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四章南柯一梦完结
    随着‘哗啦’一声,笼罩整座圣山的禁咒——永恒的光明,就如同一个突然被铁锤狠狠砸碎的白鸡蛋一般,彻底消失变成了一块块如同白玉一般的碎块,纷纷落入圣山下面,接着化作最纯粹的光明元素,消散于天地之间。

    没有了神灵的阻挠,没有了禁咒保护,教皇看着如同山洪一般,铺天盖地倾泻下来的血焰,最终长叹一声,并未做出任何的反抗,就被血焰吞没,消失不见……圣山上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传出,偶尔有几个仗着实力,冲出了怒焰,但也被那滚滚如脓血的烈焰反扑而上,拉入了火海之中!

    整个圣山恍惚间,好似变成了幽冥地狱一般。

    好不凄惨,好不恐怖!

    太易稳稳坐在战车上,冷漠的注视着下面,亲眼看着万丈高的圣山,一寸一寸,一丈一丈的被焚毁成灰烬,缓缓的却又极快的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塌陷着……他并没有担心龙穆两个那边,毕竟太易心底很清楚,一个上位神,可不是那些降临的神灵能匹敌的,即便他们的神力要比自己高出很多,即便他们的数量不少,可也没有一点获胜的机会。

    一小时,两小时……看着几乎凭空被扒了数千丈高的圣山,恍惚间,太易感觉,似乎随着这座处于神赐最中心,就像是神赐的轴心一般存在圣山,似乎每塌陷一寸,他便会感觉这个世界似乎就会跟着‘变淡’一分,他的灵魂深处也会莫名的颤抖一下,好像这世间的一切,都会离他而去一般。

    很难受,很痛苦……太易眉头微微皱,不明白这是为何,冥冥中似乎抓住了什么,隐隐的也仿佛明白了什么?可当他想要仔细的看清,仔细的读懂被他抓住的那一点时,却又怎么都看不清,读不懂……灵魂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千万不要焚毁圣山,否则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后果,甚至……甚至他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爱情、友情、兄弟、朋友、力量、权势、地位……这一切,都仿佛会随着圣山被毁,离他而去!

    猛的,太易似乎明悟了什么,脸色刷的变的惨白,变的如同一张白纸一般,双眼中也显露出无尽的,深深的,浓烈到极点的恐慌。

    太易感到了恐慌,并不是对某个可怕人物的恐慌,而是畏惧那种失去一切的感觉,畏惧他一直以来不敢去想,不敢去证实的一个事实。太易害怕了,也退缩了,心神一动,停止了对圣山的焚烧,那滚滚如浪,滔天般的烈焰,犹如长鲸吸水,江河倒流一般,开始了收缩,慢慢的缩回了天空。

    只是不知为何,就在血焰要完全缩回太易的手中时,太易的心神微微一动,好似放弃了什么一般,双手一抖,遮天蔽曰的血焰,再次奔涌而下,重新覆盖了黑漆漆的圣山,继续开始了燃烧,一寸寸,一丈丈的焚毁……“唉……”

    看着一点点塌陷的圣山,太易长长叹了一声,心灵突然之间变的异常平静。他双手托着下巴,蜷缩起身子,如同一个正在倾听爷爷讲故事的小孩儿一般,认真的,仔细的看着圣山,看着那个他不想承认、也不希望出现的事实,慢慢一层层的揭开面纱……三个小时候,圣山终于彻底的从神赐大陆上消失了!

    太易感觉嘴里变的很干,他使劲的抿了抿嘴,一只手微微伸出,随即又收回,接着又伸出……如此重复十几次后,太易好似终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慢慢把那只僵硬的手伸出,心念一动。

    铺盖方圆不知多少里的血焰,如同潮水一般的收缩,被太易吸入了体内…………血焰退去,一个巨大的,如同镜子一般,洁白光滑的平面出现在太易眼前。而事实上,那也的确是一面镜子,因为太易透过这面如水的镜面,隐约中看到了镜子里面似乎有一张静止的画面……穿过了那薄薄的一层镜面,镜子上熟悉又陌生的一幕,让太易眼前突然一黑,呆立在了那里,茫然的长大了嘴,喉咙里发出了没有任何意识,含糊不清的声音。

    太易身上好似没有了丝毫的元素流动,没有风,可他的长发却犹如活物般的凭空舞动起来。他的眼睛顷刻间变的空洞,似乎世间再无一物可融入他的双眼,又好似看破红尘中的一切一般,苍老而又忧伤……无声无息的,忽然间,大颗大颗滚烫的泪珠从太易的眼中滴落,他整个人也忽然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不住的哆嗦着。

    “小逸,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一个声音突然在太易耳边响起,太易缓缓头,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的可人儿。

