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篇:创世纪
    “焦炎,为什么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是吗,吧托?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便那对父子给我们制造了一些小小意外,那依然对大局无济于事。”

    “你们两个不能安静点吗?我们有五百亿族人需要降临体,一个伟大的新位面即将诞生,我们应该开始准备庆祝,也许我们会得到来自深渊超乎想像的奖赏。”

    “卡瑟利,你这个坐享其成的家伙,没有资格指责我们。”

    “闭嘴,卡瑟利。”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随后焦炎又忿忿道:“不要破坏我们享受最后一刻的胜利和喜悦。”

    就在三个神秘黑手正在鬼鬼祟祟躲在时空夹壁中,准备庆祝这场跨时数百年的计画成功之时,在另一个大宇宙,塞伯坦的某个核心角落,一群长着四张机器人脸孔的飘浮头颅正在谈论着高登,谈论着加索尔星系发生的一切。

    “这次是我们复仇的最佳良机,因为我们上一次的失败,我们被永久流放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废物宇宙,我们要返回r晶壁系,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一名拥有五张脸孔的怪物机器头颅声音沙哑地说。

    “我们的死对头,巨能族的那个倔强家伙也同意了我们的计画,我们没有理由错失这次良机。”另一名怪物头颅说。

    “那个人类值得我们信任吗?”

    “是否值得信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接受我们的合作提议。”

    “这是个危险的建议,也许会让我们永久被打入深渊,甚至连一具破烂金属躯体也没办法拥有。”

    “别吵了,我已经联络上了那个有意思的人类,他并没有拒绝我。”一名首脑模样的怪物头颅打断了会议中的争吵。

    数十名怪物头颅齐齐转过头,头颅下端的电子触须电花狂闪,似乎个个都为此兴奋无比。

    “我们只要在关键时候破坏掉五星连珠,他们所有计画都会完蛋,降临的机会只有一次,深渊那些大佬们不会给这些流浪半神更多机会浪费他们的魔力。”刚才那名首脑继续开口说道。

    “可是,我们正要做的,是那些家伙干过的,我们真能得手吗?”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痛恨你们所有人,你们这群丑八怪,我要改变这一切!”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也等不及了,就算不能回到深渊,也不能继续待在这个没有生气的位面,太糟糕了。”

    “我应该痛哭一场,可惜这张机器脸是没办法哭出来的。”

    “…”各种各样的金属声音,将会议室炸上了天。

    正如同塞伯坦那群怪物的会议决定,高登在洞悉一切的同时,也毫不犹豫地握住了敌人的敌人的手。

    原来所谓位面种子,仅仅是来自另一个神奇大宇宙,或者说是某r晶壁系深渊的某强大邪恶物种为了殖民扩张,投放在家乡宇宙的东西。

    在来自某r晶壁系的所谓流浪半神的种种巧合安排下,家乡宇宙本选中的原生物种,都得到了位面种子。

    位面种子通过自然生长,以及种族本源的供应逐步成长,最终通过种种手段,将被殖民物种转化为r晶壁系深渊物种转生容器。

    一旦到了适当的时机,五颗位面种子就能完成一个降临仪式,将r晶壁系的移民转生到预备容器之中││这些预备容器,自然是植入了火种的精英人类们。

    他们是不会想到,火种成就他们的时候,魔鬼也跟他们自动签订了卖身契约。

    契约的兑现日期,由魔鬼来书写。

    这种疯狂而邪恶的殖民方式,一直就是深渊能够疯狂扩张的根本原因。

    塞伯坦所在的宇宙,正是一个因为种种原因殖民失败的时空,一群失意半神的囚笼。

    而像提线傀儡一样操纵高登、操纵高登父亲,甚至更多人的吧托,就是这样一个r晶壁系的流浪半神。他还有四个同夥。

    与他们所期待的不同,一群复仇者正挥眈眈的等候着他们在高操那一刻崩溃。

    这场下棋者之间,以及棋子与下棋者之间的博弈,胜败的判决条件和结果都已经完全改变了。

    “船长,为什么要将远征军召入第五文明之星,不,位面种子?”洛丽塔不解高登的决定。

    “真的想知道?”高登见到洛丽塔小鸡啄米般点头,他笑了,是那种很久没有过的灿烂笑容“我的新任大副,听我命令,启动通往塞伯坦的传送阵。”

    “是的,船长哥哥。”洛丽塔向高登致了一个军礼。

    在神话号内,通往塞伯坦的传送阵打开了。高登取出两条坠子,在洛丽塔眼前晃了晃,毫不犹豫地抛进了那个迷离的时空漩涡中,随即亲自关闭了传送阵,

    他拍拍手说:“也许困不了这两位多久,但这段时间足够我们做很多事,甚至翻盘,完成一个神话故事的结局逆转和改编。我说的对吗,我亲爱的洛丽塔?”

