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昭君出塞

    夜里,王嫱为了即将可以离开皇宫,兴奋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听其他采女们说,把她“送”给呼韩邪,就是要“嫁”给呼韩邪为妻的意思。

    嫁他为妻,以他为夫…是不是像娘嫁给爹爹一样?也就是说,呼韩邪和她就要像爹和娘一样,住同一间房、睡同一张床、盖同一席被…她想着想着,不觉脸红耳热了起来。

    她喜欢他抱着她的感觉,喜欢他说话哄她的感觉,还喜欢…他碰她嘴儿的感觉…

    人家都说,夫妻是要共同生活一辈子的,这么说来她不就可以一辈子享有他对她种种的好?更何况他还要带她去北方大漠、去看宽广的草原、去看遍地的牛羊、去骑马打猎…

    如果一生和他在一起,应该会很好玩吧?

    一想到即将和他一同奔驰在草原的景象,她的心坎里就莫名的好甜、好甜,恨不能立刻飞奔到呼韩邪的身边,投入他温暖的怀抱中。

    她并不明白那像鸟儿要飞起来的雀跃感是什么,她只知道,就算匈奴的生活可能并不如她想像中的好,只要能和呼韩邪在一起,要她去再怎么样不好的地方都值得!

    但,他真是那匈奴的单于吗?万一她猜错了怎么办?

    正当她满脑子杂乱无章的胡思乱想时,突然有一只大手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让她吓了一大跳,但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她只能拼命的拳打脚踢着。

    “嘘…别动、别出声,是我。”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才停止了挣扎,抬头看到满眼笑意的呼韩邪。

    呼韩邪一把将她轻巧的抱出了房门,带她来到她曾等了他数十日的槐树上,借着浓密的枝叶,隐藏住两人的身形。

    “你好可恶、可恶透了,害我连等了你十几夜没睡…”

    呼韩邪才抱着她坐定在一较粗大的树枝上,她便抡起拳头猛捶着他的胸口。

    呼韩邪握住她挥动的小手,宠溺地笑着说:“我这不是来找你了?”

    感觉到他手中的热力透过她的纤手,源源不绝的传递向她,王嫱陡然的红了脸。

    她低垂着头嗫嚅的说着:“你…你…是不是那个…

    …说要娶我的…匈奴单于?”

    “怎么?你不是知道的吗?”呼韩邪讶然,那日吧腾不是一直单于、单于的叫他,怎么她还会不知道他的身份?

    “讨厌!”王嫱扬手又捶了他一下:“你怎么不说清楚,害我猜了老半天,我还以为你的名字就叫‘残余’!”

    “嗯?”呼韩邪挑高了眉思索着,印象中好像也曾经有人这么误认过…是谁呢?

    他突然想起下午和汉丞相的一席谈话。

    汉丞相好像在无意中说出王昭君是来自于南郡…南郡?宝坪村?一个曾叫他做“残余”的小娃儿?一个吃掉了他本来想用来医治祈娜的嫦娥泪的小娃儿?

    他再定睛看着王昭君…这双眼睛,这令人又好气、又好笑的个性…“王”家的那面“墙”该不会就是她吧?

    “王嫱?”他不确定的叫了声。

    王嫱听他这么一叫,惊慌的捂住自己的嘴,瞪大了双眼猛摇头。

    “是了,就是你了。”呼韩邪肯定的点点头。“你就是当年在宝坪村,半夜跑上山那不要命的小娃儿!”

    呼韩邪如此斩钉截铁的认出过去的她,更教王嫱糗得抬不起头,那是她最不愿他记起的场面,无奈他好像还是记得挺清楚的嘛!

    他抬起她低垂的下颔。“来,让我仔细看看。嗯…高庆安的本事还真的不错,不但救了你的一条小命,还果然帮你变成了绝世美人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年长得非常不怎么样的小娃儿,竟然能在高庆安的回春巧手下,变成为今日这天仙般娇美的模样。他更料想不到,当年他一时心软救了她一命,今日竟然成为他唯一想娶的女子。

    他知道这和她的美丑无关,而是他们之间该有着汉人说的那种…缘份!