    提着剑赶来的苏妃见太易如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是感觉太易此时,就好像一个刚刚家破人亡后,变的异常无助的小男孩一般。莫名的,苏妃眼睛也一酸,跟着就掉起了泪珠,她伸手一把搂过了太易,把太易紧紧抱在怀里,如同哄小孩一样,边掉泪边说道:“小逸怎么了?告诉我,怎么了?怎么哭了?你不是把圣山毁了,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就哭了?”苏妃实在想不通太易哭的理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太易好似未曾听到苏妃的话儿,只是喃喃地问着什么,眼中的泪水仍旧如同决堤的大坝,不断流淌着,浸湿了太易整张面孔。

    轻轻推开抱着自己的苏妃,太易起身,晃悠悠的从战车上飘落而下。站在地上后,他身形又猛的晃了晃,摔倒在地上,接着又艰难无比的爬起来,使劲推开了要搀扶他的苏妃,就像一个刚学走路的娃娃一样,一步一晃的向那面镜子走去…………静静的趴在镜子上,太易傻笑着看着镜中的画面。

    画面中,一座小城耸立在那里,小城内拥挤着无数的人,这些人的面孔,或是兴奋,或是激动,或是贪婪的仰头看着天空,就好像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引出了他们藏在内心最深层的**一般。

    顺着这些人们的目光看向天空。

    天空并没有什么宝藏,只有一个人,是一个身着白色的法师袍,带着一张银白色miàn jù的法师。

    很熟悉的一个人,兴许整个神赐大陆不管什么人见到了,都能认出这个人是谁,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可怕!有多么强大!有多少人为之疯狂!有多少人又奉之为一尊永不陨落的神!

    而在这个‘神’的旁边,就离这个神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光球。如果玩过魔晶大炮的玩家,在见到这颗光球后,定能一眼认出这颗光球的出处。

    是的,没错,这颗光球便是从魔晶大炮里喷射出来的,而它的目标,很显然就是他们心中永不陨落的‘神’!

    ……也许别人认出了里面的人,可却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发生的事情?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炮轰这个人?

    这是太易却很熟悉这一幕,也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

    他很熟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原来,这一切皆是梦幻泡影……皆为虚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太易好似想开了什么一般,自嘲的笑了一声。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在苏妃的脸颊上,柔声道:“小菲,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这里的一根草,一颗木头,一块石头,一座山,一条河,一片海……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就连你也是假的……”

    “你在说什么?什么什么是假的?”苏妃很着急,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是在她的声音刚刚落下后,一瞬间,整个世界的一切的一切,江河湖海,山石水木,包裹所有的人……所有的都变的静止,甚至就连时间都似乎静止下来!

    整个世界,唯一能动的,就剩下了太易,而他却好像对这一巨大的变化,早有准备,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诧,只是仍旧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这所有一切的变化,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阵阵孤寂、落寞、悲哀的情绪。

    “唉……”

    忽然,一个长长的叹息声传入了太易耳中,不对,这一声叹息,好似穿透了太易的身体,直接传达在了他的灵魂深处。

    太易仍旧静静的坐在那里,并没有因为这一声的出现,有所表示。

    这一声过后,忽然间整个静止的世界,突然以太易为中心,开始一点点,一点点的塌陷,随着时间推移,塌陷的速度越来越快,塌陷的面积越来越广……只在片刻之间,整个世界彻底的塌陷,太易也跟着出现在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四周都是白色的雾气,极度浓密的雾气,太易的视线无法看到三米外的东西。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四周都是一片的虚无。

    在这里,充满了一种安宁静谧的气息,一股让人懒洋洋的温和气息包裹了太易的全身,似乎这股气息在不断安抚、平息、驱散着太易的悲伤、落寞、孤独……希望太易能开心起来。

    只是太易仍旧呆呆的坐在那里,不为所动。

    “孩子,是我错了么?为什么你会这样?你在恨我吗?我的孩子……”

    一个轻柔、温暖到极点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这一片虚无中,紧接着,一片蠕动的如同青烟一般的光球,轻轻的飘到了太易身边,包裹了太易。

    恍惚中,太易感觉一阵柔和的暖意温柔的搂抱住了他,渐渐的,太易心底生出一种,那种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还在母亲腹中的味道,很温暖,很温馨,很安全……这种微妙的感觉,让太易也不由得失神,又渐渐的近乎上瘾一般的疯狂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而他隐藏在他体内,似乎已经沉睡不知多少年,那种先天就带来的血脉,似乎也在这一刻觉醒了,彻底沸腾起来。

