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沙漠风暴

    “呼韩邪,你干什么啦!好端端的你发什么脾气?”被莫名其妙拖离宴会的王嫱,一进王帐就开始发难。

    可恶的呼韩邪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忽然就臭起了一张脸,死拖活拉的硬是将她拖进帐里来。可惜了好好一个欢天喜地的庆祝大会,她还没玩得尽兴呢!

    呼韩邪瞪着一脸老大不高兴的王嫱,心里头的气可没比她少半分。

    今日这场庆典明明是庆祝他们的大婚,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他就是她的丈夫,而她就是他的妻子,没想到竟然接连出现两个不识相的家伙来乱了他的兴致!

    先是雕陶莫皋摆明对王嫱的兴趣,不过只要他呼韩邪还好好的活着一天、王嫱尽快为他生下子嗣,雕陶莫皋这辈子也没本事碰上王嫱的一根头发!

    再来是陈采妍公然对他大唱情曲,摆明没将王嫱放在眼里,在这种大喜日子明目张胆的企图诱惑她的丈夫,而他的妻子王嫱竟然大声叫好,还要陈采妍多多益善!

    匈奴人泰半不懂汉语,听不出其中陈采妍曲中的含意那也就罢了,但他这个刚出炉的阏氏,来自大汉的他的妻子,竟然也毫无所觉,这教呼韩邪怎么能不生气?

    今日在她的大喜之日上,她可以笨到放任她的侍婢勾引她的丈夫,改天雕陶莫皋要是将她的丈夫给出卖了,说不定她还傻傻的帮雕陶莫皋驱马搭箭呢!

    “喂,你说话啊!别只会绷着脸却不说话!”王嫱叉着腰,一副想找架吵的模样。

    王嫱撒泼的娇憨模样,让呼韩邪的气立即去了一大半。

    有妻如此,他还能说什么?她没有女人家该有的危机意识,这事要说到她懂,恐怕还得花上十天半个月。

    算了!他笑着摇头,今夜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与其将时间浪费在和她斗嘴说理上,还不如为了子嗣多多努力!

    “小嫱儿,来…”

    他抱起她轻盈的身子放在腿上,拿起几上早为他们准备好的酒,递到她面前。

    “嗯…我不要喝酒!”

    她偏头避开呼韩邪端在她面前的酒杯,那玩意她刚才在外头试过一点,呛辣得她当场吐了出来,这么难喝的东西,她才不要喝呢!

    “别的酒你可以不喝,但这杯代表你我永结同心的合卺酒,你可一定要喝一口才行。”

    “不要!我不喝!”王嫱拼命摇头,抵死不从。

    “要不…”呼韩邪拿她莫可奈何,他摇头一笑:“那么我喂你喝。”

    他将酒倒入自己口中,不容分说的将自己含酒的嘴贴上她的,缓缓的、一点一滴的将他口中的酒渡人她的喉中。

    “怎么样?这酒变好喝了吧!”他放开她后,看着她通红的脸笑着。

    王嫱不得不承认,通过呼韩邪口中喂她喝下的酒,不但不似她先前喝的那般呛烈,反而有股浓得化不开的香甜,不仅仅甜人她喉中,更甜进了她的心坎里。

    她说不出话来,只是害羞的低下头,她也不知道这浓浓的羞意是因何而起、打哪而来,总之,就是令得她心口怦怦跳,脑袋轻飘飘的。

    呼韩邪将她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在那铺着长羊毛毯的床铺上。

    “我…还不想睡呢!”她轻声的抗议着。

    “我也还没打算让你睡啊…”单于王帐外热闹的酒宴依然进行,喧闹的嬉笑和阵阵的乐声不断传来,这一切都影响不了帐内正升高的<img src="image/yijpg">旎风情,但…

    呼韩邪以为王嫱应该知道新婚之夜的基本知识,这些基本知识在匈奴女子来说,凡长到十二岁以上,没有一个是不懂的。

    就算汉女再怎么保守、王嫱再怎么天真不懂事,最起码在进汉皇宫前,家中娘亲应该也会教她才是,再不然汉皇宫里也应该有人教才是!

    无奈,王嫱还真是没人教过!

