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卷章第九十四章缠绵1
    曾柔强抑住心中的羞涩,缓缓将chn凑到了他脸上轻轻ěn了起来,禹言心中一阵感动,一侧头,ěn住了她滚烫的双chn,两个人像是贪吃的孩子般,紧坚搂着对方的身体,四片嘴chn紧紧贴合在了一起。e看

    这深深的一ěn让曾柔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轻轻挣脱了他的嘴chn,曾柔脸上泛起一阵阵红cháo,喘着粗气,温柔望着他。

    “熊兵,你以前ěn过别的nv孩子吗”曾柔的眼光越来越温柔,终于忍不撰头埋在禹言怀里轻轻问道,细nǎi的手指在他xiong膛慢慢的来回划圈。

    “怎么问这个”禹言心里一阵酸痛,忙轻轻摇摇头,努力摆脱头脑中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nv子的深情面庞,强笑着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如果亲过,你是不是会跑了不管我了”

    “不是的,如果你真的亲过别的nv孩,那只能说明我魅力不够,我不会怪你的,我想她一定是个又漂亮又温柔的好nv孩,我知道你喜欢温柔的nv孩子,不过我比她幸福,因为我们可以在一起,只要你今后好好对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曾柔轻轻道,再也见不到那丝火辣模样,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这一夜之间转变极大,从一个青涩的少nv转变成一个真正的nv人,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变化,心理上也有了不小变化,xing格上似乎也改变了不少,从一个火辣辣的朝天椒,现在已经有了点温柔小白兔的模样。

    禹言在她头发上轻嗅了一下道:“这跟你没关系,那个时候我们又不熟,怎么扯得上你呢”

    曾柔忽从他怀里挣扎起来,一把拧住他耳朵,怒道:“好啊,原来真有一个她,拿话一套就出来了,你这个大坏蛋,快说,她是谁,我认识不认识你什么时候和她好上的她现在在哪你们还有没有在一起还有没有联系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她现在还喜不喜欢你”

    她这一番话像是打机关枪,说的又急又快,眼中泪hā闪烁,似乎是受了极大委屈,禹言这才知道,原来这丫头刚才那一副温柔模样只是一个表象,骨子里的小辣椒xing格是没改的,而且似乎在此刻集中发作了起来。

    禹言没料到这丫头原来也这么有心计,猝不及防之下被她套住了话,见她嘟着嘴气恼的样子,心里苦笑,连忙道:“你别生气,那都过去了,我们西都这样了,我今后一定全心全意对你。”

    曾柔哼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是没这样,你就不对我好了是不是也是哦,要是没有我,你现在还可以和你那个梦中情人在一起卿卿我我,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第三者,是不是,是不是”她越说越悲伤起来,这个第三者的罪名又不是自己愿意背上的,都是这个坏家伙干的好事,想起自己地处境,心中又是一阵委屈,眼圈慢慢红了起来。

    禹言见她悲苦的样子,心里一疼,所有的错都是自己造成的,跟曾柔没有任何关系,男人要勇敢的承担责任。4∴8065

    禹言轻轻将她揽入自己怀里,在她额上轻轻ěn道:“傻丫头,你的所有伎都是没有意义的,也是不存在的,不要钻牛角尖,我们之间要说这种话吗,从昨天那一刻起,我们已经是不分彼此的了。”

    曾柔从他怀里抬起头看他一眼,禹言微笑着ěn去他眼角的泪珠,曾柔脸上一阵发烫,却闭着眼睛享受他的温存。

    禹言刮刮她的鼻子道:“以后别再làn发秀脾气,别吃些什么飞醋。”

    “哼――”曾柔脸上一红,气嘟嘟道:“那你告诉我她是谁还有,你今后不准再见她,也不准再想她,从今以后只准想我一个。”曾柔霸道的望着他,禹言轻叹口气,这丫头还什么都不知道,她要是知道自己和九号的事情,还不定会闹成什么样子的。

