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篇:我们的亲人
    在星吧克这已经威胁到自己的恐怖信仰之力下,暗神的全身也腾起了如炙的金色亮芒。雾族本源星,雾气星内的神殿中,那些祭祀全部的倒地,灵魂被抽出身体,汇集到了暗神的神像之内,这些祭祀的灵魂,就如同火种,开始>吸>取整个雾气星上所有雾族的灵魂中的信仰元力。

    虽然这些雾族都可以短时间内给暗神提供不少信仰之力,但是想要在这接近瞬间的时间内积聚出足够对抗星吧克的信仰之力,就必须直接从雾族的灵魂中提取信仰元力。虽然这种做法的代价是雾族的灵魂消散,使得这些信仰暗神的雾族失去生命,但是现在的暗神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位面隔阂的关系,暗神无法在异位面里获取自己本源位面中的信仰之力,只能够调用所在异位面中的信仰之力。因为这异位面本源神o的限制,暗神只能够调用雾气星上雾族的信仰之力,总量相比星吧克所能够调用的信仰之力要少上许多。

    星吧克与暗神几乎是同时的达到了自己所能够达到的实力巅峰,两者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出击。

    如同恒星互相撞击一般,整个天蓝星所在的星域都陷入了由两人碰撞点所发出的能量漩涡影响,无数的星球,在这能量漩涡的影响下,直接的分崩离析。

    两人的这一直接终极互拼,使得这片星域的位面都接近崩溃。还好星际位面的位面固度十分大,在短暂的晃动崩析后,很快的就被自我修复完好。

    “我还会回来的!”在强大的信仰之力冲击下,暗神虽然已经堪堪跨入了高阶神o的领域,但是因为是神念的分身降临,即使与星翔的意识相连,依然被直接轰灭了神念,仅有的一缕神念在星翔的识海中留下了这么一句后就渺然飘散无踪。

    虽然星翔的意识也因为与暗神的神念相交而受创不浅,但是因为暗神这次的神念重创,信徒也死亡殆尽,想要再次回到这个位面,就只有靠着星翔这个体内有神侍印记的存在,所以暗神最后关头运用最后的信仰之力保全了星翔的意识,才让星翔能够保全自己的识海完整。

    睁开双眼,本源领域展开,>吸>取着宇宙空间中特有的混沌能量,星翔本体被暗神调用一空的能量也开始慢慢的恢复。

    至于星吧克,已经被暗神运用高阶神o才能掌握的摄魂之术,将他才堪堪形成的神识完全的打散,这种无视一切防御的神识攻击,不仅将星吧克的神识击碎,而且连带着将星吧克的灵魂也被击成了残缺之魂。

    在与星吧克控制的信仰之力接触的一刻,暗神就知道自己的胜算不到一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使暗神的实力要超过星吧克二个层次,没有足够的信仰之力支持还是无法击败星吧克,在靠着从雾族处>吸>取的信仰之力支撑的那短短二秒中,暗神不仅发出了消耗所有神识一击的神识攻击,而且用凝聚而出的高阶信仰之力将星翔的身体送出了碰撞中心,这才让星翔能够保存性命。

    星翔移动到了星吧克身边,望着已经双目无神,虽然一身的信仰之力还澎湃无比却又靠着本能漂浮在宇宙空间中的星吧克,星翔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

    “爸爸!”在星翔皱着眉头望着星吧克的时候,星吧克身边的空间猛然一阵波纹闪动,一个鲜红色的机甲闪现了出来。

    异常熟悉的感觉,让星翔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红色机甲内的,正是丽湘。

    “你把我爸爸怎么了!”抱住了悬浮空中不动的星吧克,却从星吧克那种茫然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对,丽湘望着星翔厉声问道。

    “他应该是灵魂受到了冲击,变得残缺不全了”星翔耸了耸肩:“我可以纺,这不是我干的,不管你相不相信。”

