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这么说来那个人肯定是苣,错不了的。”庄爱听完雪医贞子的形容后极为肯定的说。

    “你确定吗?”厍昆铣还是不太敢相信庄爱的推断。

    “嗯。”她用力地点了下头。

    “既然庄姑娘的师父和姐妹都安然无恙,少主,那我们是不是也该打道回府了?”北官权衡等这一刻不知盼了多久。

    “少主都不急了,你急什么?”南摇光真搞不懂北官权衡。

    “就是说嘛!”西乞开阳好笑的瞅着他。

    “我…我…”北官权衡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还能说些什么,他只是希望少主别荒废了国事,更何况宫中仅剩璇玑一人实在不妥。

    “厍大哥要是不急着回国,可以跟我回宋国呀!你们这么帮我,应该让我做做东家嘛!”庄爱总算能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了。

    “这…”厍昆铣为难了,怎么说他都是一国之君,这一去宋国不又要花上好一段时间?可要是不去的话,小爱这妮于肯定会把他们当初的约定给抛到一边。

    “去吧!少主。”东方天枢点了点头,这不就是他们此番出访的目的吗?替少主找个国后。

    “天枢!”北官权衡惊讶的大叫,却得到东方天枢要他安心的眼神。

    “厍大哥你说呢?”庄爱想想还是得尊重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姑娘家单独返乡?”厍昆铣这句话可说明了他一切的心思。“多住几天再走吧!”贞子劝说。

    “师姑你放心,这一两天肯定要先叨扰你了。”厍昆铣看出老人家的不舍,心软的应允了。

    “那太好了,我去帮你们备一桌好料接风。”贞子开开心心的往厨房里钻。

    “瞧你师姑高兴的。”庄爱对厍昆铣努努嘴。

    师父不在,她一个人挺无聊的,我又难得回来一趟。”他解释老人家的心态。

    “不还有刚才那四个人吗?”南摇光问。

    “常山四老可是我师姑的爱慕者,打我一人门见到今儿个这番景象了。”一点都不稀奇,他已经习惯了。

    “那你师姑到底喜欢哪一个?”庄爱禁不住好奇地问出口。

    厍昆铣摇摇头。“哪一个她都看不上眼。”

    “她眼界真有这么高吗?”西乞开阳难以苟同,虽说常山四老年岁已高,但当年的不凡仍是可见一般。

    “你师姑好挑喔!”庄爱撑着下吧,颇有同感。

    “她应该不是挑,而是早已心系某人吧!”南摇光可真是双察力敏锐。

    “还是摇光聪明,我都不得不佩服。”厍昆铣钦佩地点着头。

    “好啦!你先放开我再说,人家要喘不过气来了。”庄爱拍了他的大手几下,这才让他松手。

    厍昆铣爱怜地摸摸她的脸颊。“我放手了,你可别又食言。”

    “什么又食言嘛!”她不高兴的回嘴。

    “进城就见庄爱如鱼得水般的逢人便打招呼,尤其以男性朋友居多,这不由得让厍昆铣气闷。

    “爱妹妹,好久不见了,怎么你没同你四妹子和四妹夫一块儿回来?”一旁刚放下菜担子准备干活儿的年轻小伙子热情的问。

    “阿堡哥哥真爱说笑,苣哪时候成了亲我怎么都不知道?”庄爱站在路中央就跟自小玩到大的伙伴聊起来了。

    “怎么,你都不晓得吗?四姑娘和阿昂早在回乡的途中成过亲了。”可堡将竹篮中的菜放到他的老位置上,这可是他挣了许久的钱才顶下的摊位。

    “不会吧!苣和师父的动作应该没这么快才是。”庄爱惊讶极了,她那个爱在心头口难开的师父居然开窍了?