    “夫妻…除了同住间房、同睡张床、同盖张被之外,还能有什么事?”这就是呼韩邪问她所知多少,而她理所当然的回答。

    呼韩邪被问得说不出话来,这档子事无论是他或是任何男人,向来只负责执行,并不负责教导,这又要他从何教起?

    “罢了,睡吧!”万念俱灰的呼韩邪将王嫱拉在身边躺下。

    看来他得先找个人教教他单纯得过了头的小妻子,否则…唉,他放弃往下想!

    他怀中的王嫱仍满头雾水,不明所以,她小声的问着:“究竟什么是周公礼啊?”

    “别再问了!睡觉!”

    第二日,王嫱睡得较晚,苏醒时并不见呼韩邪。

    伺候她梳洗的侍婢乌亚说他和部属狩猎去了,日落时分才会回来。

    “什么嘛!有得狩猎怎么不带我去?”没赶得上玩新鲜,王嫱老大不高兴。

    “阏氏,狩猎向来是男人们的事,女人家是不能跟着去的。”

    “这里也有分男人或女人啊?真无趣。”王嫱怏怏不乐。

    乌娜掩嘴笑着:“阏氏,奴婢猜想不管走到哪,这男女应该总是有别的吧?”

    “还不一样是个人?只不过长得不太一样罢了!”王嫱很不服气。

    “哈哈哈…没错,一样是人,但是长得不太一样可也是差很多的!”

    爽朗的男人笑声出现在帐门口,王嫱转过身去,看见一位高瘦的男子,身后跟着一位抱着不足岁幼儿的美妇。

    “啊,你是…高大夫?”王嫱认得他,是那个让她改头换面的大恩人。

    高庆安笑了笑。

    “感谢宁胡阏氏还记得我这个俗人。”

    “高大夫和呼韩邪一样,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我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高庆安又哈哈大笑。“是啊!六年的岁月足以让个小娃儿变成大美人,但对我和呼韩邪这种老男人来说,能一点都没变可是再好也不过了!”

    “庆安,别胡说八道了…”高庆安身后的美妇轻声嗤道。

    王嫱将视线转移到他身后的美妇上。“这位是…”

    那美妇长得不像汉人,可也不像匈奴女子,她看起来十分高跳且皮肤是雪白而透红的,双眼大又深亮,发色是红褐色的,很奇特的长相,但却真的很美!

    “阏氏,这位是我的妻子,名叫祈娜。”

    祈娜温婉的笑了笑,屈身向王嫱行个礼:“祈娜向宁胡阏氏请安。”

    “我是西域大宛人,长相和你们很不同吧?”看出王嫱对她的好奇,祈娜笑着又说。

    “大宛人…”王嫱哺哺念着这个陌生的地名,好奇的又问着:“大宛的女子都像你这般漂亮吗?”

    “阏氏真是过奖,大宛女子再美,也美不过阏氏你啊!”祈娜衷心地说着。

    她看得出来王嫱之所以>吸>引呼韩邪之处不光是她细致的美丽,更重要的是她有一颗纯真美丽的心,像和煦的阳光那般,教人感到亲切而温馨。

    呼韩邪娶到这么一个适合他的女子,祈娜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一点也没错!”高庆安得意的审视自己当年的杰作。“若不是听单于说起,我还真不敢相信你就是我当年救下的那个小女孩。”

    王嫱斜睨高庆安一眼。“高大夫,好汉不提当年

    ‘糗’!”

    高庆安又是一阵大笑。“若无当年‘糗’,单于今日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阏氏?这可是千年难得的缘份!”

    “高大夫,看来你今日就是专程来糗我的?”王嫱嘟高了嘴,怏怏的说着。

    “阏氏言重了,我怎么有这个胆敢得罪单于心爱的宁胡阏氏?”高庆安拿出一个草纸小包。“我们夫妻俩今日是专程来道贺的,这是贺札。”

    王嫱好奇地看了看这不起眼的小包。“高大夫,这里面是什么啊?”

    高庆安神色暧昧的眨眨眼。“给单于补身用的。”

    “补身?呼韩邪的身子看来挺壮的,还需要补吗?”王嫱偏着头,一脸不解。

    “凡是娶了妻的男人,多多少少都需要的!”高庆安边笑边说;“待会儿让祈娜跟你解释,我还得去看个病人,祈娜就留在这里陪宁胡阏氏聊聊天吧!”

