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少主。”北官璇玑一早就在寝宫外候着,等库昆铣上朝,听见里头有人起床的声音,立刻推门而入。

    “嘘!小声点,别吵醒她。”库昆铣放下芙蓉纱幔遮去床褥上的春色,即便是女的贴身护卫他都不能看。

    “该上朝了。”北官璇玑真受不了这个小家子的国君,从没见他这度紧张过谁家闺女,就连后宫的妃子被召到“庄春宫”受临幸后,少主也常直接命手下将还来不及穿衣的嫔妃给带走。

    怎么今儿个连她这个同性都不给看?看来这庄爱还真是少主的心上珍宝呢!北官璇玑在心里偷笑。

    “你替我好好看着她,以复她就是你和摇光的责任,懂吗?”他不但舍得将四大护卫中的南摇光让给庄爱,连北斗护法都直接归编到她身侧。

    “少主要我和摇光伺侯王妃娘娘?”还真被陶妃说中,她和摇光真要从护卫降级当女侍了,北官璇玑笑着心想。

    “我要你们替我保护她,虽然有正编的后妃卫队但我不放心,何况小爱还没正式成为邾国的王后,我要你们多注意她的安全不要让她闯祸,还有千万别让人欺负她。”他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国事,实在无法无时无刻地看住她,更何况庄爱的闯祸纪录也还真不少。

    “遵命。”北官璇玑应允。

    “我先上朝去,别把她吵醒了。”厍昆铣整了整衣装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坤宁宫。

    南摇光和东方天枢随后出现在坤宁宫外。

    “璇玑,你怎么不跟着少主?”以往少主上朝都要北官璇玑随身保护,今日却见她滞留于此,东方天枢忍不住问道。

    “以后不管宫里宫外少主都是你的责任了,我和摇光受命保护王妃。”北官璇机要东方天枢跟上厍昆铣的脚步。

    “我就知道少主肯定会动这脑筋,因为他不放心让别的男人接近他的宝贝王妃。”南摇光太了解少主的在乎。

    “喔?”北官璇玑此趟没得跟出宫自然不晓得,就连少主怎么拐回来庄爱都一知半解。

    “说来话长,我一直没时间跟你报告。”南摇光和北官璇玑是知心好友,找到机会总要好好聊聊。

    “没关系,现在我们有得是时间,王妃还在睡觉呢!”北官璇玑早想问南摇光这趟出使的事了。

    “话说…”南摇光滔滔不绝的述说他们离开邾国后的见闻,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庄爱的情景…

    “呜…臣,你在哪里呀?师父…呜…师父我迷路了啦!”一向没啥方向感的庄爱蹲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大声哭喊。

    由于刚处理完和楚国的友好协定,邾国国君厍昆铣正好带着一行侍从经由宋国边境返国。

    厍昆铣皱起眉头看着不远处缩成一团的小姑娘,她哭得还真是伤心,不过一个女孩儿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没礼教还真是少见。

    “少主!”随行的护卫看见主子似乎有意管这档子事不由得出声制止,北官权衡持剑的手挡住厍昆铣的去路。

    “不打紧的。”厍昆铣朝前走去。

    庄爱正为自己的糊涂苦恼不已,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双男鞋,仍旧不为所动地嚎啕哭泣。

    “小姑娘——”厍昆铣不顾身分的蹲下来询问。

    “走开!”她现在没心情理会任何一个路人。

    “放肆!”西乞开阳大喝一声,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姑娘家,竟然敢叫他们的主子走开。

    厍昆铣瞪了西乞开阳一眼要他退下,他还没见过这么率性的女孩,从来就只有他要人滚的份,这会儿倒新鲜了,竟然有个小不隆咚的女姓儿敢用这种口气同他说话。

    “你们这些奇怪的路人甲乙丙丁都给我闪远一点,本姑娘现在心情不好!”庄爱连头都没抬闷着声说。

    “我们才不是什么路人甲乙丙丁呢!”南摇光是在场唯一的女性护卫。

    “严格说起来我们是路人东西南北才对。”东方天枢促狭的回道。

    “为什么?”庄爱总算对他们的话感兴趣而忘了哭泣,她抬起哭肿的双眼,眼泪、鼻涕都来不及从脸上抹去。

    厍昆铣惊艳的看着那张涕泪纵横的脸蛋儿,失神的望着她那娇俏的神情,这名女子肯定是个美丽的佳人,虽然那张脸被她哭得有点惨不忍睹。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四个的名字正巧就是由东西南北组成的。”西乞开阳笑笑地回答。

