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五章终章
    “哇哦,我好像能听到女孩们在为你欢呼,干的漂亮,来,陪外公喝一杯。”国务卿乐呵呵的来到外孙旁边,手中提着香槟,连走路都在打晃,看样子之前喝了不少。

    “别调侃我了,这勋章唬唬别人还行,你能看的上眼?”陈放连忙搀住外公。

    “小子,别太狂,什么都不放在眼里,这可不行。傲迦勋章,我做梦都想搞上一块,这辈子怕是没指望了。还有你的老丈人,要是用他珍藏的所有枪械能换来这枚勋章,我敢打赌,他绝不犹豫。”外公惨兮兮的笑了笑。

    “你们都没有?”陈放狂汗。

    “傲迦勋章不比别的荣誉,获奖者毕竟实至名归,而且还受到诸多限制。你在远征中的表现再优秀也不可能获得这份殊荣。让你获奖的是反恐,你拯救过伊拉诺,拯救过帝都,拯救过洛克郡,你获得傲迦勋章理所当然。外公有什么值得表彰?表彰我这几十年把傲迦帝国的版图扩张了六倍?你听说哪个国家敢冒大不讳,把最高荣誉授予策划侵略的官僚,你老丈人就更没戏,外界称他为刽子手。”与外孙一起站在帝国的权力核心,是国务卿多年的梦想,这个愿望因为陈放染病一度变得虚无缥缈,而如今终于成为了现实,怎能不叫他老怀宽慰。“呃,你不是要我保持低调吗?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陈放弱弱地提醒。

    “先是远征,又是反恐。每次最出风头的就是你,到现在你还想低调?既然藏不住,不妨亮出你的锋芒来。授予你傲迦勋章不是我的主意,内阁没这个权利,这是王室提议的,内阁不过是执行。我找人打探过。此事好像和阿布迪诺有关,你们认识?”国务卿似笑非笑。

    “有过一面之缘。在洛克郡。”陈放若有所悟。

    “这就对了,阿布迪诺是王室成员。此人对官僚从来没什么好感,这次主动议题授予你傲迦勋章,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无论如何。你受到王室地青睐都值得庆祝。在傲迦帝国有三种力量不容忽视。第一种来自大家族的势力,第二种来自民众,第三种来自王室。三种力量相互牵制,形成相对地民主。民众的力量最强,可是也最盲目,容易受人摆布,形不成合力。王室最弱,但是对民众的影响力巨大,这两种力量合二为一。足以和大家族抗衡。你是反恐的英雄,深得民众地拥护,阿布迪诺提议授予你傲迦勋章,估计也代表了王室地立场,而你本身就是大家族的人。同时得到三种力量支持的人。你是破天荒的第一个。”国务卿拍拍外孙的肩膀。

    “所以?”陈放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获得的不止是傲迦勋章,帝国今年的十大风云人物。你排在第六。除了你,剩下的人不是政坛地宠儿,就是娱乐界的明星。这还是在你没有造势,没有拉票的情形下,另外,如果你有个贵族的身份,名次还能上升,虽然是八卦组织搞出来的无聊评选,却能说明你地人气,这么火地人气不参加竞选,好像太浪费了。”国务卿用力的拍拍外孙肩膀。林雷

    “放过我吧,政客不是人干地活,有位议员不是说过吗,如果还剩下点人味儿,就不能成为出色的政客,我可不想连人味儿都没了。竞选议员无非是捞点政治资本,镀层金罢了,受那份罪,我不如到老丈人手底下混个营长。”退而求其次,陈放憧憬起营长的快乐生活来,在部队里,官衔就是法律,身为陆北严的女婿,在下面是土皇帝,到上面有人罩,貌似不赖呀。

    “营长,亏这个老兵痞张的开嘴。要成为一名政客,眼光要放远一点,心要够野,争个议员有什么用,你不知道眼下大选正搞的如火如荼,现在还来得及。”国务卿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不知不觉,这位老人投入到工作当中。“你对我还挺有信心的。”纵使从不关心政治的人,也能从铺天盖地的宣传中感受到竞选的气氛,可想而知,这场争夺有多么的激烈,何况陈放有个中情局长的部下。

