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世人所谓的“双飞琼瑶”共有五对,分别是“龙凤”、“鹅雏”、“麒麟”、“鸳鸯”、“凤凰”据说盘古开天时就存在了,这些古玉都具有不凡的神奇魔力,因此能拥有这类稀世珍宝的人当然得有些条件和本事了。

    既是“双飞”自然成对,光听名字就晓得这多半是替有缘人打造的,不是命定的爱侣当然没资格拥有。

    不知上天怎地安排,琼瑶玉接二连三地出现在这浩浩的春秋时代,更引人注目的是竟各自被庄氏姊妹所有,在第四对出现后大家更是注意最后一对的着落地。

    “五对玉饰之中就只有鹅雏琼瑶世人皆知它深藏于邾国王宅,其他四对都流落民间,但这四对偏又同时出现在宋国。”邾国境内的一间小茶棚中,几个行走江湖的汉子高谈阔论着。

    “你们听说过宋国的名媛世家吗?”一个脸上留着八字胡的男人问。

    “谁不知道呀!庄家大小姐也是人称“文才女”的庄芈一嫁就嫁给吴国的世子,三小蛆庄箴吏是名闻遐迩的‘女神医’,由于她的妙手回春救了富可敌国的邗家公子,因此两家便结了亲。”高壮的汉子马上接口。

    “有‘名媛之最’称号的小女儿庄苹和华大夫那段纠葛才精采呢!”同为宋国人,自然看好那对小儿女。

    “‘女神算’庄苣可是宋君眼前的大红人,前此时候才和青梅竹马——钱中订下亲,对了,他不就是庄爱的师父?”

    “你是说庄家唯一未出阁的闺女吗?”高壮汉子的大嗓音自然引来众人的注目。

    “她也不算未出阁,人家邾国少主可是准备用八人大轿抬她过门的,也不知道那个庄爱小姐在想什么,竟退了人家的婚。”这事目前还是宋国境内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呢!

    “退婚?!那不引起宋、邾两国之间的不快了?这二小姐还真是敢咧!”八字胡的男人觉得庄爱一定疯了。

    “那倒不一定,邾国的少主虽然气怒,但也不至于昏庸到为此发动战争,不过…”说话的宋国人顿了顿。

    “不过什么你快说呀!”没啥耐性的高壮汉子催促。

    “不过庄爱那不知死活的丫头可惨了。”

    “怎么个惨法?”八字胡好奇的追问。

    “厍昆铣气得直接把她绑回邾国去了!虽然庄爱这么做过分了点,但为了两国的和平,宋君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道出这个惊人内幕的他不禁洋洋得意了起来。

    “那庄家没有表示什么吗?”至少庄爱是自家的女儿,总不会这么闷不吭声的吧?!

    “先跟人私定终身的是庄小姐,临了头又反悔退婚的也是她,这庄老爷子当然不好说些什么。况且人家邾国少主可是很诚意的下了聘;谁知道被未过门的新娘给恶搞,让—国之君这么下不了台可不是开玩笑的,自然庄家也只能闷着没敢抗议。”宋国人摇头晃脑地一口气说完。

    “我早听说过‘武才女’庄爱的恶名了,真亏邾国少主有这份勇气敢要她,要我可不敢领教。”八字胡对庄爱的偏见非常明显。

    “厍昆铣一向以英明贤良著称,这次会这么恼火还真少见。我看那恼火的姑娘这次死定了。”高壮汉子向来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我看不一定。”偏袒同胞的宋人另有一番见解。

    “你又有何高见了?”八字胡问。

    “依我看,庄家小姐自然是各有千秋才能享有‘名媛世家’的雅称。既然二小姐的姊妹都能收服四个人中之龙,当然二小姐的魅力也不能小衬。若是她没点媚人的功夫,又怎令能令邾国国主神魂颠倒,非得要娶她不可?因此我说,庄爱肯定会是邾国的上宾而不是俘虏。”他对她有信心。

    “厍昆铣也不是省油的灯,既是让他这个新任国君看上了必然逃不掉,要不邾国也不会这般的兴盛繁荣。”站在男人一边的壮汉表示了他的支持。

    “我看他的兴趣也一时的,娶个大家闺秀为后是应当的,但要他终身就这么个女人是不可能的,哪个国君不把填塞后宫视为骄傲?厍昆铣当然也不会例外,等他娶了庄爱,新鲜感也就没了。”八字胡一点也不看好这椿婚事。