    “有这种事?”庄爱好奇的大眼睛转了转。

    “对啊!我叫南摇光,他呢,是我们老大叫东方天枢。而这位则是我们头头的弟弟北官权衡——”南摇光一一介绍道。

    “至于我嘛!我是西乞开阳,请姑娘多多指教。”西乞开阳抢着自我介绍起来。

    “我叫庄爱。”庄爱也豪气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是她的愿望,只可惜爹和师父从不让她参与武林中事,也不准她出远门,因此这次她才会偷溜而迷路。

    “庄姑娘怎么只身在这荒郊野外哭泣?”西乞开阳关心的问。

    “唉!说来话长,总之我迷路了。”庄爱叹了口气摇头回道。

    “你要上哪儿去?或许我们可以指点你。”南摇光好心的说,一点都没注意到主子不悦的神色。

    人是他要来看的,这群部下刚才还争先恐后的阻止他,这会儿反倒和人家攀谈得挺投机的,厍昆铣真有点不是滋味。

    “我也不知道,我是出来找人的,根本就不清楚他们上哪儿去了。”庄爱耸耸肩。

    “你不知道要上哪儿找人?!那就该乖乖待在家里,怎么还到处乱跑?”厍昆铣不由自主地替这没脑筋的女人担心起来,他口气冲得很。

    “我师父被坏人给抓走了,妹妹出外去打听消息似乎也失去了踪影,没办法我只好亲自出马你”说得她多行似的,其实她根本连方向都还没摸清楚。

    “你一个女孩子这样在外闯荡太危险了。”厍昆铣没好气的说,真不知道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豆腐渣吗?

    “你好凶喔!我又没惹你。”庄爱不懂这个人的怒气干嘛老针对她,还有意无意的骂她笨。

    “我们少主关心人的方法就是这样,你别介意。”南摇光故意曲解厍昆铣的语意。

    “喔…我不知道这位少主大哥真谢谢你的关心。”庄爱没多想的就接受了这种奇怪的解释。

    厍昆铣瞥了南摇光一眼“多事。”他对跟前这个笨姑娘其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少主,不如我们就帮庄姑娘找她的亲人,反正你不才说难得在外想多晃几天?”西乞开阳也好事的插上一脚。

    “你们两个别乱给少主出馊主意,璇玑还等着我们回去呢!”北官权衡不满地看着提意见的两人。

    “我倒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厍昆铣若有所思的打量庄爱。

    “少主——”东方天枢才准备要阻止,就被庄爱的欢呼声给打断。

    “哟喝!太棒了,有你们帮忙,我这一路上就多了许多个伴。”庄爱开心的吆喝着,欢欣鼓舞的跳了起来。

    “小心!”厍昆铣扶住她倒下的身子,这小妮子难道忘了自己在地上蹲太久脚会发麻吗?

    “不用紧张啦!我又不是没摔过。”庄爱笑得出来,根本没注

    意扶着她的男人有些光火。

    “你应该说的是‘谢谢’。”厍昆铣忍着气纠正她气人的话。

    “喔!我忘了,谢谢你可!少主大哥。”庄爱傻傻地笑着这谢,她差点忘了基本的礼貌,要是让家里那些礼教良好的姐妹知道肯定又要挨骂。

    “我姓厍。”库昆铣觉得她口中所喊的称谓挺刺耳的。“厍昆铣。”没来由的他就脱口而出。

    “好吧!那我以后就称你厍大哥可好?”庄爱笑得无邪。

    “随你。”厍昆铣淡淡的表示。

    “厍大哥…”也不知怎地她就是想接近他,虽然其他人都还算友善,但总是不及厍昆铣给她的感觉。

    “干嘛?”厍昆铣俊朗的脸上写着不耐。

    “我肚子饿了。”哭了大半天想不饿都难。

    “你想吃什么?”厍昆铣还是软下语气来,用自己的袖子替她拭去一脸的污渍。

    “少主,我有巾帕。”见少主那件昂贵的袍子袖口脏了一大片,南摇光急忙从怀里抽出一条方巾。

    “不用了。”看看那张清爽干净的俏脸,厍昆铣险些又失了神,他猜得一点都没错,庄爱果然是个道地的小美人儿。

    “厍大哥…厍大哥?”庄爱拉拉他的衣角唤醒怔怔发愣的他。

    “少主有点不寻常。”南摇光发现主子老是瞅着庄爱失神,该不会是被月老给系上红线了吧?!