    庄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厍大哥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我笨你”

    “我可没这么说哟!你太多心了。”厍昆铣轻敲庄爱的小脑袋瓜子。

    “哼!”她轻抚着头,不高兴的哼道。

    “打从由常山出来,前往宋国的途中,厍昆铣总是心系着一桩事,这会儿他再也忍耐不住了。“小爱,我们说好的事你没给忘了吧?”眼看都已经来到宋国的城门了,他要再不问可不成。

    “什么事?”

    果然,这妮子根本没把他们的约定放在心上,厍昆铣气闷的想。

    “你说过的,要是我肯陪你上当山找师父和妹妹,你就嫁给我,人是不能言而无信的。”厍昆铣捏着她俏挺的鼻粱。

    “又没见到人。”庄爱皱了皱眉头。

    “起码知道人已经平安下山啦!”说什么他也力争到底。

    “还有让你更意想不到的呢!”阿堡神秘的语让庄爱不由得朝他走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婆的?快说嘛!哪家子的事儿?”庄爱紧紧地挨着他探问。

    “除了你们庄家还会有谁家呀!”阿堡好笑的说。

    “找死呵!臭可堡,快说。”她欺压似的用力朝阿堡脑袋敲了一记,一副大姐头的模样。

    可堡揉了揉被敲疼的脑袋。“是你小妹啦!”

    “苹儿?她又捅了什么麻烦?”庄爱疑惑。

    “她捅的也没你多。”阿堡小声的咕哝不巧又传进大家的耳里,搞得南摇光率先抿嘴而笑。

    “死可堡,你给我闭嘴,说重点。”没事扯她后腿干嘛!

    “五小姐大概快被夫家给休了,最近这些天都住在娘家哟!”

    可堡嚼舌根的本领真不是盖的。

    “庄爱,你可回来啦!我们兄弟都想死你了。”又一个声音打身后出现。

    “阿成、阿凯,我也好想你们喔。”说着,庄爱就要给两人大大的拥抱,却被一旁的厍昆铣给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啁!”庄爱瞪了他一眼。

    “我才要问你呢!一个姑娘家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男人搂搂抱抱的?这成何体统?”厍昆铣不高兴的训斥。

    庄爱吐吐舌头,这男人管得比她爹还多,也罢!人家怎么说也帮过她,还是别惹他不高兴得好。

    “厍大哥,你多虑了,他们都是我的好哥儿们。”庄爱还是忍不住的解释给他知道。

    “庄爱,他们是谁呀?你打哪儿带回来的?”阿威看着跟前不太客气的男子,虽然外表器宇轩昂、颇有架式,不过看他紧张庄爱的样子,还真瞧不出这妮子有哪点好的。

    “厍大哥是我新交的朋友喔!”庄爱的介绍词似乎不太让对方满意。

    “不只这样吧!”阿凯质疑。

    “小爱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儿。”厍昆铣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一脸愕然,连过他们身边的路人都不禁侧目。

    庄家二小姐居然有人敢要?!大家心里头都有此想法,而四大护卫显然也为主子的这番表示给吓着了。

    “厍大哥,你别乱说话行不行?”庄爱发现四周的人都密切地想知道攸关她的小道消息。

    “我有没有乱说你最清楚,别忘了你方才所答应的事。”厍昆铣占有欲极强的一把将她搂近。

    “厍大哥——”

    “不是还要带我上你家提亲去?快走吧!”他催促着庄爱,不由分说地押着她往前走。

    “庄爱该不会真要嫁给那个男人吧?”看着早将他们甩在身后的一行人,阿威喃喃低语。

    “想不到庄家五个女儿一眨眼就嫁得一个不剩。”阿凯一手搭在阿威的肩上感叹。

    “连庄爱那没半点姑娘家模样的都有人要,真是难以想像。”阿威摇着头啧啧有声的说。

    “喂!你们说刚才那位分子像不像大有来头的样子?”阿堡很是怀疑的将他的猜测诉诸两兄弟。

    阿凯点头表示赞同。“有点,不然一个大男人出门干啥要带四名保镖?”