    “那倒是,男人娶个三妻四妾司空见惯,更别说库昆铣地位那么崇高,光他那副皮相就不知迷惑了多少女儿心,邾国少主的俊真是没话说。”这可是人人传诵的。

    “道听途说不可信也!”八字胡一脸的鄙夷。

    “非也!非也!我是真见过他本人…”自满的宋国人又在高谈他做人的见识了…

    “放开我,放我下来,你听到没有?放手啦!”庄爱被倒挂在厍昆铣的肩上,虽然她的武功底子不错,但任谁在这样的状况下,想必都使不上什么力的。

    “小爱,你别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即使面对手下的惊讶表情,他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庄爱。“厍大哥,你放过我吧!我现在不想嫁给你了,你是邾国的国君,要怎样的美女没有?我求你别这样。”庄爱放软语气的恳求库昆铣,她已经看到那四个目瞪结舌的护卫,再这样下去,她的脸都丢光了。

    “你休想,我一放你下来你大概马上开溜,又回去那个妓院卖笑。”打从在涵姝阁找到庄爱后,厍昆铣便隐忍着这事还没找她算账呢!这妮子居然还敢跟他要求这、要求那的。

    庄爱嘟着一张小嘴喃道:“厍大哥,你说错了,我不是去涵姝阁卖笑的,我只是觉得那地方很好玩也挺好赚钱的。”

    “你要钱我多得是,想花几辈子都有,就是不准你去那种地方,你即将是邾国王妃,行为多少要检点些别整天想着玩。”库昆铣铣厉色告诫。

    “我已经说过不嫁给你了,还当什么王妃!你放我走,放开我。”庄爱对于他批评她行为不检感到气怒。

    “没得商量,我已经很容忍你了,你别再跟我提这事儿,为了你的毁婚所可能导致的后果,你有没有想过?”厍昆铣没好气的拍她屁股。

    “我…你们这些当国君的没一个好人,老把我们女人当工具利用,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内疚吗?”庄爱才不想在气势上输给他,虽然她也有点惭愧于自己全没替人民打算。

    “小爱,你不要再孩子气了,当初婚事也是你亲口答应的,这会儿你又不打算嫁给我了,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怪人家都说女人心海底钉,庄爱的心态还真让他摸不透也抓不着。

    “因为你是国君,我才不要当什么王妃呢!苹儿说身为国君,后宫自是不会寂寥的,到时候我就只能独守空闺躲在棉被里哭,我才不要这样像个小可怜。”庄爱说出问题的症结。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是我的王妃娘娘,统驭后宫是你的责任,你要受了委屈,何必躲在棉被里哭?赐死个人也就罢了,我是不会干涉你的。”他对于女人间的勾心斗角是从不理会的。

    “我才不要跟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分享丈夫,你要风流快活是你家的事,可别拖我下水。”庄爱想越不甘心,厍昆铣的意思好像他早已后宫满满,就等着一个女爱子去整治,这真是太让她心寒了。

    她还希望厍大哥能和姊夫一样决心这辈于守着姊姊一人,或是像妹夫一般抵死对纳妾不从;没想到他似乎没这打算,那她干嘛委屈自己嫁给他?

    “你别这么小心眼了,我是已经有几个妃子没错,但那都是友邦进献的,最多我答应以后要纳妃都先经过你的同意不就好了?”厍昆铣放下高高在上的国君身段和她打着商量。“我不。”庄爱气他非但没为自己已娶感到不安,反而明目张胆的表示继她之后还妄想纳妃。

    “小爱,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厍昆铣对他不好沟通的未来王妃已经容忍到极点。

    “你最好气死啦!”庄爱也懒得理他。

    “呐!”厍昆铣怒极的将庄爱丢进早备妥的马车内,虽然车上铺了上好的软垫,但庄爱还是感到被撞疼了。

    “少主,这…”四大发卫中的北官权衡终究还是忍不住出声,他没想到一向冷静自持的国君竟然绑架自己的未婚妻。

    “你们都别多事,起程。”厍昆铣对手下摆摆手后,便迳自关上马车的门。

    “少主好像很生气似的。”虽然马车已在回程的路上,但只更加深东方天枢的疑虑。

    “他脸都黑了还不生气?我看八成和庄姑娘脱不了关系。”唯一的女性南摇光敏锐的察觉。

    “要是让璇玑知道,肯定笑到吐血。”西乞开阳说的正是他们四大护卫的龙头北官璇玑。

    “我看回宫就要有好戏看你”南摇光吧不得马上进宫去,好把这个天大的消息告诉手帕交,璇玑要是知道这一路上他们英明伟大的少主是如何受一个小姑娘的气,肯定跟她有同样的感觉。