    “虽然我在我父亲的庇护空间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不是傻子,我想除了你,这里还有谁能够伤害我的父亲!”丽湘机甲头盔后的双眼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迷离、仇恨、斥厉交织在一起,让星翔的心中狠狠的一扯。

    的确,在这种四周还不断的有能量爆发,一片星域都是空旷的情况下,要说是其他人对星吧克动了手,也难以让人相信。

    “你打算怎么办?”星翔现在只能苦笑。

    “如果我的父亲无法复原,我会找你报仇!”丽湘娇喝,整个人化为了一条红色的丽影,远去。

    望着丽湘的背影,星翔只能叹了口气,开始联系战斗伊始就被自己暗暗通知迅速远遁的虎天等人。

    虽然让战舰高速避让,但是在附体星翔的暗神与星吧克最后的一击硬拼后,那扩散到整个星域的波纹依然让战杰到了致命的打击。除了奥克托吧赫与茱莉两人撑起的领域护罩将虎天与丽丝儿三女罩起抗住了冲击外,星翔这次所带的天使族三族高手与海盗精英,全部随着战舰的覆灭消失在了这宇宙空间中。

    一场神o间的拼斗,使得天蓝星所在的星系,遭受到了超过十分之一体积的星域大爆炸。

    这次暗议与法盟间的战斗,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一年之后…

    人类大联盟的议会所在,龙星。

    在高尔吉亚以及大部分的议长供奉死于天蓝星一役后,火狐在得到了星翔的帮助后取得了暗议大议长之位,而雄霸,也正式的成为了暗议的议长,拥有比之火狐更加雄厚的势力。

    这也是星翔为了控制暗议所采取的方式。

    整个暗议十二位议长,雄霸与虎天和二位女议长甄妮、妖姬加上完全听命于星翔的银发老者、林雨,整个暗议内一半的议长都是星翔的人,加上火狐这位半属于星翔实力的大议长,可以说整个暗议尽属星翔。如果不是需要从与火狐一起留守暗议的另外议长口中得到暗议控制人类大联盟的方法并且让暗议内的众人安心,整个暗议中恐怕所有的议长都会是星翔的人了。

    雾气星系因为雾族大量死亡,雾王更是当时正在神殿之内被暗神直接第一个>吸>取了灵魂之力而亡,被星翔趁机带领着刚收服的人类大联盟战舰军团从未知星系绕道杀入,整个雾气星系都落入了星翔之手,更是在暗议中拥有着绝对的权威,隐隐是暗议之中太上大议长。

    “现在外星联盟剩下的三大强族已经都和我们签订了和平协议,作为换取我们不对他们动用武力的代价,他们会将他们控制的星系中分出一部分的星域来割让给我们,而且外星联盟中的其他外星种族,也都表达了愿意与我们签订和平协议的愿望”在暗议所在的地下基地中,十二位议长围坐在长形的合金桌旁,而星翔,则是在桌前的首位,那只有大议长才能够坐下的龙形长椅上闭目养神,茱莉与丽丝儿在星翔的两边靠立着,说话的,是在火狐下手的一位议长,在现在被火狐完全掌握的古武盟里挑选出的一位比较听话的高手。

    “只要是想与我们签订协议,并且还愿意给我们提供一定好处的外星族,尽可以答应他们”火狐开口道:“现在外星族的势力已经不足为惧,要不是因为他们各自的本源星难以攻克,外星联盟的那些星系早就尽入我暗议之手。”

    “一年来我们暗议对法盟余孽的搜索都进展不大,除了那些法盟的普通信徒外,所有的法盟高层都消失无踪”在火狐一侧的另一位议长站起了身,朝着火狐说道:“但是在昨天,按照影法传回的消息,法盟的这些余孽很可能就躲藏在外星族的黑恶族内。”