    “我真搞不懂,这庄家的女儿真有这么好吗?你们倒是说说。”尤其是不认同庄爱。

    “要论好,大小姐跟三小姐自是没得说,甚至,一个‘好’字都不足以形容。”阿堡陶醉的想,庄大小姐的温柔、文采和庄三小姐的贤淑、医术、都是宋国境内人人坚起大拇指赞扬的。

    “但要说起四小姐的巧谋英略,连我们身为男儿都自叹弗如,虽然女子参政有点不大合理,但起码在官场上也算是要角。”可凯深知没几个男人会选择一个强势女子当妻子的,因为那会有损男子气概。

    这点阿威倒还认同“就算是阿!五小姐是庄家的么女又被宋君收为义女,难免骄纵了些,不过她的美貌、才情传遍四方。”他颊了一下。“但你们说庄爱到底一点儿好?成天就会舞刀弄棍,说话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人又迷糊憨傻,三不五时就会找麻烦,标准的闯祸精一个。”阿威对于这好哥儿们真是不吝批评。

    “庄爱也没这么糟吧!”阿凯倒觉得这没啥心机的姑娘跟他们挺合得来的。

    “是没这么糟啦!不过以她的条件能挑到什么好夫婿嘛!不然不会留到姐妹们都出嫁还待住闺中。”阿威当然不是说庄爱有多不好,只不过她那大刺刺的个性确不好找到婆家。

    “可是刚才声称是她未婚夫的那个男人挺派头的,长得也是大模大样的,比起她那身为王储的大姐夫毫不逊色。”可堡看得出、他的身分可能也挺显赫的。

    “听以我才说,真不知道那妮子哪点儿好呀!”阿威一脸看笨蛋的表情,跟着就和阿凯离开菜摊。

    一路上,庄爱兴高采烈的介绍着自己的故乡,厍昆铣也很给面子的仔细聆听,他真怀疑说这么多话的她口都不渴吗?

    “我家到了。”说着,她便抛下他们直奔大厅。“爹、娘,我回来了。”

    原本以为只有两个老人家在,没料到连师父、苣和苹儿都出现了。

    “咦?你们都在呀!”

    “二姐,你可回来啦!”庄苹放下喝了一半的茶水招呼道。

    “听说你被休啦?”庄爱凑近小妹身旁,乱没规矩的拿起她刚放下的茶仰头就喝。

    “小爱。”钱中警告似地瞪她一眼。

    “好嘛!”庄爱又把焦点转向制止她的人“师父,你们几时回来的?”她全没注意到一行客人的来到。

    “请问——”主人庄<img src="image/yijpg">正准备询问来人的身分,便被庄爱给打断。

    “爹,他们是我请来的客人,一路上帮了我许多忙喔!”庄爱热络的招呼厍昆铣等。

    “客人?”大家不禁面面相觑,啥时庄爱这闯祸麻烦精有幸认识这么些尊贵人物?

    “厍大哥可是我的大恩人喔!”庄爱亲热地上前拉着厍昆铣的手。

    “小爱你…”钱中虽知庄爱大而化之的个性,但这么明目张担的挽着一个大男人。未免也太不庄重了。

    庄苹难掩好奇的将庄爱拉到一旁。“二姐,你打哪儿找来这个俊公子呀?”瞧他还挺人模人样的。

    “你觉得他好看吗?”庄爱兴奋地问,能让她这个一向眼高于顶的小妹赞赏还真是少之又少。“拜托,你没长眼睛啊!这么个靓郎除非我是瞎了才瞧不出。”庄苹颇为嗳昧的看着他们俩。

    “可惜你已经是有夫之妇你”庄爱掐着庄苹红嫩的脸颊笑道。

    庄苹拍掉她的手。“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是要让给咱们家唯一嫁不出去的二姐你你”庄苹贼溜溜地反将了庄爱一军。

    “找打。”她不由分说就朝庄苹的胳肢窝进攻。

    “啊!不要…”庄苹急忙逃离魔掌,灵巧地躺到厍昆铣身后朝庄爱扮鬼脸。

    “咳!你们两个别闹了,还有客人在呢!”庄老爷子困窘地朝厍昆铣微微点头。“厍公子请坐。”