    “哇…”王嫱挥开他的手,羞惭的埋首哭了起来:“你现在一定是在笑我以前那丑到教人想吐的模样对不对?如果我今天没有变得这么漂亮,你就不会愿意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对不对?你后悔了对不对…”

    呼韩邪轻轻捧起她的脸,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小嫱儿,公平一点,我不记得当年我曾说过你丑喔。”

    “讨厌啦!我要你把从前的事都忘掉,不准你再记得我从前的丑样子!”

    “这么特殊的缘份,我怎么可能忘记?”他轻笑地看着她耍赖的娇态.庆幸着她多年来未变的个性。

    “说穿了你这个人就是小气!”王嫱嘟起嘴嚷着:“你就是不肯忘了救我一命的恩惠,你打算要拿这点要胁我,让我以后对你言听计从对不对?”

    言听计从?呼韩邪大笑,这点他可是想都不敢想!

    “你还笑!”她扬起小拳往他胸前又是一阵捶打。

    忽然,她想起了些事,不由得怔住了。

    “你怎么了?”呼韩邪握住她停在半空中的小手,看着她忽然凝起的脸色关心地问着。

    她抬起脸,满脸怨怼地盯着他:“我记得…你是有妻子的!”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呼韩邪哑然失笑。

    “有什么好笑!”她沮丧的垂着脸。“当年你到南郡寻找嫦娥泪,不就是为了她…”

    一想到呼韩邪的好,并不是只对她一人,她心头就不知为何百味杂陈,难受得紧。

    “是没错。”嗅出她话中的酸味,呼韩邪笑了笑,她…是在吃醋吗?

    “你还笑得出来?”她揪住他的衣襟,瞪视着他:“你…

    她…我…”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呼韩邪轻抚她气鼓鼓的粉颊,轻笑着:“你在吃醋?”

    “你眼睛有毛病啊!看不出我现正在生气呢,哪有闲工夫喝什么酸醋?”她将头偏过一边。

    “傻丫头。”呼韩邪轻轻扳回她的脸,笑看着这个连什么是吃醋都还搞不懂的小丫头。

    小娃儿毕竟是长大了,或许她不明白吃醋的意思是什么,不过她为他而写满脸的女人酸醋昧,不得不让他的笑中尽是得意。

    “我才不傻呢!”她拨开他的手,红着眼眶说:“我知道一个丈夫就只能有一个妻子,你既然已经有了妻子,怎么可能再由我做你的妻于?你根本就是在骗人!”

    “不管是你们大汉朝或是我们匈奴,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事。”

    “你别骗我了!我爹明明就只有我娘一个妻子,哪来什么三妻四妾?”

    “那么我也就你一个妻子,行了吧?”为她,呼韩邪甘愿做此承诺。

    “可是你原来的妻子怎么办…”她突然抽了口气,不安地看着他:“她…不会已经死了吧?”

    是不是因为她吃掉了嫦娥泪,才害呼韩邪原本的妻子不治而死,那不就等于是她害的…

    “好了,你别再想,祈娜没死。”他拍拍她满是疑问的脑袋。“不过她现在不是我的妻子,而是那位让你变漂亮的高大夫的妻子。”

    “啊?”

    “我真该好好谢谢高大夫,没有他我哪来这么漂亮的小妻子?”

    王嫱听了他的话又皱起眉头,低声嘟嚷:“我就知道…

    如果我没变漂亮,你根本就不会要我。”

    “唉,你这迷人的小脑袋里究竟装了多少问题?”他轻敲她的头,随后紧攫住她,徐徐的将唇盖上她的。

    他的吻是轻轻的、柔柔的,如温暖的春风拂过,暖得她四肢倦懒、昏昏沉沉,唯一与这股暖意不相衬的是她怦怦作响的心口,却也证明了她在这阵暖死人的春风里,依旧活得好好的事实。

    良久,呼韩邪放开她的唇,双眼仍炯炯的直望着她,望得她面红耳赤,望得她心跳加速。

    她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只能低下头呐呐的说着:“你的胡子…好扎人…”

    “是吗?”他顺了顺那遮住他半张脸的胡子,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从不知谈情说爱为何物的王嫱,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种暖昧不明的气氛,她特意转开话题,轻快的问着:“你现在就是要来带我走了吗?”

