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回到了公寓后,祁浩榛率先下车,他先在四周巡视了一遍,确定徐敏纪没有在附近,才准许她下车。

    “可以下车了,四周都没有人,徐敏纪应该真的离开了。”祁浩榛在车窗外对她说道。

    歆典走至公寓门口拿出钥匙时,才发现她的手竟微微颤抖。

    “让我来。”看得出她的心情仍处于害怕之中,祁浩榛体贴的拿过她手中的钥匙,开启公寓大门。

    进到公寓,里头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二楼的楼梯口,留有一盏微弱的灯火。

    唐歆典住在二楼,他们便走上楼去。

    她的公寓看来整洁宜人,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简单,可见当初她真的是在蛮仓促的情况下搬进来的。

    “你确定这栋公寓真的有住人?”祁浩榛打趣的问道。

    “她们恰巧都不在家,暗香不知道从哪弄来好几张温泉度假券,这个周末她们就浩浩荡荡的出发往谷关去了。”

    “为什么你没有跟着她们一起去?”

    “因为我得轮班。”

    说完,她看着客厅里那组她相当喜爱的桧木家具,那套家具可是她花了近一个月的薪水,左思索右考虑很久后,才决定买下它的。

    “这些家具…”唐歆典迟疑的指着家具,好想也一起搬走它们喔!

    “那些家具全都摆在这里,你只要收拾你自己要用的东西就好。”

    也对!都要搬进他家了,这些家具好像也不重要了。

    换上拖鞋,走进八坪大的房间,望着满室的书籍和杂物,她不知该从哪里开始整理下手。

    就从整理书籍和她的相本开始吧!

    她在书架前蹲下身子,从底层的书籍开始整理,祁浩榛也跟着她蹲了下来,在她的耳畔轻轻对她说道:

    “我来帮你整理。”

    他的热气呵在她的耳际和颈项,让她的背脊窜过一阵酥麻的感觉,他就蹲在她的身侧,原本就窄小的藏书隔间在塞入他们两个人后,更显得空间狭窄。

    胸膛里的心脏正剧烈跳动,这个男人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像座威力强大的发电厂,让人无法忽视他的魅力。

    “好热!你不觉得热吗?”

    祁浩榛皱着眉头微微喘息,发现自己已热得满头大汗。他站起身来,索性将身上的西装外套和白色衬衫脱下,只余一件汗衫在身上。

    歆典见状,立刻打开摆在墙角的电风扇,再打开阳台的落地窗,室内的热气顿时驱散不少。

    “这样子好多了,谢谢你。”他伸出手,频频挥拭着额上的汗水。

    她红着脸不敢正视他,但从眼角的余光里,仍可以看到他精壮结实的男性身躯。

    待他转过身去时,她偷睨他的身影,发现他的背部肌肉相当结实,从侧面望过去,汗衫贴在他平坦的小肮上,隐约可以看到隆起的腹肌,就连臀部的曲线,也完美得像是上帝的精心雕塑。

    他拿来几个预备好的纸箱,将她整理好堆积在旁的书籍装入箱内。

    “再多拿几本书来,这个纸箱很大——”祁浩榛霍然转身,好死不死的逮住了她那近乎偷窥的视线。

    歆典连忙将视线收回,像个被人逮到做坏事的现行犯般仓皇失措。

    “嘿!你在偷看我,对不对?”他的表情像是逮到一只偷腥中的猫儿。

    “我…我没有…我在搬家,谁在看你来着?”她作贼心虚的低下头,不敢正视着他。

    “真的吗?那么是我眼花看错啰?”他放下手中的纸箱,迈开步子来到她的眼前。

    他举起双手抵住她身后的书架,把她围困在书架和他的胸膛之间。

    唐歆典的脸火热得像一个沸腾的锅炉,只差没有发出呜呜作响的汽笛声。

    “告诉我,你在偷看什么?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让你看。”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但语气中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危险。

    他那大胆露骨的话语,令她羞赧得简直想要当场尖叫!

    “我…我没有,你一定是看错了,因为天气太热了…”她硬着头皮这么说,虽然她也搞不懂天气热和看错有什么关系?

    “这是什么?”祁浩榛的注意力,突然被摆在书架最上层的几本册子给>吸>引,他伸手往上探,马上就轻松的将那几本册子给拿在手中。

    那…那几本册子是她从小到大的毕业纪念册!