    祈娜向丈夫点点头,转向王如说:“希望不会打扰阏氏。”

    “哪有什么打不打扰的?我还正想听祈娜姐姐说说有关大宛的事呢!”原来这世界是这么的辽阔,除了大汉、匈奴,还有大宛…她迫不及待的想听祈娜仔细说说。

    送走了高庆安,王嫱拉着祈娜在帐中坐下。

    “祈娜姐姐,你是大宛人,为什么会来到匈奴这个地方?”

    祈娜浅浅一笑,飘忽的眼神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里。

    “我原是大宛的郡主,像你一样是为了和亲而嫁给呼韩邪的父王为阏氏…那一年,我的年纪甚至比你还小呢!”

    “呼韩邪的父王…”王好扳着手指数辈份,她吃惊的叫了声:“那么你不就是呼韩邪的母亲?你还这么的年轻,怎么可能!””当然不是。”祈娜缓缓的摇头。“单于都有很多个阏氏,就像汉皇有很多嫔妃一样。呼韩邪的母亲是所有阏氏中,贵为王后的阏氏,地位就像现在的你一样高。而我是他最后一个迎娶、也是年纪最轻的一位,在单于众多的阏氏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位。”

    单于的阏氏就像汉皇的嫔妃,阏氏就是妻子,那么…王嫱单纯却聪明的头脑终于将所有听过的线索全连在一起了!

    难怪呼韩邪曾说过什么三妻四妾的,原来是真有这回事!那么他原来的妻子…

    “祈娜!”

    她看着祈娜惊呼出声。

    “怎么了?”

    “你…你就是呼韩邪原本的妻子!”王嫱瞪大了眼,似乎是精受惊吓那般。

    “你不是早就知道?”这回轮到祈娜讶异了,呼韩邪不是已经向王嫱说过了?

    “我听过,但没注意听…你是呼韩邪父王的阏氏,又是呼韩邪的阏氏,然后又是高大夫的妻子…哎呀呀,乱了,全乱了!”王嫱的脑袋再灵活,至此也不得不全打成了一团糊泥。

    祈娜明白了王嫱混乱的原因,她轻笑着:“看来,还有很多事情是你所不了解的,我漫漫说给你听。”

    接着祈娜便将匈奴人奇特的继承方式,以及当年呼韩邪为何接收她的原因,还有她嫁给高庆安的本末原由,向王嫱仔细地说了一遍,王嫱这才对这么复杂的关系恍然大悟。

    “这么说来,如果我比呼韩邪还要晚死,那么左贤王雕陶莫皋继位后就可以娶我为妻?”

    王嫱对这样的风俗很不以为然,她是个人,又不是个东西,怎么可以没了主,就随便人家拿走?

    难怪昨天雕陶莫皋要请她跳舞时,呼韩邪会那么不高兴,这简直是主人还在,就表明了要抢他的东西嘛!换作是她,肯定也会气得要命!

    “哼,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才不会再嫁给别人呢!”

    祈娜真是欣赏有着强烈自我主张的王嫱,像她这样的女子,普天之下恐怕也找不到几个!

    她微微笑着:“只要你赶快为呼韩邪生下个子嗣,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子嗣?那又是什么玩意?”又是个新鲜词!

    从前王嫱自以为知识渊博,直至今日她才真正了解到她的所知其实有多浅薄!不过妄自菲薄向来不是她的个性,只要是她感兴趣的事,她的好学精神可不输给任何人!

    王嫱在心里暗下决心,从今日起,她必定要好好向析娜多多学些东西才行!

    心态上有所改变的王嫱,祈娜注意到了,她暗自赞许着这女孩的聪颖。看来,她会是一个学得快又好的好学生!

    “你将来为单于生下的儿子,就有可能继承单于的位置,也就是单于的子嗣。”

    “也就是说,只要我能替呼韩邪生个儿子,那么我就不用

    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接收习俗了?”