    “小嫱儿,别急,再等几天就是这个月十五日,那时我会风风光光的将你娶回去,做我匈奴的阏氏。”

    “可是”

    “你要记得,无论如何都千万别让汉皇看见你。还有,要乖一点,别在我娶你之前出什么乱子,知道吗?”他捧起她的脸,耳提面命了一番。

    王嫱顺从的点点头。

    “很好,这才是我的乖嫱儿。”

    接下来的几天,掖庭里是上上下下忙成一团。

    虽然是运送后宫的女人去匈奴和亲,但名号上也不能太难听,因此王嫱被皇上以义妹为名,赐封为“永安公主”让皇后草草的备了几项嫁奁,其余的送嫁事宜一概交由掖庭令全权处理,只等十五那日便要送王嫱和呼韩邪出关。

    十五日一大清早,王嫱就已正坐在铜镜前,任凭采女们为她梳妆打扮,事实上她一夜都未能合眼。

    终于等到这一天,她仍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真可怜…昭君妹妹都吓傻了。”陈采妍含泪为王嫱梳理长发,误以为王嫱的发怔是因为过度害怕。

    其实真正害怕的是陈采妍,她奉命为王嫱的陪嫁,将跟随到匈奴去伺候她。一想到此去大漠,前程茫茫未卜,归乡之日无期,教她怎么能不害怕?

    “采妍,她可不再是什么昭君妹妹,该改口称‘永安公主’了。”郑妙女提醒着。

    “是啊,永安公主…”陈采妍木然的说着,不禁嫉恨起王嫱来。

    同样是来自南郡乡下的采女,同样得远赴匈奴那不毛之地,永世再无重回汉土之日,但王嫱好歹得了个”永安公主”

    的封赐,到了匈奴也最起码是国母之尊的于氏,而她呢?不过是公主的陪嫁,伺候阏氏的侍婢…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满心待嫁喜悦的王嫱丝毫没有注意到陈采妍的心境,她喜滋滋地拉着陈采妍的手:

    “采妍姐姐,别理那什么公主不公主的,谁都知道我根本就是个假公主,你还是叫我昭君就行了。”

    “奴婢不敢。”

    “哎呀,别自称什么奴婢、奴才的,你我姐妹一场,以后我有什么好吃、好穿、好用的.绝对少不了你的一份。”

    在掖庭里这两年的时间,陈采妍算是所有采女中对她最好的一个,她早就当陈采妍是她的好朋友,既然是好朋友,自然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喽!更何况她认为此去匈奴,便可脱离这皇宫牢笼,从此自由自在,便自个认定陈采妍也该是满心欢喜的才对。

    什么都分我一份?那么尊贵的身份呢?你是不是也愿意分我一份!陈采妍苦涩地想着。

    “好了、好了,反正你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出了长安,从此就要相依为命了,所以我说采妍,你也就别谦逊了。”

    郑妙女拍拍两人。

    “不过…我说昭君啊!”郑妙女不解地看着王嫱。“怎么你现在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要去的是多么可怕的地方?”

    “不管什么地方,都比皇宫这个鬼地方来得自由、来得好。”

    她拉着郑妙女、陈采妍二人,满是向往的又说:

    “你们想想,那无垠的大漠、无尽的草原,没有繁琐的礼教,没有屋宇的牢笼…多广阔、多自由!”

