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你说,早上她们为什么如此在意我和你同住在坤宁宫的事?”庄爱也不知道自己打哪时候开始睡觉就跟厍昆铣一块儿窝着才行。

    “没什么。”他敷衍。

    “你当我是三岁娃儿好骗的吗?”她不满地由他身后围住他的颈子,一点也不觉得这姿势有何不妥,但看在下人们的眼里,可又是一椿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

    “你这么聪明会猜不到吗?”他抚着她柔嫩的手臂肌肤略略回过头问。

    “人家要听你说嘛!”庄爱不知不觉地就学会了撒娇这一套,尤其是用在厍昆铣的身上更是屡试不爽。

    “好,我说,我们邾国的传统呢…就是国君不得和王后、妃子同室共寝,而这坤宁宫更是女宾止步。先前因为我父王特宠我母后,但又碍于规矩,只好另开宫殿,所以才有慈安宫的存在。”厍昆铣说着说着就将她拉到怀中。

    “而你后宫那些妃子自然就把慈安宫当成王后的专有寝宫?”庄爱接着他的脖子深怕自己会摔下去。

    “没错。”厍昆铣朗朗地笑着点头。

    “那你干嘛安排我住到坤宁宫来?”这里不是应该女宾止步的?怎么她又可以大刺刺的住进来?

    “你不是说没有我在你睡不着?我心疼你夜不得眠,只好牺牲点哕!”这妮子睡觉总要缠着他。

    “那还真是委屈你了呢!”庄爱也听得出他是开玩笑的。

    “其实没你在,我也多半会睡不好。”自从每晚有个软玉温香投怀送抱后,他也渐渐被同化了。

    “知道我的重要了吧!”庄爱神气了起来。

    “是,好重要呵!可惜只能看不能碰。”这就是他最感到气馁的一点,害他每晚都得接着蠢蠢欲动的欲火陪她窝到天亮。

    “你又在抱怨什么啦?”庄爱有听没有懂的问。

    “我是说你一点忧患意识都没有,跟个大男人同床共枕还能睡得着,哪天被吞下肚子都不晓得。”他忍不住念上几句。就连他这么正直的君子都快欲火焚身了,要换了其他人不老早被吃干抹净了。

    “睡觉就睡觉干吃饭什么事?”还吞下肚子咧!庄爱好笑的想。

    “喔!我真是被你打败。”厍昆铣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真怀疑她还曾夸口说她懂得男女情事。

    “你干嘛这副表情?”庄爱扁扁嘴诉说她的不满。

    “你确定我是在妓院把你捉来的吗?”他可没忘了自己是在妓院将她给绑架回来的。

    “什么妓院嘛!真难听,是涵姝阁啦!”她还挺喜欢那里的,虽然是顶着小抹的名号却可以横行无阻,还一是个好玩的地方。

    厍昆铣俊朗的脸上满是不信。“管他的,反正我怎么都看不出来你真懂那回事。”

    “那回事是哪回事呀?”庄爱无知的眨着大眼脂。

    “就…就男女之间的那回事嘛!你真懂吗?”他现在可是非常非常的怀疑她曾说的话。

    “懂,我当然懂,我怎么会不懂?”庄爱非常骄傲的点点头,她在妓院混那么久可不是混假的。

    厍昆铣颇感兴趣的瞅着她嫩红的小脸蛋“那你到底都懂了些什么玩意儿?”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脱光了衣服躲在暗暗的小房间内能干嘛?”这么简单的事还要问她。

    “这就要问你啦!”他打趣道。

    “问我?这…我想想,应该是做些生孩子的事吧!”她点头。“对!就是生孩子嘛!”

    “那你知道要怎么个生来着吗?”他抚着她的小肚肚又问。

    “呃…不就哎呀乱叫一通嘛!叫着叫着肚子就大了起来,孩子自然就跟着蹦出来啦!”庄爱一知半解地回想她所知道的那档子事。

    “谁这么告诉你的?”他看着果真无知的她摇头叹息,他怎么会笨到一直将她的话信以为真?

