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娘娘,你怎么了?脸色白得吓人。”服侍陶妃的宫女个个吓得手足无惜。

    “啊!我好难受…喔…快…快叫太医呀!”陶妃按着胸口惊慌地嚷叫着。“禀娘娘,太医正在赶来的路上,你再忍忍吧!”焦急的宫女站在门口引颈而望,要是娘娘有个三长两短,那她们这些侍女可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王…找王来…”陶妃一心悬念的还是只有他。

    “可是…”谁都知道王早对后宫嫔妃不闻不问,此刻八成和受宠的王妃坠入温柔乡中,谁敢冒着生命危险跑去坤宁宫找人?

    “可是什么!快去!”陶妃额上的汗珠正汩汩淌出,这些贪生怕死的饭桶,难道她现在的状况还无法说动王移驾吗?

    “是。”宫女满心无奈、温吞吞地朝坤宁宫走去,嘴里还咕咕哝哝的抱怨这门苦差事。

    她人还未踏进坤宁宫的大汀,侍卫就把她给拦了下来。“你哪个宫的?这么晚了来这干嘛?”

    “陶妃娘娘命我来请主。”宫女唯唯诺诺的说明来意。

    “这么不懂规矩,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坤宁宫,你新来的呀!”侍卫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

    “对不起,我…我们家娘娘病得很重,能不能烦劳帮我通报一声?”小宫女瑟缩地问。

    “不行!”侍卫公事公办的回绝。

    “求求你,我要是没请到王会被娘娘剥皮的。”小宫女焦急得眼泪都要夺眶而出。

    “我也知道你主子不好伺候,但这是规矩,今儿个我要是放你通行,不换我自找麻烦?”这禁军可是归后北官护法所管,她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上司,没事还是少惹为妙。

    “可——”

    “那可不可的,你还是快走吧!”侍卫挥挥手要她离开。

    “怎么回事?你在欺负人家小姑娘吗?”庄爱一身黑色劲装出现在侍卫身后,似乎不像准备要进入梦乡的样子。

    “这…你又是打哪儿来的?怎么——”侍卫疑惑的指了指内庭,这人怎么从里头冒出来?他好像没见过呀!

    “连我你都不认得啦!”庄爱好笑的逗他。

    瞧他这身打扮,一副要去做坏事的样子,可越看还真有点面熟呢!侍卫搔搔头百思不解。

    “你这笨瓜子。”庄爱习惯性的骂他。

    “啊!你是——”还来不及将“王妃”两字说出口就被她给扦断了。

    “嘘!别嚷嚷。”庄爱急忙要他噤声,要是吵到那个熟睡中的男人就毁了。

    “是。”侍卫前后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让一旁的小宫女看得是一头雾水。

    “你们俩刚才拉拉扯扯的在干嘛?笨瓜子你老实说,是不是约心上人来这幽会呀?”庄爱不正经的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啊!王——”他被她这举动给吓了一大跳。

    “嗯?!”庄爱瞪了他一眼。

    “呃…请自重,让人看到不好。”要是被王知道他曾和王妃如此亲近,肯定会小命休矣。

    “你和心上人幽会被看到难道就好吗?”庄爱反问他。

    “这位…大哥,你别误会,我不是——”小宫女连忙想澄清误会。

    庄爱误以为她是怕她把事情传了出去。“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啦!你别紧张。”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位姑娘是陶妃娘娘的侍女,她是来找王的。”侍卫赶紧一口气说完,以免越描越黑。

    “陶妃?!她叫你来找他干嘛?”庄爱口气不变,陶妃那嘴脸她想来就有气,夜深人静的派人来准没好事。

    “娘娘病重,希望能见王一面。”她不仅眼前这名男子为何直呼王为“他”但这本就不是她该管的事,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传达娘娘的旨意。