    …多可怕啊!王嫱不要她们想还好,让她们这么一想,她们不禁恐惧备增、冷汗直流。郑妙女还可以庆幸去的不是她,但陈采妍就更哀怨得无以复加。

    “我所担心的是…”王嫱望着铜镜,拿起的脂粉又放下手。

    “还会有事能教你担心啊?”这倒是稀奇了,郑妙女差点要去窗外看看今早的太阳有没有升错了方向。

    “丞相和掖庭大人曾再三交代,都说待会儿去面圣时,千万不可以让皇上看见我的脸,否则只怕皇上不肯放我走。”王嫱看着一旁的凤冠,有些担忧的又说:“万一真被皇上给看见了怎么办?我可是一刻也不想多留在这皇宫当中了!”

    陈采妍沉吟了会儿,随后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我有办法了!”

    三个小女子交头接耳一番,跟着七千八脚的忙碌了半晌,好不容易忙完了后,就听得掖庭令在房门外宣告:

    “时辰到了,请永安公主前往金殿向皇上拜别。”

    王嫱的一颗心瞬时升上了天际的顶端,而陈采妍的一颗心则沉到了无底的深渊…

    jjwxc jjwxc jjwxc

    王嫱身穿着与公主相同的绣凤镶金大红嫁裳,头戴金簪凤冠,加以细密的珠帘垂面,由陈采妍搀扶着,姿态娉婷的进入金殿,来到呼韩邪的身边。

    她透过珠帘,又羞又喜的偷窥着她的夫君…咦?

    有没有搞错!这是她的夫君,她的“残余”呼韩邪吗?这个人是没有胡子的!

    但是他看着她的笑眼好熟悉!她顾不得仪态,伸手在眼前挡住了他的下半张脸…嘎!真的是他!他于嘛没事把胡子给剃了?

    看着她的震惊,呼韩邪扬起一抹深深的笑容,脸颊两旁瞬时陷下两个深深的酒窝,棱线分明的脸庞也遍写着满溢的柔情。

    王嫱呆呆的望着他好看得过火的笑容,她才发现这竟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真正的笑容!

    以往他的笑容总藏在那半张大胡子底下,只能从他充满笑意的眼中和微微上扬的胡须看出他正在笑。怎么也想不到没了胡子的掩盖,他的笑容足以让人的心忘了要跳!

    王嫱身后的陈采妍同样忘了心跳。她原以为匈奴的单于是长得像头大黑熊的凶恶大汉,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匈奴之王竟有如此迷人的飒飒英姿,潇洒挺拔胜过大汉天子千百万倍。

    难以平衡的心情逐渐在陈采妍心中加深,她埋怨着上天凭什么让王嫱这么的幸运,拥有一个令人妒羡的好夫婿,还得到尊贵的身份和地位!而她陈采妍不但毁身于形态猥琐的汉天子,而且还什么也得不到,到最后还得沦为身份卑微的侍婢,外放到什么也没有的大漠荒地!

    她知道这不能怨王嫱,只能怨自己的命不够好,但她就是无法压抑胸中浓烈的恨意…

    “请永安公主与驸马上前朝拜!”皇上身边的小黄门朗声说。

    呼韩邪轻执起王嫱的纤手,领她走到大殿金阶前,双双跪拜:“吾皇万岁,万万岁!”

    汉皇轻瞟着阶下二人,语气敷衍、形式化的说:“永安公主,此去匈奴要善尽职责,母仪天下,宣扬我大汉文化,不可稍有怠忽,知道吗?”

    “臣妹谨遵皇上教诲,定当克尽心力,永保双邦亲谊。更在他乡日夜祝祷,求上苍保我大汉国运昌隆,佑我天子万寿无疆。”王嫱将掖庭令敦她多日的答词一字不漏、中规中矩的背了出来。

    汉皇听得王嫱婉转声扬,又见得她身段婀娜,忽然心血来操,想看看这个王昭君的真面目是否真如画像中那般令人作呕。

    他自龙座起身,缓步踏下金阶,来到俯首在地的王嫱面前说:“永安公主把头抬起来见朕!”