    “男人本色。”西乞开阳不觉得这有什么,少主后宫那堆女人也玩腻了,是该变换一下口味尝尝鲜。

    “色你个头啦!”东方天枢用扇于轻敲西气乞开阳的头,这次外游的对象显示此行的重点并非与楚国交好,看来这个身分未明的女子才是重头戏。

    “干嘛打我?”西乞开阳摸摸头上的肿包料睨东方天枢。

    “警告你不要轻易得罪庄姑娘,还有别把你对好女人的那套用在她身上,她的身分可是极为特殊的,小心惹恼少主。”东方天枢好意提醒他,随即跟着北官权衡先走一步。

    “厍大哥,你干嘛这样看我?”庄爱微微脸红的问,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近陌生男子,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让她心头卜通卜通直跳。

    “看你漂亮。”厍昆铣的真心到了嘴里就不太诚恳了。

    “我才不漂亮,我们家最美的是苹儿,她是我小妹。论气质嘛,没人比得上我大姐,最聪明的是失踪了的苣,恬静贤淑则非箴箴莫属。”庄爱跟姐妹们一比,老觉得自己应该退到一旁凉快去。

    “等等,你到底有几个姐妹可?”厍昆铣听得满头大的。

    “我家有五千金,我排行第二。”庄爱笑着回答。

    “你觉得自己比不上她们吗?”听她刚才念了那么一大堆,很难不发现她的自怜。

    “大概就武学胜她们几分吧!”不然也小会有“武才女”这个封号了,她自嘲的想。

    “不要这么泄气嘛!起码我觉得你娇俏可人啊!”厍昆铣忍不住就是想赞她几句好让她开心。

    “真的?!”庄爱笑逐颜开地拉着他的手。

    “哄你的啦!”他故意不承认这个事实。

    “可是我还是很开心,厍大哥,我觉得你很会安慰人。”庄爱才不管他是说真的还是哄她好玩,反正她觉得自己有个娇俏可人可以归类就行了。

    “真好骗。”厍昆铣的低喃声中透着纵容。

    “呃!少主…”南摇光跟在厍昆铣和庄爱的身后惊愕的瞪大了双眼,他们真是刚认识的人吗?

    “我猜天枢一定占到了什么。”打从刚才西乞开阳就一直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一定的,不然他干嘛要你安分点别招惹庄姑娘?”南摇光知道女人一向难以抗拒西乞开阳的魅力,而这小子也极少拒绝女人爱慕的眼光。

    “我亲和力够嘛!”他随便施展个阳光般的笑容就不知迷倒多少无知少女,这难道也是他西乞开阳不是吗?怪只怪他的魅力太大了。

    “难怪璇玑不甩你。”南摇光咬了他一句。

    “别提她了,女人的心难懂,璇玑的心比天上北斗璇玑星要难懂。”西乞开阳被说着了痛处。

    “少主,只剩三间房了。”东方天枢回到座位上报告,这附近唯一的歇脚客栈偏就只剩下三个房间。

    “我看庄姑娘同我一间,少主就睡唯一的一间上房吧!”南摇光马上想到最合理的分配房间方式。

    “我好久没上房好睡了。”庄爱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那间上等房,自从她离家后,要嘛就睡在硬邦邦的床上,否则就是破庙或山洞,更惨的时候连个遮风避雨的屋檐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上房好睡,她真不舍得放过。

    “少主,不然你委屈点将上房让给庄姑娘和摇光好了。”西乞开阳觉得这样也挺可行的。

    “不!”他并非倨傲得非上房不可,而是有了更好的主意。

    “既然你想睡上房,我倒不介意多个伴儿,就怕你——”厍昆铣是怕她会碍于礼教裹足不前。

    “真的?!你要分我睡吗?太好了。”庄爱高兴的抱住他。

    果然,这个妮子的行事作风不能用常理推断。厍昆铣翻翻白眼,但心头对这番好运可也乐得很,他已经好久没有女人了。

    呃,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之所以分她睡可是出自一番好意,厍昆铣暗斥自己对庄爱的淫念。