    洛丽塔瞪着碧绿的眼睛有些茫然和天真,似乎在问高登为什么。

    “现在可以告诉你了。”高登回到主控大厅“说起来,这是一个很漫长,也很不可思议的神话故事,且听我慢慢道来,距离那一刻还有点时间。”

    就在高登给洛丽塔讲故事的时候,加索尔星系的五颗位面种子,相互间的对接光芒越来越强烈,而古怪的是中央那颗巨恒星光芒越来越暗淡,似乎被抽走了燃烧的能量。

    时间就这样匆匆流逝,半个月就这样过去。

    人类联合远征军在莫名其妙的结束战争后,遵从高登的指挥,全体开拔进入了第五位面种子。

    与刚启动的第五位面种子不同,此时的位面种子已经变成了参天大树,直径足有上万公里。

    在位面种子内部,有了一个纵横数千万公里的巨大空间,大地和星空渐渐分了出来,地面开始有植物和飞禽走兽,远征军的舰队就飘浮在半空,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样近似的变化,同样也在另外四颗位面种子上发生着。

    被当作养料的加索尔巨恒星,彷佛短短的时间内已经燃烧掉了几十亿年的寿命,变成了一颗红巨星,整颗星系变得死气沉沉,末日已然来临。

    而五颗位面种子之间的五芒星阵越来越坚实,彷佛在虚空架设了一条条星河桥梁。

    越来越多迹象表明,一个重要的时刻即将来临。

    这里发生的一切,也传递到了超时空委员会所能辐射的区域。人们默默鼓舞着,他们相信人类必定能战胜一切不可战胜的未知敌人。

    也许是这个宇宙并不存在的神明听到了他们的祈祷。五芒星阵在那一刻来临的刹那,五道光芒流转汇集往中央,在迸发出星阵最后开启降临仪式光芒的前一刻,突然崩解了。

    五颗位面种子也许是到了最终成熟阶段,他们并没有因为五芒星阵崩溃而终结彼此的联系。

    只见五颗种子散发着五色不同的神光,高高飞起,脱离加索尔,然后旋转着聚集到了一起。

    然后一颗接一颗的位面种子在一阵光芒大放后,就缓缓融解在了虚空,跟宇宙融为一体。

    在看不见的第五位面种子内部,高登藉助塞伯坦放逐的怪物协助,成功完全掌握了种子,并且将这种技巧传递到了帝国和联邦所在的种子。

    于是链条反应出现了。

    三颗位面种子在五芒星阵运转到关键时候,突然逆转机制,于是吧托等人苦心经营数百年的降临计画崩溃了。

    人类不会变成r晶壁系统邪恶生物的寄生容器,也不会永久沉沦无尽黑暗。

    沙星人和虫族是另外两个失意者,他们原本就是陪太子读书而存在的,在无法取得位面种子完全主宰权的情况下,面对其他人类所控的位面种子牵引下,根本没有任何决定自己命运的机会和力量。

    在远征军、在p117、在帝国、在新联邦,无数人类陷入了狂欢之中。他们知道,他们击败了人类数百年来的宿敌。

    他们再也不必在朝不保夕的巨大压力下生活。

    他们的子孙后代,再也不会生活在丑陋生物的阴影下,每一天都可以有欢快的笑容,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必再为了公民资格而去投军浴血。

    人类再一次凭藉自己的运气和机智战胜了邪恶。

    而高登就是人类中的勇士和英雄之一。

    高登这个名字永久铭刻在人类历史长河,直到永久永久。

    “如果做为一个故事,也该到此结束了。”这就是高登陆续对洛丽塔所讲述的段落,今天已经讲到了最后一段。

    “船长哥哥,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呢?”失去父亲的洛丽塔,已经完全将高登当作了生命中唯一的寄托。

