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后来呢?你们真的进了常山吗?”北官璇玑忍不住地追问。

    “要不然呢?少主都点头了我们能说个不字吗?”南摇光很无奈的表示,可见那常山真不是个好地方。

    “虽说少主师出常山‘血穴鬼子’,多少和内地中人有点交情,不过那种龙蛇混杂的不毛之地还是挺令人非议的,你们身为护卫怎么能让少主胡来呢?”北官璇玑用着颇不赞同的眼神看了南摇光一眼。

    “我们也不想呀!可是少主的话谁又敢反驳呢?”南摇光摊了摊手表示他们也挺无奈的。

    “我想也是。”说起他们那个外表俊朗却有着硬脾气的少主,北官璇玑也不由得摇头。

    “幸好一路上没出什么大麻烦。”不然就惨了!南摇光心想。

    “那…你们找着庄姑娘的师父和妹妹了吗?”北官璇玑扯了扯南摇光的衣袖。

    “那当然,咱们少主出马,哪里还会有办不成的事。”南摇光的语气多么骄傲啊!

    北官璇玑捺不住好奇。“快说,快说,你们一路上到底还有什么事儿发生?”

    “这个嘛…”南摇光故意偏过头眯起眼睛看向好姐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快别吊我胃口了,说嘛!我想肯定还有更新鲜有趣的事,尤其是咱们少主的求爱记。”北官璇玑最感兴趣的莫过于此了。

    “你真聪明,不过庄姑娘一路上搞来的麻烦那才可观呢!”说起那个专门制造麻烦的傻大姐,南摇光又好气又好笑,不禁抿起唇微笑。

    “唉!我真不该听少主的话留守在宫里,要是这回也跟去那该多好。”北官璇玑不是滋味的嘀咕。

    “你就别恼了,我这不是一一的说给你听来着?”南摇光这才又娓娓道来…

    是夜…

    庄爱躺在厍昆铣身边一直辗转难眠。她从未与异性共枕而眠,而今身边躺了一个大男人,着实让她无法安然入睡。

    就在她翻来覆去熬到半夜三更,好不容易睡神终于来召唤她时,却被莫名其妙的摇醒。

    “别吵嘛!人家…啊!”庄爱正想破口大骂,怎知自己“砰”一声摔躺在床底下,而房子似乎正诡异的摇动着。

    “怎么了?怎么回事?”厍昆铣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乱象给惊醒,加上庄爱歇斯底里的鬼吼鬼叫想不清醒都难。

    “啊!救命啊!救命啊…”庄爱感到地面晃动得厉害,想来应该是地牛翻身才是,可她长这么大从没遇过这么惊天动地的地牛翻身啊!

    “厍大哥,你在哪儿?厍大哥…”庄爱死命地捉紧同她一块儿被定到地上的棉被惊叫。

    “小爱…你在哪儿?”厍昆铣强自镇定的摸着身畔,空无一人的床侧令他心头一颤。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庄爱瑟缩地蜷曲在身后的墙角。

    “哪儿?”厍昆铣摸黑下了床。

    “啊!你踢到我了啦!”庄爱将脚又缩了缩。

    “对不起,有没有怎样?”他关心地扬下身,幸好窗外透人一丝月光,勉勉强强还能见到二些影像。

    “地还在摇吧!”她害怕的说。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不摇了,只是地牛翻身而已。”厍昆铣将她搂进怀中好言安抚。

    她惊魂未定的任由厍昆铣抱着。“好可怕,从没这样子过。”

    “别怕,瞧,已经不摇了。”

    “真的吗?”庄爱安静地感受着,”可我老觉得在摇啊!”“傻瓜,你大概被吓到了,天亮后就会没事了。”厍昆铣将她抱到床上。”现在,先闭上眼睛睡个觉。”