    对于暗议大半议长死于法盟之手,即使以星翔的威慑力也无法阻止那些古武盟与原暗议各议长残留势力的报复举动,暗议对法盟成员的追杀一直都没有停歇,只是自从丽湘带着星吧克消失后,整个法盟也随之沉寂,所有的高级成员都齐齐消失,所以暗议对于法盟的追杀一直都是收效甚微,除了铲除了一些法盟的低级成员外,并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但是没有人知道,被星翔所控制的白魔,当初并没有随着星吧克参加天蓝星一战,一直都将法盟的行动都清清楚楚的告知了星翔。

    脑中闪过了当日在天蓝星星域内,抱着星吧克用那种仇恨眼神望着自己的丽湘,星翔心里叹了口气。

    从白魔那里星翔得知,丽湘这位法盟盟主的女儿,在带着星吧克回到了法盟的另外一处基地后,很快就召集了所有的法盟高层,趁着整个人类大联盟因为几百位星球的执政长死亡而陷入短暂混乱时,偷偷的离开了人类大联盟,潜入了外星联盟之中,离人类大联盟较远的一个外星种族地盘之内。

    拥有不弱战力的黑恶族。

    但是在丽湘带领的法盟高手攻击之下,黑恶族直接变为了法盟的附庸,成为了法盟最好的掩护对象。

    可是这一年来,外星族在人类大联盟的打击下慢慢失去了对抗的能力,尤其是外星族中最强大的种族雾族所拥有的雾气星系被星翔一手拿下后,外星联盟更是接近崩溃。所以法盟影法的触角已经深深插入了外星联盟之中,现在终于探知了法盟的端倪。

    朝着微韦头望向自己的火狐微微的摇了摇头,一缕意识传到了火狐的脑海之中。

    “我们现在的势力还无法达到外星联盟的深处,所以暂时不要行动”火狐望着众议长,微微一笑:“不过影法的人可以继续的探查,只要掌握了这些法盟余孽的具体情况,我们就可以直接的消灭这些余孽。”

    没有人有异议。

    在现在的暗议里,星翔的意思就是最终决定。

    对于丽湘的那丝愧疚感情,让星翔选择了一直隐瞒丽湘的行踪,并且阻止暗议对丽湘的追杀。

    一年的时间,让星翔将暗议拥有的势力掌握了大半,但是依然有不少的势力还没有被星翔完全掌握,所以如果法盟的消息外泄,星翔也没有办法保证那些势力会不会偷偷的朝丽湘下手。毕竟这些势力曾经的掌权人是那些议长,他们的家族后代是不会放弃报仇念头的。

    眉头微微一皱,星翔的脑海内,与白魔相连的那道灵魂锁链传来了一阵晃动:正是白魔需要联系自己的朕兆。

    “主人,丽湘已经带着星吧克与所有的法盟高手,离开了黑恶族,我也不知道她的目的地,但是看样子,似乎是准备回到人类大联盟”白魔的意识顺着灵魂纽带传到了星翔的脑海之中:“而且丽湘似乎实力大进,我也无法看清楚她的实力等阶,但是至少已经是领域之上!”

    难怪法盟的踪迹这么容易的就被影法所探明:丽湘带着法盟的人主动离开黑恶族,没有了黑恶族这个外星联盟的内应掩饰,自然行踪无法做到完全保密。

    虽然白魔是星吧克的心腹,但是在星吧克浑浑噩噩之后,丽湘就代替了星吧克掌管了整个法盟,白魔实力算的上是法盟里最强的几位高手之一,却并不为丽湘所看重。不过这也并不是只有白魔有这个待遇,就是整个法盟,能够得到丽湘信任的,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白魔也才到现在才将消息传给了星翔。毕竟虽然是灵魂联系,但是为了做到万无一失,白魔与星翔联系时,白魔都是寻到了单独一人时才联系星翔。

    “你继续留意丽湘的举动”星翔仔细品味着白魔传回的信息,随口的给白魔回复了一道精神反馈。

    不过一道熟悉的声音让沉思中的星翔很快的醒来。

    “果然是你,星翔!”丽湘那带着一股强烈恨意的意识,侵入了白魔与星翔连接的灵魂纽带之中:“等着吧,我会来找你的!你带给我的一切,我会照样还给你!”