    聪明,果然一点就通!祈娜微笑的点点头。

    “但是你的动作可得快些,否则要让别的阏氏先生出了

    单于的子嗣,那么你可就有得烦恼了!”’

    “别的阏氏?”这字眼听得王嫱眉头打结,虽然祈娜刚才

    说过了,单于是可以有很多阏氏的,但…她还是不能接受!

    “祈娜姐姐…当单于的一定会有很多阏氏吗?”她的声音透着些许委屈。

    “不只是匈奴的单于或是大汉的皇帝,只要是有权力。地位的男人,身边的女人就会越多。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祈娜说得很无奈,但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她庆幸自己最终的归宿是不求名、不求利,且誓言对她专一而终的高庆安,让她可以不用和别的女人分享她的丈夫。

    “可是…呼韩邪说过,他就只会有我这一个妻子。”王嫱咬咬唇,心里头酸疼得很:“他…骗我的是不是?”

    “他真的这么说过?”祈娜微微吃惊。

    王嫱点点头。

    “恭喜你了!”

    祈娜替王嫱感到释然,也想不到呼韩邪原来是个痴心种呢!

    “为什么恭喜我?”

    “呼韩邪向来是个重守诺言的人,既然他这么对你说过,那就表示他一定不会再娶别的阏氏!”

    “真的?”

    “错不了的!”祈娜万分肯定。

    王嫱的心情一下子由谷底升上了天际,她喜欢这种感觉,只有她一个人才是呼韩邪的妻子、只有她一个人能被呼韩邪疼爱、只有她一个人能为呼韩邪生孩子。

    不知道她能为呼韩邪生出什么样的孩子…王嫱陷入甜甜的想像当中,这时她注意到祈娜怀中的幼儿已醒,正张着一双活灵灵的大眼四处瞧望。

    “啊…这孩子好可爱啊!”王嫱惊叹着这玉娃娃般的幼儿。

    她向来没机会见过什么幼儿,在这之前唯一见过的是小她两岁的弟弟,但记忆中那幼儿时的小弟并没有眼前这幼娃娃来得漂亮、可爱,到长大后她离家前,仍觉得小弟是顽劣得讨厌的小家伙。

    祈娜笑着说:“我和高大夫生的这孩儿哪算得上可爱,我想将来阏氏和单于所生的孩子,一定是男的像单于一样潇洒、女的像阏氏一样娇美,总之就是人见人爱的那种孩子!”

    人见人爱,像呼韩邪的孩子…王嫱心里头跃跃欲试了起来。

    “祈娜,你快点教教我,孩子得要怎么生?”

    祈娜和王嫱聊了这半天,等的就是她的这一问。她附在王嫱耳边开始说着王嫱从没听过的种种“夫妻之道”!

    接近落日时刻,呼韩邪一行十数人提着猎物现身,广场中第二日的酒宴也备得差不多了。

    呼韩邪坐在马背上,眼睛望向他的王帐,心中正是忐忑得很。

    不知道祈娜来过了没?

    为了他什么都不懂的小妻子,呼韩邪一大清早在出去打猎之前就先去找了高庆安和祈娜,还被高庆安给大大的嘲笑一顿。

    虽然得到祈娜的承诺,会在他狩猎回来之前教懂他的小妻子,但他还是整日担心着王嫱不知会有什么反应和想法,无法专心于狩猎中。因此同去的部属尽是满载而归,左贤王雕陶莫皋甚至还猎得了一匹匈奴人称为神的使者的狼,而他只有猎到两、三只小野兔。

    部属们嘲笑他的惨绩是因为眼中只有娇美的宁胡阏氏,根本看不见猎物在何方,也只有呼韩邪知道,他们还真是猜对了!

    “呼韩邪…呼韩邪!”

    一听到呼韩邪狩猎归来,王嫱立刻跑出帐外,一路飞奔到呼韩邪的骏马前。

    见到飞奔而来的王嫱,呼韩邪立即翻身下马,但他还没来得及站稳,王嫱就已往他身上一扑,将他扑倒在地。

    她娇喘吁吁的俯在他身上,脸上因兴奋而显得红润。

    “呼韩邪,我们来生孩子,我要跟你生个世上最可爱的孩子!”