    “这是你的毕业纪念册。”他朝她咧嘴一笑,像发现什么宝藏似的。

    “还我啦!还我——”她拼命的往上跳,想要抢回他手中的毕业纪念册。

    “不行不行!被我拿到就是我的,而且我也想看看你年少青涩的模样。”对她露出贼兮兮的笑容后,他开始翻阅着毕业纪念册。

    “喂!你还我!我才不想让你看!”

    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少女时期的模样,那时的她看起来营养不良,剪着一头男性化的短发,戴着深度眼镜,嘴里的牙套更是毫无美感可言,孤僻和自卑都写在脸上。

    祁浩榛像个顽皮的大男孩,高举着她的毕业纪念册在房间里跑着,发出砰砰的跑步声响,还好楼友们都不在,否则早就被她们上门抗议了。

    怎奈他手长脚长的,她怎么追就是拿不到,追逐了好一阵子,她累得坐在藤椅上喘气歇息,倒是祁浩榛,已经悠哉坐在她的床上翻阅毕业纪念册。

    “我找到你了,你少女时期长得很可爱,但看起来有些不好相处。”他看得津津有味,接着又换上高中毕业纪念册,翻开后有些诧异地说:

    “你高中时把头发剪这么短?简直快和小男生差不多了——”

    “还我!”她飞扑到床上,眼看就可以抢到她的毕业纪念册。

    祁浩榛欠身闪过她的攻击,她瘫在床铺上喘息,不死心的仰起身子想再偷袭他,但他一个轻松的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

    “你拿不到了。”露出狡狯的一笑,他继续看着手上的毕业纪念册,一点都没有要从她身上离开的意思。

    “你——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你快起来…”

    然,她的抗议某人显然没有听进耳里,因为他还是文风不动。

    该死!他的胸膛是什么做成的?铜墙铁壁吗?

    “嗯,虽然你高中的时候,看起来有点男性化、有点乖戾,但上了大学后可好多了,蓄了长发、戴了隐形眼镜、卸除掉牙套后,你的样子看起来温婉而美丽。”

    总算是评论完毕,祁浩榛神态潇洒的将三本毕业纪念册往床下一摆。

    “看完了?”歆典秀眉一挑“可以让我起来了没?”

    “你说呢?”他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脸上,头一次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接近,如此亲密…

    “什么你说我说的?我要起来——”说着,她的粉拳忿忿地捶打着他结实的背部。

    孰料,祁浩榛一把钳制住她的双手,将它们高举至头上,教她动弹不得。

    “你的双眼很美丽,还好你没有再戴上眼镜,否则它们只能被隐藏在镜片后面,那就可惜了。”他专注的看着她的双眸,眼中充满赞叹与欣赏。

    “呃——你不能先让我起来吗?等我起来你再说话——”突然,她尴尬得想要一头撞墙昏死算了,因为她感觉到他的某部分正抵着她…

    老天!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我不能让你起来。”他露出恶魔般邪恶的笑容“因为刚才你在我身下挣扎时,很不幸地,我有了反应。”

    轰!他的话像一枚原子弹般,炸出她的困窘尴尬,她别开脸不敢正视他,胸膛里似擂鼓般的心跳声,似乎也都清晰可闻。

    “放开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歆典又羞又窘地说。

    “听不懂没关系,只要配合我就可以了。”

    “做什么,我——”

    不待她说完,祁浩榛便俯下头吮住她的唇。

    她的思考和语言能力瞬间全都消失了,全身软绵绵的,似乎气力都被这个吻给抽离了。

    他以着缓慢诱人的速度,用舌尖撬开她轻颤的唇瓣,品尝着她的舌尖,她的味道尝起来十分甜美,让他忍不住一再的逗弄着她。

    他时而深吻、时而浅啄,同时也发现她的反应是生涩的,但她羞涩的反应,却更让他激起一股想要她的冲动…

    他炙热的体温透过衬衫,传递至她的肌肤,她的全身也跟着发烫——

    慢慢的,她的身体开始放松,接着不由自主的回吻着他,一股酥麻的快感在全身流窜——

    当祁浩榛结束这个吻时,她已经气喘吁吁、晕头转向了。

    她睁大杏眼怔怔的瞪着他,接着她从喉间发出一声挫败的低吼。喔!老天!她让他吻了她!包不可思议的是,她也回吻了他!