    “你说不说,你说不说――”曾柔又成了火爆的小辣椒,腻在他怀里,用指头轻点他的xiong口,红润的小嘴都要噘到天上去了。

    禹言摇头道:“柔柔,这些事情你就别问了,没有什么意义,你只要知道,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不让你受一点点委屈,好不好”

    曾柔哼了一声,眼神中却忍耐不住的流l出一丝欣喜的神sè,又变成了那只温柔的小猫,紧紧倚靠在他怀里,柔声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哦。”

    她轻轻舒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太刁蛮了,我知道你喜欢温柔的nv孩,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想起你心中还在想着别人,我的心里好痛的,真的好痛。”

    禹言轻轻点头,听见曾柔继续说道:“只要你今后不去想她,这件事我可以不问,不过有一件事情你一定要老老实实明明白白告诉我,不许有隐瞒,要不,哼――”

    禹言捏住她的小鼻子摁了一下道:“你就别再哼了,有什么问题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曾柔看他一眼,脸上l出一丝红晕,轻声道:“那你有没有和她,有没有和她――”

    我嘟哝了半天,红着脸说不下去了,禹言问道:“和她什么”

    曾柔猛地在他腰间掐了一下道:“笨蛋,就是有没有像我们这样”她的脸红的像火烧,小脑袋使劲钻进他怀了,不敢抬起头来。

    禹言心道,我要真和她那样了,现在恐怕就不是你在我身边了,无声的苦笑了下道:“柔柔,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曾柔回想他昨夜的样子,在他怀里点头道:“哼,我看你就是这样的人,不也不会――”她脸上如染了胭脂般,嘴里哼了一声接不下去。

    禹言在她耳边亲了一下,悄声道:“昨天是特殊情况,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你是我的第一个nv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

    他口中吐出的热气让曾柔身上一阵火热,似乎有一股滚烫的热流在身体里流动:“这个坏蛋,谁让你说这么ro麻的话”她嘴上如此说,心中去像吃了蜜糖般畅快,身体躺在他怀里,感觉他火热的xiong膛,浑身似乎又没了力道,只是无意识的拿小手指在他xiong前轻轻划着小圈,口中吐出的热气慢慢喷在他xiong膛上。

    早上本来就是阳气最盛之时,禹言体内的龙真气又是霸道无比。昨夜虽几度冲杀,无奈曾柔初度hā开难堪征伐,他还未有丝毫满足。

    眼见曾杨妩媚娇美的样子,感觉她细嫩的手指划着自己的xiong膛,似乎撩拨着自己心中的熊熊烈火,禹言忍不住轻轻叫了声:“柔柔――”

    曾柔轻嘤一声抬起头来,看见他滚烫的眼神,昨夜的狂风暴雨让她明白了他眼中的那丝火热的意味,心脏一阵急剧跳动,心里也似火烧起来,忙又将头藏到他怀里,轻吐朱chn道:“你这个大坏蛋――”

    那一双颤巍巍的椒r在禹言面前晃动着,有一种说不觉他火热的目光落在自己xiong前,一阵害羞和骄傲hn合着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她不自觉的又ting了ting高耸的双峰,将最完美的一面暴l在他面前,自己的一切都是他的了,还有什么害羞的,能够让心爱的人i恋自己,是一个nv人的骄傲。

    禹言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轻轻ěn上了她柔美的双chn,与昨夜的粗暴不同,清醒过来的禹言温柔了许多,双手不知不觉覆盖了她丰满酥xiong,轻轻的一阵ro捏,曾柔口中不经意发出的“嘤咛”声,落在她自己耳里,自己都觉得几乎都不可思议,这是我的声音吗,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都是这坏家伙害的。

    “哦――”曾柔一声轻轻呻in,他火热的舌头轻轻吸shn她的小耳chn,那种滚烫的感觉慢慢覆盖全身,心中升起火热的,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