    邾国是个极小的国家,不过位居山东往来要冲,因此多少还是有其地位,自然国都也以军防为设计要点。

    整座城池不但四周围筑着高墙,墙上还隐约可见战信用品,当然也少不了通风报信的烽火台。

    “少主,我们到了。”东方天枢在城门口下令车夫停车,恭敬地对着紧闭的门扉报告。

    “让摇光帮小爱安排一顶舒适的软轿——她睡着了,我看…就先送她到坤宁宫休息去,你们几个随我到大殿。”厍昆铣没理会手下的惊愕,迳自下车进宫去。

    至于他们几个则是一听到庄爱并非被安排于王妃寝宫,而是直接安置于国君的坤宁宫中,莫不面面相觑。

    “快去呀!少主都走远了,你们还杵在这?”南摇光催促他们跟上厍昆铣的脚步。”你们几个,还不赶紧送王妃娘娘到坤宁宫?广她又指挥着大伙儿。

    不一会儿工夫,他们已将未来的王妃妥善送至国君指定的地方。

    “小心点,别把王妃娘娘吵醒了。”南摇光小声地遗退下人看来少主是要她就近看着庄爱免得她逃跑了,因为沿路上顽皮的少王妃已经有了几次的不良纪录。

    “摇光,听说——”一名女子走进坤宁宫的内室,高声喊道。

    “嘘!小声点。”南摇光赶紧上前要北官璇玑住嘴。

    “她是谁啊?”北官琥玑顺着她的眼神比了比少主床上那个熟睡的小姑娘,这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啊?

    “这姑娘来头可不小,是我们未来的王妃娘娘。”南摇光无法阻止北官璇玑的好奇打量。

    “王妃?!少主开窍啦?”北官璇玑忍不住又多瞧了床上的女子两眼,真看不出来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有什么本事,竟然能搅动他们家少主心中的那一池春水。

    “庄姑娘可是宋国有名的‘名媛世家’二小姐,我们少主对人家可是一见钟情呢!”南摇光可没见过爱子对哪个姑娘这么用尽心力,只有庄爱是唯一的例外,不但帮人家寻亲、解决麻烦事,还用尽千方百计让庄爱点头下嫁。

    “庄爱?!她是那个‘武才女’庄爱?”北官璇玑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床上的俏姑娘,怎么都看不出她的武学造诣来。

    “没错,如假包换的庄爱、少主的正室夫人、邾国的爱妃娘娘。”南摇光不厌其烦的解解。

    “什么时候举行大典?”册封国母可不是开玩笑的,她得赶紧着手准备,且要多加派点人手才行。

    “有得磨了。”南摇光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什么意思?”北官璇玑不懂,既然少主部已经表达得这么明显,没让她住进王妃娘娘该待的“慈安宫”反倒是将自己的坤宁宫分享给她,那就应该要大婚了才是。

    “庄姑娘反悔不嫁给少主了,不然我们绑架她回来干嘛?还不是少主燕不下这口气。”南摇光把她知道的都全盘托出。

    “你是说…她…她是被少主绑来的?”北宫璇玑吞了吞口水问。

    “就是这样啊!所以我看大典是没这么快才是,少主可宝贝庄姑娘了,要没她点头,这庆典准是不会举行的。”南摇光说得一点都没错,要不然凭厍昆铣的能耐,要用强的也没人能奈他何。

