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恩情大结局
    完了。结束了。也该结束了。他们之间地这一段恩恩怨怨,也都是应该结束了!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怨,时间。已经拖了这么长!这么一段的时间,已经拖累了多少人?又有多少完全无辜地人,卷入到了他们之间的这些是是非非之中?让一切,灰飞烟灭吧!杨政的手,缓缓的点下了鼠标键,完成了他最后一手的操作。倾尽所有的资金。

    “完了!”保罗脸色惨白地喃喃自语着,此时此刻,他似乎已经只会说这两个字了。他的那个完美的计划,在如同闪电般的往下掉的电子数字的面前,彻底的宣告了失败。

    他们在前一段时间,辛辛苦苦筑起来的长城,现在正如同摧枯拉朽般的倒下,倾覆地速度,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任何人地想象之外。

    那些数字每一次的跨越式的跳动。都像是一柄柄的巨锤。不停的敲击着他们脆弱的心脏。

    “怎么会这样的?”jimy的一脸茫然的如同傻瓜般的望着数字屏,不停的重复着这个傻瓜式却又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大厅之中。只有一个人,是没有什么反应的,就是三野。他的镇静,似乎远远的超出了他们,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露出像保罗和jimy两人这样的神色,甚至连一点的其它神色都没有,脸色一直如沉水般。

    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内心,究竟是想怎么样!这个只有三个人,并不大的办公室之内,充斥着一种死灰般的气息。

    也许是一刻,也许是一个小时,总之是良久,三野终于动了,从他的椅子上缓缓的站了起来,向门外缓缓的走去。

    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保罗和jimy两人,只是在眼神有些诡异的望了一眼他的电脑。

    “你…你去哪里,你要做什么?”imy突然之间醒了过来,望着正一步步的往外走去的三野,嘶喊道。然而,三野仿佛并没有听到他的大喊声,继续我行我素的往前走着。

    “三野先生,三野先生!”jimy整个人坐了起来,往着三野追了上去,一把抓着他的手。

    “放开。”三野的简短的话语中,带着一种漠然。

    “你要去做什么!”jimy还是有些犹豫,手虽然有些松动,却还是抓在他的手上。

    “做我该做的事。”三野淡淡的说完,随手一挥,jimy若大的身躯,顿时便跌倒在了一边的地面上,而他的身形却继续向前。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了一下,jimy抬起头,眼里的瞳孔,就开始收缩,三野前进的方向,竟然是那一扇可以开放的落地窗!

    “不要!”jimy大喊了一声,飞快的站了起来,再也不顾刚才被三野一摔摔在地上的那种疼痛感,向三野扑了上去。

    “保罗,保罗!”一边抓着三野的手。jim一边疯狂的大声的喊起了还在办公室里面地保罗。

    “放开吧。”三野回过头,眼神很淡漠地望着jimy。

    “三野先生。我们虽然败了,但是,我们不一定要这样的,你不要冲动啊,想开一点!”

    jimy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抓得更加地紧了。

    “放开。”三野的脸上神情明显的顿了一下,但是一瞬间。便又回复了那种木然的神态,冷冷地盯着下,jimy的手,不知不觉间,缓缓地松了开来。

    “啊…”随着眼前的一道人影晃的一下,往窗外的跳跃动作,jimy的大脑感觉似乎是要窒息,短路了,嘴里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叫声,双手紧紧的抱着头。在角落里,跌坐着。

    “完了…”办公室里面,保罗还是那一副惨白木然的神态。念着同样的两个字,对于发生在仅仅几米之外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连jimy地响彻整座大楼的尖叫声,也没有听到,他的身形。如同一个木偶般地缓缓的也向jimy那边移动,向着刚才三野站立过的方向,跳出去的方向移动。

    “啧啧…真是恐怖啊!”“又一个,真是造孽哦!”“这么年轻,为什么呢。”

    “真是的,生命多么珍贵…”

    “我要回去烧个香,今天真是发了霉了,一下子撞了两个短命鬼…”

    大楼的路面上,两具血肉模糊地尸体。在大街上横躺着。红的,白的。黄的…,溅脏了一片的路面,周围密密的人群,紧紧的把这一片肮脏的土地围了起来,种种不同的议论声,如同一只只地苍蝇地叫声,在人群之中嗡嗡的响着。

    直到不一会,警笛地轰鸣不停的回旋响起,越来越近的时候,人群,才依依不舍的散开。

    “项爷,不好了!”