    “在决定未来前,必须奉行一句话,那就是斩草务必除根。”高登捏捏洛丽塔可人的脸蛋,望向仍旧在急剧演化中的第五位面种子,应该说是t晶壁系第五位面。

    所谓t晶壁系是他从塞伯坦那群怪物手中拿来,用于定位家乡宇宙的一个符号。至于第五位面,则是第五位面种子终极成熟产品。第五位面种子没有回归r晶壁系,而是跟其他四个位面种子一起附生在了t宇宙,成为这宇宙的一部分。

    神话号从虚无中破空而出,回归到了t宇宙加索尔星系。

    高登突然就出现在了超时空堡垒之外。他回望着下方那颗红巨星,目光再回到身边的巨大金色堡垒,突然脑中响起了指尖天使多年前在温莎城堡献给他的一首歌《月光在飞翔》。

    那种莫名的忧伤和怅惘,深深袭击了他。

    大副的那张嬉皮笑脸和表情威严的父亲,两张面孔交替在他脑海出现,还有无数在这场战争死亡的远征军官兵的冤魂在哭嚎。他发现自己完全找不到胜利的喜悦。

    生命是如此孤独和冰凉,永远有你所不知和无力的东西,在远方束缚着你的命运轨迹。

    高登附近的空间先后裂开了几道缝隙,几道强芒闪耀,极速朝他袭来。

    从飞翔的思维脱离出来,高登升起了死亡星斗,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祭出这战斗化身。

    来的,除了复仇的吧托等流浪半神,不会有其他存在。

    “卑微的人类,你毁灭了我们所有,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焦炎浑身燃烧着火焰,一马当先冲杀了上来。

    高登不闪不避,面带微笑,他的目光眺望着无尽宇宙深处。

    他知道这些异宇宙生命并不是什么神,只不过是掌握了一部分法则力量的非人生物,在失去位面种子护佑后,他们的力量在这个宇宙已然降到了冰点。

    现在可以说这个宇宙,大概已经没有生命可以挑战他,哪怕曾经的半神也不行。

    死亡星斗漩涡中激芒一闪,扑袭过来的半神就被绞杀了,没有任何争执和反抗。

    其他四名流浪半神此时才恍然警觉,自身力量在失去无尽深渊的支援后,根本就不堪一击,纷纷四散逃亡。

    高登没有给他们机会,死亡星斗连续三次光芒激闪,又死掉了三个。

    剩下的一个停留在了虚空,没有再逃亡,也许他已经知道那是徒劳无益的。

    高登来到以一块金色鳞甲寄存的流浪半神跟前,良久才道:“吧托,那是个怎样的世界?我是说那个什么r晶壁系。”

    “杀了我吧,与其被永恒封印和流放,我宁可选择死亡,趁还有机会选择的时候。”

    “你从我外公开始,改变了我全家的命运,操纵了我的人生,最后你却要死在我的手上。”

    吧托自嘲的道:“我大概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自己当成了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我只是一头愚蠢而固执的魔鬼。”

    “魔鬼?”高登表现了礼貌性的好奇。

    “那是我真正的种族,一个伟大的深渊种族,当然你不会有机会再听说了,也不会再有机会见证了。”

    高登呵呵轻笑,死亡星斗光芒再度激闪,最后一名操纵人类命运的罪魁祸首已经永恒消散了。

    他仰望寰宇,低声诉说:“大副,你梦想的创世纪计画就要正式启动了,你梦想中的魔幻物种都会被创造出来,牛头人、精灵、半人马,甚至天使和神明也会有,可惜你已经无法再跟我一起参与了…

    “如果你还在,我相信这一切会进行得更完美,因为你是一个比我更对生命怀有无上崇敬和真挚的生命,你是一个比我更了不起生命,嗯,这样说有点自恋,但我现在确实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我以后的人生会是怎样,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永恒未必会给我带来快乐,当然,那至少给了我充足的时间…”

    “船长哥哥…”

    高登回头,一个娇柔的躯体已经扑了他怀中。

    “洛丽塔,给神话号掉头去一个地方。”

    “船长哥哥,去哪?”

    “我的故乡,那个我出生的地方。”

    “太阳系不是已经毁灭了吗?”

    “我想试试会不会有奇蹟,让那里复活过来。”

    “船长,洛丽塔相信你无所不能。”

    “洛丽塔啊!”“船长哥哥,什么事?”

    “你一定要永远这么天真。”

    “为什么?”

    “因为洛丽塔就是天真的,就像你父亲一样,冷酷的爱着这个世界,爱着你。”

    “知道了。哦,船长哥哥,那、那你会带洛丽塔去看金鱼吗?”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