    与白魔的灵魂纽带轰然断裂,连带着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顺着这股断裂的纽带轰来,将星翔的灵魂撞击的晃动不已。

    一年以来,星翔的实力业已经突破了领域的桎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当初与暗神的神念完全结合,星翔就等同于是与暗神合二为一,虽然灵魂层次低上许多,但是依然从暗神的神念里得到了大量的信息,其中就包含了宝贵的突破领域之法。超越规则之外的领域实力,是一种破开位面规则的力量,而每一个领悟这种力量的存在,都将会得到自己独特理解的“自我力量!”

    暗神的神力,就是一种包含了特殊精神属性的力量,充满了死亡与灰暗,正是当初暗神突破领域层次后所领悟的自我力量。而正是拥有了这种超越位面的精神力量后,暗神才能够真正的接触到信仰之力,这种更高层次的能量运用。

    而星吧克,却是完全利用了茱莉这位光明圣教的原圣女,才能够在没有完全将自己的自我力量掌握的情况下,强行的>吸>纳信仰之力。虽然后来茱莉被星翔带走,但是已经在身体内形成了信仰之力烙印的星吧克等同于已经拥有了“神格”已经具有了自我>吸>取信仰之力的能力。就是现在的星翔,也可以如同星吧克最初所做的,利用茱莉这位圣女的特质,>吸>取信仰之力。

    只不过星翔并没有这个打算。

    首先>吸>取信仰之力,会对茱莉这位圣女的灵魂造成影响。虽然茱莉的灵魂算是最适合>吸>取信仰之力的天赋神灵,但是长久>吸>取信仰之力这种高层次的能量,会让本身实力极弱的茱莉灵魂产生永久性的损坏。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光明圣教的每一届圣女生命都不会超过三十岁。

    而且在没有完全领悟到自我力量,在其基础上升华到对信仰之力的领悟下强行>吸>取信仰之力,会让自身产生的神格,也就是信仰之力的烙印变得不完整。就算是像星吧克这样成功产生了神格,拥有>吸>纳信仰之力的能力,日后想要进一步进阶到中阶的神o,几乎是不可能了。

    在通过白魔的灵魂纽带与星翔的灵魂一接触,丽湘就知道自己无法通过精神冲击来对星翔造成大的伤害,所以直接的切断了白魔与星翔的灵魂联系,并且不甘心的对星翔发出了一道精神冲击。

    晃了晃头,将大脑的眩晕感甩走,星翔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苦笑。

    刚才虽然没有直接与丽湘的灵魂连接,但是星翔却可以感觉到丽湘的灵魂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地步,就是距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原来只不过拥有三次细胞强化左右实力的小女孩,怎么会在这短短一年时间内提升到这种程度?与自己拥有灵魂联系的白魔连向自己发出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丽湘直接制住,并且丽湘可以直接侵入白魔这位领域强者的脑域,通过与自己相连的灵魂纽带朝自己发出攻击,这种实力,至少也是拥有规则之外领域之上的实力吧。

    “星翔,怎么了?”看到火狐已经处理完所有的议事,望着星翔而星翔却没有任何反应,在星翔身边的茱莉轻轻问道。

    “恩,没什么事”星翔回过神来,对着火狐摆了摆手,示意会议可以结束。

    “我要出去一趟,暗议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在众人散去后,星翔握住了茱莉的双手,交代道。

    “我会的,不过你最好去告诉甄妮一声,不然到时候她偷偷跟去我可不负责”茱莉微微一笑。

    虽然成为了议长,事忙,但是甄妮却变得更加的喜欢粘着星翔,不仅仅是请教炼金之术,更是想要让星翔“帮助”自己生个孩子,比之丽丝儿也要依赖。

    耸了耸肩,星翔开始构想如何能够瞒着甄妮离开龙星了。尤其是有着妖姬这个聪明丫头的帮助,甄妮可是不好糊弄,不像茱莉这样只需要给个交代就可以了。

    三天之后,黄土星。

    这里是星翔初遇丽湘的地方,也是星翔等待丽湘的地方。

    拥有暗议,星翔可以很容易的掌握进入了人类大联盟领域的丽湘行踪。黄土星,就是丽湘即将进入的星球。

    细长的柳眉下是一对闪烁的丽眸,一年不见,丽湘那张曾经稚嫩的脸庞已经变得成熟。而在丽湘的身后,是星吧克!

