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前进大漠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往北行了半个多月,终于出了长城之外。

    一路上,王嫱就像个初见世面的孩子,看什么都觉得惊奇、见什么都觉得有趣。

    一会儿是:“呼韩邪你看,有兔子…”

    一会儿又是:“呼韩邪,成群的鹿…”

    “啊…好漂亮的花!”

    她总对新奇的事物又叫又跳的,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呼韩邪总是由着她走走停停,玩得她好不开心。

    但一出长城,周遭的景色就开始一点点的改变。

    原是满眼的绿意,开始一点一滴的被漠黄给侵蚀,成群的林木,也不知在何时悄悄绝了踪迹。最明显的改变就是那阵阵的狂风,毫不留情的刮过每个人的脸,带来刺刺的疼痛,也带来冰凉的寒冻。

    王嫱站在座轿外,怔怔地看着这完全不同于汉土的一切。

    这就是大漠草原,就是呼韩邪生长的地方,就是她将要生活一辈子的地方?

    她扬起双臂,任狂风不断的往她身上吹拂,这心情她说不上是好是坏,只感觉到无比的壮阔。

    呼韩邪从前头策马过来,将一件毛皮做成的斗篷披在她身上。“小嫱儿,外头风大,你怎么不在轿子里好好待着?”

    “呼韩邪,你们的大漠草原就是长这个样?”她茫然地看着他。

    她眼中的茫然让呼韩邪心中一刺。

    环住她的肩头,他指引她望向一望无际的前方。“没错,这就是大漠的草原。在春季时,这里遍地如茵牧草、四处肥壮牛羊;冬季时,这里就寸草不生、杳无人烟。我的族人就是这样逐春避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游走在这片广大的草原上。”

    她无法想像,只能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一大片秋季的草原。

    “你再看看…”呼韩邪扶着她转过身,望向远处延绵不绝的长城。“长城的另一边,就是你所熟悉的大汉疆土,和这里的景色截然不同,对不?”

    他目不转睛的直盯着她的脸,生怕有一丝的后悔写在她的脸上,他更不确定万一她真的有后悔之意,他将如何做。

    王嫱的神情由茫然渐渐转变为惊讶,而后是惊喜,她多变的神情当中独独就是没有后悔的表情。

    “呼韩邪,接下来的路程,我可不可以和你一样骑着马?”她拉着他的衣袖,神情是雀跃的。

    “你…不后悔?”他凝视着她清亮的眼眸。

    “为什么要后悔?骑马耶!我从来没试过,那该是多好玩的事啊!”她兴匆匆的拉着他往他那匹高骏的白马走去,但呼韩邪拦腰将她搂回怀中。

    “哎!你做什么…”呼韩邪拥住她,紧紧的,像是怕她突然长了翅膀飞掉似的。“呼韩邪…你怎么了?”

    她感觉到他的不安,却不能明白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她只能同样紧紧回抱着他,将脸颊贴在他胸前,嘴里不断轻轻的哄着他说:

    “呼韩邪,你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都会陪着你。帮着你…你别害怕喔!”

    良久,呼韩邪放开她,对她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他跃上白马,拉着她坐在身前的马背上,指挥大队留在原地休息,自己则带着她纵马向草原奔驰着。

    虽然狂飒寒风吹打得她双颊发疼,风驰雷挚的速度使她感到眩目,但有着来自她身后的胸膛和环着她的强健臂弯,她毫无惧怕地享受着首次骑在马背上的乐趣。

    “呀荷!…好快、好过瘾啊!”她紧抓着马鬃兴奋的不断大叫着。

    不一会儿,呼韩邪勒住马,意犹未尽的王嫱看着他:“怎么停下来了?”

    “小嫱儿,我带你来看一个地方。”他指向前方远处广阔的黄澄一片:“前方就是戈壁沙漠,越过沙漠就到单于庭的所在。”

    “是吗?那不就快到了!”王嫱双眼一亮,开心的说着。

    呼韩邪捧着她的脸,认真地对她说着:“到了单于庭,我要为你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正式向我大漠子民宣告你就是我的阏氏,是我匈奴的王后、国母,而后这片大漠草原就是你落地生根的地方!”