    汉皇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不只急坏了丞相和掖庭令,更吓得呼韩邪冷汗直冒。

    王嫱也死命的低垂着头,迟迟不肯抬起头来。

    “永安公主,没听见朕的话吗?”见王嫱没有动作,汉皇微微愠怒。

    “皇…皇上,永安公主是匈奴单于的新嫁娘…按礼俗,在此时是不能见人的…”掖庭令赶忙劝汉皇打消这个念头。

    “什么礼俗?她是朕封的公主,朕却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岂不是很可笑?”汉皇没好气的说着。

    “皇上这…”丞相也想出言相劝,但汉皇不耐烦的喝道:“别再说了,朕就是要看看她究竟是何模样!”

    “永安公主,把头抬起来见朕!”

    王嫱知道这回躲不过了,非得要见上皇上的面不可,于是她只有无奈的缓缓将头抬起,拨开面前的珠帘…··:

    “请皇上恕罪…”原以为大难即将临头的丞相和掖庭令,连忙在汉皇面前下跪请罪,没想到看到的竟是汉皇一脸作呕的神情。

    他们转向王嫱看去,只见王始睑上涂抹着浓得吓人的红妆,鼻边也如画像那般点上了颗硕大无比的黑痣,模样可比画像还要丑上百倍。

    汉皇先是愣了一愣,随即朗声大笑。

    “这就是永安公主?很好、很好!丞相费心了,又何罪之有!”接着,汉皇挑衅的问着呼韩邪:“呼韩邪单于,这就是朕赐给你的公主,你还满意吗?”

    看到王嫱的恐怖妆扮,呼韩邪差点狂笑出声,但他俯身向下,极力将笑意强压住:“满意…臣满意之至,谢汉皇隆恩!”

    “满意?”这样的女人能教这个匈奴人满意才怪,八成是畏惧大汉天威,因此敢怒不敢言吧?汉皇得意的想着。

    同样对呼韩邪的回答感到讶异的还有王嫱身后的陈采妍。

    王嫱那脸骇人的妆就是她的杰作!她嘴上说是帮着王嫱吓退皇上,心里打算的却是要吓退匈奴单于。

    就她猜想,万一匈奴单于看到王嫱的这张脸,必定当场吓得不敢娶,那么王嫱不但不可能前去匈奴,说不定还要被赶出宫去。当然,如此一来,她就可以不用当王峡的侍婢,更不用去到那荒芜的大漠了。

    谁知她千算万算,就是算不到那迷人的匈奴单于竟然会对王嫱的这张脸“满意之至”?如果可能,陈采妍真想剖开呼韩邪的脑袋,看看那里头究竟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呼韩邪再看了眼王嫱,含笑向汉皇叩首称谢:“感谢大汉天子英明慷慨、德泽过天,赐给臣下如此绝丽的公主,臣下保证,只要有永安公主在匈奴的一天,我匈奴必定臣服于大汉天威,永不再犯汉疆边界。”

    绝丽公主?汉皇又是一阵狂笑,这匈奴人的审美眼光当真是不同凡响啊!

    “罢了,罢了!快把她带走吧!”汉皇大袖一挥,向龙座走回去,心中还得意的暗想着:你这家伙长得好又如何?朕就赐个丑八怪吓你一辈子,谁叫你这蛮子敢妄想我大汉的金枝玉叶!

    汉皇以为大大杀了匈奴人的威风,殊不知这场政策和亲,他自己才是真正吃了大亏的那一个!

    延绵数百人的匈奴迎亲队伍,欢天喜地、锣鼓喧天的出了长安,来到近边关的驿站,这才暂停前行,稍做休息。

    呼韩邪来到华丽的銮轿前,亲自搀扶着他的新娘下轿进人驿馆休息。

    “啊!重死我了!”一进入房内,王嫱迫不及待的摘下头上那顶重得要命的凤冠,然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陈采妍立刻盯着随后步人的呼韩邪,期待在他脸上看到什么精彩的表情。

    呼韩邪脸上的表情是很精彩,但不是陈采妍想看的那一种。他审视着王嫱的脸,再也按捺不住隐忍已久的笑意,拼命的狂笑起来。

    “你笑什么笑!”王嫱娇嗔的捶他一拳。

    “你脸上的妆…亏你想得出来!”呼韩邪笑弯了腰。

    “哼,要不是先预防了皇上会来这么一招,只怕我们现在都还出不了城门呢!”王嫱拿着手巾抹去那层厚厚的丑妆,重现她秀丽的容颜,嘴上还直咕哝着:“光会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变了张脸?害我差点不认识你了!”

