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台湾台北康宁医院

    今天是康宁医院的落成典礼,落成典礼现场涌入各方宾客,其中不乏许多达官显要,而若要说在场谁最受瞩目,那莫过于是这家医院的投资兴建者——祁氏父子。

    当祁仲闻携着他的妻子抵达会场时,现场立刻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但教众人最为期盼的祁浩榛,并没有随同到现场。

    祁浩榛向来行事低调,做事风格更是特立独行,从来不理会媒体和外界对他的看法和评判,正因为如此,外界对他更加好奇,关于祁浩榛的传闻,也就在媒体的捕风捉影中,一再的被渲染。

    典礼进行到一半,轮到祁仲闻上台致词,在场人士的注意力瞬间都移转到他身上。

    任谁也不知道,二楼的监控室里,有个男人正静默的看着这一切。

    祁浩榛一瞬也不瞬的紧盯着监视屏幕,表情深沉而凝肃。

    “看到什么了?表情那么难看?”站在他身旁的俞皓群,不禁好奇的询问道。

    祁浩榛的情感向来沉稳内敛,他相信他就算是看到鬼,表情也都比现在好看。

    “没什么,看到碍眼的人而已,孙靳彬也来了。”他淡淡的回应。

    “那只老狐狸脸皮可厚得很,就算你们没有邀请他,他也会自动到场,更何况他还是你父亲的好朋友。”俞皓群从鼻孔里冷哼两声。

    “最近老狐狸的状况如何?”

    这几个月来,祁浩榛为了确实掌握孙靳彬的行动,便吩咐俞皓群派了几个人卧底在他的身边,随时回报他的行踪。

    “据我派在他身边卧底的人员回报,老狐狸最近的动作愈来愈多了。”

    “这只该死的老狐狸,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其实他的野心早已昭然若揭。”祁浩榛脸色阴鸷的说道。

    “我以为他不断在市面上收购公司的股票,只是想入主股东会,没想到他的野心根本不仅止于此。”提及孙靳彬的野心,俞皓群不由得咒骂了好几声。

    “他的野心只有一个——并吞掉广浩集团。”祁浩榛继续说道:“他从年轻就跟在我父亲身边,我父亲待他不薄,除了让他成为公司股东外,又出资让他成立自己的公司,没想到他活得愈老,愈不懂得乐天知命这个道理。”

    “要不是你找人盯着他,随时搜集他的犯罪证据的话,以他在社会上的威望和地位,教人很难相信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没错,而且我还是他的下一个目标。”祁浩榛平静地说道,脸上读不出一丝的情绪。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暗中观察他,以静制动,现在也该轮到你主动出击了。”

    祁浩榛点点头“我也想逼他提早露出狐狸尾吧,这样子我父亲才会看清楚他的为人。”

    “不知道在这段期间内,孙靳彬会不会对你有所行动?”俞皓群忧心忡忡的说道。

    祁浩榛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不想见到他遭受任何不测,孙靳彬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得要随时提防才行。

    “应该会吧!他急着入主股东会,更急着要并吞广浩集团,他一定会想办法先解决我,再朝我父亲下手。”祁浩榛露出不以为意的笑容。

    “浩榛,你目前的处境很危险,很有可能为自己引来一场杀机。”看到他这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他担心祁浩榛会太过轻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俞皓群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说不动祁浩榛,他是个意志坚定的男人,很难有人可以动摇他的决定。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对孙靳彬展开反击?”

    “在三个月后的股东会上,我会让他清楚知道,我绝不会拱手让出广浩集团。”祁浩榛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看哪,孙靳彬会后悔自己曾经惹毛过你。”

    看着他那一副非把孙靳彬除之而后快的坚定神情,俞皓群感触万千的摇摇首。

    “这次去意大利考察评估后的结果如何?意大利那边的建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意大利冬季多雨,很多天然建材无法进入原始地采掘,现在天气快要进入春夏了,意大利方面也会多聘一群师傅和工人,随时留驻在开采地准备进去开采。

    下个月开始,艺术建材的供货就可以恢复正常,这次的意大利之行,让我更清楚该在秋冬季节,做好更严密的存货控管。”

    国外艺术建材的引进和拓展,也是广浩集团旗下的业务之一,这个事业构想一开始就是由祁浩榛提出来的,刚开始祁仲闻非常反对,他认为艺术建材只能取得小众的市场。

    没想到祁浩榛引入后,这种顶级的欧洲艺术建材,在国内的观光服务业界和上流社会里造成一股旋风,饭店业者、旅游业者乃至富商们,均纷纷大量采购,显示出为了追求更舒适的生活质量,而愿意花大钱的人大有人在。

    “不会吧?你连到意大利,也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俞皓群诧异的瞪视着他。

    “要不然呢?你以为我是去那观光旅游的?”