    只不过现在的星吧克,全身的气势已经几乎接近于零,那里还有曾经的那种豪气,一对带着浑浊眼神的双眼更是让星吧克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老者。

    “你进入了人类大联盟后选择的第一个落脚星球就是黄土星,那么证明你的心中还有对我的一份情,是吧?”星翔慢慢的走向丽湘,身体之上一股强大的气势腾起,将丽湘身边冲出的几个法盟高手紧紧的禁锢在了原地。

    星翔的本源领域在突破了领域的层次后,进化为了带着浓浓柔和气息的>吸>纳之力。这些法盟的高手,就是直接的战意消失,全身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一身的能量都被>吸>了个精光。

    “我只想杀了你!”丽湘恨声叫道:“杀!”数百名拥有强大气息的法盟高手,在丽湘的四周出现,更有不少的机甲战士,将四周团团围住。

    这处黄沙漫天的沙地,瞬间变为了战场。

    这些法盟高手之中,最强的一个也不过才规则之内领域实力而已,对于现在的星翔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一分钟,丽湘的身边就只剩下了星吧克。

    那些法盟高手与周围上千的机甲战士,都瘫倒在了地上。

    “我说过,你的父亲不是我伤的”星翔将最后一名法盟高手击倒,朝着丽湘叫道。

    “我不管,爸爸的话我是不可能违背的!”丽湘一步跨出,身体之上冒起了浓浓的金色光芒。

    信仰之力!

    怎么可能!没有了法盟的那些神庙,就算星吧克还神智俱全,也不可能再拥有信仰之力啊!星翔心中大喊着,却又不得不将自己的>吸>纳能力回收,护卫在了身体之外。

    “这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东西!”丽湘双目之中也燃起了金芒,而那些被星翔击倒没杀的法盟高手与机甲战士,全部的全体开始燃烧起来。

    献祭!这是只有神o才能够掌握的,将信徒们灵魂燃烧,强行提取信徒力量的能力。

    已经灵魂不全的星吧克,究竟对丽湘做了什么?

    星翔此刻也没有时间去猜测答案,在丽湘此刻的身上,已经聚集了强大的能量,甚至接近了自己所能够防御的极限!

    在丽湘双眼的金芒达到了一个灿烂的极限后,一道金色的半环形光晕从丽湘的身上弹开,直接的朝着星翔罩来。而在这道金色光晕之后,是大量斑驳的能量,正是丽湘从法盟高手与机甲战士灵魂中提取的各自属性能量。

    家里还有四位娇妻和众兄弟在等着我回去,我怎么可能死在这里!星翔狂吼一声,全身的气势直接攀升到了顶点。

    虽然信仰之力强大无匹,但是星翔相信总量绝对不会太多,只要将这道金色光晕抗过去,那么其他的攻击就无法对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

    轰!巨大的响声伴随着漫天的灰尘,一个巨大的环形深坑出现在了星翔的所在地。

    果然,信仰之力是超越了神力的高层次能量!

