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厍昆铣搂着庄爱的腰漫步在月光之下,虽然庄爱对两人的亲密感到不自在,但也没说什么,最近厍大哥对她真是越来越不规矩了,不但常常胡乱抱她,更常不经意的吻她。

    “厍大哥,你家好大喔!虽然没有我们宋国的王宫气派,但是却有它的实用价值在。”这座城他的防御能力一定非常之好,以庄爱练家子的眼光看来,这里是战备位置中属于守势的好地方。

    “这附近的国家好战,为了我的子民生命安全着想,所以才会大兴土木,建造了这座足可容纳万人的城郭。”厍昆铣一向不跟女人讨论国事的原则似乎被打破了。

    “你是说,一旦发生战争,人民都可人城来寻求庇护?”庄爱聪明的将他的想法点出。

    “没错,战火常波及无辜百姓,造成许多家庭的破碎,像我身旁的护卫就是被我父王自小收养的孤儿。”所以他们就像是他的亲人一样。

    “北斗护法和四大护卫都是极好相处的人。”庄爱对于他们的关照挺感激的,一点都看不出他们有着悲惨的身世。

    “父王希望他们像北斗七星一样指引我正确的方向,所以自小就非常严格的训练他们,天枢司卜、关阳主武、权衡主术、摇光主法,璇玑主文。”厍昆铣逐一的介绍。

    “我本来以为南护卫已经是天下绝色;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北官护法要是人间少有的美人儿,怎么你没想过要娶她们其中之一?”她相信南摇光和北官璇玑都非常有资格坐上王妃娘娘的位置。

    “她们就象我的姐妹一样,我们自小玩到大的,要有情早发现了。”厍昆铣停下脚步将她圈住。

    “我才不信,哪有人不爱美女喜欢像我这么平凡的人。”庄爱抬起头来一脸的不信任。

    “可是这真的就是个事实。”他轻柔地抚过她如丝的秀发,情不自禁的烙下他的吻。

    “啊!对不起、对不起。”杀风景的女声忽而划破寂静。

    “谁?出来。”厍昆铣敛起不悦的神色。

    “臣妾见过王。”一名身着高尚华服的女子莲步轻移的来到他们面前,她一只审视的眼睛没离开他身边的女人。

    “郦妃,这么晚了你在这干嘛?”厍昆铣没好气询问她。

    “臣妾睡不着出来透透气。”她早就在这里注意他们很久了,王今天一回国就带了个平民女子进宫,这事整个后宫早已传过了。

    “透完了气就快回去。”厍昆铣无法勉强自己摆出愉悦的脸色。

    “王还没替臣妾介绍,这位…这位姑娘如何称呼?”郦妃将注意力移转到她最感兴趣的人身上。

    “厍大哥…”庄爱用求救似的眼神看着厍昆铣,那名女子眼中的歧视和妒意很难让人忽略。

    “郦妃,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厍昆铣语气中透着极度的不悦。

    “话可不能这么说,新来的妃子理应先到后宫拜见所有姐妹的,王可不能私意偏袒。”郦妃打从知道这新来乍到的女人竟明目张胆的住进坤宁宫就万般不是滋味,想她从王登基至今已经服侍王三年有余了,连梦想中的慈安宫都没机会一探究竟。

    庄爱不知所措的偎进厍昆铣的怀里,看来这个女人就是北官璇玑口中的郦妃娘娘,果然有种目中无人的感觉。“我倒是疏忽了,明儿个一早我就带她去后宫瞧瞧,你可以走了。”厍昆铣长袖一挥,马上有人出现将不甘愿的郦妃请走。

    她临走前总算露出点笑意,因为听到厍昆铣说明天要带这新来的女子到后宫走动,她可得赶紧先联络几个妃子,一定要当面给她点颜色瞧瞧。

    “我才不要去你的后宫。”等到人都走远了,庄爱忍不住说道。

    “放心,我不会让她们欺负你的,我保证没人敢对未来的王妃娘娘无礼。”厍昆铣讨好的亲亲她的脸颊。

    “不准你说我是你的王妃娘娘,人家都已经说不嫁给你了。”庄爱嗔怒的戳着他的胸膛。

    “这事先不提,起码你是我特地邀请来的贵宾,谅她们也不敢找你的麻烦。”厍昆铣再度给予保证。

    “最好是这样。”她庄爱可不是能让人欺负的弱小女子,敢犯到她头上必死无疑。

    “臣妾参见王。”由于厍昆铣的大驾光临,让王宫后院的众妃欣喜若狂,也因此争先恐后地出房来迎接。

    “免礼。”厍昆铣一身的王储装束更显得尊贵,连语气也是不怒自成严谨庄爱。

    “王,这位是新来的妃子吗?”陶妃看着王身边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她昨儿个就听说这事了。