    “连艳遇都没有吗?还是你根本不想说出来分享?”俞皓群故意消遣他,以祁浩榛无远弗届的男性魅力,没有艳遇打死他都不信!

    俞皓群的话让他想起了“她”那个站在威尼斯河畔对着他笑的女孩。

    祁浩榛摇摇头,试着把唐歆典的倩影摇出脑海。

    他的视线重新回到屏幕上,眼光不意瞥到一旁另一台监视器的画面,那部监视器拍摄的是空中花园的全景。

    突然,一个粉蓝色的身影跃入那屏幕的中央,跑进花园的是个女孩子。

    她应该是医院里的员工吧?她是受不了他父亲冗长的演说,才会逃到空中花园去喘口气的吗?

    当那个女子转过身子面对镜头时,他的心跳倏然加快起来!

    她穿着一套粉蓝色的套装,看起来亮丽动人,整个人呈现出一股纯净优雅的气质。

    她的容颜依然甜美可人,正神情轻松愉悦的欣赏着花园里的各式花卉。

    怎么会是她?怎么有可能是她?不敢置信、错愕万分的感受滑过他的心间,之后是一种全身都为之振奋的感觉。

    祁浩榛当场不假思索的站起身,毫不理会俞皓群在他身后的叫喊。医院附设的空中花园里,有着各式各样热带地区的花卉。

    为了应付台湾操湿的气候,花园里还装置了控温的设备,所有一进到花园的人,都会感受到春夏气候般的室温。

    唐歆典是趁着大家都到会议厅内,聆听演说时跑出来的,她本来是想要多了解未来工作的环境,怎知逛着逛着就逛到这里来了。

    空中花园设计典雅,是个令人心旷神怡的休憩场所。

    走着走着,歆典竟看到几株亭亭玉立的粉红色荷花,但荷花不都是生长在水池中的吗?她不禁皱着眉头,好奇的弯下身端倪着它们。

    “那种花叫姜荷花,是热带姜科球根花卉的一种,从泰国空运来台后,还得把球根保存在十度c左右的温度中两个月,才能栽培成你现在看到的美丽花朵。”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性嗓音从门口响起。

    她转过头去,视线在触及到祁浩榛后,久久无法言语。

    “齐…齐浩?”她像是受到很大的冲击似的。

    “看来你没有忘记我。”祁浩榛终于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她点点头“意大利威尼斯,你是齐浩,我记得。”

    一抹愉悦的情绪在她的心头漾开,她以为从威尼斯回来之后,他们之间注定失联…

    “你回到台湾多久了?”她问道。

    “还不到两个星期,你上飞机后的十个小时,我也跟着回来了。”他的语调淡淡的,刻意忽略那个下午的劳苦奔波。

    “你怎知道我何时上飞机?”她的回程时间决定的很仓促,应该没有任何人知道才对。

    “隔天下午,我曾跑到你下榻的饭店去找你,但柜台人员告诉我你已经上飞机了。”

    “你找我有事?”

    “那天送你回饭店之后,我想了一整夜,我发现我没有你的联络方式。”

    “你想再和我联络?”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惊奇。

    “你的表情好像很不愿意?”祁浩榛笑着追问。

    “现在你知道我在这家医院精神科有门诊了。”她指了指胸口的识别证。

    “你是在暗示我以后可以常来找你?”祁浩榛打趣的说道。看着她清丽出尘的脸庞,他的心底闪过一股莫名的悸动。

    “我不希望你常来找我。”歆典笑脸灿烂,打趣的说道:“我是个心理医师,通常来找我的,都是心里苦闷的人,如果你想来找我问诊,我也不反对。”

    “以后我们会常见面的,而且是在医院以外的场所。”他凝望着她,像在宣誓什么似的。

    这是客套话吗?还是有什么弦外之音呢?

    虽然这已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但对她而言,齐浩还算是半个陌生人。

    她不喜欢这种不确定的感觉,却又忍不住想和他多相处一分一秒…

    “你怎能这么肯定?”歆典笑问道。

    “从意大利到台湾,我们绕了地球一大圈,一样可以碰得到,难道你不认为我们之间充满无限可能?”祁浩榛故意语意不明、暧昧的说道。

    “那很难说,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可多着了,绝对不只我们这一桩。”她故意轻松的响应他,不愿意把他的回答添加进任何想象。

    她发觉,在方才乍见他的那一刻,喜悦的花朵似乎开满了她的胸臆,整颗心好像也因与他的重逢而跃动起来。而这,是令她感到不安的。

    “不过还是很高兴,可以在这里见到你。”她故作镇定地说。

    “我也是。”他沙哑地回应。

    “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也来参加开幕典礼?”

