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婚事说成了吗?”北官璇玑紧张地询问说到一半的南摇光。

    “成是成了。”

    “什么意思?”她还真是不懂。

    “意思就是我又反悔不嫁了。”庄爱不淑女的打着可欠、伸着懒腰走了出来。

    “王妃!”两人连忙恭敬的起身。

    “别叫我王妃。”她对这个名词挺反感的。

    “可你是少主钦选的邾国王妃呀!”北官璇玑听了那么多,隐约也知道王对她的重视。

    “对啊!更何况你们昨儿个连晚膳都没用,明眼人一看就晓得你们做了什么好事。”南摇光意有所指地看着倏然着脸红的庄爱。

    “等我叫你们少主把你的眼珠子控掉,你就变成瞎子而不是明眼人了。”庄爱老羞成怒的恐吓她。

    “王妃真爱说笑。”南摇光笑了两声没敢再多嘴。

    “你们两个一大早在这儿吱吱喳喳的,都不用干正事啦?”庄爱一副捉到她们把柄的奸相。

    “保护你就是我们今后的正事了。”北官璇玑正经的回答。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用人家保护呢!”庄爱自诩不是个柔弱的姑娘,更不要专人跟前跟后的,麻烦死了。

    “这是命令,王妃有任何的不满可以直接跟少主说去。”北官璇玑一向公事公办。

    庄爱也不客气的大嚷:“那你去叫他来。”

    “少主正在上早朝,王妃要想见他恐怕还得等等,不如我先叫宫女替你梳理一番。”南摇光要庄爱先将仪表打理好才去见主。

    “我穿这样挺好的,干嘛要换?”她瞧瞧自个儿身上这套在装,虽有些凌乱,但整体上还算不赖。

    “王妃贵为国母,自然得着宫装,这套衣裳不衬你的身分。”南

    摇光小心的措辞。

    “懒得理你们,我自己去找他说清楚。”她说着打开门跑出去。

    “哎哟!找死啊!哪个没长眼睛的这般莽撞。”手中的一大碗汤药尽数被撞翻了,郦妃实在很难保持冷静。

    打从她咋儿个一得知主和这小狐狸厮磨了一夜,就连晚膳端到房里都原封不动的端回御膳房,她赶紧派人知会王婆熬药,这会儿她的心血全给洒了,真是让她气不过。

    “郦妃娘娘。”追了出来的南摇光和北官璇玑福了福身。

    “哟!我说是谁,原来是庄妹妹呀!”郦妃假声假气的打招呼。“对王妃不得无礼。”北官璇玑出盲喝止郦妃的不敬。

    “王妃?!”郦妃尖声叫道“北官护法搞错了吧!王可还没有正式册封她为妃,更何况封后大典也得先出告示才能举行。”

    “郦妃姐姐说得是,不知道你这一大早准备上哪儿去?我可好心告诉你王现在人不在坤宁宫里。”庄爱猜她八成是来找厍昆铣的。

    “我可是亲自熬了一碗补药来给庄妹妹你的,可不巧被你给撞翻了,我刚还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宫女呢!”郦妃的暗讽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我看那碗药八成不补还可能伤身呢!”南摇光对着北官璇玑低语。

    庄爱也觉得出她的不怀好意。“不敢麻烦你郦妃娘娘亲自为我熬药,下回就别花这功夫了。”

    “我是怕王忽略了这种小事,忘了交代要给你熬药,万—你肚里留下龙种,那就惨了。”郦妃的关心无疑让人知道她怀了什么鬼胎。

    “我才不吃那鬼药呢!”庄爱朝她手中的空碗皱眉。

    郦妃奸诈的笑着“那可不成,这是规矩,坏不得的。”

    “郦妃娘娘,你请回吧!少主并未订了这不成文的规矩,他可吧不得王妃早早受孕呢!”南摇光不客气的送客。

    “南护卫,你不要胡说,我这就去跟厍大哥说个清楚。”庄爱真是受不了这些无聊的女人战争。

    “不行啊!少主正在早朝。”南摇光急忙拦住她。

    “既然你现在是我的护卫就要听我的话,带路。”要是没人领路,她八成又要迷失在这偌大的王宫之中了。

    “是…”南摇光和北官璇玑交换了一个眼色,很认命的领她去找厍昆铣,只希望等会儿少主不要对她们发脾气才好。

    君主早朝是不能被打扰的,尤其是后宫的女人,这不仅有损王的威严,是会让臣子看笑话的。

    三人一抵达百官朝觐的大殿外,庄爱不待通报就没头没脑的闯入,看见高坐于龙椅之上的人便大声喊道:“我有事跟你说。”霎时肃穆的议事股堂一片寂静。

    “你怎么来了?”厍昆铣知道庄爱这一闹已经让底下的臣子产生了看好戏的心态。

    “我告诉你,我才不要当你的王妃,还有别拿那乌漆抹黑的怪药给我吃,我没说要你生孩子,另外还有——”庄爱僻哩啪啦说了一长串。

    “还有什么?”厍昆铣似笑非笑地瞅着她气鼓鼓的俏脸问。

    “我不要她们两个跟着我。”她头也不回的指了指一直跟在身后的南摇光和北官璇玑。

    厍昆铣不以为意的飞身向她,转眼又回到座位上,只不过怀中多了个生气的娃娃。

    “怎么一早起来火气就这么大?”他毫不理会底下臣子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的惊讶模样。