    厍昆铣优雅自在地落了座。“叨扰了。”

    “厍公子不是宋国人吧?此姓极少有,据我所知仅邾国有厍姓大族。”钱中道出他的疑惑。

    厍昆铣并未回答仅是微笑,这名男子就是庄爱急于找寻的师父,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睿智。

    “邾国国君?!”在官场上走踏多时的庄苣一听即明了。

    “苣,你也知道他呀!”庄爱不由得多看了厍昆铣两眼,他真这么有名吗?就着还在他身边绕转了一圈。

    “不得无礼。”庄<img src="image/yijpg">斥责女儿的放肆。

    “无妨。”厍昆铣维护的说。

    “不知这趟来访是为何事?”庄<img src="image/yijpg">猜想,贵客临们应该不只做客这般简单。

    “纯粹是为了私事。”厍昆铣难得露出腼腆的神情。

    “不知是为了哪桩?是否有老大帮得上忙的地方?”庄<img src="image/yijpg">客套地打官腔。

    厍昆铣俊颜接人一抹赧红“确有一事相商。”他朝庄爱看了一眼,深情的眸光诉尽了一切。“我与令媛已经私订终身,此番前来!”厍昆铣话说了一半便被庄爱给抢了。

    “你干嘛跟我爹说这个啦!”她捂住厍昆铣的嘴不让他说。

    “小爱,不要放肆。”庄<img src="image/yijpg">自觉教女无方,深感惭愧。“爹。”庄爱嘟着嘴不甘不愿地松开手。

    庄<img src="image/yijpg">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这对小儿女,说实话,有人这么不怕的想娶他家二女儿还真是件好事。

    “爹问你,你真的和人家私订终身了吗?”庄<img src="image/yijpg">询问别别扭扭的庄爱,看样子大概八九不离十了。

    “那又不算私订终身。”她不过答应他的条件罢了,可他又没真的帮她找着人,这也要算数吗?

    “话可是你亲口答应的哟!”库昆铣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拉到身边。“想反悔呀?”他可不会准的。

    “既然是你亲口答应的,爹也没啥好说,就成全你们吧!”庄<img src="image/yijpg">心头乐得很,但可没表现出来。

    厍昆铣还以为得花一番工夫才能得到未来丈人的首肯;没想到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这可让他放下心头的大石哕!

    “多谢岳父成全。”他连忙嘴甜的灌迷汤。

    “呵…好说、好说。”庄<img src="image/yijpg">微开眼笑的将这椿大事敲定,总算将女儿们一一嫁出去了,也算是完成了为人父的重责大任。

    庄爱想想也没啥好反对的,她是答应过他的条件,何况这个男人似乎挺让家里人满意的,连庄苹都对他赞誉有加,而她迟早都要嫁人的,厍大哥又对她很不错,这么顺理成章的结成姻缘也没什么不好。

    “二姐,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保证你没见识过喔!”庄苹拉着庄爱离开庄家往外头走去。

    “是什么地方那么神秘?”庄爱任由庄苹拖着走,反正她这妹妹总有新奇的花招。

    “花街柳巷你没去过吧?那地方挺好玩的,接待的姐妹都很和善喔!”庄苹想想也不能老窝在家里等华述,要她每天边这种日子还真难熬。

    “你什么时候又跑到那种地方去玩了?有好玩的居然不带我

    去。”庄爱抱怨庄苹不够姐妹,竟撇下她自个儿去玩。

    “你去追四姐时我才发现那地方的,我还在那儿上过一阵子工挺好赚的,随便表演个节目,一晚的进帐就够我们几天吃喝的。”庄苹准备将庄爱也推入火坑,好好捞一票。

    “你样样精通当然有得玩,我什么也不会还玩个屁呀!”庄爱除了武学其他一概不通,怎么混得开?