    “我不敢。”庄爱紧紧拉住厍昆铣的衣袖不让他走。

    “我会在这儿陪你的,快睡。”就此以后,她每晚睡觉都定要和厍昆铣在一道才肯乖乖合眼。

    常山地处南蛮偏远山区,终年烟雾缭绕,形成特殊美景,之所以有内、外地之分,缘起于地形。

    山脉环伺的高耸常山正巧位于诸山中央,外围的山系便成了常山的天然屏障,也因此有了内外地之分。

    “内地不若外地那般容易进入,自然也清幽了许多,也因为住着形形色色的世外高人,因此常山虽然恶名昭彰,但还不至于有不怕死的恶棍胆敢闯入内地中。

    “这里真美上点都不可怕嘛!”庄爱带着欣赏的眼光环顾四周的美景,这么漂亮的地方居然被传闻所贬,真是太可惜了。

    “那是因为逃到这儿来的罪犯是为了蔽身躲避通缉。不过这地方倒还挺适合修身善性的。”厍昆铣被熟悉的景物所>吸>引,这里可说是他第二个家,只可惜师父不在了。

    “厍大哥对这里挺熟的嘛!”庄爱听见他的语气于是猜测道。

    “少主的师父可是赫赫有名的血穴鬼子。”南摇光十分做然的替厍昆铣回答。

    庄爱不以为然的耸肩。“血穴鬼子?没听过。”

    “什么?!你居然没听过我们少主的师父?他的名号可是响

    叮当的,有直追常山四老之势呢!”西乞开阳大惊小怪的看着庄爱。

    “常山四老我倒是有所耳闻,一邪、二毒、三怪、四蛊,出招全凭心情,却可置人于死地,至于那个什么…血穴鬼子,我倒还真没印象。”庄爱很努力的搜寻脑中的记忆,对于江湖中事颇有研究的她仍是对这号人物没啥印象。

    “血穴鬼子有”“常山五鬼”之称,可惜我们少主一拜别师门他就失了踪。”西乞开阳骄傲的样子;真让人以为血穴鬼子是他的师父。

    “又不是你师父,跟人家神气个什么劲儿?”南摇光忍不住糗了西乞开阳几句。

    “少主的师父就同我们的师父嘛!我这是与有荣焉啊!”西乞开阳怎么说都有理。

    “厍大哥的师父真有这么厉害吗?我才不相信有人赢得过我师父。”庄爱可也是名师的门徒。

    “你师父要真是厉害也不会被人抓走,现下我们也都不用站在这儿陪你找人了。”北官权衡忍不住嗤笑两句。

    “呜…我就知道,你们根本不甘愿陪我找人,厍大哥,我看你还是带你的部下回去好了。”庄爱装腔作势的捂着脸,这一招对厍昆铣真是非常好用。

    “权衡!”果然,厍昆铣的脸色一敛,厉声对着北官权衡大喝。

    “权衡是心甘情愿追随少主的,庄姑娘可别误会了。”东方天枢认命的出面打圆场。

    “是吗?”庄爱抬起她奸诈的笑脸质疑,这个权衡打一开始就看她不顺眼,真该给他点颜色瞧瞧。

    “是。”碍于少主一颗心都偏向她,北官权衡也不敢造次。

    “小爱,过来。”厍昆铣看她和几个部下嬉闹,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干嘛啦?”她才正准备好好修理北官权衡呢!

    “该适可而止了,权衡正经惯了的,不要闹他。”

    原来他都知道她的小诡计,真不好玩。

    “咦!那儿有个老头,我去问问看他知不知道师父的下落。”说着,还等不及厍昆铣反应,她就蹦蹦跳跳地朝路过的老头走去。

    “喂!回来。”厍昆铣赶紧追上前去。

    “休想!”一道强劲的掌风直追厍昆铣的前胸。

    “啪!”厍昆铣连忙挥开那双快掌。

    “前辈,怎么是你?”一认清来人,他急忙收手。

    “小子,好久不见,你回来干嘛?你师父还没回来呢!”那老头脸色不着的瞪着厍昆铣。

    “前辈——”

