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哥哥欺负我大
    七年后--探出门口,瞅瞅四下无人,没有预期中的身影,猫腰一步一步向绝壁而去,近了,近了,就快到了…“上哪去要用这种走路方式?”柔和的声音如流水一般划过心间,听在我的耳里,却如魔音贯耳,电闪雷呜。

    咔的一下伸出的腿停在了空中,顿时定了格。僵硬的转身回头,看向后面白衣飘飘的衣影。拉着严重变型的嘴型,呲牙笑得如墙上的裂缝。“哥!”怎么每次都会被他捉到,他耳朵是长在哪的?咋我就没有!

    他嘴角含笑,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缓步向我走来,轻声道:“去寒潭!”注意!这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顿时额间冷汗狂飙,平时我咋没发觉我有喝那么多水呢?

    寒潭阴气重,我身体不好,不能受凉,所以他及其反对我频繁的靠近那里,偏偏他耳力好。我放个p,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唉!明明是亲兄妹,区别咋就这么大呢?有时我都忍不住要问自己,他是娘生的吗?是娘生的吗?

    “发什么愣?”头上突遭一重敲,他仍是笑得倾国倾城的看着我,顺手给我披上一件外衣“不是要去吗?还呆在这干嘛?”

    嘎?我没听错吧!他居然没有反对?天啊地啊王母娘娘啊!今儿个天气怎么着了?

    “你…你让我去?”我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一会可能会下雨,今天就提早一点吧!”他眯着眼上上下下的望了我一圈“你打算一路跳过去吗?”

    啊?我低头一看,我那只高抬的脚,还晃悠悠的扬在半空中,蹬的一下踩下,踏踏实实!他展开嘴角笑得愈发的灿烂,拥过我的身子“走吧!”

    冰室还是跟着这七年来的每一个日子一样,冷得刺骨!坐在中间的冰床上,拉起上面躺着之人的手,哈了口气,轻轻的揉擦着。

    “天辰哥哥,冷吗?我又来了!”我独自做着几年来每天都做的事,和他说话,虽然他从不曾回答过:“是我哦!你听得出来是不是?”

    哥也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后面帮我把身上的衣服拢了拢,我跟天辰哥哥说话,他就坐在旁边看着我。

    “天辰哥哥,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呀!你都不知道!你不在哥老欺负我!”我嘟着嘴告状,仗着身边有人,回头狠瞪一眼身后的人,后者只是笑得眉眼弯弯,并不语“他每天每天都逼着我吃那苦得掉牙的药,我不吃他就不给我做甜圈圈,还只准我一天来这里一次,你说,你说是不是很坏!?”

    “还有,还有…”

    我喋喋不休的说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尽管有些事情,我已经说过了很多遍了,那床上之人也从不曾回答过我,但我还是想告诉他,只有每天这几个时辰我才会觉得心是真正完整的。

    哥说过这个寒潭阴气重,魂魄不全的天辰哥哥待在这里最合适,长久下去,终有一天他会醒过来。这七年来我们就是守着这丝微薄的希望一直等了下去。

    “走吧!时辰差不多了!”

    “不要!”一把抓住冰床上的手,耍赖!“再一会,一会就好!”旁边的人没有回答只是收起了笑容,墨色的眼睛紧盯着我,闪着不容拒绝的光芒。越看我就越心虚,小心肝儿咚咚的响,呜呜,我投降!

    依依不舍的松掉手中的手,转身灰溜溜的跟在某人后面,刚迈开步伐手间一紧,冷冷的触感再度贴了上来,力量很小,却足够震憾住整个人,心弦瞬间就绷成了直线。笔直的站着,不敢回头,怕手上的触觉只是我的幻觉。

    直到前面的人疑惑的回头,看向我的后方,露出未曾有过的惊骇表情时,我才鼓起了些许勇气。缓缓的转头,仿佛是用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间。

    撞入一双晶莹如宝石般的眼睛里,明亮的眼光,比阳光还要耀眼,如往常一样,照亮了我的生命。泪水断了线,争先恐后的向外流出。

    他坐在冰床上,眉头微皱,微倾着头,紧盯着我的脸,绝色的容颜露出点疑惑,许不曾开口的嗓音带着点干涸的沙哑,却语出惊人。

    “你们是谁?”他茫然看了看四周,一脸的彷徨:“我又是谁?”

    半晌…抓紧手中已经开始回复体温的手。“你叫天辰,是我哥!只是我哥!”

    <全文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