    “陶妃生病了?严不严重啊?”庄爱的恻隐之心油然而生。

    “似乎顶严重的。”小宫女如实说道。

    “快带我去瞧瞧。”庄爱拉起她的手就要走。

    “这…娘娘想见的人是——”她为难的说。

    “好吧?好吧!我去叫他起床这总行了吧?”真是的,庄爱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匆匆忙忙的跑回寝宫去。

    “喂!快起来呀!起床啦!”庄爱用力推开房门,一路大嚷着来到厍昆铣的身边,没料到他居然一把抱住她,一个转身就将庄爱压在身下。

    “别吵。”厍昆铣呢喃了一声,窝在她的颈间继续睡他的觉。

    “你醒醒,陶妃生病了。”庄爱用力的想推开他。

    “嘘!你好吵。”厍昆铣轻轻地啃着她的脖子阻止她吵闹。

    好庠,庄爱闪躲着他的侵略。“别这样,快起来了。”

    “天都还没亮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唤醒我,该不是又想要了吧?”他微酣地奉上深情的吻。

    “唔…”庄爱被他挑逗得差点忘了正事“讨厌!人家是要你赶紧去探望陶妃的,她病得很严重,你快跟我去看看嘛!”

    “就为了这事,你三更半夜把我叫醒?!”他转过身又准备补眠去。

    “你别再睡了。”庄爱根本不让他得逞,拼命摇晃他。

    “生病就让太医看看,我去又帮不上什么忙。”厍昆铣被她摇得根本无法人眠。

    庄爱将他身上的被子掀开来。“可是她指名要你去呀!”

    “你怎么知道?咦…你这身衣服哪来的?”厍昆铣双眼射出精光,猛瞧着一身劲装的她。

    “哎呀!这不重要啦!先去看看陶妃好不好?”她急忙转移话题,撒娇的偎着他问。

    “你真是…”有个这么好管闲事的王妃真麻烦。

    “走啦!”庄爱催促着。

    “总得让我穿件衣服吧!”他无奈的了下赤身裸体的自己。

    “喔!”庄爱的脸霎时红起来,羞得都不知道该将视线摆哪儿。“你快去啦!”她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推他。

    “遵命。”真拿她没办法,厍昆铣认命的起身。

    “穿好了没?”庄爱没敢张开眼。

    “你不会自己看吗?”厍昆铣好笑的走近她,拉开她捂着双眼的手。

    “啊!”庄爱闭着眼大喊。

    厍昆铣好整以瑕的凑近她的脸,感觉两人连鼻息都交融在一起了。

    “你…你…你想…想干嘛?”庄爱紧张的瞪大双眼。

    “我没这么恐怖吧!瞧你紧张的,不是要去看陶妃吗?还不走?”厍昆铣取笑她的惊慌失措。

    “讨厌。”又被他耍了,庄爱给了他一记拳头。

    “等会儿我可要你好好给我解释这身装扮的来由。”他可没忘了她那身奇异的扮相。

    庄爱皱着一张小脸,不过才第一次想偷偷逃跑就被捉个正着,真是有够倒霉的。

    “太医…”陶妃担心不已。

    “怎么样?”厍昆铣问老太医。

    “娘娘的症状是中毒,我已经替她放过血,修养一阵子应该没事,不过…”太医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你快说呀!”陶妃才刚放松的情绪又紧绷起来。

    “唉!解毒还需下毒者,这余毒未清,恐怕…”太医同情地看了陶妃一眼直摇着头。

    “恐怕什么?我会不会死?太医,你快说呀!”陶妃害怕的追问。

    “娘娘先别急,这毒是伤不了性命的,但恐怕对生育有所影响。”太医老老实实的回答。

    “什么?!似是说…我不能生了?”陶妃难以置信的尖叫。

    太医立刻给了她一线生机。”除非三日内寻获解药。”