    “小爱是我的贵客,原本呢,我是打算将她留置在慈安宫——”厍昆铣煞有其事的介绍引来大家的惊呼。“慈安宫!”这名词大家耳热能详。

    “那不就是王妃了?!”有人小小声的开始讨论。

    “我都还来不及替王生下子嗣,怎么王妃就要进门了?”

    进驻慈安宫最好的方法就是母凭子贵,可惜她们的幻梦要破碎了。

    “她们怎么了?”庄爱是外来客,完全不明白女众们的呼天喊地所为何来,但是她隐约知道这和厍昆铣所说的慈安宫有莫大的关系。

    “没事。”厍昆铣低下头来淡淡带过。“安静!王都还没说完,你们别嚷嚷。”郦妃清楚的听到那是王本来的意思,当然她也知道昨夜庄爱并芈住进慈安宫,而是直接和王在坤宁官同寝,而这点更令她生气。

    “昨晚慈安宫并未有人住过。”陶妃当然也很清楚,那座宫殿她可是安排了不少眼线。

    “没错,因为我的坤宁宫够大,用来招待贵客绰绰有余。”他是故意这么安排的,当然也因为他已经习惯和庄爱共枕,更要慎防她偷溜。

    “啊…坤宁宫。”那可是国君的寝殿,就连王妃娘娘都不得留宿的圣地,就算受宠到能进坤宁宫侍寝也不能破坏规矩。

    “王,坤宁宫是何等神圣的地方,怎可让女子留宿呢?”郦妃嫉妒不已,她昨晚竟没料到。

    “最好像不是你可以管得着的。”厍昆铣知道是他的不闻不问让郦妃和陶妃有大声说话的余地。

    “先王传下来的规矩正应陔不会忘吧?即便是百般受宠的先后也只拥有私人的宫殿,王可千万不能坏了祖宗的礼。”这也是慈安宫之所以成为众女誊必争之地的原因,陶妃自然也是有这等心思的。

    庄爱有所顿悟的看着厍昆铣,不管是慈安宫或是坤宁宫都可就是极为尊贵的地方,难怪她的存在让一堆女人觉得碍眼。

    “王是邾国之主,他的做法就是未来的典范。”南摇光是邾国的掌法者,对于制礼走法可是驾轻就熟。

    顿时,她的话萝大家哑口无言,但郦妃和陶妃的眼光也更加凶恶的转向南摇光。一直以来,她们就深觉南摇光和北官璇玑的存在挺碍眼的,一方面妒忌她们的美貌,另一方面也因为她们受王重视的才干。

    “王,别忘了还有正事要办。”北官璇玑适时地捉醒厍昆铣外国的使臣还等着见他一面好回去交差。

    “既然王有要事不妨先去打理,庄爱娘也好和我们姐妹们多熟悉、熟悉。”郦妃吧不得有这种大好机会可以整治新来的女人。

    “厍大哥,你要有事就别管我了。”庄爱怕误了他的军国大事。

    “你一个人肯定被她们削掉一层皮。”厍昆铣还会不知道那些小心眼女人的把戏吗?他宠滋的轻点庄爱的鼻尖。“摇光,你陪陪小爱,我一会儿就回来。”厍昆铣谨慎的将庄爱交代给南摇光后,便带着北官璇玑一行人离去。

    “南护卫什么时候也降级当起小女娃的保母了?还真是看不太出来呢!”陶妃和身旁的亲信妃子哄然大笑起来。

    “我说庄爱妹子啊,你都跟王一块儿睡了,怎么没见王有所表示呢?起码也该封个妃呀什么的。”郦妃就是无法不针对庄爱。

    “搞不好王根本不当她是回事,所以连封妃都给省了。”郦妃身边的小宫女凭仗主子的势力也习惯性的目中无人。

    “对了,王早上有没有吩咐王婆给你熬药?这药虽然苦了些,不过总比让人知道硬是打掉安全些。”郦妃假好心的关切让南摇光不齿。

    “少主怎么舍得庄姑娘喝苦药嘛!自然是连提都没捉过这事你”南摇光很清楚后宫的规矩,只要有幸蒙主欢宠而承君恩露的妃子,隔日清晨必定要光服药以免怀胎,这是唯恐有人想凭此乱了后宫秩序。

    “南护卫,你们说的是什么药啊?”庄爱真是越听越糊涂了。

    “想必是王给忘了这事,我看得马上要王婆补上。”陶妃一听才知事态严重,要是让这个新来的光怀有龙子可怎么得了?

