略带抱怨的说道。

    祁浩榛慢慢的转过了身子。

    “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祁浩榛脸色阴鸷的沉声问道。

    “什么错误?”歆典故意装傻。

    “今晚为什么没让老李开车送你回来?”

    “是我要他先回来的,我想要亲口告诉我的楼友们,我搬出来的事。”

    “你可以用别的时间回去找她们,或让老李在楼下等你也可以。”他的眉头皱得好紧,打从今晚他看到她没有回来后,情绪就一刻也不曾放松过。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她是故意赌气跟他挑衅,还是真的不知道他有多么担忧她的处境?

    这几个小时,他的脑中闪过千百种不祥的想法,一度还紧张的以为她又被徐敏纪给缠上…

    “我不想麻烦老李,他有年纪了,晚上的时间应该让他早点歇息才对。”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换个年轻一点的司机给你,这样子你就没有理由再拒绝。”

    “齐浩,你对我的保护,我无法适应,在这之前我过的是随心所欲的生活。”她觉得自己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祁浩榛叹口气“你再这样常跑回老公寓去,徐敏纪迟早会掌握住你的行踪。”

    “你怎么能确定?”像是故意和他赌气般的,她像个小女孩似的提高嗓门。

    “你非得一再质疑我说的话吗?”从来没有女人敢对他用这种态度说话,他觉得自己简直快被这个小女人给逼疯了!

    “你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只有我而已!”他几乎是用吼的说出这句话。

    话一说完,整个室内陷入一片窘迫的气氛中。

    半晌,她抬起头,幽怨的开口: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你?”泪意在她眼底开始盘旋。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祁浩榛觉得不悦。

    “比起徐敏纪,你让我更觉得陌生,起码我还知道他的身家背景、成长过程,还有他的心理状态…但是对于你,我却连这些基本认识都没有。

    虽然我们才认识三个月,但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我竟连你的身家背景、你的职业都不知道…”

    她说的话让他一愣。她说的没有错,比起徐敏纪那个偏执狂,他对她来说似乎更加陌生。

    但——要怎么告诉她实情?告诉她,他根本就是她的顶头上司,整个康宁医院都是他的?她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

    不行,在还没确定她的感情前,他不能冒险。

    该死!他祁浩榛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即使在他知道孙靳彬想做掉他一劳永逸时,他也不曾感到惊惶。

    “歆典,我希望我们能保持这种关系,即使我真的有些事情隐瞒你,但等到时机成熟的那天,我会给你一个清楚的交代。”

    闻言,泪水不争气的从她眼角潸然落下。

    “为什么?你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疾?还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过往?我是个心理医师,我什么事情都可以体谅。”

    “我说过时机一到,自然就会告诉你,所有的事也都会有个合理的解释。”

    祁浩榛深>吸>口气“歆典,现在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接受我的保护,我希望你能安全,就这样而已,你懂吗?”

    “你要我如何相信你?也许你是想维持你的隐私,所以你坚持要戴上神秘的面具,但这样让我很不安。”

    "mailto:xs8page">xs8page

    “歆典,为什么你老是在乎这个问题?”祁浩榛的浓眉皱得紧紧的“我是发自真心想要帮助你,如果你确定我对你没有任何不良企图的话,为什么不停止在这个问题上打转呢?”

    “因为我在乎你、喜欢你,我厌倦了总是得不断猜测你,我想知道你最真实的那一面!”话一出口,她震惊的捂住了口。

    天啊!她竟然在一时激动下,把她的感受、她心里的话统统都说出来了。

    泪水不断的涌出,她觉得自己像个大白痴、大傻瓜,竟然对一个神秘的男人动了心,更惨的是,她还因为一时的口直心快,对他说出自己内心的感受…

    她转过身子,懊恼的往卧室走去。

    坐在客厅沙发里的祁浩榛也好不到哪去。

    耳畔回荡的是她的哀怨指责,她说的没错,他一心只想介入她的生活,却没有考虑过她的。

    祁浩榛站起身走进她的卧室。无论如何他都欠她一个道歉。

    看着她,他沉声道:“歆典,我真的很抱歉,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告诉你一切关于我的事的。”

    “在这之前呢?你仍要和我过着打哑谜的日子?”眨眨湿润的双眸,她>吸>>吸>鼻子“也好,只要我能够停止在乎你,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与我又有何干?”