    转头再向那一片辽阔,王嫱的眼中尽是闪亮的光采。“那还等什么?我们立刻走吧!”

    她迫不及待的想亲眼看见他的家园、他的子民;她迫不及待的想亲身体验匈奴人的生活,体验他的生活、他的一切

    她无法形容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只知道有关他的一切,她都是那么急欲了解、急欲学习;她只感觉永远踉随着他,就是她要的自由、她要的生活!

    “要不要再多看几眼长城,向你的故乡做最后的告别?”

    工嫱笑着摇摇头,她才不想和汉土说再见,她根本也没打算再见汉土。

    “为什么?”呼韩邪问。进人戈壁沙漠,这辈子她可能再也见不到长城,她真能完完全全的放开吗?

    “因为…”王嫱看着他甜笑着,伸手遥指着北方:“那儿才有你…”掀高着銮轿的布幔,陈采妍脸色苍白地看着远方骑在马背上亲昵二人的背影,她的心头百味杂陈,很是难受。

    她无法忍受旅途的颠簸,无法忍受荒凉的景象,无法忍受凛冽的北风,但她最无法忍受的是眼睁睁看着她心所系的男人的一颗心全系在另一个女人身上!

    她总是想着,如果呼韩邪肯分一点点关注在她身上,哪怕只是一点点,此去之路,或许她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陈姑娘,要不要下轿子透透气,身子会舒服一点?”

    陈采妍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是吧腾。

    她一句话也没回答,冷漠的将身子缩回轿里去,漠然地放下轿帘。

    吧腾叹口气,静静的侍立在轿旁。

    女人,不管是大汉还是匈奴,凡是女人,他永远不懂!

    单于庭,是匈奴单于王帐所在的地方,其地位之重要,相当于大汉皇城所在的长安,只不过单于庭总随着季节而变,随时迁移它的所在位置。

    不像长安城有着辉煌壮丽的建筑物,单于庭里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旃帐,这当中又以位在中心、单于居住的旃帐为最大。

    站在单于旃帐前的大片广场上,已被封为宁胡关氏的王嫱头是昏的、眼睛是花的。

    她的头昏是因为一个又一个的匈奴少女,接连拉着她随着胡乐不停的旋舞;她的眼花是因为不断前来贺客的族人,送上牛羊、毛皮、毡毯等各式各样她从没看过的贺礼。

    众人围绕下的王嫱开心得不得了,虽然听不懂匈奴人的语言,但每个来到她面前的人们,透过简单的手势、诚挚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在这块土地上是被欢迎、被喜爱的,她也同时爱上了这块土地上自由自在的空气和不忸怩、不做作的人们。

    在这里,人们没有身份地位高下、男女礼教严谨的隔阂,为了匈奴王的婚礼,无论是居住在此地或是远从数十里外而来的人们,大家不论上下、不分男女的齐聚在一起,或宰牛烹羊、或唱歌跳舞,一连要庆祝上三天。

    反观礼俗繁琐严苛的大汉朝,无论皇亲贵族有任何喜庆,都不是寻常老百姓所能参与庆贺的,就算场面比起这里壮阔百千万倍,但个个遵守身份、地位和礼俗,因此即使是值得尽欢的喜庆之事,气氛却总是严肃而乏味的。

    呼韩邪和一群亲信将领们同坐在正中的席位上饮酒、谈天,但他的目光却不时投向舞得开怀的王嫱。

    她褪去汉女的服饰,穿上匈奴女子的服饰,鲜红花样的衣裳,配上用黑、金丝线编织而成的锯齿形花纹锦衣,外面再罩上一件上等的雪貂皮衣;她散下绾起的发髻,编成一条条下垂的发辫,再加上珍珠和珊瑚等发饰,完完全全是匈奴女于装扮,若不是她皎白洁旧的娇嫩肌肤份外突出,她的模样几乎与匈奴女于无异。

    但在呼韩邪的眼中,她永远是最特别的!他带着微醺凝视着她因开心而笑得弯弯的眉眼儿,因旋舞而香汗淋漓、两颊粉璞,这般的她,真的好美、好美…这就是他的阏氏、他的小妻子!