    “不必了,少主既然有心选定继承人的母亲又能任你们胡来?想必是早交代了王婆多熬煮些补身良药以便早日获得子嗣。”南摇光真是越说越顺口,得意的望着脸色极为难看得郦妃和陶妃。

    “你胡说!”陶妃脸色不变的嚷道。

    “王从不让妃子受孕的,就连郦妃和陶妃这么受宠都摆脱不了王婆的汤药,她凭什么?”郦妃身旁的小宫女替主子抱不平。

    “凭她是未来的邾国王妃。”南摇光此话一出,换得一票女人的惊呼,难怪王放着正事不干陪她来参观后宫,这分明就是要给她们下马威。

    “南护卫,你别胡说,我已经拒绝厍大哥的求婚了。”尽管庄爱对那个王婆的药还一知半解,但很明显的南摇光扭曲了部分事实。

    “拒绝?!”每个人的眼睛莫不瞪得老大,邾国国君的求婚居然还遭拒,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不笑掉人家大牙了?

    “对啊!我们都说好了的。”庄爱用力地点点头,肯定的说。

    南摇光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少主好像没跟她说好吧!这小妮子还搞不清楚状况,少主要是肯放弃,现下庄爱便不会身在此处了。

    “庄爱娘,我看少主好像没和你达成共识吧?”南摇光适时地提出个人的看法。

    “南护卫,我说的都是真的。”庄爱极力想获得南摇光的认同。

    “什么真的、假的,你们别再演戏了,就算王看得上地,论先后辈分我可还排在她前面,好歹也该称我一声姐姐吧!”郦妃头抬得高高地,斜睨矮她半截的庄爱。

    “就是嘛!怎么说我们也都进宫三年了,说好说歹都轮不到她这个后来的人嚣张。”陶妃马上和郦妃站在同一阵线上。

    “娘娘,你这不是贬低自个儿的身分吗?怎么说王都还没给她名分呢!”郦妃身旁的小宫女又在嚼舌根了。

    “你是什么身分地位呀?这儿轮得到你说话吗?”南摇光实在看不下去跋扈得不将人放在眼底的宫女。

    “南护卫这么都训我的人,是在指责我这个做主子的不是你”郦妃护短护得不像话。

    “郦妃娘娘,我可没指名道姓喔!你自个儿要承认我倒是没意见。”南摇光一点都不将她这个小小的妃子放在眼里。

    “你…”郦妃被她气得脸红脖子粗,但也没敢发作,怎么说北斗护法的人都是碰不得的,更何况是和她情同姐妹的南摇光。

    “南护卫。”庄爱推了推正说得高兴的南摇光,她可没瞎到看不懂大家对她排挤的眼光和莫名的敌意。

    “庄姑娘有何吩咐?”南摇光还不至于敢不将国君的心上人放在眼中,少主可宝贝这个宋国来的小姑娘了,谁都可以得罪就她不行。

    “我想回去了。”她不想继续跟这些肤浅的女子打交道,果然还是厍大哥聪明,知道她会被攻击得体无完肤。

    “这样就想走啦?姐姐们还没都会你该明白的礼节呢!”陶妃挡住想转离去的庄爱。

    “陶妃娘娘要想为难少主的人,我倒想先教教你怎么尊敬未来的国母。”论礼道法,谁比得过她南摇光呢?