    众人见状一愣,除了雕陶莫皋之外,几个听得懂汉语的人随即大笑了起来,经由他们火速口耳相传的结果是,在场所有的人全都笑成了一片!

    宁胡阏氏不亚于匈奴女子的开朗和活泼他们都已见识过了,但没想到她的豪放连匈奴女子都望尘莫及。

    匈奴女子再怎么大而化之、不拘小节,也还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夫妻俩私下才会说的私密情话,而王嫱这位来自大汉朝的阏氏,竟然这么赤裸裸的向单于求爱邀欢,真教众人眼界大开。

    王嫱的话虽然也教呼韩邪招架不住,但他的高兴远甚过部属们闹笑的难堪。

    他抱着王嫱坐在草地上.低声问她“你可知道这孩子该怎么生?”

    王嫱脸一红,羞怯怯的点点头。“祈娜姐姐都告诉我了…

    呼韩邪咧嘴笑着,他抱起王嫱起身,回头对部属们说着:“各位,对不起了,宁胡阏氏有令,今晚我不得离开旃帐,所以今晚的酒宴,各位请自便吧!”

    在众人的哄笑欢送之下.呼韩邪抱着他终于开了窍的小妻子,大步迈向他的王帐。

    雕陶莫皋冷冷看着亲昵离去的两人,阴沉的神情让人摸不透他心中的想法。

    jjwxc jjwxc jjwxc

    陈采妍几乎要闷死在自己的旃帐内。

    来到匈奴已经两个月了,除了王嫱和吧腾,几乎没有人愿意和她说上几句话。言语不通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匈奴人根本就不太理会她!

    刚开始主动对她表示友善的人们还不少,尤其是单身未娶的男人,不管言语通或不通,总会想个办法在她身边耗上一耗。但在陈采妍的眼中,除了呼韩邪以外,其余的匈奴人对她来说都是低下卑微的野蛮人,她从来就不愿给任何人一个好脸色看;于是日子一久,渐渐就没有人愿意再拿他们的热脸来贴陈采妍的冷屁股了。

    虽然王嫱实践了对陈采妍的承诺,废去了她侍婢的地位,以宁胡阏氏姐妹的尊贵身份住在此地,除了衣食不缺、琐事不做,还派了名诗婢来服侍她,让她过着几乎与王嫱相同优渥的生活。

    但她还是不快乐!因为自从婚宴首日过后,呼韩邪不

    曾再对她说过半句话,更不曾再看过她一眼,而王嫱又总

    是兴高采烈地向她倾诉着甜<img src="image/mijpg">的婚姻生活,尽管妒火不断

    吞蚀着她,她却除了陪着笑脸,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

    能做。

    眼看陈采妍日渐憔悴的容颜,最为心疼的是始终默默为

    她付出的吧腾。

    在陈采妍的面前,吧腾向来话不多,那是因为陈采妍也

    不太愿意同他多说几句话,即使他才是这块土地上唯一真正

    关心她的人。

    “采妍姑娘,我给你带了些大汉商人带来的绢布,看看你可喜欢?”

    陈采妍不喜欢穿匈奴人的服饰,始终穿着汉服,因此吧腾总会想办法替她弄来一些汉地来的布料,让她裁制她想要的衣裳。

    “放着吧,我有空再看。”陈采妍意兴阑珊,看也不看他一眼,冷淡地说着。

    “呃,采妍姑娘…”吧腾局促的说:“明天开始我要随单于去大狩猎,约莫有十天半个月不在,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

    “大狩猎?”陈采妍反射性的立起身子。

    她才不在乎吧腾在或不在,但这不就表示这约莫半个月的时间内,呼韩邪也不会在单于庭里?她在这里的唯一乐趣只剩下偷偷看着呼韩邪,如今他将有这么长的时间不在,她的日子该怎么过?

    失落的神情明显写在陈采妍脸上,吧腾终于忍无可忍,怏怏的说道:

    “采妍姑娘,请恕我直言!对于单于…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广

    “你说什么!”陈采妍怒目瞪向吧腾,她的心里事什么时候轮到他这个蛮子来管了!

    “单于的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宁胡阏氏,不管你再如何等、如何盼,单于的心里头永远也不会有你存在的位置!”