    “单于,恭喜您娶到一位好阏氏。”吧腾举杯敬向呼韩邪。

    “好阏氏?”呼韩邪笑了笑。“你不总说她是个大麻烦?”

    吧腾讪笑两声,眼光瞟向那令他头疼万分的阏氏。

    对吧腾来说,王嫱的确是个头号的麻烦人物,从长安到单于庭的这一路上总是走走停停、状况不断,而罪魁祸首就是那好奇心大过天的王嫱。为她看到的新鲜玩意而延迟行程那还是小事,最令人害怕的是她满脑子不知何时会偷跑出来的突发奇想。

    为了欣赏沿途没什么景色的风景,她放着好好的銮轿不坐,动不动就趁人不注意时,偷偷坐在轿外的拉杆上,经常吓得众人满头冷汗,就怕她一个坐不稳从轿杆上跌了下来。为了要试试自个儿骑马的滋味,她也曾趁着大伙驻马扎营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刻,悄悄从马背后接近马儿要骑它一骑,要不是发现得早,她可能就得挨上回马踢,不死也剩半条命。这趟路下来,所有人能平平安安的到达单于庭,真可算得上是老天爷的大大保佑了!

    “对了,怎么不见陈姑娘?”吧腾四处看不到陈采妍,疑惑的问着。

    在旁伺候的侍女乌亚说:“吧腾将军,陈姑娘说她身体不适,正在帐子里休息呢!”

    吧腾面露忧心。“想来是水土不服吧?汉女毕竟娇弱,难能适应我们这里生活。”

    呼韩邪冷笑一声,他始终对王洁身边的这位诗婢没有好感。她仗着王嫱同她的交情,嘴上虽谦逊的自称奴婢,但行为或态度上却始终没有尽到身为侍婢的本份,看在王嫱一直拿她当好姐妹的情面上,呼韩邪也不打算追究,只有另派了会说汉语的乌亚来伺候王嫱。

    呼韩邪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陈采妍在这一路上,对他有意无意表露的姿态和神情代表着什么意思。很显然的,陈采妍不只不愿做好侍婢的工作,甚至有着摆脱侍婢身份,打算来个同王嫱平起平坐的想法。只有心没半点城府的傻王嫱,还对她推心置腹的。

    “如果她无法适应我们匈奴人的生活,干脆就遣她回汉土吧!”

    “单于,可是陈姑娘她…”

    “好了,不必多说!”呼韩邪意有所指的看着吧腾说:“关于陈采妍的去留,就端看你如何打算,你自己看着办吧!”

    吧腾脸上微微一红,端起酒杯大大喝上一口,跟着又叹了口气。他还能怎么办?在陈采妍的眼中,他可能连替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呼韩邪,快点,来陪我跳舞。”王嫱又舞毕一曲,仍兴致高昂的过来拉他一起跳。

    “不了,你跳就好。”呼韩邪笑着摇头。

    “可是…”

    “我陪阏氏跳!”席上一个男人忽然起身说话,他有着和呼韩邪相同高健的体魄和深邃的目光,只是他的年纪看起来比呼韩邪要年轻了些。他直视着王嫱的眼中,有着毫不隐藏的浓厚兴趣。

    他是呼韩邪最年轻的同父异母兄弟雕陶莫皋,今年才刚满二十岁,被封为左贤王,年纪轻轻却素有勇谋,在呼韩邪没有任何子嗣前,是可接任单于的唯一人选。

    匈奴单于的位置,虽说基本上是父死子继,但若单于没有子嗣,或子嗣赢弱不足以担当重任,则由兄弟中挑选最有能力的一人继位。因此雕陶莫皋在匈奴一统后的地位,可说是仅次于呼韩邪而已。

    “咦,你也会说汉语?”王嫱一脸好奇的打量着雕陶莫皋。“你和呼韩邪长得挺像的。”

    “当然,我是他弟弟,我叫雕陶莫皋。”雕陶莫皋一笑,从胡须中露出一口洁白的牙。他伸手向王嫱:“王兄不喜欢跳舞,就让我陪宁胡阏氏跳一支吧!”