    星翔吐出了一口鲜血,苦笑。

    金色的信仰之力光晕,打掉了星翔至少一大半的防御能量,而剩余的被丽湘抽取的能量攻击,则是让星翔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为了父亲,死吧!”丽湘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不舍,却是随即就被淡淡的仇恨所掩盖,气势同样攀升到了一个与星翔不相上下程度的丽湘,朝着星翔直扑而来。

    不知道怎么实力被提升到了与星翔相仿程度的丽湘,对付已经受伤的星翔,本身就占据了优势,加上一旁的星吧克身体之上不时的突然冒出一团淡淡的金芒,直接的落入丽湘身体,使得丽湘马上拥有少量的信仰之力,将星翔完全压制。

    难道这次自己会死在丽湘手中?星翔匆匆的抬手,无数条冰龙冒出,却被丽湘一招轰散,手中最后一枚神器防御戒指连带着裂为了两半,星翔脸上露出了一丝的黯然。

    “星翔,攻击!”在星翔被丽湘发出的一道淡金色圆球轰飞,意识陷入了短暂昏迷的这一刻,一个清晰的意念传入了星翔的脑海。

    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星翔的体内生成。而暗神留在星翔体内的神侍印记,慢慢的转化,成为了一个散发着淡淡金色的奇形印记。

    神格!

    远处,茱莉全身散发着一种肃穆的气势,她身后是甄妮三女,还有虎天、雄霸、奥克托吧赫等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痛苦。

    这是信仰之力的传递,使得星翔体内直接生成了神格烙印,而这种属性层次完全超越了神侍印记的烙印直接将神侍印记转化,即使以后暗神实力恢复,也无法再通过星翔回到这个位面了。

    为了帮助星翔,茱莉再次利用了圣女所特有的天赋,将甄妮与虎天等人强大的灵魂力量传递给星翔,并且还附带了他们对于星翔无私的信任而转化的信仰之力。加上奥克托吧赫的自然之力加持,更是让这股传递增强不少。

    空中闪烁着刺眼的能量波纹,得到了茱莉支持的星翔与丽湘的最后一击,使得整个空间都充斥着强大的能量乱流,空间裂缝也四处闪现。

    随着星吧克被一道空间裂缝吞噬,丽湘的脸上出现了痛苦与挣扎,而在丽湘即将被另一道空间裂缝给吞噬时,星翔已经抱住了她,一个远距离的瞬移,出现在了远处的茱莉身边。

    “星翔,还救她干吗?”甄妮一脸疲态,朝着星翔娇嗔道。

    “我看丽湘她是被星吧克控制了精神”茱莉微微一笑,拉住了甄妮:“在星吧克被空间裂缝吞噬后,丽湘的灵魂就变得很不稳,应该是丽湘一直都被星吧克控制了精神。”

    “我想应该是丽湘在救治星吧克的时候被星吧克残缺灵魂中的仇恨给迷失了心智吧”星翔摸了摸怀中一脸平静的丽湘脸庞,叹息道。

    “哼!”甄妮朝着星翔狠狠的哼了一声。

    “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星翔将怀里的丽湘递给了茱莉:现在丽湘的灵魂依然不稳,应该是星吧克进入了空间裂缝后与丽湘的灵魂联系中断,使得丽湘的灵魂受到了冲击,不过相信很快就可以恢复。

    “是甄妮姐姐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才正好知道你要来这里与丽湘一战”一旁的丽丝儿嘻嘻一笑。

    “我就说这次星翔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一定是来会情人的吧,要不是甄妮有喜了,非要跟过来,我看这次这个坏蛋就要吃大亏了!”妖姬横了星翔一眼。

    “有喜了!”星翔一把抱住了甄妮:“真的!”

    “下次你还这样一个人偷偷跑出来冒险,我就打掉他!”甄妮依然哼道,手指狠狠的在星翔的腰间掐过。

    “哈哈,我要做爸爸了!”在痛苦的>吸>气声中,星翔大笑。

    “我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茱莉怀中的丽湘微微一动,睁开了眼睛:灵魂上的冲击,赫然已经让丽湘失去了记忆。

    望着一边一脸喜悦,口中大笑着与甄妮、丽丝儿三女打闹的星翔,茱莉摇摇头,轻轻的拍了拍丽湘的头:“你,是我们的亲人。”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