    “废话少说,先跟我过个几招吧!”说时迟那时快,他又一掌袭来,要不是这小子拜别师门给了“死老猴”理由去云游四海,这会儿他们就不会四缺一了。

    “慢着啊!前辈——”厍昆铣一面躲一面说话,没打算要出手。

    “看招!”老人家年过半百仍旧生龙活虎的,每一摆都力道十足。

    “少主!”四大护卫看情势不对,正准备出手。

    “退下!”厍昆铣连忙制止四人的骚动,一边还得忙着抵挡老前辈的恶狠招式。

    而另一边的庄爱没注意到后头的骚动,她一只翦水大眼净顾着白耍老翁手中的虫蛹。

    “老爷爷!你拿这蛹要做啥?”庄爱好奇的盯着老翁手中的东西。

    “吃。”老翁简洁的回答。

    “什么?!这东西能吃吗?”真是太恶心了,庄爱一脸的不敢苟同。“这可是上好的情种,很多人想得到的珍品。”这小女娃真不识货,瞧她一脸想吐的表情。

    庄爱真难以想像有人敢吃这恶心的玩意。“这明明就是蛹啊!为什么要叫情种?”连名字都怪里怪气的。

    “这是用痴心人的血所喂养,专门拿来对何负心汉的,光这一粒虫屎就价值上千两黄金。”老翁自得地说。

    “胡说,哪有这种事?”她才不相信咧!

    “不信就算了。”老翁收起得意的神情不屑再同庄爱闲扯。

    “老爷爷,你不高兴啊?”她拉住老翁准备离去的身形。

    “哼!”老翁不爽的冷哼道。

    真小孩子气,庄爱暗想。”我相信就是了嘛!老爷爷,你这么有度量的人一定不会,跟我这小娃子计较的,是不是?”嘴甜得跟<img src="image/mijpg">一样,这番吧绍不过是想探听师父和妹妹的去向。

    “鬼灵精怪。”老翁看着眼前俏女娃讨好的嘴脸,口中念念有词。”说吧!你打我什么鬼主意?”

    “人家想跟你打听个人。”压丢拉住老翁的衣袖东摇东扯。

    “谁?”这是他的地盘,这女娃可真问对人了。

    “听说前阵子有个男的被绑到这儿,随后又追来个貌美的女子,可有此事?”

    “是有这么回事。”老翁抚了抚雪白的胡子说道,那个男的不是别人,正好是大名鼎鼎的“武林至尊”所以令人印象深刻。

    “真的吗?真的吗?那他们现在人在哪儿?”庄爱难掩兴奋的神情。

    “不告诉你。”老翁拿乔的说。

    “说嘛!老爷爷。”庄爱急切的探询,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打斗越来越逼近自己。

    “小心!”厍昆铣眼见老人家的手逼近庄爱,不由得心下一惊,急忙反守为攻,劈向老人家的手臂。

    “哎哟!我的手断了,你这死没良心的小子居然玩真的。”老人家死命的呼痛。

    “活该,臭老怪,叫你别玩吧!”一旁的老翁幸灾乐祸的朝皱着眉头喊叫的老人家笑道。

    “死老头儿你说什么?有胆再给我说一次。”刚还喊疼的老人家马上一掌朝老翁劈了过去。

    “前辈!”厍昆铣无奈的看着闹得不可开交的老者。

    “厍大哥,你认识他们?”庄爱注意到他们似乎是旧识。

    “嗯,三怪和四蛊。”厍昆铣点了头。

    “真的?!实在太好了。”这下子可以找着师父他们了。

    “怎么了?瞧你乐的。”厍昆铣不解。

    “刚那老爷爷说他见过我师父和苣,厍大哥,你帮我去问问他们嘛!”庄爱要厍昆铣前去劝架。

    “少主,你要保重啊!”北官权衡言下之意是要他别去招惹常山四老。

    “刚可把我吓出一身汗了。”方才看他们对打,南摇光可紧张死了,少主根本没打算出手,更是让她心脏差点停止。

    “厍大哥,那老头儿为什么要缠着你玩?”庄爱不懂,不过她知道那老者根本没打算要他的命。

    南摇光将矛头指向庄爱。“玩?!你有没有搞错呀?”

    “她没搞错,是你太紧张了。”厍昆铣对庄爱真是另眼相看,怪老前辈出手看起来招招要命,就连武术颇佳的西乞开阳一开始都被唬住了,想不到她居然能看透。

    庄爱指了指争吵不休的两人。“厍大哥,快帮我问问。”

    “前辈,你们再吵我要叫师姑来你”一句话马上让两人弹跳开来。

    “雪贞在哪儿?”三怪急忙拍拍身上的灰尘,可不能让心上人见到他野蛮的粗俗模样。

    “贞子?!”四盎也忙不迭的恢复温文的神情。

    “你师姑的影响力还真大。”看他们那副伪装的良善,真教人啼笑皆非。

    厍昆铣朝庄爱笑了笑“这下子可以听我们说了吧!”