    呼韩邪抢在雕陶莫皋前接过王嫱的手,兄弟俩的眼光隔空交会了一阵。

    “阔氏跳那么久,也该累了,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呼韩邪拉她在身边坐下。

    雕陶莫皋悻悻的坐下,但他眼神仍挑衅地看着呼韩邪,似在向他宣告,她早晚会是他的!

    嗅不出空气中火药味的王嫱,噘着小嘴嘟囔着:“我一点也不觉得累,我还要玩呢!”

    “看来你很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呼韩邪抬手为她轻轻拭去额角的汗水。

    “这里好好玩,比南郡的庙会都还要热闹!还有跳舞,我们那儿的女孩是不准这么跳舞的!还有…”她喜滋滋的亮出方才一个女孩儿送她的草编项练:“大家都好好,送我那么多的礼物,很多是我看都没看过的…”

    “你喜欢这里,我就放心了。”呼韩邪拉着她的手又说:“我也有礼物要送你。”

    呼韩邪扬手一拍掌,便有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小男孩拉着一匹体型较小的棕红色牝马来到席前。

    “啊!马儿!”王嫱又惊又喜的奔到马儿旁,轻轻抚摸着滑顺的鬃毛。

    “这匹马我已训练过,很温驯,以后它就是你专属的马儿了。”

    虽然她一直很想试试自己骑马,但从长安到这里的一路上,呼韩邪始终因为安全顾虑,不肯让她单独骑马,没想到他会送她一匹马,一匹属于她自己的马!

    “谢谢…你真好!”王的高兴得扑抱在呼韩邪身上。

    “不过你要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自己一个人骑马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一定要阿提带路才可以,万一马儿不听话,他会帮着你把马驯服的,知道了吗?”

    王嫱皱起眉头,狐疑地看着牵着马的小男孩。呼韩邪有没有搞错,他还那么小,会懂得驯马?

    呼韩邪见她一脸质疑,他笑着轻点她的额头。“别怀疑,在我们这个地方,连三岁小孩骑马的技术都比你强。”

    “哼!别瞧不起人,我十天之内学好给你看。”她不服气地说。

    呼韩邪摇摇头。“有志气很好,但可别逞强!”

    “行了、行了!”王嫱才听不进去他的训话呢!她蹦蹦跳跳的奔回马儿身边,恣意抚着她的爱马。

    他送了她礼物,那么自己不是该回送个什么给他?王嫱想着。不过,除了从长安带来的女儿家首饰,她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他!

    “你送了我一匹马,那我该送给你什么礼物呢?”直接问他比较快。

    呼韩邪笑看着她:“只要你在这里生活得开心,就是送我最好的礼物。”

    “那不够的!我不管,你一定要帮我想想,看我能送你些什么!”王嫱摇摇头,她一定要为他做些什么,让他也能同样开心才是!

    “既然你如此坚持,那…”呼韩邪偏头想了想。“你不是有带着把琵琶来?那就弹个琵琶为我唱首曲子好了。”

    “好啊、好啊!”吧腾在一旁起哄:“我们这儿没几个人听过汉曲,阏氏,你就唱首曲子给大家开开耳界!”