    这个小女人,要是知道他就是她的顶头上司时,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祁浩榛轻轻搂住她的肩头,在她的耳畔说了一句话:

    “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最美丽、最优雅、最有教养的女人,即使你在生气发飙、梨花带泪的模样,都教我感到心动和不舍。”

    她愣愣的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

    “歆典,对于你我不是毫无感觉的。如果我真对你毫无感觉的话,我不会硬要把你带进这里暂居,我重视隐私胜于一切,而这个宅邸就是我的隐私之一。”

    听到这里,她的心也跟着软化下来。没想到只要他几句话,就可以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祁浩榛望着她清亮的双眸,莫名的情愫又在他的胸口骚动起来…

    两人就这样对望着,不发一语。

    过了半晌,唐歆典眨眨泪眸,作了个十分重大的决定。

    “齐浩,我知道在乎一个人时,也得给他适当的自由和空间,但我给你的空间太多,已经超越我的负荷了。

    但是,我宁可相信你真的有什么苦衷,所以才会绝口不提自己的私事。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愿意全心全意的信任你,把自己的真心放到你的手上。”

    她的眼底是一片坚定,祁浩榛的心头暖烘烘的,一股炽烈的情愫正在他胸口澎湃激昂。

    从来没有任何女人,愿意为他奉献出这么纯洁无私的情感。

    “谢谢你的宽容。”他将她的身子拥得紧紧的,仿佛这一生一世绝不让她从怀抱中离开。

    俯下头,他的鼻息逐渐游移到她的颈项间,她的芳香气息像一种催情气味,让他为之迷醉。

    “歆典…你刚刚说你在乎我、喜欢我是真的吗?”他亲昵的抚着她的红唇。

    “我…”她的脸蓦地火红一片,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祁浩榛眼底盈满柔情和怜惜,他的吻温柔的落在她的唇上,缱绻缠绵…

    一阵激情过后,祁浩榛把她紧紧的拥入怀里,他嗅闻着她的发香和她独特的女性气味。

    “你后悔了吗?”看着怀中的她久久不发一语,他有些着急的问道。

    过了半晌,她才悠悠地抬起头来,脸庞上是未干的泪意。

    “没有,只是从我青涩的少女时期开始,我就不断在心中揣测,到底哪一天,是什么样的男人会和我来完成这一件事,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那么,你对这个男人可否满意?”他低下头吮干她脸上的泪水。

    她娇羞的点点头。

    片刻,她抬起头看着他“我有个问题很重要,除此之外,我不再追问别的了。”

    “你问。”他的双眸紧盯着她的脸庞。

    “你——你是不是已经结过婚有太太了,所以才会这么神秘兮兮?”

    这个问题在她心底已经回荡许久了吧?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想必她的内心一定也经过一番挣扎。

    拂开她微湿的秀发,心底掠过一抹悸动,他为这个小女人感到心疼。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重要吗?”他将她的柔荑举到唇畔,一根根的亲吻着她的手指“如果我说我有呢?那么你是不是就打算要离开这里?再也不想见到我?”

    她摇摇首,认真地说:“即使你有老婆也没关系,我都想过了,就算没有名分的跟着你也没关系,只是请你不要欺骗我,我不想当最后知道的那个人。”

    祁浩榛看着她认真坚定的表情,知道她是认真的,他整颗心都处于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动中。

    他知道唐歆典是个私生活十分严谨的女人,但她竟然可以为了他,而不顾这一切。

    “好,我告诉你。”他在她的额上印上一吻“我不但没有老婆,就连一次婚姻纪录也没有,这样你清楚了?”

    闻言,她的唇畔漾起一抹欣喜的笑意,她将头深深埋入他的胸膛里,再也不多说一句话。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