    “当然,因为我就是这里的老板。”祁浩榛故意以戏谑的口吻,试探的说道。

    “你是说你就是祁浩榛?”歆典故意瞪大双眼,佯装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哈哈!你要开玩笑前也得先做点功课,祁浩榛今天根本就没来。”

    “他今天没出现在开幕典礼上,不代表他就不能出现在别的地方。”他继续追问:“如果我真的是,你会怎么样?”

    虽然歆典当他是在开玩笑,但她还是很慎重的思索了一下,然后认真的回答他:“如果你真的就是我们的大老板,那么我以后一定会避你避得远远的,我们之间一定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为什么?”他的心脏微微一揪,胸口也闷闷的。

    “我不想让人误会我是个趋炎附势的女人,我很珍惜现在这个工作,而且——”

    她不以为然的继续评论道:

    “听说他在女人圈的风评并不好,他习惯满足女性在物质上的欲望,然后就认为谁也不欠谁的一拍两散,殊不知自己的行为造成多少女性心中的创伤,这种沙猪型的男人实在可恶!

    我说到这里,你还会想成为祁浩榛吗?”

    祁浩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没想到自己在她心目中,竟是这般声名狼藉啊!

    “我要回大厅去了,那里等下有鸡尾酒会,你要一起来参加吗?”歆典对他发出邀约。

    “我还想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他礼貌性的回绝她。

    “喔!”一抹无法掩饰的失望袭上她的心头,在要离开威尼斯的前一晚时,这种感觉也曾经浮现过…

    唐歆典默默地转身,离开了空中花园。

    “她长得很美,毫不俗艳,她是谁?”

    俞皓群赶至花园时,正巧与她擦身而过,只能望着她的背影空叹息。

    “我在意大利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会在这里又遇到她。”

    “这难道不算是在意大利的艳遇?”俞皓群故意糗他。

    “我怎么闻到八卦的气息?工作守则第一条——永远不要想探究上司的隐私!”祁浩榛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

    “我怎么感觉这个女孩对你而言,好像很特别?”俞皓群仍不死心,打算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

    除了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之外,他们不但是好哥儿们,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对外界的人而言,或许祁浩榛的感情世界是扑朔迷离的,但只有俞皓群知道,祁浩榛很明白什么样的女人该尊重、该疼惜,什么样的女人玩得起、好打发。

    “她的确是个很特别的女孩。”祁浩榛脑海里一再浮现的是,那夜在威尼斯河畔,她的每一个表情、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你是真心想要追求她吗?”

    “我有必要回答你这问题吗?”

    “如果你想追求她,那我百分之百赞成,以前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女人,和她相较之下,简直是天差地别。”

    “女人不就是那个样?你怎能确定她比较优质?”看见俞皓群的表情流露出对歆典的欣赏和好感,他的心底流过一股不悦,仿佛是自己珍藏许久的东西,正在被人估价一样。

    “从她的气质来评断,她应该受过良好的教育,不像那种脑袋空空的木头美人。”

    “木头美人型的女人我已经怕了,我正想着,是否该跟罗莉莹结束了,我快受不了了。”祁浩榛一脸的懊恼。罗莉莹是最近窜起的影视红星,也是祁浩榛的现任情妇。

    “我还以为你对罗莉莹的矫揉造作,迟钝得没有任何感觉呢!”俞皓群忍不住嘲弄他后,又继续道:“难得你们在这里又见到面,怎么不多留她一会儿?是她急着想从你身边逃开?”

    “她要回大厅参加鸡尾酒会,我跟着她一起去的话,肯定会有人认出我。”祁浩榛没好气的提醒他。

    “你是说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俞皓群愕然。

    “我本来也想让她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但她是办公室恋情的排斥者,而且——”一想到她方才批评自己的话语,祁浩榛非但不觉得生气,还觉得她很可爱逗趣。

    “而且什么?”

    “而且她刚刚还批评了一些祁浩榛的缺点,从她口中说出的祁浩榛,的确是很有自省的必要。”他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哈哈!她真的很带种!她是你的员工?”俞皓群笑到浑身无力,这下子事情可好玩了!

    “下星期一开始,她会在我们医院里面的门诊正式看诊,你想看美女的话可以随时来挂她的门诊。”

    “她在哪一科门诊?”

    “她在精神科做心理门诊。”

    “喂喂!我可是正常人,心理一点毛病都没有。”俞皓群连忙摇摇头。

    “很难说喔,现代人的心理层面十分复杂,有时候自己有病都不知道。”祁浩榛故意影射他心理不正常。

    “哇!你这么咒我,是吧不得我去看心理医生?”