    “你…哼!王可没说要用大礼迎娶她,哪来的国母?你少唬我们了。”陶妃仗着自己多少有点势力,一点都不将南摇光放在眼中。

    “南护卫这么快就找到效忠的主子了,怕不哪天风水转到我这儿来,到时候后悔可要来不及哕!”郦妃对自己一向都有信心。

    “我怕郦妃娘娘太杞人忧天了,到时候失望的可就真是你你”南摇光就是非在口头上占点便宜不可。

    “谁不知道王最疼爱的就是我们家娘娘,谁有本事让王亲自到寝宫宠幸?除了我们郦妃娘娘首开先例便没人了。”宫女的一番话说得郦妃不禁洋洋得意了起来。

    “王不过上郦妃娘娘的寝宫一次就了不起啦?我们陶妃娘娘可是让王连续临幸三日,这点你家娘娘比行上吗?”陶妃的贴身侍女替主子炫耀着,因为能得到国君连续宠幸的可从没有过,也难怪她们两人气焰嚣张了。

    “真无聊,一群无知的女人。”南摇光趁着两派人马争得面红耳赤之际将庄爱带走。

    “南护卫,厍大哥——就是你们少主,他…他怎么会喜欢…”庄爱一点也不觉得拥有这许多的妻子是种福气。

    “少主可没喜欢过她们,你别误会。”南摇光自己都受不了老和那群女人对恃。

    “既然不喜欢又何必要…”她不懂,没有感情也能做那种夫妻间最最亲密的事吗?

    “你对男人还真是不了解,他们可以无爱而有欲的。”南摇光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

    “好奇怪喔!既然无爱又如何能有欲呢?”庄爱难以想像这种奇怪的举动,而且为什么就男人可以,难道女人不行吗?“这种事还是别研究得好,反正你只要知道少主是真心对你就够了,其他的都别去想,才不会自寻烦恼。”南摇光也只能这么劝说。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对我是真心的呢?”庄爱偏过头问身旁的南摇光,她怎么就这么有自信厍昆铣是真诚的?

    “小爱!”厍昆铣草草敷衍了那个使臣急着赶来,就为了这个不知感恩的妮子,没想到她竟还敢质疑他的真心。

    “少主。”南摇光朝他恭敬的问好。

    “你先下去吧!”厍昆铣遣退她。

    “厍大哥,你这么快就忙完啦!”庄爱无视于他的薄愠。

    “嗯。你刚和摇光在谈些什么?”他虽听到,但并不想说穿。

    “谈你的心态。”庄爱还不解方才南摇光所言的男人心态,此刻有机会当面问清楚,当然不能错过。

    “我的心态?”厍昆铣停下脚步,将庄爱的身子转向自己,颇为认真的说:“我告诉过你,我对你是真的真的真的很认真的。”他实在不喜欢庄爱对他的不信任。

    “既然你是真的真的真的很认真的,那为什么还有一堆妃子在后宫为你争风吃醋?”庄爱嘟背嘴奋力地戳他的胸。

    “这么酸的口气,敢情你也加入她们的行列了?”厍昆铣搂着她的腰,好整以暇的揶揄。

    “我都已经不嫁你了,还有什么醋好吃的?”庄爱娇嗔的语气真像是在跟自己喜欢的人撒娇。

    “又来了,别动不动就说不嫁我的话,我可是会非常伤心的。”厍昆铣一副受伤的表情。

    “你会伤心才怪,我不要你还有郦妃呵!不然陶妃也挺不错的。”看她们那副花痴样就让人想发笑。

    “可我就只要你怎么办?”库昆铣低下头嗅着她的发香细语。

    庄爱皱起鼻头。“我要信你才怪。”

    “不然你要我怎么做呢?总不能要我为你将后宫废了。”库昆铣可真说中丁庄爱的心思。

    “我着是你舍不得吧!”废座后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要是真废了后宫,将那些妃子遣送出去,那她们哪还有脸活下来?不全部去寻死了断才怪。”他可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废掉后宫你”庄爱不高兴的问。

    “小爱,你别为难我了,顶多我答应你以后都不去找她们。”这已经是他深情专一的表示了。

    “要我答应嫁给你也没其他的条件,唯一的一点就是废除后宫,可惜你却办不到,那我也无话可说。”庄爱憨是憨了点,但对于姐妹们的谆谆教诲可是铭记于心不敢忘怀。

    “你明知道我得要顾及人情道义,这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吗?”库昆铣这下可头大了,他是很想娶得美娇娘,但也不能枉颅义理。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话说,反正我是给了你机会,至于要不要就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了,决定权在你手上。”庄爱握住他的手说道。

    “小爱,你就不能体谅我一点吗?我都已经答应对你专情不二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呃?”厍昆铣彼彼动怒地箍紧她的腰身。