    “我自己融会贯通的呀!怎么样?够厉害了吧!”不由她不骄傲,听几回店里姑娘的叫声,再将姐姐和妹妹生产的经过连结起来,不就一目了然了?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他闷闷地在心中笑道,这妮子里是厉害得让人忍俊不住。

    “你笑什么?”庄爱察觉到他怪里怪气的笑容。

    “没…没什么。”厍昆铣差点就憋到岔了气。

    “你的样子不像是没什么。”她还没蠢到连人笑的表情都看不懂,厍昆铣那张脸怎么看都不对劲。

    “那…那就当有什么好了,呵呵呵…”他忍不住的笑了开来。

    “我说错了什么吗?”想来该是她的见解有某小部分的瑕疵。

    “小爱,这事你慢慢就会懂的,不急,我会一步一步慢慢地教会你。”他保证,而且会在近期内让她心领神会,因为他已经十分期待了。

    “教我?”庄爱不解他话中到底隐含着何许意义,不过对于学习新知,她可是充满了好奇。

    “想学吗?”厍昆铣勾起她的下吧,魅笑着问。

    “嗯。什么时候?”她知道厍昆铣很忙的,要抽空教她学东西肯定也没什么工夫。

    “你希望什么时候?”他笑得有些不寻常,让庄爱觉得掉进了陷阱中。

    “现在可以吗?”不过要学新知识当然是越快越好你“现在?!”他抬头看着尚未西沉的太阳,虽是已近黄昏,但好像还早了些,要是让史宫记进史册,肯定被后人以为他性好渔色,虽然他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和庄爱燕好。

    “是太晚了吗?还是你有国事要处理?”她所提的都是合情合理的拒绝原因。

    考虑了良久,厍昆铣还是点点头。”你的事比任何事都重要。”更何况是这等生儿育女的要事。

    “上哪儿去?”庄爱被他牵着住前直跑,不由得开口问。

    他憋着笑拿她的话回敬她。”先教你艾呀乱叫一通嘛!”

    “那有什么好学的?”她也会乱叫呀!庄爱好笑的想。

    “你以为只是张开嘴叫几声就能生孩子啦?”厍昆铣就是忍不住想取笑她的无知。

    “不是吗?”难道这叫法还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特别之处?庄爱纳闷的自问着。

    “回坤宁宫你就知道。”厍昆铣心情大好的笑咧了嘴。

    “唔…你在干嘛?啊…”庄蒙原本还陶醉在他诱人的亲吻中,但当他的手摸上她的小腿时可就不得不清醒了。

    “我纡尊降贯的帮你按摩不好吗?”厍昆铣替她脱掉小巧的绣花鞋,揉捏着她的脚踝。

    “厍——”

    “嗯?”他语尾上扬的挑起眉头。

    “皓明。”真是计较,庄爱在心里嘀咕。

    “什么事?”要是让臣子看到他们的国君在帮女人家捏脚,肯定要耻笑他的男子气概。

    “按摩不用这样子吧?”哪有人按摩按到把手进长裤里头。庄爱好想收回自个儿的脚,可惜被他结牢牢抓住。

    “这样才能按得舒服,你不觉得吗?”厍昆铣左手抓着她右脚踝,右手从裤管摸了进去,在她小腿肚抚上抚下。

    “不觉得,我只觉得好庠。”庄爱半倚靠在床侧,她觉得这样好奇怪喔!好像被羽毛刷过,很庠但又舒服。

    虽然他也可以找其他的嫔妃来解决生理欲望,但他就是不想,没来由地只要怀里的她,不过他大概短时间内还无法再要她,因为心疼她。

    庄爱害羞地想要逃离他的怀抱,但他些臂有力的放在她腰上,害她只能动弹不得的继续压在他身上。

    “我要穿衣服了。”她抬起头看着他,小小声的说。

    “别急,告诉我你还好吧?”厍昆铣将她的发拨到同一侧,拉起被他们踢到一旁的薄被覆住两人。

    她咬着下唇不知该妇何回答,一向不属于柔弱小女人的她竟然…竟然昏倒了,这也算是好吗?”