    “南护卫?”床上的庄爱动了动,揉揉眼睛迟疑的唤道。

    “庄姑娘,你醒啦!”南摇光走到床边听候差遣。

    “这是哪里呀?我是不是睡很久了?”昨天她偷跑被厍昆铣逮到,一整晚听他的教训,累都累死了。

    “这里是少主的寝宫,你已经睡了一下午,想不想吃点东西?”南摇光对于庄爱的嗜吃好睡早已了解。

    “嗯,我快饿扁了。”一说到吃,她的小肚子就开始鼓舞。

    “那我这就去张罗。璇玑,麻烦你照顾一下庄姑娘。”南摇光用眼神暗示北官璇玑“别让她给跑了”璇玑会意的点头。

    “你叫璇玑?”庄爱看着眼前的大美人,原本她以为家里的姊妹已经够漂亮了,直到见过南摇光那耀人的姿色。没想到邾国的美女竟然如此多,眼前的这位绝色佳人竟和南摇光不相上下。

    “是的,北斗护法——北官璇玑见过娘娘。”

    北官璇玑微微欠身行礼。

    “我才不是什么娘娘,我叫庄爱,你可以叫我小爱。”庄爱不喜欢人家叫她娘娘,她又还没答应要嫁给厍昆铣,最好是别从别人口中和他扯上关系。

    “厍天哥的护卫不就四个人,他们我都见过啊!怎么又来了个护卫?”庄爱搔搔头。

    “他们都是我的手下,北斗专护少主的安全,算是少主的贴身待卫。”北官璇玑淡笑着解释。“他一个要五个人保护,还真是没用。”庄爱轻蔑的低语。

    “少主是一国之君不能有任何闪失的,以后庄姑娘成为少主夫人,自然也会有专人保护。”北官璇玑认定了她就是未来的国母。

    “我才不要当他的夫人,而且我自己会保护自己,不用别人多事。”她一点都不喜欢身边跟着一堆闻人。

    “你会需要的,这阵子少主出使已经让后宫的那些妃子有机会作怪了,要是她们知道少主带你回来还准备迎你人宫,肯定会疯掉的。”北官璇玑之所以坐镇皇宫代掌后宫,便是厍昆铣的心意。

    “那就让她们疯啊,关我什么事?”庄爱对“后宫”这个名词已经反感到了极点。

    “你是未来的后宫主子,自然会有不少人想吧结你,但是在这之前会有更多人想驱逐你,因为你的出现已经威胁到某些要角的可能地位。”北官璇玑透露她可能遭遇的危机。

    “谁是你说的要角?”会有本事兴风作浪的自然是曾经让厍昆铣恩宠过的女人,庄爱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只要一想到她敬爱的厍大哥竟有其他女人就忍不住气愤起来。

    “陶妃和郦妃都有各自的势力,陶妃是陶美人,乃当初西陶人送给东陶爱的侍妾。郦妃则郦国国君之女,当初少主一登基便为了交好而收下各方拢终的奉献,她们只是其中比较出色的罢了,受过少主一段时日的恩泽雨露就自以为是。”北官璇玑说了那么多是为了让庄爱有心理准备。

    “北官护法跟我说这些干嘛?厍大哥有过哪些女人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想赶快回家。”庄爱心理极不舒服,她不懂有不少女人的他为何还要绑架她?反正他的后宫又不差她这一个。

    “庄姑娘这话最好还是别让少主听到,他会不高兴的。”端着餐点进门的南摇光一听到庄爱说想回家,立刻出声阻断。

    “他高兴都和我无关,我现在很不高兴待在这理,你们最好是叫他放了我。”庄爱气呼呼的大叫。

    “庄姑娘——”南摇光放下手中的东西准备好言相劝;不料厍昆铣正好在这时出现。

    “你们都下去。”他板着脸孔遣退手下。

    “是。”两人莫可奈何的领命退了出去,不过还是守在厍昆铣寝宫的范围内,,这是她们的职责。

    “你出去,我不要见到你。”一看到他就想起北官璇玑说的,他都已经有一堆暖床的女人还囚禁她?

    “小爱。”他坐到床边搂着庄爱轻柔地喊。

    “哼!我不跟你好了,你别叫我。”庄爱将脸撇开。

    “怎么?还为昨天的事生气啊?”