    “小子,你吼我们。”两人脸色不住的朝厍昆铣吼叫。

    “我只说要去请她来,又没说她已经来了。”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

    “不过我是已经来了。”一个白发美妇从天而降。

    “雪贞。”

    “贞子。”

    “师姑。”

    三人立即出声和她打招呼。“皓儿,你可回来了。”

    上前的三人只有厍昆铣获得青睐。“可真是想死我了。”雪医贞子十分激动的抱住厍昆铣。

    “哼!”两个老者嫉妒的看着心上人抱住年轻小伙子。

    “我也想你啊!师姑。”厍昆铣回搂着老妇。

    “你这小子,一下了山就忘了回来,这会儿怎有空来看我?”她可不信厍昆铣这个一国之君抽得出空来探望她老人家。

    “其实…其实…”厍昆铣不好意思的朝庄爱瞄了瞄,说真的,要不是遇到庄爱,他还真没空回师门探望。

    “该不会是带媳妇儿回来给我们鉴定的吧!”这小子一只迷人的眼净往旁边直溜,贞子心里有些明白。

    “小子,你媳妇儿都不知有多少了,这会儿才想到要带个回来见见我们老人家呀?”三怪不以为然的着着他身后的两名女子。

    “你给我闭嘴!”贞子不高兴的膘他一眼“皓儿,你这两个媳妇儿都挺标致的,师姑喜欢。”她对庄爱和南摇光的姿色都挺赞赏的,就不知道她们人品好不好?

    “呃!师姑,你误会了,摇光是我的贴身护卫。”厍昆铣尴尬的说明。

    “哎呀!笨小子,这么个活脱脱的美人儿你竟然放在身边浪费,真是太可惜了哟!”四蛊摇头叹息,看来这小于也不太精光,枉赞他那座后宫大得惊人,竟然暴珍天物至此。

    “安静!”贞子见年轻人不语,急忙阻止四蛊的感叹。”别理他们,咱们回冻仙居再说。”她亲切的拉着庄爱和厍昆铣的手转身就走。

    “雪贞,等等我呀!”三怪急忙推开挡在身前的四蛊追去。

    “贞子。”四蛊也推开前头几个碍事的家伙——西乞开阳、北官权衡、东方天枢跟了过去。

    “雪娘,你上哪儿去了?我在这里都等了你大半天你”一邪倚着冻仙居廊柱,见到贞子回来,急忙迎上前去。

    “贞妹,你可回来了。”二毒也连忙围在雪医贞子的身侧打转。

    “你师姑好红喔!”庄爱小小声的朝厍昆铣咬耳朵,早在三怪和四蛊分别占走贞子的左右时,他们就悄悄退至后头。

    “习惯就好。”世人都不知道常山四老也有克星,而且就是五鬼的师妹“雪医贞子。”

    “你们都不准进来。”贞子将四个人阻挡在大门外,仅让厍昆铣一行人踏进冻仙居。

    “雪娘。”

    “贞妹。”

    “不准吵!”贞子还是将大门打开,让那四张老脸伸进门框之中。

    “师父还没打算回来吗?”厍昆铣啜饮一口贞子递上来的茶问道。

    “师兄根本没捎讯息回来,我也不知道他要云游到何时。”贞子面有苦色的说。“别提他了,这回上常山究竟为了什么事?”

    “找人…”厍昆铣扼要的说明庄爱寻人的经过。

    “你要找的可是武林至尊?”贞子转向庄爱进一步追问。

    “师姑知道他?”庄爱用力的点了下头。

    “他前些时侯确实在这里出现过,不过…”贞子不悦地朝门口窜动推挤的人望去。

    “不过什么?你快说呀!”庄爱忘了礼貌的抓着贞子的手。

    “问他们几个可能清楚些。”人是他们从绑架者的手中劫去的,被他们给搞死了也不稀奇。

    “前辈,你们没把人给怎么样吧?”厍昆铣对于他们的不良纪录知之甚详,落到这些老头子的手上肯定下场不会太好。

    “没…没有。”三怪两只手拼命摊舞试图撇清。

    “没有才怪厂一邪马上揭他疮疤,在一旁说风凉话。

    “你一抓到那小子就把他绑在树上还说没有?”四蛊边保护他的蛹免于被撞翻,边扯后腿。

    “还说我咧!你给人家吃那什么恶心的虫屎。”三怪马上说出他人的恶行。

    “你怎么知道的?”他明明就是趁四下无人的时候摸进去的,这臭老怪是如何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二毒置身事外的说。