    “放心好了,看我的。”庄苹神气也不是没道理,这涵妹阁能独占鳌头便全是她的功劳。

    “那不快点?我也好跟你多学着点驭夫术。”庄爱这才热络起来。

    “算了吧你,去玩玩还可以,要想防着你那个什么国的王我看免了吧!身为国君,生活自是不会寂寥的,后宫佳丽不知凡几,谁让你这么笨挑这种高级货色当丈夫,独守空闺的时候不妨多跟我通通书信吧!妹妹我会多跟你报告些趣闻让你开心的。”庄苹很有姐妹爱的拍着庄爱的肩以表同情。

    “你这么说还真对,我看还是别嫁给这种男人好了,不然也许哪天后宫斗事会死于非命。”庄爱认真的考虑起这桩婚事的不可行。

    “你会这么想算你聪明,我也不赞同你嫁给那个什么国的王,不但嫁得太远,还要跟那么多女人分享丈夫,要是受了委屈也没个熟人可以说说心事,搞不好就像你说的还得跟人勾心斗角,这一斗要赢了还好,若是不幸输了,就这么被打人冷宫,搞不好还会送命呢!”庄苹越说越让人胆战心惊。

    “你早该分析这层利害让我知道了,幸好他还没下聘,不然我下半辈子就玩完了,你真是我的好妹妹,知道要替我想,我决定不嫁到邾国去了。”庄爱是越想越害怕,她是个单纯没心眼的憨直人,怎么受得了诡谲的宫闱生活?

    “你又没问我的想法,要我怎么告诉你嘛!一回来就把他说得跟神一样伟大,谁还敢跟你说这、道那的?”庄苹就没见过这憨憨的二姐这么称赞过人,而这个人们巧还是个男的,可见二姐有多种情于他。“他真的是个好人嘛1即使我不嫁给他,还是要赞他一声好。”庄爱怅然的惋惜着。

    “好好好!他什么都好得没话说,你到底去不去涵妹阁?”庄苹也懒得再听有关那个王的丰功伟业了。

    “去,我当然要去,快带我上那儿捞钱玩去。”庄爱抛开那话题,挽着庄苹的手臂快请她带路。

    就这样,庄爱将自己带回的客人丢在客栈里,自顾自的寻乐子去了,整天就知道耗在妓院理鬼混。

    “那妮子最近到底在忙些什么?怎么老不见她人影儿?”厍昆铣按捺着向庄家下聘的冲动,要不是庄爱一再要求他多等些时侯,他早上门敲订良辰吉日了。

    “要想念人家就去找去,少主又何需费神呢?”西乞开阳见主子这些天老是闷闷不乐也不是办法。

    “我哪想谁呀!”厍昆铣才不承认自己的一顿心都悬在庄爱身上。

    “少主不想知道这些天庄姑娘整天无影无踪都上哪儿去了吗?”西乞开阳眼见主子烦心,便决定道出他所知的内幕。

    “你知道?”他都不晓得的事开阳竟然知道?

    “不是很清楚,但我上回听庄姑娘提到她发现了个好玩的地方,我猜庄姑娘八成在那地方玩得乐不思蜀。

    “少主,我看你还是早早向庄家下聘,以免夜长梦多。”北官权衡吧不得主子早点完成心愿,这样他们才好返国。

    “说得是,少主不妨先行下聘,反正摇光早把聘礼都备妥了。”东方天枢给予建议。

    “天枢,你确定吗?”厍昆铣一向听信于东方天枢的话。

    “少主尽管去做吧!不然怕是还得等上好长一段时日。”

    东方天枢给予肯定的笑容。

    “就这么办!让摇光备好一切,明日上午我们就到庄家提亲,

    在这之前你先陪我去拜会宋君。”库昆铣朝东方天枢说道。

    “少主好生聪明。”东方天枢对于厍昆铣的做法颇为赞赏,这番前去拜访宋君不就让庄爱没路可退了?让宋君明白这件婚事关系着两国结为盟邦之重要性,这么一来,庄爱就算想反悔都说不过去。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