    不说不气,一提到她就生气。“你把我的屁股打得开花,我才不要理你。”由于她这几天的逃跑惹怒了他,于是可怜的小屁股就只好代她受罚。

    “谁教你这么不听话,我一时气极了才…还痛不痛?”他也知道昨天下手重了些但是这妮子就是有本事惹恼他。

    “废话,当然痛,不然你让我打打看。”庄爱摸摸早已不怎么痛的屁股大声嚷道。

    “还痛呵…让我看看。”他没下这么重的手吧!这妮了定是在骗他,想让他良心不安。

    “不要。”她才不会笨得让他有机会乱摸她的身子。

    “不要?那怎么行?”厍昆铣不由分说地拖住她的腰,将她从被窝中给拉出来。

    “啊!不要,我不痛了,真的。”庄爱跳下他的腿,打着赤腿跑离厍昆铣远远地。

    “那就吃饭吧!”他任餐桌旁一坐,拿起唯一的一副碗筷就动手。

    “喂!那是要给我吃的你”庄爱气怠败坏的跑向桌边。

    “可是我也还没用膳啊!”他神态自若的撒谎,明明就已和一帮臣子用过晚膳了。庄爱抿着嘴不说话,这是人家的地盘,人家不给饭吃她又能如何?只能委屈自己的小肚了。

    “怎么不说话?”厍昆铣看她一脸的委屈,不由得心疼起来。

    她决定不理这个讨厌鬼了,把她抓来还不给她饭吃,枉费她一直当他是大好人。庄爱甩开头朝外头走。

    “你去哪?”厍昆铣长手一伸就将她带进怀里。

    “我要回家。”庄爱扁遍嘴无限委屈的说。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他拍拍她气鼓鼓的小脸,怜爱地轻吻她獗起的小巧嘴吧。

    “我才不要住在这里,你都虐待我。”庄爱小女儿家的娇态毕露,又嗅又怒的说。

    “如果我以后都不虐待你,那你愿不愿意住下来?”厍昆铣狡诈的问。

    庄爱摆起高傲的姿态“我考虑考虑。”

    “我在这儿一个人好无聊,要是能有个人陪我说说话、谈谈心就好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怜兮兮的瞅着庄爱。

    “你这儿有很多咽!南护卫他们不都整天陪着你?”庄爱心软地放缓了语气。

    “那不一样,我想要有个知心的伴侣陪着,就像你。”浑昆铣知道庄爱单纯、善良,不会拒绝他。

    “我?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又老是惹你生气,而且我脾气不好,贪吃爱睡、常常闯祸。”

    “我知道。”他打断她的数落。这些都是事实,但他不在意。

    “你知道干嘛还要娶我?”庄爱偏着头问道。

    “我喜欢你嘛!”厍昆铣毫不迟疑的承认。

    “那你也喜欢你那些妃子你”她心里可是酸得很,自从知道那堆后宫佳丽后就一直无法释怀。

    “是不讨厌。”他从没想过要喜欢甚至于爱上其中一个妃子,反正女人对他而言没啥大不了的,除了这个棘手的小辣椒。

    “你…你怎么可以…”庄爱真不知该如何说出心里的气愤。

    “怎么又生气了?我是不讨厌,但也没说喜欢啊!”他就是忍不住想逗逗她。

    “骗人。”她才不信他的话。

    “先来吃饭,不然你又要闹胃疼了。”他知道庄小姐子之所以重吃是有原因的,因为她的胃不允许她三餐不正常。

    “我可以吃饭吗?”他刚刚不是打算要饿她,这会儿又发好心啦?

    厍昆铣帮她把饭菜布好。”这本来就是我要他们替你准备的,刚才是逗你的。”

    “厍大哥,你真好。”有得吃她的笑容就展现出来了,这妮子居然还亲热的抱住他。

    “你哟!”他的语气极尽宠溺。

    “厍大哥,我就暂时住下来陪你好了,不然你一个人住这那么无聊。”她决定发挥爱心留下来陪他一阵子。

    “那真是太好了!小爱,以后你就住在这座坤宁宫,我让摇光和玑来服侍你,你要些什么就跟璇玑说一声。”他指派最信任的部下给她。

    要是让他那两个贴身侍卫听到肯定造反,何时她们已经从保镖的身分降格当宫女了?

    “那我可不可以四处遛遛?人家不想老待在屋子里。”她最崇尚的就是人身自由,可不愿有被软禁的感觉。

    “可以,但是要出王宫可得先告诉我,让我排开公务陪着才行。”厍昆铣可不希望他才一答应,她后再就开溜。

    “嗯。”庄爱点点头。

    “这才乖,来,多吃点。”厍昆铣可高兴了,只要她肯留下来,就有机会说服她再次答应下嫁。

    “厍大哥,我已经吃精了。”庄爱摇头。

    厍昆铣放下筷子。“要不要陪我出去走走?”