    “太医,陶妃怎会莫名其妙中这等怪毒?”厍昆铣眉头深锁。

    “是啊!我也感到不解。”陶妃实在思不透自己如何中毒的。

    “病从口入,饮食方面的可能性极大。”根据多年经验,这是条百试不爽的管道。

    “你想想今天有没有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庄爱关心的问。

    “没有啊!只除了…”陶妃努力地回忆当日的膳食。

    “什么?”庄爱好奇的追问。

    “王亲赐的鸡汤比较特别以外,其余的都和其他嫔妃一般。”陶妃语气中有此许的甜<img src="image/mijpg">。

    “鸡汤?什么鸡汤?”厍昆铣压根就不晓得自己赐过什么鸡汤给后宫的妃子。

    “正是怕庄妹妹吃味所以不敢承认吗,那鸡汤明明是你要人送来给我的。”陶妃还炫耀的朝庄爱睨了一眼。

    “我没有要人送鸡汤给你。”厍昆铣深感事出有因,急忙命人找来送汤的宫女查证。

    这时陶妃才恍然大悟,难不成是自己…

    天啊!不会吧!这种咎由自取的戏码不可能这么巧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是。冷静、冷静点,别自己吓自己。陶妃脸色难看至极。

    不一会儿工夫,送汤的宫女来到厍昆铣面前,他立刻问明事情的始末。

    “那汤本是南护卫要我端给郦妃娘娘的,但因郦妃娘娘出宫

    祭神,所以南护卫便要我端来给陶妃娘娘,还交代是王御赐的。”宫女战战兢兢的说。

    “去把南护卫给我找来。”这是居然牵扯到摇光身上,厍昆铣可真是头痛不已。

    “你先别气,南护卫不可能会毒害陶妃的。”庄爱关心地抚慰他。

    “那可难说哟!谁都知道南护卫和妹妹是同一挂的,为了替你巩固地位,怕也不是不可能。”陶妃乘机将罪名推到南摇光身上。

    “你胡说!我不准你信口开河。”庄爱气急败坏的嚷道。

    “哼!搞不好还是你指使的。”陶妃也不甘不弱的在厍昆铣面前挑拨离间,此时不栽脏更待何时?

    “我才没有——”

    “统统给我闭嘴!”他怒喝一声。

    “王——”陶妃眼眶含泪,楚楚可怜的博取同情。

    “别哭,我会查明真相的。”厍昆铣就是见不得女人的泪水泛滥。

    “你是不是也怀疑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庄爱见到他那只搁在陶妃肩上的手就觉得碍眼。

    “我没这么说。”厍昆铣倒也没如此认为。

    “你就有这么想。”见不得他对别的女人好,庄爱开始无理取闹。

    “我没有。”女人真是难搞,他一句话都没说就能被抹黑至此。

    厍昆铣想起身安慰庄爱,但陶妃似乎察觉到他的企图,死命的圈着他,直将泪水往他身上抹,害他只好捺着性子安慰她。

    庄爱被这一幕给气红了眼,她被怀疑、栽赃,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厍昆铣居然无动于中,还紧紧抱着他的陶妃拼命安慰。

    “你干嘛对她那么好?我才是被她诬赖的人。”庄爱酸味横溢的将他的手自陶妃肩上扯下。

    “王,她好狠的心啊!害得我不能替你生下龙子,你不会嫌弃我吧?”陶妃装腔作势的扑倒在厍昆铣的怀里。

    “太医说只要拿到解药就没事了,你别担心。”厍昆铣要她放心的举动又触怒了庄爱。

    “哼!等她吃了解药,我着你顺便让她替你生个孩子,以免她不信自个儿的毒已经解了,还找借口死缠着你。”庄爱气愤的夺门而出。

    厍昆铣虽然很想追出去安抚一番,但是又不能放着陶妃这事不管,要不那个下毒手的人或许还会危害其他人,甚至是他爱逾生命的庄爱。

    “王妃,你怎么了?”被宣召而来的南摇光在陶妃的寝宫外和庄爱撞个正着。

    “南护卫,我看你还是别进去得好。”庄爱没好气的说。

    “为什么?”南摇光一头雾水。

    “有人想栽赃嫁祸给你呢!弄不好连脑袋瓜子都丢了。”庄爱为方才厍昆铣的态度兀自气愤不已,那死没良心的,居然搂着那女人婉言相劝慰。

    “我不懂。”南摇光依旧是大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上顶王妃到底在说些什么?