    曾柔羞涩的闭上眼睛,感觉他慢慢ěn着自己修长的脖子,那双充满魔力的大手缓缓游走在自己身上。

    “啊――”一阵奇异的温暖感觉包围了自己的娇嫩xiong膛,曾柔偷偷睁开眼睛,见他轻轻ěn上了自己xiong膛,那姹紫嫣红的双珠被他轻轻含在嘴里慢慢捻着ro着,不时用牙轻咬着。

    曾柔只觉身体似乎过了电般瘫软无力,下体涌起一股温热的溪流,缓缓流经自己神秘的hā园,那种心痒难耐的感觉是她从未经历过的。

    “坏蛋――”曾柔一声轻哼中,感觉那似曾相识的火热再次融入了自己体内,滚烫的膨胀感觉让她心中又痒又酸又麻,情不自禁的轻轻摇动着自己身体。

    禹言虽已经有过一次体验,但那是酒醉之后半睡半醒之间,许多记忆都是模糊的,此刻两人都是清醒的,感觉更多了些温存体贴。

    火热而又紧密的感觉让禹言舒服得叹了口气,见曾柔羞红着脸闭上双眼,心中也涌起一股柔情和豪情夹杂的情绪,轻轻ěn上她细长的眼睫áo,轻喊了声“柔柔”,身体慢慢活动起来,初时温柔,渐渐加速,慢慢剧烈起来。

    曾柔经过初时的不适之后,身体已经慢慢适应过来,那种酥痒难耐的感觉让她勇敢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与他配合起来,随着动作的起伏不断改变着频率,青chn的躯体就像一朵绽放的鲜hā,盛等在禹言面前。

    在禹言一次又一次的强壮攻击面前,曾柔又体会到了昨夜能种仙死的刻骨铭心感觉,接连不暇的冲击让她眼神渐渐i离,身体就像是一片微风中漂浮的绿叶,随着他强有力的动作,直往天上飘去。

    终于,曾柔再也忍受不住那种致命的快感,猛地一声轻鸣,紧紧抱住他强壮的身体,浑身似被cho了筋般,四肢紧紧缠住了他的身体,身子一阵颤抖,一股滚烫的热流从hā蕊汹涌而出,奔流不息。

    “老公――”曾柔眼中闪烁着愉悦和ji动的泪hā,在他耳边轻轻唤道,她紧紧抱住他,一刻也不肯松手,似乎要让两人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这一次灵与ro的jiāo融,让两个人进一步融合起来,那种无声胜有声的温馨感觉,让曾柔一阵阵沉醉,那声温柔细腻之极的“老公”不知不觉就叫了出来,现在想起来直让曾柔一阵阵脸红,却又一阵阵欣喜。

    两人身体还紧密结合在一起,曾柔轻轻喘着气,火的脸庞贴在他宽广的xiong膛,感觉他不断跳动的心脏带给自己的完全感觉,浑身似乎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连一根小指头都懒得动弹,紧紧伏在他身上,像是一只可爱的树袋熊。

    这个坏蛋这样折磨自己,却又让自己快乐得不知道飞到哪里,曾柔脸上一片cháo红,原来,男nv之间的事真的是这么快活,只是,他似乎也太强了。

    “坏蛋,你怎么还没――”曾柔好不容易从瘫软中有了些活动的力气,小手o索之间却碰到了一个火热得令自己心跳的东西,那是自己刚才快乐的源泉,此时却似一个昂首tingxiong的勇士,没有一丝屈服的迹象。

    曾柔一阵阵面红心跳,触般的收回自己的小手,伸出自己火红的小舌,在他xiong前轻轻亲了一下道:“你这个大坏蛋,怎么这么厉――”

    “害”字还未出口,自己已经忍不住脸烧心跳,将头深深拱进他怀里,最后一个字去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禹言自己也是有点郁闷了,做男人强,那是人人都盼望的好事,只是这总是得不到发泄,似乎不是什么好现象,这还是自己的第一次,鲁男子的发泄都没有成功,等以后经验丰富了,再要完全释放那岂不是更加困难了。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禹岩写的都市良人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