    “所以人气非常重要,你是反恐英雄,最近出足了风头,人又年轻,卖相也好,绝对能受到欢迎,然后是宣传攻势,就在刚才,所有傲迦帝国的公民都在颁奖的短片上认识了你,这是你获奖的真实纪录,远远比掏钱做宣传效果要好,你看看众多参与竞选的人,谁有你得天独厚?我敢打赌,只要你宣布参与竞选,立即就能成为热门人选。”国务卿信誓旦旦。

    “说到竞选元首,年轻的确是个优势,可也不能太年轻呀,谁能相信一个二十出头的人,我没听说过有人不到三十岁就参与竞选的,外公,你是不是喝多了?和我闹着玩的?”陈放带着哭腔。

    “你见过我开玩笑?那是因为他们在三十岁以前老不够足够的筹码,没有足够的资本取信于人,我以前也没见过不到七十岁的人获得傲迦勋章,身为政客一定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外公瞪了外孙一眼,随后将杯中残酒统统吞下肚子。

    “随便吧,反正帝国由你们几位重臣做主,谁担任元首本来就没什么不同。”的确,外公的决定从来不会改变,更不可能开玩笑,陈放不再坚持。要想接手陈家的家主之位,就势必能力出众,有足够的筹码,而担任过帝国的元首,绝对是最重的一枚筹码,尽管这个位子仅仅是个傀儡,但是绝对耀眼。

    “本末倒置!给我听好,过去的元首的确是受人摆布地角色,但是从这一届开始。从你开始,不再是了!傲迦帝国即将面临一场浩劫,需要一个能够力挽狂澜的铁腕元首。我刚才说过,傲迦帝国有三种力量,掌握这三种力量的人,就是帝国真正的主宰。这个人就是你,也只有你能做到。我们这群老家伙不过是你的辅助。人到了我这把年纪,经常会思考人生,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自己的努力有没有意义?人生不过百十年光景。你夺得家主又如何?能够挽救国家于危难,做一个改变历史地人,区区的家主之位不足挂齿,当然,如果你做到了这些,家主之位也必定是你地。陈家命运从来都是和傲迦帝国紧密相连,正因为这样,陈家才拥有牢不可破的地位。你姓陈,不止是对陈家负有责任。也对傲迦帝国负有责任,在这一点上,陈博威和我的认知是一致的。”国务卿一脸地激动,这些年,虽然他做了很多地事。然而更多的是妥协。充其量,他是个出色的国务卿。有很多事。不是国务卿能做到的,就算大权独揽也不行,要改变帝国的现状,需要一个货真价实,一呼百应的元首。

    宴会结束以后,在外公的办公室,陈放见识到什么叫做一呼百应,

    国安局长,中情局长,调查局长,这些都是熟面孔,不需介绍,见到陈放,都是心领神会的一笑,此外,尚有十多个新面孔,不用多说,这些人都是支持陈放上位的,而且是竭尽所能地支持。

    “等你出任帝国元首的时候,这些人将成为你的内阁成员。”外公坐在椅子上,波澜不惊的解释,提前排出内阁名单有悖常情,做出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是由于陈放在竞选中胜出地把握很大,另外,这些人都是精心挑选出来,有能力,有背景,有影响,提前将他们纳入内阁名单,才能让他们死心塌地地支援外孙。

    正如外公说的,陈放在民众中拥有无以伦比地人气,陈家又是大家族势力中的霸主,加上王室的支持,这样的人想落选都很难。

    即便如此,手段还是要用的,抛头露面的去拉选票是下策,民众也看腻了。国务卿的授意是借助婚姻,首先是为了高调宣布陈放的身份,陈三公子与帝国之花的婚礼必定能>吸>引大众的眼球,陈放将再一次展示在傲迦帝国的民众面前,这是上策。