    “什么事?”

    “股市,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路狂跌,我们的钱,已经差不多要全部消失了!”

    在一辆接一辆的警车不停的鸣动着警笛向那栋大楼靠近的时候,在距离不到三十公里的项氏的别墅里面,瘦削中年人也正脸色苍白的奔向项华的书房。

    “知不知道怎么回事项华的手里刚刚抓紧的手杯,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好一会,才勉强的震定下来。

    “我问了那些人,他们全部都说不知道啊。”

    “饭桶,全部都是饭桶!”

    项华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怒吼,书桌上的东西,被他的一手扫过去,散落得满书房。

    “项爷…”瘦削男望着暴怒中的项华,也顾不得会触霉头的顾忌了,有些着急地道“我们现在,重要的不是指责这些垃圾啊,我们要想一下怎么办啊!”“怎么办…”

    瘦削男的话,顿时让项华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

    “是啊,项爷,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些钱,可不仅仅是我们的,还有一些是…”瘦削男有些紧张地望着项华。

    “上次那件事,做得怎么样了?”项华的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幻了一会之后。神情漠然地问道。

    “什么事?”瘦削男一时没有会过意来。

    “那个<img src="image/jianjpg">人。”项华的眼里射出一丝阴冷的光芒。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瘦削男顿时回过了神来,顺口说完,旋即有些犹豫道“项爷,我们现在,好像不好节外生枝吧?”

    “告诉他们,立即行动,同时准备去南台。“好!”项华的话音一落,瘦削男顿时领会明白了他的意思,眼里同样的闪过了一丝的阴狠。重重的应了一声。

    “该死的小<img src="image/jianjpg">人,把我们害得这么惨。我绝不会放过她的!”

    项华恨恨的挥着拳头,在桌上用力的锤了一下。

    “你赢了,上帝还是站在了你地身边,对于已发生的事,我不想再去说什么,在这最后地时刻,也许是我的最后几分钟。我只有一个请求,去找到她,保护她,好好善待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加的爱你,也没有人比她更值得你去爱!”

    点开一封最新的邮件,看着信上的内容,杨政的手,猛的颤了一下。

    这是一封奇怪地信。上面并没有署名,上面说的她也没有具体的指明名字,内容也很短。但杨政的眼神,却一直直直的盯在了那里,似乎,这是一封很长很长的信一般。

    “杨政,怎么了!”

    在和郎三他们几个人用力的拍手相庆之间,方敏的眼角却忽然看到了神情痴呆地望着电脑的杨政。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地上前问道。

    凭着一股直觉,她感觉,此刻的杨政并不开心,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最高兴地么?为什么会不高兴“没有什么。”

    听到方敏的声音,杨政才像是恍然间回过神来,转过头展颜笑了一下。眼角的余光再次扫了一眼那白白地屏幕上。几行短短的文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移动鼠标,点下了关闭键。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的高兴呢。”

    “谁说的,我现在不是高兴着嘛,只不过我的反应慢了一点而已。”

    杨政放下手里地鼠标,脸上挤出一丝灿烂的笑容。

    “虚伪!”

    看着杨政脸上突然产生的灿烂笑容,方敏白了杨政一眼,明显是对于杨政的笑容,和他说的话完全不信的。

    “呵呵,大家有没有想好,去哪里庆祝了?等彻底的完成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我请客,就算你们想要去白宫玩一趟,我都请!”

    杨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过头,望向金斯和罗伯森,以及郎三夫妻。

    “justin,这可是你说地!”

    罗伯森第一个跳了起来,指着杨政道。

    “你放心,绝对不赖账!”

    “哈哈…”杨政满脸微笑地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觉得,现在谈去哪里庆祝,还远了一点,我们现在最应该的,是找个地方填一下肚子!”郎三突然说道。

    “不错!”

    刚才郎三不说,大家没有感觉到肚子饿,此时他一说,顿时全都捂起了肚子,感到肚子一阵地翻腾起来。

    “出发,现在就去解决民生问题!”