    “好啊!”她跳下他的腿就要拉他出门,反正她已经睡了一下午,现在精神正好。

    “等等。”厍昆铣拉住她。

    “怎么啦?”她回头问。

    “我腿麻了。”被她坐了这么久,想不发麻都难。

    “我帮你按摩,一会儿就不麻了。”庄爱立刻蹲下,一双手灵巧的在他腿上捏捏槌槌。“好些了吗?”她边抓边问。

    “好…呃!好多了。”好得不能再好了,瞧他被那双小手擦拨的,都快要兴奋过了头。

    “你放轻松点嘛!”肌肉绷得死紧要怎么抓?庄爱在心理叨念道。

    “你去添件衣裳,我们才好出门。”他抓住她的柔荑拉她起身,再这样下去,他今晚可要很难度过了。

    “喔!”庄爱开心的跑开,没一会儿又颓丧着脸回来。

    “小爱,怎么啦?”他丫起来走近她。

    “我没带衣服来,你忘了?”她是被人硬架来的,这会儿要上哪去找衣服穿呢?

    “璇玑,璇玑。”厍昆铣搂着庄爱朝外头大喊。

    北官璇玑闻声立即进来。“少主。”

    “帮我把那件裘大衣拿来。等会儿先替小爱准备今晚的换洗衣服,明天找个裁缝来替她量身制衣。”厍昆铣命令道。

    “是。”北官璇玑急忙去找那件北方进贡来的裘大衣,没一会儿工夫就给捧着来到厍昆铣的面前。

    他把摺得整整齐齐的大衣抖了抖,轻柔地披在庄爱的身上,温柔多情的对她说:“走。”

    “少主,这么晚了——”北官璇玑没让眼底的讶然表现出来,从未见过爱子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过。

    “我们要去花园走走,别跟来。”瞩咐北官璇玑后便温柔的牵起庄爱的手,他可不想花前月下时还被人盯着瞧。

    “是。”北官璇玑颊命退下,立刻下令封锁整座花园。既然少主有令要他们不得靠近,那么最保险的方法就是这样;

    “璇玑,我们这样劳师动众的,不知道帮不帮得上少主?”南摇光奉命守住通往后宫的入口。

    “至少不能害了少主,要是让其他妃子闻风而来就糟了,我看庄姑娘对于后宫的事挺挂意的。”北官璇玑一见下午庄爱听她提及时的反应便知,那神情是骗不了人的醋意横生。

    “哪个女人不在意这种事?但总要习惯的嘛!我们少主不但

    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又身为一国领主,要他忠于一个女人是不可能的。”南摇光当然知道这点难为了庄爱,但是能得到君主一时的宠幸,就不知要羡慕多少人了。

    “搞不好我们少主真能钟爱她一辈子。”北官璇玑有不同的看法,少主对庄爱的呵护是前所未见的,那种疼惜真让人看了眼红。

    “自古君主多风流,虽然少主对庄姑娘多一分的纵容和疼爱,但是这也不能保证什么。”南摇光一路上都跟随在厍昆铣左右,对于少主这次的动情当然不会知道得比北官璇玑少。

    “虽说如此,但你难道不相信我的眼光吗?”北官璇玑对于自己的直觉非常有自信。

    “你的眼光一向准确无误,只除了一件事。”南摇光当然无法质疑北官璇玑的能力,这也是她之所以成为护法的原因。

    “哪件事?”她不相信自己有料错的时候。

    “难道你看不出来有个人疯狂的爱着你?”南摇头也不点破,她不信璇玑真不知道。

    “别说了,好好看着这里,我到别处去巡巡。”北官璇玑飞也似的逃开。

    一直以来,她就是五个人中的老大姊,她疼爱东方天枢、西乞开阳和南摇光的心从不下于自己的亲弟弟北官权衡,因为他们都是一群经历战火而无家可归的孤儿。

    “故作无知并不会改变事实的,你该多劝劝璇玑。”南摇光朝隐身在树后的北官权衡低喃。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