    “厍大哥,我不吃了,我先上楼去洗个澡。”庄爱说着就蹦蹦跳跳的去找掌柜,要他准备热水。

    自从遇到厍昆铣后,她吃饭、打尖儿都是他们主仆打理,她只需坐享其成就行了,甚至连钱都省了,庄爱想着还真有点儿过意不去,这次她更是得寸进尽的要求住上房,不知道厍大哥明儿个会不会把她给赶走?庄爱回到房间没多久,店小二便把热水抬进来了。她褪去一身的衣装滑进热腾腾的水中。“吁!”真是舒服,好久没得洗个像样的澡了。

    “哇!好棒喔!”庄爱开心的泼着水花,把房间的地板弄得到处湿答答,但她还是像个小孩似的沉浸在自己的欢愉中。

    厍昆铣一上楼就听到哗啦哗啦的戏水声。打从庄爱离座后,他的心思就只放在“洗澡”上头,老觉得已经过了一百年之久,所以他找了个借口离开那四个碍眼的家伙。

    “该死!你在干嘛?”他忍不住心头邪恶的念头,悄悄地推开房门,没想到才关上门迈出一步就险些跌倒。

    “啊!厍大哥,你怎么进来也不先敲门?”庄爱被热气熏红的双颊正气鼓着。

    “我进自己的房间还要敲门?”厍昆铣脸上一一点歉意都没有,双眼还贼溜溜的直往那露出水面的白皙肩头瞧。

    “可是…我在洗澡啊!”他明知道的不是吗?

    “我以为你洗那么久早该好了。”他双手环着胸,好整以暇的瞅着她。

    “我…人家好久没…”庄爱脸红的吐了吐舌头,嗫嚅地说。

    她真是太得意志形了,洗得将时间都抛到脑后,想来厍昆铣已经等了她好久。没敢进来,她天真的想。

    “我知道。”他温柔的语调一点都不似平常的凶恶。

    “厍大哥,你先出去,我马上就了。”庄爱觉得他的眼神很奇怪,不由得心悸起来。

    “好吧!快点。”厍昆铣不甘愿的拖着脚步离开,说实话,他是怕吓着她,不然早霸王硬上弓了,还忍到现在?

    庄爱淅淅嗦嗦的快速套上衣裳,就怕他又忽然推门而入,虽然她不知道厍大哥最近怎么对她越来越好,不过根据可靠消息来源指出,他可是邾国的新任国君,才上任不到四年就非常吃得开,以三十岁不到的年纪获得周天子赏识,要是她想赶紧找到师父和苣可得对他好些。

    “好了。”庄爱将门拉开朝厍昆铣嫣然一笑的那刻,几乎夺去他的魂魄。

    “你还真快。”他立刻走进屋里,随手将门给带上。

    “厍大哥,要歇息了吗?”庄爱乖顺的替他倒了一杯热茶。谄媚是必要的,他不但是她的金主,更可以帮他找到师父和苣,这是南摇光偷偷告诉她的。

    “我也想先洗个热水澡。”厍昆铣虽然不明白这妮子今天为何特别逢迎,不过时常被人吧结的他倒一点都不排斥。

    “好,我去跟掌柜的说。”庄爱正准备跑出去让厍昆铣拉了回来。“你不是要洗澡吗?”她偏着头问。

    “这儿有现成的热水不是吗?”他还闻得出水的那股清香和庄爱身上的味道一样。

    “可…可是…那水我已经用过了。”她比了比那还冒着热气的木澡盆。

    “还很干净嘛!”他揍上前瞧了瞧。

    “好吧!那你洗澡我先出去了。”既然他想节省水源她也没道理反对。庄爱耸耸肩,准备将空间留给他。

    “你走了就没人帮我刷背。”厍昆铣拉着她的柔荑露齿而笑。

    “刷…刷背?!”这是侍女的工作吧!他当自己还在邾国的宫殿啊?庄爱没当场发作主要是想到南摇光今天告诉她的那些话,她得要多顺着厍昆铣一点才行。

    “你不愿意?”库昆铣好笑地看着她变化多端的脸色。

    “没有。”她哪敢说不啊!

    “奇怪了,你今天怎么特别听话?”厍昆铣还真有点不习惯她的顺从,这妮子不高兴就骂、一开心就又叫又跳的,怎么今天这般不寻常?

    “哪有,是你多心了。”庄爱笑了笑。“厍大哥,我没帮人刷过背地!”她吐吐舌头,要是搞砸了怎么办哟!