    杨政自己也感觉到,肚子开始咕噜的叫了起来,从刚才吃完饭到现在中午收市,算下来,也已经有足足六个多小时了,看了一眼郎三夫妻,不禁有些内疚起来,他们是更迟吃东西的,一直饿到现在真是难为了,因此,率先向门口走去。

    “不可能,不可能的!”

    伦敦,一座外表看起来陈旧古老的房子中。

    一个头发银白的老头,望着电脑的屏幕,神情痴呆地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先生,这里有你的一封信。”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门铃响起来,他才似乎刚回魂一般的打开门。

    门口递进来的,是一封洁白的信封。

    “我的?”

    “是的,先生,一个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

    “小姐,请问,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哦,先生,我还真的形容不出来了,不过,她是一个中国姑娘,大概二十岁不到的样子,长得非常的可爱,是的。非常的可爱,先生。我能想到的,大概就这么多了。”

    “啊?谢谢你了!”

    头发银白的老人听完那一番话,脸色已经完全的变了,匆匆的转过身,拆开信封,他地脑里,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亲爱地老师。我走了。”

    只是看到头一行字,老人的双手,就猛的颤动了一下。

    良久良久之后,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继续往下看下去。

    “老师,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了,我想,在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非常的惊讶吧。或惊于股市上地一些意外,或惊于我的离去。”

    “对不起,我必须要先对您说这三个字。因为,我听到了你的一些**,并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但是,请您相信,当初。我并不是故意的,我那天进入你的房间,是想找你问一些事情的,没想到听到了你和另外一些人的谈话,在听完你们的那番谈话之后,我简直惊呆了,许久都反应不过来,我抛下本来要问你的问题,离开了。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地人。也不适合更不想融入到这个世界去,所以,从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了离开。”

    “但是我还不能离去,你们要对付的人,有一个,是我的朋友,或者说,是师兄,对吧?他好像也是你地学生。”

    “我一直都在矛盾,挣扎,尽管,我不想融入你的圈子,可是你教我那么多的东西,如同我的亲爷爷般的疼我宠我,也没强迫过我去加入那个圈子,(虽然,其实您也一直都有在利用我,对吗?)我不想背判你,可是我也不想他被你们欺负。”

    “在考虑良久之后,我终于做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既不背判你,也不会让他被击垮,我选择我们自己操作,我并没有在对你地数据上作假,我只是把一份数据,和一个计划,发给了我的哥哥。”

    “我知道其实,这样对你,已经是很不公平的了,可是,我别无他法。”

    “再见了,老师,这一次,是真的最后一次这么称呼您了。谢谢你在这一段时间,给我的教导和关爱,我会一生一世都记得你和你的恩情的,以及你教授给我的知识,我会善加运用,为人类造服,而绝不会滥用的,请你放心!”

    终于在急促地呼>吸>中,看完这封并不是很短,而且明显语法表达等有多处错误地信,银白发的老人地头发,已几乎是根根竖了起来,全身也仿佛在震颤一般。

    好不容易,骂完这句最简单粗俗的口暴,身形也如同一瘫烂泥般,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眼神也泛散无力“现在播放一则最新的新闻,当时间十一点三十七分左右,香港xx大厦,在间隔不到十分钟之间,连续的跳下了两个人,两人均当场身亡,据报道,其中最后跳下来的男子,为联邦美国纽约州籍男子,目前…”

    当杨政几个人走进一间夜餐馆的时候,这样的一则新闻正好在电视屏幕上开始播放了起来,屏幕的画面上,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们,正围在两个血肉模糊的尸体面前忙碌着,周围许许多多的市民正围在周围指指点点着。

    电视的画面,只有一个角落的人能看得到,声音,却飘散在了餐馆的每一个角落,只是在吵杂的声音之中,听起来,是那么的模糊,杨政只是听到了新闻,香港等几个字之后,其它的却是一句也听不清,在因为香港两字而勾起的兴趣,努力的竖起耳朵,听了几次,都没有任何的结果之后,很快便也融入到了吵闹的氛围之中,和方敏他们讨论着吃什么会相对美味一些…

    此时的窗外,深夜的霓虹灯,正在不停的闪烁…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