    “陶妃说我让你下毒害她,这会儿你家主子正打算找你去兴师问罪呢!”庄爱故意夸大事实。

    “下毒?!我哪有?”她一听非同小可,急忙否认。

    “废话!我根本没和你串谋,哪来这回事?”庄爱鼓着腮帮子没好气的说。

    “那陶妃干啥诬赖我们?”

    “南护卫,你真没在鸡汤中下毒吗?”

    “鸡汤?我?有没有搞错啊!那鸡汤…”南摇光偏着头回想,霎时灵光一现。“不对呀!那鸡汤原本是王嘱咐御膳房替王妃熬的…可我们今儿个溜出宫去——”

    “你是说…那汤原本该是我!”庄爱不由得庆幸自己的好运。

    “我想汤反正也熬好了,就借花献佛你”南摇光俏皮的摊手耸肩,这下子王该好生奖励她一番才是,要不是她这番阴错阳差,现今躺在床上的可就是他心爱的王妃了。

    “会是谁想害我呢?”庄爱忘了方才的不快,这会儿她只想揪出那个下毒手的人来。

    “这事我看得赶紧禀告少主去。”南摇光说着就要朝王妃屋里走去。“咦,王妃不跟我一道去吗?”她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一动也不动的庄爱。

    “你去行了,我还有事。”庄爱赌气的对南摇光说。“顺便告诉你家少主好生照顾陶妃不用理我了怎么说她也是代我受过的,别亏待了人家。”语气之酸让南摇光为之失笑。

    “属下我一定会替你转告的,要不要顺便请少主在此留宿几日呢?”她开着玩笑。

    “哼!他最好都别回去。”庄爱头一甩就急忙离开,留下南摇光一人站在原地抿唇嗤笑。

    “摇光,你怎么一个人愣在这儿傻笑?少主还等着你问话呢!”北官权衡正奉命要去催人,一踏出屋外就见到南摇光杵在原地,早不知来了多久。

    “喔!就来了嘛!”南摇光乖乖的跟着北官权衡进入屋内。

    “少主。”她恭谨的低下头,眼中却闪过一丝戏谑。

    “摇光,我问你,陶妃稍早喝下的汤是不是你派人送来的?”厍昆铣皱着眉头看向死命贴靠在他身上的陶妃。

    “没错。”南摇光点了点头。

    “王,你看她都承认了。”陶妃逮住南摇光的话尾先发制人。

    “别吵!”厍昆铣不耐的斥责陶妃,心里急着要赶紧问明真相好去追佳人。”摇光,你说清楚,为什么假借我的名义送汤给陶妃?”

    “少主难道忘了早上临出门前才吩咐过的事?那鸡汤是你要御膳房炖的。”南摇光并不急着解释。

    “我是要璇玑送去坤宁宫给小爱又不是——”厍昆铣用责难的眼神看着南摇光。

    “王,你好偏心啊!”陶妃妒恨的撒泼。

    “少主一早出门探视田作后,王妃就拉着我和璇玑陪她出宫去,这汤她自然是一口都没动过。”南摇光接着又说:“也幸好如此,王妃娘娘这才能逃过此劫。”她得意的邀功。

    “难道陶妃所喝的鸡汤就是…”厍昆铣暂时将她们私自出宫之事撇下不谈,眼前要紧的是弄清下毒事件的原委。

    “就是啊!我想反正汤好不容易才熬好的就没敢暴殄天物,连忙要人趁热送来给陶妃娘娘,怎么知道就…”南摇光还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陶妃。

    “你…原来是你多事破坏了我的计划。”陶妃口不择言的怒吼。“计划?”南摇光疑惑的问。

    “什么计划?”厍昆既也听出了蹊跷。

    “没…没…没什么。”陶妃支支吾吾的否认。

    “我不信,你最好给我老实招来。”厍昆铣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岂会被她三言两语搪塞过去。