    “这声低吼代表什么?是对我吻技的赞叹,或是觉得被侵犯而发出的怒吼?”他离开她,让她起身,定定的望着她,问得很认真。

    歆典回望着他的双眸,他的双眸晶亮如星,唇畔还有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她在他的眸底看到渴望,还有一份怜爱与疼惜…

    握紧了双拳,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无法厘清自己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但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压根儿不讨厌他的吻。

    或者,她根本就是有一点喜欢他,所以她才会放任他这样肆无忌惮的亲吻她?

    “你先来帮我把这些书整理打包,好吗?”叹了口气,她从床上站起身,重新回到书柜前面,企图掩饰心底的波涛汹涌。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

    “你太霸道了,我有不表达想法的权利。”咬咬唇,她背对着他坚定的说道。

    她不敢转身,齐浩是个犀利敏锐的男人,她害怕她一转身,就会被他看穿她的意乱情迷,还有她的迷惘无助…

    她听见他起身步至她的身后,她的心忐忑不安,不由自主的揣测着他想做什么;然而,教她惊讶的是,他竟用非常轻柔的力道,从背后环抱住她的身子。

    “如果我吓到你,那么我很抱歉。”他轻声的在她的耳际诉说歉意。

    他在跟她道歉…歆典怔忡的看着他的双臂环在她的腰间,心底突地涌起一阵撼动。

    这双手总是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刻,适时的给予她援助和温暖…在威尼斯时,在她差点被暴动的人群踩扁的那一剎那,是这双手救了她,昨夜也是这只手,把她带离对徐敏纪的害怕恐惧…

    她转过身,迎视上他的双眸,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沉默了一会儿,她说道:“我只是想厘清我们的关系。”

    “你在思索那一吻所代表的意义?”

    “我不想改变我们的关系。”她又将身子转过去,不想让他看见她眼底的踌躇和失落。

    “那很好,因为我也不想改变。”祁浩榛也答得利落干脆。

    祁浩榛故意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他能明白唐歆典心底那份不确定的茫然感,要她在短时间接受一个还算陌生的男人,的确是件困难的事。

    若不是昨晚徐敏纪威胁到她的安全,以她独立自主的个性,绝不会在发展出稳定的关系前,就和男人同住一个屋檐下。

    唐歆典是个可爱的、固执的、倔强的小女人,而她终究会是属于他的!

    思及此,祁浩榛环抱在她腰际的双臂,不由得加重了力道。翌日清晨,唐歆典在阵阵的咖啡香中幽幽醒来。

    起初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当另一阵炒蛋香味传来时,她的嗅觉告诉她,这不是梦。

    她这才想起,昨夜祁浩榛花了一整夜的时间,帮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这幢豪宅里了。

    由于她也忙到快天亮才睡着,所以起身时还浑身酸痛,昨夜搬家的辛劳似乎还残留在身上。

    走下楼,唐歆典赫然发现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早餐。

    “唐小姐,你好,肚子应该饿了吧?先坐下来吃早餐,如果有特别想吃什么的话,请尽管吩咐我。”一个五十来岁的欧吧桑出现在她的面前。

    “请问你是…”

    “我姓陈,先生要我来打理你的三餐,他还要我交代你记得吃过早餐再去上班,下班时就直接回家,不要再去任何地方闲晃。”

    听完陈嫂的述说之后,唐歆典心中蓦然有股怒气升起。

    她明白齐浩想保护她的这份用心,但他这样似乎是在监管她!

    歆典吃完眼前的火腿蛋,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询问陈嫂:

    “陈嫂,你知道这附近的公车站在哪里吗?搭几号车能到康宁医院?”

    陈嫂必恭必敬的回答她:“先生有请司机专门负责接送你上下班,以后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只要跟他说一声就好了,他现在人已经在楼下等你了。”

    这下可好了!才一个日夜的更迭,她就让自己搬进一个豪华囚笼里面了。

    吃过早餐,唐歆典拎起包包,搭电梯下楼,果然看到一个中年人在等着她。

    “唐小姐是吧?我是你的私人司机老李,今天开始,不论唐小姐要去哪里,只要跟我吩咐一声即可。”

    “谢谢你,老李,我想要到我上班的康宁医院去。”

    “好的,唐小姐请上车。”

    坐上黑色轿车后,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感觉很怪异,毕竟她向来独立自主惯了,从没有尝试过这种近似豪门贵妇的生活方式。

    看来,她得和齐浩谈一谈。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