    “咳咳咳!”几名老臣受不了的轻声咳嗽,以示提醒。

    “先退朝吧!明日再议。”厍昆铣挥袖遣走众人。

    “少主…”东方天枢真服了少主的率性,但身为谏臣他理应说些什么,不然少主要是给人“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印象可都是他的错。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先下去吧,你们也是,全退下。”库昆铣对东方天枢一出笑容,似乎说着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眼前也只有怀里的人儿最为重要。

    “是。”没一会儿,议事大殿中就只剩下坐在龙椅上的两人了。

    “怎么了?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厍昆铣安抚着怀中的小女人,对于昨夜的缠绵他可记忆犹新,今早满脑子都是她的情影,连早朝都不怎么专心。

    “谁准你跟南护卫她们说我是你的王妃?我早说过了——”

    “不嫁给我。”两人相视一笑。

    “知道就好。”庄爱戳着他的胸口。

    “你要不嫁给我,那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库昆铣的笑容中隐含着一丝丝的奸诈。

    “什么孩子?她摸摸平坦的小腹。

    “你没忘了我们昨儿个夜里——”厍昆铣话才说到一半嘴吧就被一只细白如玉的小手给捂住。

    “不准说。”那么羞人的事怎好这时拿出来讨论呢?

    “瞧你紧张的,生儿育女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好难以启齿的?”他非常故意的大声说着。

    庄爱连忙又用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这个男人还真不是普通的讨厌,她生气的用力瞪着他。

    “不说就不说,可你也别忘了,我们已经行过周公之礼,就差没真实的名分罢了!”他将脸贴近她的耳鬓,小声的低语:“你也不希望孩子没名没分的来到世间吧?”

    “我们…那样…就一定会有孩子吗?”庄爱这下可不敢轻忽了,她不为自己也得要替孩子想。

    但她念头一转,又想起早先郦妃说的那药…

    “没关系,我可以勉强喝那碗黑漆漆的药,这样就不会有孩子了。”庄爱心情又豁然开朗了起来。

    “什么药?”库昆铣披紧了眉头。

    庄爱愤慨的戳他胸口。“你不是都会给被你欺负过了的女人喝那种药的吗?”

    “你喝了吗?”他紧张的询问“是谁那么大胆,敢擅自做主拿药给你喝?”他眉头更加深锁。

    “你干嘛!我又没说我喝了。”庄爱口气不佳的表示。

    “没喝就好、没喝就好。”厍昆铣这才舒展了紧皱着的双眉。“你可不许乱喝药,知道吗?”

    “为什么?”

    “因为…喝那种药会伤身的。”他只能这么说。

    “乱讲!要是会伤身,你怎么会让你的妃子们喝?”明知道这药不好还强要别人喝,太过分了。

    “这…因为…”他还能说什么呢?

    “既然那是不好的药就不应该强迫别人喝嘛!”真是太自私了,庄爱眼中的不满在在控诉着厍昆铣的不人道。

    “那是为了避免麻烦嘛!”要是让后宫的女人有孕,到时侯不搞得天下大乱才怪。

    “避免你的麻烦吧!”庄爱真替后宫的女人感到悲哀。

    他无言了。

    “哼!自私。”庄爱生气的别开脸。

    “别这样嘛!我现在有了你一定不会去招惹她们,我保证。”厍昆铣好言哄慰。

    “谁信你咧!要你撤掉后宫你都不肯,谁敢保证哪天你不会——”庄爱话都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嘴给堵住。

    这真是让人闭嘴的好方法,厍昆铣心想,他辗转深入精品尝她的滋味。

    “唔…”庄爱用力推开他努力地调整呼>吸>。“我话还没说完。”她不让他欺近。

    “你还要说什么?快说吧!”他受挫的放弃了。

    “你…我…我刚说到哪儿了?”真是的,明知她记性向来都不怎么灵光的。

    “给我们孩子一个名分,你没忘吧!”他刻意忽略惹她不快的话题。“喔!对!”庄爱点点头。

    “那我们是不是该赶紧完婚呢?”厍昆铣循循善诱。“可是…”庄爱苦恼的发愁。

    “还可是什么呀?”她应该要马上点头才对吧!这可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好事,这妮子居然还跟他可是来、可是去的。

    “你又还没答应解散后宫。”庄爱顽固的思维又绕到这事上头来了。

    “喔!天啊!”他真想撞壁,说了半天还是没半点进展。

    在御花园的观月亭里,坐着两个气急败坏的女人,她们不是别人,正是郦妃和陶妃。

    “找我来有什么事?”陶妃心高气傲的睨了眼坐在对过的郦妃,她们两个打从一人宫就不对盘,因此也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都已经要大祸临头了,你还摆什么架子?!”虽然是她放下身段找死对头共商大计,但郦妃哪能容人这般无礼?