    “王,你别误会,我是说南护卫的多事害我想替你怀龙子的计划泡汤了。”陶妃转得可真牵强。“王,我不能生孩子了,呜…呜…”我不要啊!”她连忙呼天抢地的演起戏来。

    “别哭了,太医说还有救的。”厍昆铣只得暂时抛去心头的怀疑安慰怀中哭泣的女人。

    “少主,你安心待在这里吧!王妃娘娘交代要你好生照顾陶妃人用理她了,因为她感念陶妃娘娘是代她受过的,请你别亏待了人家。”南瑶光奸笑的遣退下人,临走前还不忘转述庄爱的话“他还诅要你最好待在这里都别回去呢!”说着就将门给合上。

    陶妃一听不由得心花怒放了起来,想不到她因祸得福,反倒得到王的关爱。

    而厍昆铣则是心头一震,这妮子,他都还没质问她那一身打扮的由来和溜出宫的事呢!她竟然先跟他耍起脾气来了。

    “这几天你好好静养一下。”他迫不及待的起身替陶妃盖好被子。

    “王,你要上哪儿去?”陶妃哀怨的问。

    “回宫去。”说完便飞也似的离开。

    “王——”不是说好要留宿陪她的?这…真是太欺侮人了,陶妃险些气炸的瞪视那道门。

    “哼!”庄爱一见到厍昆铣就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生气啦?”他软言软语的凑近庄爱身边,讨好的搂着她的肩。

    庄爱不语的挣开他的大掌。这个臭男人居然还嘻皮笑脸的用那双刚搂过其他女人的烂手摸她,真是气人。

    “你同陶妃吃个什么味儿?我心上根本就容不下他人。”厍昆铣将她一双柔美置于胸口。

    “骗人!”庄爱嚷道。

    “我瞧你才是个小骗子。”他宠溺地轻捏她的鼻头。“不是说不嫁给我的?怎么这会儿又吃起飞醋来着?”

    “臭美,谁吃你的醋了?”庄爱打死都不承认她心头这种五味杂陈的滋味和莫名其妙的行为谓之吃醋。

    “那你干嘛一见到我抱别的女人就不理我?”厍昆铣索性将庄爱抱到他腿上戏谑的问。

    “我才没有,你高兴抱谁就去抱谁,喜欢同多少个女人牵扯不清也不关我的事。”庄爱死鸭子嘴硬的说。

    “真的吗?”他颇为怀疑的口气。

    “对,你滚回陶妃那儿去吧!”庄爱故作无所谓的推着他,殊不

    知她这种不成熟的举动压根儿就不具说服力。

    库昆铣强忍住放声大笑的欲望。“那怎么成?我要是上陶妃

    那儿,你不躲进棉被里哭才怪。”

    “我才不会,你尽管去。”被人说得像个小可怜似的,庄爱不快

    极了,她像是这么没风度的人吗?

    厍昆铣低笑着。“真要我去?”