    “傻瓜,你会晕过去我得负大半的责任呢!”他可没错过庄爱脸上的燠恼神色,这妮子想些什么全部表现在脸上。

    “别的女人也会跟我一样吗?”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正常的反应,因为她可没半点经验。

    “不多,”他坦承。“你是我第一个碰到的。没想到我有本事让我的女人承受不住呢!”厍昆铣得意的笑着。

    “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她可从没想过要属于谁的,女人生就该属于男人吗?庄爱不赞同的皱着鼻头。

    “你不高兴我这么说?要不我当你的男人吧!”他这个国君还真不惜牺牲自己讨好美人儿。

    庄爱脸红地媚睨了他一眼。“谁要你当我的男人?!”

    “我可不许你要别的男人,有我当你的男人就够了。”厍昆铣霸道的锁紧双手。

    “你每次都这样,老是你说了算。”庄爱嘟着嘴不满他的专制。

    “好嘛!那你说。”他放松手上的力道,手掌从她腰际往下罩住丰嫩的双臀挑逗,他真爱这身水嫩的肌肤。

    “说什么?”她只知道他的手又开始不规矩了。

    “要不要我当你唯一的男人?”他忍不住又想吻她,轻轻印上她的嘴,舌头在那敏感的唇角舔弄。

    庄爱点点头,她知道厍昆铣的问话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他一定不会接受否定的答案。

    他满意的笑了笑。“爱,我想再听你叫我的名字。”

    庄爱嚅嗫的唤了一声:“皓明。”

    “唉!我还是觉得你意乱情迷时的声调好听些,尤其是没力似的喊着我皓,听得我骨头都酥了。”厍昆铣调侃着脸红得像烫熟虾般的庄爱。

    “讨厌!我才没有。”她哪有像他说的那样?!庄爱轻轻地捶打身下的壮硕胸膛,不好意思极了。

    厍昆铣握着她的手轻揉自己的胸,嘴角逸出丝丝的笑意,这小女人竟在跟他撒娇。

    “真想狠狠的爱你一番。”他将此刻心中所想的脱口而出。

    “讨厌,你说什么嘛!”庄爱垂下眼睑不敢看他喷着熊熊火光的眼睛。

    “我想爱你,不过不是现在,你的身子得先好好地休养个几天才行。”他爱怜地亲亲她的额头。

    “庄爱一听,脸红到耳根子去了,他怎么可以这般大胆?但这番体贴的求爱言辞让她心头好暖。

    “你是不是想找其他女人帮你…嗯…帮你…抒解需要?”她有点妒意的小学询问。

    “你又知道我有需要了?”厍昆铣微笑着轻拍的脸颊揶揄。

    “你…他一定有的嘛!”庄爱总不好说出他那硕大的悸动此刻正抵着她的腿侧发热。

    “喔…初尝云雨的你…也知道?”真是该检讨了,厍昆铣对自己说,他的欲望实在太过明显了,连她都感受得到。

    “你还敢告诉我,你…会不会去找你后宫那些女人?”她实在担心厍昆铣会去找她以外的女人做…他们方才做过的那种亲密事。

    “吃味啦?”厍昆铣瞅着她臭臭的脸问,其实心里着实难掩受到她重视的快乐。

    “皓…你…其实…我想…我应该还可以的。”她结结吧吧的,越说越小声。

    与其让他去找别的女人,不如让她来替他解决。她不懂自己怎么突然这么在意,但她就是打心底不希望他和别的女人相好,那种亲密的事她只要厍昆铣和她一个人分享。

    他笑孜孜的瞅着她。“你不要我去找别的女人?”

    “我…我…我身子好得很,你想要的话…”她垂下头娇羞的低声呢喃。

    “呵呵!你这是在邀请我你”他开心的笑着。

    感觉到他的胸膛随着笑声起伏,庄爱更是不好意思,她只是不希望厍昆铣还有心思找别的人,因为她希望自己是特别的,能独享他的身体,以及那份温柔和体贴。

    “放心,我说过,除了你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了。”无法撤掉后宫有他的无奈之处。“我不希望你明天下不了床——如果你真让我爱了你的话,但是过几天你就知道,我保证要你好好补偿我的这份体贴。”厍昆铣坏坏的说道。

    庄爱紧接着他的颈子安适地闭上眼睛,就怕他趁她睡着不注意时偷跑到别的女人床上去。

    她的占有欲让厍昆铣失笑,想不到庄爱比他还霸道,他这个王后嫉妒心还真是重,看来他别想讨小的你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