    “厍——”

    “我是邾国的国君,你不觉得和我称兄道弟很不礼貌吗?”他气极了。

    “你…好,这是你说的,国君陛下,再见!”庄爱不愧是练过武的,一把就将库昆铣推离身旁。

    “小爱,小爱…”他懊丧的跟在她身后呼喊,让沿路经过的宫女、奴才和贴身护卫都看傻了眼。

    “你给我闪远一点。”庄爱愤怒的朝紧跟着她不放的厍昆铣发火。

    “算我说错话行不行?小爱——”厍昆铣低声下气的赔不是,他刚才应该谨言慎行一点的,早知道这丫头的脾气挺大的。

    “国君陛下是何等尊贵的身分呀!民女怎敢跟你共进同退的?”庄爱口气不佳的拿他的话损回去。

    “小爱,你别这样嘛!我刚才是一时气糊涂了,你就原谅我吧!”他厍昆铣何时需要用这种口气同人说话?就这妮子敢在他面前拿乔。

    “哼!我是一介凡夫俗女,你这种人中之龙还是别跟我扯上关系得好,以免玷污了你高贵的身分。”庄爱趾高气扬的回嘴,但脚步可一点都没放缓。

    “小爱。”厍昆铣飞身立在她面前,一出手就将她抓个正着。

    “你走开!”庄爱奋力的甩开他继续向前走。

    “小爱。”他由身后一把搂住她,将头抵在她肩上低声轻语。

    “国君陛下——”她气嘟的小嘴儿被他的手给捂住。

    “别这样唤我,我不爱听这么生疏的称谓。”厍昆铣在她耳边呢喃。“说和了?”他见她点头这才肯放下手来。

    “厍大哥——”

    “我的字号你没忘吧?叫我皓明。”他那种情人般的细语呢哝实有益惑人心的力量。

    “不好吧——”庄爱别扭的叫不出口。

    “我说好就好,是我许你叫的。”厍昆铣霸道的不容人拒绝。

    “皓…皓明。”她红了整张俏脸,嗫嚅的唤了一声。

    厍昆铣宠溺地拍拍她的头。“这才乖,以后只准这么叫我,懂吗?”

    “可是——”

    “可是什么?”他板起脸来问。

    “让人听到好像不太好吧?”连亲密丈夫都不可直呼名讳,更何况他们什么都称不上,更不好这么放肆。

    “有什么不好的?我说好就好,这里就数我最大,所以我说了就算。”厍昆铣不信有什么是他所不能的。

    “自大。”庄爱嘴里喃喃不休。

    “你说什么?”他听不真切。

    “说你自大,国君就了不起了吗?什么这里就数你最大,什么又叫你说了就算?”庄爱回过身批评他的自以为是。

    “是,是,是,我说错了,这里你最大,你说的话才算。”厍昆铣已经慢慢体认到这点了,他注定要被这个小女人吃得死死的,谁教他偏就看上她,又将她视为心头肉、掌中宝。心里感叹着,双唇忍不住想索取一点补偿。

    “别这样,有人在看。”她躲开他的索吻。

    “谁不怕杀头的眼睛就给我睁大点。”厍昆铣朝田虎视耽耽的“贼子”大喝一声,马上就见一颗颗黑压压的头向着他们。

    “哎呀,大庭广众之下——”她真是会被他给害惨,简直就羞死人了,这事大概会马上传遍整个王宫。

    “没什么不可以的。”无视于众人竖起的耳朵,他刷地就堵住她滔滔不绝的小嘴。

    “唔…唔…”庄爱瞪大眼拼命地捶打着他。这个人怎么可以无视于她的尴尬就…真是太过分了!她瞧见好多人偷偷的抬起头来闷笑。

    “闭上你的大眼睛别管他们。”厍昆铣用舌挑开她的唇,偏偏佳人心里有障碍而放不太开。

    “唉!”他终于认命的放开她,看来他该找个隐密的地方再掠取心中所想的。

    “走了啦!”庄爱就是觉得大家老朝她行注目礼,害她浑身不自在,难受极了。

    “要走去哪儿呀?”厍昆铣欲求不满,说话没啥好气。

    “随便啦!快点。”庄爱硬是拉着他离开这个气氛暧昧的地方,一张脸还红通通的。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