    “我可没这么说。”祁浩榛强忍笑意。

    “言归正传,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告诉她,你就是康宁医院的大老板?”

    “我说了,她不相信。要是她知道我真的就是她的老板,她今后一定会跟我保持距离。”

    “你想一直隐瞒下去?能瞒多久?”

    “总有一天我会让她知道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你不怕哪天她知道真相时,她会…”

    “我会得到她的谅解。我喜欢她慧黠可爱的那一面,我不想她知道我就是她的顶头上司后,就变得唯唯诺诺或和我保持距离。”

    这倒有趣!这可是祁浩榛头一次对女人这么患得患失的。

    俞皓群诧异的望着他,看来他和那个女心理医生之间,有一段漫长的感情战准备要开打了呢!一进到玄关,唐歆典发现一楼的客厅,一反往常的灯火通明。

    原来是她那三个楼友正齐聚一堂,桌上摆着一些美味可口的菜肴,笑语声回荡在静谧的夜里。

    “这么晚了,你们都还没睡啊?”唐歆典看一眼桌上的菜肴“哇!这么晚了还吃消夜,你们今天心情这么好?”

    “不是心情特别好,只是今晚碰巧大家都在,就想好好聚一聚。”率先开口说话的人是梅暗香。

    “歆典,银杏最近又研发出不少新口味的美食,你也坐下来试试看!”夏沐悠从桌上拿了份卷饼往嘴里塞。

    “难得今天大家都有兴致,我也来加入啰!”虽然晚餐吃得很精,唐歆典仍夹了几个虾饺到碗里。

    “你们大家真是给我面子,对我做的点心这么的捧场。”银杏笑吟吟的从厨房里,拿出最后一笼凤爪。

    “银杏,谢谢你为我们准备美味的点心,但是你做这么多,我们吃得完吗?”唐歆典边喝着水边问道。

    “吃不完也没有关系,可以放在冰箱,你们明天要当早餐,或是当消夜,都很适宜的。”银杏也坐了下来陪着她们闲话家常。

    “对了,今天医院的开幕仪式如何?”梅暗香问道。

    “千篇一律的无聊,一大早一堆长官就不断致词,下午又开了几场会报,浪费不少时间。”

    “听起来好像很累,难道没有什么轻松愉快的事发生吗?”银杏好奇的问道。

    “对啊,难道没有任何男医师对你表示好感?”梅暗香忍不住想八卦一下。

    歆典眉头微皱,齐浩的影像又跃入她的脑海里,她迟疑着该不该说。

    “喔——别再假了,你的神色有异,快快从实招来!”夏沐悠也加入起哄行列。

    “呃——我今天居然在医院,遇到一个曾在意大利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哇!”

    惊叹声此起彼落,歆典以外的其他三人,立刻像三只麻雀似的喳呼起来:

    “他长得帅吗?”

    “他的条件一定不错吧?”

    “目前还是单身吗?”

    “你们不要提出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我去意大利自助旅行时,与他有过一面之缘,我也很讶异回台湾后会再遇到他…但他很神秘,我连他是做什么的,怎么跟他联络都不知道。”

    “噢噢!实在太巧了吧!懊说台湾太小了,所以你们才会又遇到?还是该说你们之间真有缘分呢?”银杏觉得这样的情节好浪漫哪!

    “我才没想那么多,你们不用帮我预设太多立场。”歆典的态度还是很保留的。

    “喂喂,谁要听你说这个?”梅暗香不客气的打断她,暧昧的说道:“你想故意岔开话题吗?我们想知道的是你对他的感觉。”

    “你们在胡说什么?我们今天才第二次见面而已。好啦…我不否认我对他是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好奇这个男的怎会这么神秘兮兮的?”夏沐悠急急询问道。

    “先回答我的问题,那个男人手上有没有戴婚戒?”梅暗香也忙不迭的问道。

    “我有观察过,他的手指上并没有婚戒…”

    “小姐,这年头男人手上没有婚戒,并不代表他就没结过婚,现在社会上爱情骗子不胜枚举。”夏沐悠不客气的当场吐槽。

    “好了,你们别闹了,他有没有结婚干我啥事呢?我又没有追求他的打算,他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我们在不期然的状况下遇上两次。”

    “那可不一定喔!人家说姻缘天注定,你在对他好奇的同时,说不定他也正挖空心思想要追求你,嘻嘻嘻!”银杏自己一个人边说,边笑得花枝乱颤。

    “你别乱说话了!”唐歆典娇嗔了句。

    闻言,夏沐悠和梅暗香也跟着笑成了一团。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