    “来,先帮我脱衣服。”他心想,不乘机好好逗逗她怎么对得起自己?这几他一点国君的威严都没有,老被这小女娃给牵着鼻子走,她不高兴时还得当受气包让她骂。庄爱研究了半天才解开他那条腰带,替他宽衣真是件吃力的事,因为她不但不熟悉男装的穿法,更怕自己的手颤得太严重会被发现。

    她吞了口口水轻轻推开他里衣的前襟,那副精壮的躯体让她瞠大了眼,好想摸摸看是什么样的感觉。

    “喜欢吗?”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做了,真是丢脸啊!庄爱羞红了整张悄脸,低下头快速褪去他的衣服。

    “你脸红的样子还真可爱。”厍昆铣抬起她的下吧轻柔地笑话她“这样就害羞了,那等我裤子脱下你怎么办?

    “厍大哥,你故意取笑我!庄爱刹那间有些明白。

    “谁教你今天这么反常,到底怎么了?”他锐利眼光一闪,直觉这妮子有心事。

    “昨天…我听说师父出现在常山,上回他替少林、武当平息不肖弟子的反动,而后遭到余党突击而失了踪,现在人却在常山出现,真让人担心,因为常山那里聚集了许多逃亡者不说,很多的邪门歪道更是那地方的常客。”庄爱最爱听这些江湖上的小道消息了,虽然爹娘不让她涉足江湖,但她却有自己的门路可打听情报。

    “我听过,常山是不法分子聚集的地方,不过…”厍昆铣倒是不以为那算是个危险地方。

    “不过什么?”庄爱紧张的抓着他的手问。

    “不过常山还是有人管的,一邪、二毒、三怪、四蛊相互制衡,虽然那四魔脾气古怪,但也算有点交情,普通人想进常山内地根本不可能。”厍昆铣对于那个怪里怪气的世外秘地所知甚详。

    “笨啊!内地当然进不去,但是外地可不一样,虽然我不知道师父是在内地还是外地出现,不过…”庄爱眼中充满渴望的看着厍昆铣。

    “你想要我带你走一趟常山?”原来是打他的主意“没有三两三,谁敢上常山”这句谚语可不是说假的,常山是个龙蛇杂处的地方,又深在蛮荒之中,想找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厍大哥。”庄爱知道他还有很重要的国事要处理,但是南护卫说厍昆铣是常山奇人的门徒,可见他对常山很是熟悉才对。

    “如果我不带你去的话——”那里太危险了,更何况是庄爱这么一个弱女子,要是她想独闯,肯定没命。

    “那我还是要自己去找。”她坚持的语气让厍昆铣真想一把掐死她,他都还没表示呢!

    “小爱,你未必找得到隐密的常山。”厍昆铣扬起眉来。

    “我知道常山位于南蛮,也大约晓得要如何进去。”进入常山对她来说不是问题,最麻烦的是她会迷路,真讨厌,庄爱为此呕得很。

    “可是你找不到路去。”他点出问题所在。

    “没错,你要是不帮我的话,就会看到可怜的我迷失在山林野地中,我要是有个万一——”

    “呸呸呸!不要胡说。”他可听不得她出事,想到她可能这逢意外,就让他心痛莫名。

    “那你答应我嘛,好不好?”庄爱撒娇地摇晃他的手臂,她知道厍昆铣不太能拒绝她的要求。

    “我有什么好处呢?”要他白做工可不成。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看是要银子、要珠宝、要一切的一切,只要我能力所及都行。”她知道他这度问就是答应了,因此笑得灿烂。

    “我要那些东西干嘛?金银财宝我多得是。”厍昆铣调侃她。

    庄爱想想也对,人家是一国之君嘛,要什么没有?“那你说呢?”

    “我要你,一个王妃娘娘,帮我孕育子嗣,你的意思呢?”打第一眼他就认走了她将是他的妻。

    “呃…这…这…”要她当他的王妃…这算什么嘛!

    “不要就算了。”厍昆铣以退为进的淡然一笑。

    “等等,让我考虑一下嘛!”她好像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真是让人气结。

    “还考虑?当我的王妃有什么难吗?”真是的,厍昆铣还以为女人都吧不得能得到这个尊贵的身分,他后宫那些嫔妃莫不争破了头要坐上后座呢,这小妮子竟然还要考虑这么久?!

    “好啦!可是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师父和苣喔!”庄爱觉得自己真是情操伟大的人,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的终身,不过心里头还是有那么点不容否认的心甘情愿啦!

    “就这么说定了,你就等着当我的王妃吧!”厍昆铣颇有自信的表示。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