    陈公子是不喜欢低声下气拉票的,琐碎的工作交给了外公,他眼下的主要任务是去找陆凌雪。

    “都订婚十几年了,还求婚?你和陆家打个招呼不就行了,还要这么郑重?”听说要当众求婚,陈放连连摇头。

    “打个招呼?小子,婚姻大事一生就这么一次,你是一次,陆家的闺女也是一次,打个招呼是不是太草率了?看你这副德行,今后少不了也和我一样,时不时就跑到外域打猎。”国务卿一脸坏笑的教训,别看外孙各方面都很优秀,毕竟还年轻,年轻就识浅,很多事情不明白。

    “打猎。”陈放皱起眉头,好半天才醒悟过来,认真的说道:“我可不是花心的人,兼一份佣兵的差事算了。”

    经历整晚的思想斗争,天亮的时候,陈放驱车赶到陆家。

    “姐夫。”小妖精从老远就看到他,一路小跑过来。

    姐夫都叫出口了,还要求婚?但愿陆凌雪也这么痛快就好,陈放心中暗想,随便应付了两句,问道:“你姐姐呢?”

    “一见面就说找姐姐,你欠我的礼物呢?没有礼物就不给你见。”小妖精在洛克郡被他摆了一道,人地生疏才有所收敛,如今是她的地盘,不乘机报复才怪。

    “什么礼物?”陈放不禁一愣,给小姨子买件礼物倒是平常,怎么成欠她了。

    “你上次说过,要再送我一支更好的枪。”小妖精不依不饶。

    “下次。”陈放狂汗,当初就是糊弄小孩子,随口一说,谁知道她竟然当真。枪倒是不值钱,送她多少都不心疼,问题是,打到人怎么办?

    “为什么不是现在。”小妖精并不好骗。

    “别找了,你听过谁到岳父家拜访带枪的?”陈放哭笑不得。

    妖精哪里肯依,坚持将他搜了一遍才肯放行。

    好不容易摆脱了小妖精,陈放又遭遇笑容可掬的岳母,老公和儿子一起出征,陆凌雪毕竟是女儿,唯一能依靠的,也就只剩下女婿了,陈放将小妖精平安送回了家,没让她失望。

    女人一旦聊上就没完没了,一个小时转眼过去,终于,陆凌雪出现在楼梯拐角,陈放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你们年轻人说话吧。”岳母也自觉话说的多了,含笑放过陈放。

    为了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一路将陆凌雪拉到厨房,陈放谨慎的望了望门外,确定四下无人,才松了口气。

    “干吗鬼鬼祟祟的?你好像喝酒了。”陆凌雪明显不太适应这种气氛。

    “来这里以前喝了点,壮胆。”陈放翻遍了口袋,却没找到那枚指环。

    “你到底要干什么?再找什么?”陆凌雪好奇的问道。

    “直说算了,我是来求婚的。”陈放干脆放弃了努力。

    “换成你是女人,有个男人,一大早就喝了酒跑到你家,鬼鬼祟祟的拉你到厨房,然后向你求婚,你能够接受?”陆凌雪反问。

    “我可是做足准备,带着诚意来的。”陈放满肚子冤屈。

    “诚意,最起码的,求婚该有花?”陆凌雪提醒道。

    以两人的关系,省略求婚的步骤也无所谓,可是既然做了,就不应该敷衍,没有花也认了,竟然在厨房里求婚,实在太差劲了。

    “什么花在你面前也黯然失色。”陈放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到最后又乖乖投降道:“好吧,忘在车里了,不相信的话,我带你去看。”

    车里倒是有花,不过不是忘了,陈放没好意思拿出来。

    “指环呢?也忘在车里了?”陆凌雪似乎明白他刚才在找什么了。

    “我不敢肯定,可能是被你妹妹抢去了。”陈放无辜的解释。

    “亏她还那么喜欢你,成天念叨你的好,还催我约你来玩,你竟然用她做挡箭牌。”正当陆凌雪一脸嗔容,教训未婚夫的时候,客厅里传来小妖精的抗议。

    “我才不是早恋,指环是姐夫送给我的!”

    结局可能略显仓促,用了一册收尾,还是感觉不太舒服,这本书没有写好,到后面写乱了,也是个遗憾吧,只能在新书里>吸>取教训了,再次多谢大家支持。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