    “早上发生的事我已经略有耳闻,你该不会就为了跟我说这桩吧?”陶妃拢了拢方才绾好的簪。

    “你好像一点都不紧张?”鼓不会这女人早一步先动手了吧j郾妃小心翼翼的询问。

    “有什么好担心的?瞧!你这不就找我出来商量对策了吗?”陶妃自大的语气真令人气结,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又不好跟她斗。

    郦妃暗暗气呕的开口。“那你想出什么对策了吗?”就不信这个胸大无脑的笨瓜能想出什么来。

    “暂时还没有。”

    果然,就是料准了她没脑子,才找她一块儿合作,郾妃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阴险的笑意。

    “既然你暂时没有好计策,不妨先听听我的。”郦妃接着说“今早我瞧那女人从王的寝宫中出来,好意替王婆端药给她,谁知道她冲着受宠,竟然把整碗药给打翻了。”

    “哼!不要脸的女人,竟妄想怀下龙种。”虽然她们谁都不敢说自己没这么做过,但这次王从宋国弄回来的女人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瞧见自己那一番添油加醋果真引起一点效应,郦妃迫不及待的又编了些情节,好让陶妃和她同仇敌忾。

    “就是说嘛!我们一定得提防着点,万一——”

    “我绝不容许有万一的事发生。”陶妃马上表示自己的立场与郦妃一致。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说着,郦妃从怀里拿出一包叶粉递给陶妃。

    “这是什么?”陶妃不明白。

    “还不就王婆常给咱们喝的东西,我今早也试过了,她现在八成对我有了防范。”郦妃还装出一副十分惋惜没能亲自动手的神情。

    “你要我去!”

    “不,你去八成也讨不了好所以只要偷偷下到她的饭莱中就行了。”郦妃面授机宜。

    “为什么一定要我?这种事你也可以呀!随便派个亲信也成。”她可没笨到搞不清楚状况。

    “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我本来也想自己来,不过等会儿我就得出宫祭神,怕要明儿个才赶得回来。”其实她是故意制造不在场证明的。

    “既然如此…那…好吧!”陶妃于是收下那包不知名的药粉。

    “少主吩咐的鸡汤炖好了吗?”北官璇玑对着御膳房的管事问道。

    “就好了。”管事抹了抹额上的汗珠回答。

    躲在暗处的陶妃暗暗地窃笑了起来,方才她趁着御厨离开之际,早已偷偷在汤里动过了手脚,看来这下子庄爱想不认命都很难。

    嘿嘿!有好戏看了,陶妃得意的奸笑着。

    “小心烫。要不要我找人替你送过去?”管事一边要御厨小心,一边询问北官璇玑。

    “不用了,少主要我亲自瑞过去服侍呢!”北官璇玑俏皮的回答。

    “王对王妃真是好得不像话。”老管事抚了抚白须摇头。

    “你才知道呀!”北官璇玑在如父般的长者面前喃喃说道“我得赶紧送去,不然等会儿就换摇光来催了。”说着她便匆匆离去。

    途中,果真见着了南摇光。

    “璇玑,你还真慢。”她手擦着腰抱怨。

    “怎么,少主要你来找我的吗?”北官璇玑小心翼翼的端着那盅热汤。

    “才不是呢!”南摇光摇头。

    “喔!还真难得。”自从少主知道郦妃几天前的行为后,便无时无刻不盯着她们照料庄爱。

    “少主出宫探视田作去了,所以王妃要我叫你别忙了,她说自己这几天胖了不少,要出去运动运动。”南摇光转述庄爱的话。

    “挺像她会说的话,那这碗…怎么办?”好不容易才炖好的鸡汤浪费了还真可惜。

    “这还不简单。”南摇光伸手一招。”来!你将这送去给郦妃娘娘,就说是王赏的。”

    “禀南护卫,郦妃娘娘出宫祭神去了。”小宫女接过托盘。

    “算她没口服你”南摇光对着北官璇玑无奈的摊手,接着对小宫女说:“那就赐给陶妃好了。”

    “是。”宫女照着吩咐退下。

    “厉害吧!顺便替少主做做人情,抚慰一下他后宫的女人。”南摇光颇以自己的自作主张为乐。

    “我看你是唯恐天下不乱,明知道这样又会让她们有题材炒作。”北官璇玑好笑的斥责。

    “你真是我的知己。”她不否认自己的确有这打算。

    “你哟!”北官璇玑戳她脑袋瓜子一下。

    “别闹了!快走吧!”她催促北官璇玑。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