    他搂过她的纤腰,宠溺地笑着说:“怎么样?你喜欢我这张脸吗?”

    “嗯…不喜欢!”王嫱红了脸,偏过头赌气的说。

    “为什么不喜欢?”呼韩邪脸色一沉。

    他可是为她才剃去跟了他二十几年的胡子,还让吧腾笑话了许久,而她竟然说不喜欢?

    “你没了胡子光溜溜的,笑起来…太清楚,让人看了好不自在!”

    什么叫做笑起来太清楚?呼韩邪哑然失笑。

    他扶着她的下颚,细细替她拭去部分脸上的残妆,接着又露出白牙一笑:“我这么笑,你又如何个不自在法?”

    “就是…就是…”近距离直视着呼韩邪刺目的笑容,王嫱胀红了脸,呐呐得说不出话来。

    他低头在她娇容重现的脸颊上熨下一吻:“小嫱儿,我真喜欢你不自在的样子!”

    “你欺侮人,真是可恶!”她恼羞成怒的又是捶打着他。

    陈采妍目瞪口呆地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人,简直不敢相信她眼睛所看到的。

    原来他们早就相识!难怪王嫱对嫁至匈奴之事兴致勃勃,难怪呼韩邪看到王嫱的妆会不以为意,原来他们早就串通好了!

    说什么当她是好姐妹,却什么都不告诉她,害她净做些无谓的打算,陈采妍觉得像被王嫱狠狠的戏耍了一番!

    利用她来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吗?陈采妍心中的恨意又是加深,一时禁不住的情绪激动,让双手颤抖得握不住茶杯。

    直到破碎声响起,王嫱才记起房内还有另一个人。

    “啊!差点忘了…”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拉着呼韩邪到陈采妍面前:“呼韩邪,我跟你介绍,她是我在掖庭里最照顾我的好姐妹,说起我脸上那妆,她可是最大的功臣喔!”

    好姐妹?呼韩邪挑高了眉。

    只怕人家不这么认为!他可没错过她刚才眼中一闪即逝的恨意。这么轻易的称姐道妹,王嫱这丫头也太容易相信人了。

    “奴婢陈采妍,见过单于。”抵不住呼韩邪的炯炯目光,陈采妍心慌的垂首一拜。

    “陈姑娘不必多礼,依照公主所言,我应该要好好的谢谢你才是。”呼韩邪口中客气,但犀利的眼光可是一刻也未放松。

    呼韩邪那极具穿透力的炬目,看得陈采妍是脸红心跳,她头垂得更低,呐呐的回答:“奴婢…不敢当。”

    王嫱拉着陈采妍的手,满怀诚挚的对她说:“采妍姐姐,我都拿你是姐妹看待了,你就不要再自称奴婢了。这次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以后我和呼韩邪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她转头又看着呼韩邪。

    “你说对不对?”

    呼韩邪叹口气,轻点王嫱小巧的鼻尖。

    “对不对都让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接着,他正色望向陈采妍,以温和却极具威严的语气对她说:

    “陈姑娘,既然公上诚心诚意的当你是她的好姐妹,往后你可要善尽心力的照料公主,千万不可怀有它想,让我和公主失望,知道了吗?”

    陈采妍忐忑地点点头。

    “明天一早还要赶路,你们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呼韩邪轻搂王嫱一下,便转身走出房门去。

    房门外已没了呼韩邪的身影,但王嫱的心里头却仍满是他带给她的甜<img src="image/mijpg">喜悦。

    她对着房门怔忡的说着:“采妍姐姐…呼韩邪真是个好好的人,对不对?”

    “没错…这世上只怕再也找不着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陈采妍同样怔忡地回答着。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