    “你也别想撇清——”四蛊马上就准备扯出二毒的罪行。

    “关我屁事。”他可不想让心爱的贞妹以为他是坏胚子。

    “你在他身上下毒的事我们都知道。”一邪不怀好意的抖了出来。

    “可是后来我也帮他解了毒啊!你这老不死的给人家吃那碗黑压压的符水怎么不说?天知道你下了什么邪法在里头。”二毒不甘心被出卖的拖他下水。

    “喂!说好不讲的,你怎么不守信用啊?”一邪指责二毒的出卖。

    “你不说的话,他们两个打哪儿知道我下毒的事?”二毒也不满被一邪给出卖,明明就讲好了的。

    “是你自己那天喝了酒乱说话,现在还反过来怪我。”

    “你…你你你…”“吵死了!你们到底把人弄到哪儿去了?”雪医贞子板起脸来问得四人哑口无言。

    “呜…我可怜的师父…呜呜呜…”庄爱越听眼泪越是无法控制,没想到这几个老人心术这般不正,师父一定被他们给整死了。

    “别哭、别哭。”厍昆铣安慰伤心的庄爱。

    “你们还不说?人呢?”贞子平时是不太爱管他们的胡作非为,但是这次犯到她徒儿的媳妇,真是太过分了。正色的坦言。

    “哇!师父死了,他一定被弄死了啦!”庄爱呼天抢地的哭喊起来。

    “小爱,你先别慌,师姑一定会替你问个清楚的。”厍昆铣将难题交给雪医贞子。

    “说清楚,什么叫不见了?”贞子趋向前去,四人连忙仰身向后,差点就跌了个倒栽葱。

    “不见…阿…就是人消失了嘛!”一邪说着废话。

    “怎么消失不见的?”贞子捺着性子问。

    “我猜八成是那个小女娃搞的鬼。”四蛊的推论得到普遍赞同。

    “对对对!一定是她,那女娃要得我们团团转的,我也说是她嘛!”二毒连忙应和。

    “那女娃才在我们面前晃了几天,那小子就平空消失了,跟她肯定脱不了关系的。”一邪极有把握的指称。

    “你们说的可是我收留的那个姑娘?”贞子想起前些天才告辞返家的小姑娘。

    她说自己是来办事的,那时贞子也颇感奇怪,常山可不是能让一般人随意进来的,看来她就是以救那小子为要事。

    “可不是吗?她利用你来接近我们,好从我们手中把那小子带走。”三怪委屈的看着贞子。

    “难怪她整天就跟在你们身边晃来晃去,原来是有目的的,呵!”贞子真是佩服那个同她一样有本事驯服四老的女娃。

    “你都注意到了?”二毒眉开眼笑的问。

    “废话!”整天被四个橡皮糖黏住的她可难得几日清闲。

    三怪连忙炫耀的着向其他人“我就说雪贞一定会为我吃醋的。”

    “才怪!他是因我而起嫉妒之心的。”二毒出声反驳三怪的自作多情。

    “雪娘,我就知道你一直偷偷的在注意我。”一邪无视于旁人的惊愕,拉住贞子的手。

    “胡说!贞子心仪的是我才对。”四蛊连忙打掉一邪的淫手。

    “是我啦!”一邪又拉过贞子的手。

    “不是,是我才对。”四蛊也抢着拉她的手。

    “你们少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贞妹是我的。”

    “雪娘你说,是我才对吧?”

    “放手!我真会被你们逼疯。”贞子掌风一扫,四人全被击退数尺,跟着大门“砰”地一声关上。“贞妹!你开门呀!”

    “雪贞,你快开门。”

    “我下次不敢了啦!雪娘。”

    “求求你,贞子,原谅我们好不好?”

    “师姑还是这么让人难以招架。”厍昆铣对于方才那场稀松平常的闹剧早已见怪不怪了,倒是四大护卫和庄爱看得目瞪口呆。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