    “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我只是不希望看你心里头受苦!”吧腾按住她的双肩低吼着:“跟着单于那么多年,他的个性我最清楚,他对任何事情都是认真、执著而专一,即使对女人也是!而他对阏氏是认真的,更加会专一的对待阏氏,所以你若想期待着他哪天收了你,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不可能!”

    一个耳光,就是陈采妍对吧腾这番苦劝的回应。

    “你给我出去!”她一个字二个字的说。

    吧腾转身离开陈采妍的旃帐,该说的他都说了,能不能想得通,就看她自己了!

    陈采妍的心眼死,本来就没那么甘愿认清事实,再加上随后来到她帐内那人的煽动,她就要绝望的心情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可以帮你得到单于,得到阏氏的地位!”

    “左贤王?”来人正是雕陶莫皋。

    他无意间在帐外听到吧腾对陈采妍的说话,引起存在他心中盘算已久的念头。

    “单于是对凡事认真没错,但这也是他的致命伤!”雕陶莫皋诡谲的笑着。“一个认真的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他所信任或深爱的人背叛他,所以你可以好好利用这一点!”

    “利用背叛?”

    陈采妍不很明白雕陶莫皋的意思。

    空有心眼却没脑子的女人!雕陶莫皋轻蔑地想着,但就是这样的笨女人更好为他所利用!

    “明天单于就会出去狩猎,三天后,你想个法子将宁胡阏氏骗出单于庭,到时候找个男人在那里和阏氏碰面,并且让人去向单于通风报信…”

    陈采妍接着他的话说:“到时让单于亲眼看见阏氏同一个男人在一块,便会误以为阏氏对他不贞,偷偷和男人私会,如此一来,单于就会一怒之下废了阏氏…”

    “那么你就有机可乘了!”雕陶莫皋阴冷地笑着。

    雕陶莫皋的主意让陈采妍非常心动,但是…她不明白雕陶莫皋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帮助她?

    “左贤王这么做,对您有什么好处?”她怀疑的问着。

    这女人还不算笨得太厉害嘛!雕陶莫皋扯扯嘴角。“你有你想得到的人,而我也有!”

    “左贤王想得到宁胡阏氏?”

    “没错!”雕陶莫皋咧嘴而笑,他笑陈采妍的浅见。

    他根本不怕得不到王昭君那个女人!只要呼韩邪一死,凭他身为单于的第一继位者,就可顺理成章的接收他的女人,他还怕得不到王昭君?

    他怕的只是他坐不上单于这个宝座!

    当听到呼韩邪娶了个汉女为阏氏时,他还不担心自己能否登上单于的宝座,因为他不认为这场政治婚姻会让呼韩邪顺利的拥有子嗣。

    但当他发现呼韩邪是真的爱上王昭君这个汉女,而王昭君又急欲和呼韩邪生个孩子后,他的危机意识就陡然升高了。

    呼韩邪正值壮年,要生下子嗣可说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且凭他强健的体格,肯定会好好的活到他的子嗣长大,果真如此,雕陶莫皋想要继承单于位置的希望不就要完全落空?

    先下手为强!这就是雕陶莫皋心中真正的盘算。

    雕陶莫皋知道呼韩邪若听到王昭君失踪的消息,必定会将人马分散四处寻找,到时他身边肯定没有几个人跟着,所以他只要预设埋伏,在没有众多人马的保护下,要取呼韩邪性命可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至于王昭君这个令人垂涎的美人嘛…不过是他附带的战利品罢了!

    “可是这么做,万一单于一怒之下杀了阏氏,您不就什么也得不到?”

    雕陶莫皋笑着摇头。就算王昭君真的被杀,他也不怎么在乎,只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不过为了让陈采妍这个笨女人合作,他还是端出一套早想妥的说词:

    “单于不敢杀大汉朝赐与的宁胡阏氏,他只会将她冷落在一边,届时只要我开口讨要,他肯定不会多作考虑。”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既不会伤害王嫱,又可以达成她和雕陶莫皋的心愿…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合作?”

    “让我好好想想…”陈采妍很想一口答应,但毕竟她从未害过任何人,心头总是慌得很。

    “三天后,西方十里外…我等你的好消息!”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