    “你想去就去,别一直问我。”庄爱闷闷的说。

    “我当然要征求一下你的意思你要不被妒妇一刀砍死岂不冤枉?”厍昆铣不怕死的嘲弄她。

    “我才不是妒妇,你…该死…你拐着弯骂我。”庄爱羞恨得涨红了脸,一只粉拳不忘朝他身上招呼。“娘子饶命啊!”厍昆铣作戏似的讨饶。

    “谁是你娘子。”庄爱没好气的用力捶了他一下。

    “你想谋杀亲夫啊!”厍昆铣制止她继续使大的捶打。

    她别开脸没搭话。

    “还没打够呀?”他勾过她的俏脸问道。

    “谁教你占我便宜。”庄爱嘟着嘴,丝毫不知自己这近似撒娇的行为多么诱人。

    厍昆铣不由自主的受到>吸>引,低下头就狂猛地攫取了她的唇,不由分说的攻城掠地。

    “你刚才也是这样对陶妃的呢?”她心头犹如打翻醋坛子,酸溜溜的。

    “拜托,女人,你别疑神疑鬼的好不好?”厍昆铣真服了他这天才王妃,跟他亲热之时还有空胡思乱想,看来他的男性魅力稍嫌不足。

    “谁教你不安于室。”她哀怨地用力戳他强健的胸膛。

    “不安于室是用来形容女子的。”他真是感到有点无力,庄爱的国学造诣的确不高。

    “我不管,你就是不安于室,你不安于室、不安于堂。”庄爱还故意一再重复的嚷着。

    “好好好,你怎么说怎么对。”真拿她没办法。

    “你敷衍我。”庄爱虽不聪明,却也听得出厍昆铣话中的无奈。

    “不敢。”他再度摆出低姿态。

    “说吧!”庄爱一脸的无所谓。

    “说什么?”厍昆铣摸不着头绪。

    “你准备怎么处置我这个下毒手的坏女人?”她以为厍昆铣还不相信她是清白的。

    “这个嘛…还真伤脑筋。”厍昆铣恶作剧的搔搔颜。

    庄爱沮丧不已。“你真的认为是我做的?”没想到厍昆铣还是不相信她。

    “当然…除了你——”他慢条斯理的看她一眼。

    “怎样?”庄爱一颗心被提得老高。

    “我得想想要怎么处置你才不会落人话柄。”一副他也很想帮她脱罪的模样。

    虽然她是清白的,不过听到厍昆铣这番表示,庄爱心里还是喜孜孜的,看来他是真的对她有情。

    “啊!”她被他突如其来的悬空抱起。“你干嘛?”害怕重心不稳,她急忙搂紧厍昆铣的颈臂。

    “既然今晚的瞌睡虫已经被你赶跑了,你当然得补偿我一夜无眠的损失你”厍昆铣将她抱往内室。

    “什么嘛!你刚才不是在想如何惩罚我的吗?”庄爱莫名祈以。

    “我这不正…好好的惩罚…你了?”他将庄爱小心翼冀的放在床上。

    “人家说的是陶妃——”

    他打断她的话。“摇光全都告诉我了,我知道那件事和你无关,不过你也得要小心点才是。”他真怕自己的严密保护仍有不周之处。

    “放心啦!我福大命大,像今天不就是因为我偷跑出去才没喝下——”一见他脸色不豫,她连忙住口。“啊!好困喔!我想睡了。”庄爱被子一掀就窝了进去,将眼睛闭上。“你给我起来。”差点都忘了这事,厍昆铣没好气的将她的棉被夺走。

    “哎呀!人家好想睡觉,有事天亮后再说啦!”庄爱将头朝内侧转去。

    厍昆铣在她耳边吹气骚扰。“我有说你可以睡觉了吗?”

    “别…会庠。”她只好投降的坐起身“人家好闷嘛!所以才出去走走散心,你不能连这点自由都不给我啊!”“我没说你不能出去,但是…”他没记错的话似乎曾经说过

    要得到他的许可和陪伴才行。

    “你不能怪我没报备,谁教你自己跑得不见人影。”她就是算准了他出宫才敢嚣张。

    “好,那你告诉我,方才你一身要去做贼的装扮又作何解释?”厍昆铣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亟欲脱罪的庄爱,他都还没说些什么,这小妮子倒是挺会恶人先告状的。

    “我才没要去做贼呢!”

    “喔?那你倒是说说看,穿那身黑夜不做贼要干嘛?”厍昆铣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等着听她辩解。

    “我…我只是…只是…”庄爱支支吾吾了老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嗯?”

    “人家只是睡不着想去夜游罢了。”真是个不大高明的谎言。

    “喔…夜游啊?”

    “对,去游游。”她笑得勉强。

    “我都晓得你有这等兴致,这样吧…我今晚就破例带你去夜游。”厍昆铣怎会不知道庄爱想逃跑已经很久了,他不由分说的拉她出门。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