    “弹琵琶唱曲?”王嫱眉毛打了个大结。打从离开家后,她唱曲的唯一技术早就随着她的琵琶被尘封在一边,虽然她有带着她的琵琶,但疏于练习的结果…

    见她面有难色,呼韩邪了然一笑。“算了,别为难。”

    “不,我唱给你听!”王嫱倔强地说着。既然呼韩邪都开了口,而且所有的人也兴致勃勃的期待着,她若做不到多没面子啊?她唤乌亚去陈采妍帐内为她取琵琶来。

    原在帐内不肯出来的陈采妍,一听说王嫱要当众弹琴“献丑”她便自个儿抱着琵琶,出来准备看好戏。

    王嫱接过琵琶,胸有成竹的笑了笑。

    别的曲子她是记不得了啦,但她那拿来蒙混爹娘的唯一一首曲子“湘夫人”可没那么容易忘,就拿这一曲来唬唬不懂汉曲的匈奴人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她手持琵琶团坐于席上,只手一扬便拨出琵琶悠扬的旋律,接着她轻启朱唇,缓缓唱着:

    “帝子降兮北诸,自吵吵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登白烦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鸟何苹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一曲唱罢,对汉曲不甚了解的众人只觉得曲音优美、歌声清扬,听得频频拍手叫好。

    “阏氏,再来一曲吧,这首曲子稍嫌哀伤了点,再唱首喜气点的才衬得上今天这个大日子。”吧腾跟着众人又哄闹着。

    王嫱翻了翻白眼,再一曲就露馅了!

    “单于,阏氏累了,就让奴婢代替阏氏唱一曲来为您助兴吧!”陈采妍深知王嫱的斤两,又苦恨众人目光的焦点只在王嫱身上,所以她趁机提出代唱,明着是替王嫱解围,暗地里则是打算夺了王嫱的丰采。

    “好啊、好啊!采妍姐姐的曲子唱得可好呢!”生怕露馅的王嫱见陈采妍出头,她可求之不得,连声附和。

    呼韩邪也约莫猜知王嫱胡混的底子能有几分,为不失了王嫱的面子,他颔首应允:“好,那就你唱吧!”

    陈采妍虽然不若王嫱的体态轻盈,但她一袭汉宫的装扮,看在匈奴人眼里显得格外优雅飘逸,再加上她刻意的精妆琢妍,瞬时引起众人的注目。

    这么多人自不转睛的盯着她,陈采妍是得意的,她又望向呼韩邪,谁知偏偏就只有他的眼光怎么也投不到她身上。

    压下心头的含怨,她刻意正坐在呼韩邪面前,以她所能表现出最诱人的姿态,缓缓拨撩着琴弦。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只消几个起头前音,陈采妍弹奏琵琶的技巧就已将王嫱给远远比了下去,曲子尚未出口,便已获得满堂喝彩。

    她扬起嘴角一笑,接着便情深款款的注视着呼韩邪,微微启口,让曲子像珠玉般的轻滑出她的唇间:

    她一曲唱罢,余音亦绝,众人仍沉浸于如痴如醉的曲音当中,久久不能回神。

    还是吧腾一马当先的鼓掌叫好,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跟着拍手喝彩。

    “太好了,太好了!陈姑娘唱的曲子简直是天上仙乐!”

    陈采妍不在乎吧腾或是其他人迷醉的神情,她只在乎呼韩邪怎么看她为他摆弄的风情,怎么听她娓娓诉情的曲子?

    但她失望了!呼韩邪不但是唯一没为她的唱曲而拍手的人,他甚至沉下脸,眼中还透着不悦。

    “采妍姐姐,你唱的真是太好了!”对陈采妍心计丝毫未觉的工嫱,仍兴高采烈的对陈采妍说着:“往后单于若有空,你就多多唱些曲子给单于听,相信单于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必了!”呼韩邪忽然拍桌而起,顺带拉起王嫱朝众人扬手一挥。“我倦了,大家继续尽欢!”

    话一说完,呼韩邪不由分说,拉着王嫱往王帐里去,留下错愕的众人。

    “哈、哈、哈!单于等不及要和美丽的宁胡阏氏独处了!”随着吧腾戏谑的话起,众人才挥去了莫名其妙的尴尬,换成全场的哄然大笑。

    带头起哄的吧腾却没了笑意,只是无奈地盯着陈采妍仍抱着琵琶的身影,无助的见她陷入熊熊燃烧的妒火。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