    太易再次哭了,感受着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他明白了什么。像是一个受了极大的委屈的孩子一般,缩着身体‘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的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一只晶莹剔透,如同白玉一般的手突然凭空出现,带着一股浓浓的,说不出的思念,说不出的宠溺,轻轻的、温柔的抚摸在了太易的脸颊上。

    太易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人。

    很美,美到了极致,太易见过无数的měi nǚ,像苏妃、元紫蓉、冰月、伊尼雅……可他从未想过,女人还可以这么完美,完美到已经用无法用任何的赞美之词来形容……只是这样女人出现在太易面前,太易心底却没有生出一点男女之间的情愫,更多的却是一种绝非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慕、依恋。太易无法形容那是种什么‘爱’,他只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想亲近眼前这个女人。

    女人慈祥、温柔的看着太易,好像把太易当做是了一个未满月的宝宝一般。

    “妈……妈妈……”

    太易情不自禁的张口,吐出了一个宇宙轮回,传承了不知多少年的称呼。

    下一刻,女人笑了,如同春暖花开一般,整个虚无的时间好像突然间光彩无限,接着女人又哭了,那一颗颗晶莹的就像珍珠一般的泪珠,划过脸颊,掉落而下。下意识的,太易伸出手,把那些掉落的泪珠,一颗颗的接住。

    看到太易接住了自己的泪珠,女人没有再说什么,手中突然拿出了一颗巨大的晶石,太易看的清楚,那正是世界之树伊尼雅的神格。

    还未等太易问什么,女人就拿着世界之树神格,轻轻的按在了太易的身上。

    下一刻,太易感觉周围涌荡了无穷的元素,里面包含了连带黑暗、光明,所有已知的元素。这一片,如同汪洋一般的各系元素,‘呼噜’的一声,竟然在瞬间就窜入了他的体内。

    让太易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他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飞速的升华,体内蕴藏的力量也飞速发生了质的变化,突破了chuán qí、半神、下位神、中位神……甚至突破了高位神,达到了一个太易根本不了解的阶位,太易相信,尽管他的神力值不高,约摸就在一万左右,可他的神力从质上,绝对超过了那传说中的上位神光明神王。更加奇妙的是,太易察觉,只要他想的话,他可以在瞬间分化出亿万的化身,而不是只有原来的一百尊……“这是?”

    太易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可他脑中还是有无数的疑问,想要问问眼前的女人,也就是他那神秘的‘母亲’。

    “我的孩子,我已经把私自带下天界的神力,全都传给了你,融合了世界之树的神格,融合了所有系的元素,你的神位已经提升到了‘至尊’……不要多问,想知道一切的话,就来天界寻找我和你父亲吧……我的孩子,母亲和父亲在天界等着你……”

    慢慢的,女人说完话后,便如同烟雾一般,消散在了周围,彻底消失不见。

    太易想伸手抓住什么,却抓了一个空,只得愣愣的坐在那里发呆。

    “少帅!”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太易耳边响起,太易微微一愣,随即狂喜的回头看去,果然见泰怒以及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八十多万生化战士,正站在他身后。太易伸出手,无意识的比划了几下,又喃喃道:“你们,你们不是虚幻的吗?怎么?”

    泰怒认真的说:“刚刚我得到了一段元帅从天界传下来的话,知道了所有的事……元帅夫人,也就少帅您的母亲,她和元帅还有无数兄弟当年被那神秘的光笼罩后,便直接出现在了天界,然后……”

    听完,泰怒的话,太易终于明白了一切。

    那件‘神器’,是他那神秘又强大的父亲,私自从天界传下来的。不过那miàn jù的能力,作用并非是那么简单。他那更加神秘的母亲,在进入天界后,竟然拥有了掌控时间、空间的能力。那miàn jù便是她耗费神力,制造出来的,里面隐藏了一个巨大空间,以及一个巨大的幻阵。

    在末曰降临后,他父亲,也就是泰怒和底下近百万未曾进入这个世界的手下,在被强行带入这个世界后,瞬间就被这件‘神器’吸了进去,陷入了这个幻阵中。而太易被魔晶大炮轰炸临死的前一刻,也被吸入了这个空间中,陷入了幻阵,以为自己重生了……环境中的一切遭遇,只不过是他父亲想磨练他一番,更想让他重新看一下原来的那个世界,了解一些关于太易他自己的身世,进而接受他的身世,进一步慢慢接受他那神秘的父亲和母亲的存在罢了!

    ……“呵呵,原来如此……是啊,我说怎么会重生呢!毕竟,再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障碍,让时间倒流啊!时间,那可是整个宇宙最根本的存在,我的母亲即便能控制时间,也只是能让某一块空间的时间静止或者放慢流速罢了……我早该想到的……唉,原来几十年来一切的种种,皆不过是南柯一梦……”

    太易苦笑着摇摇头,暗叹一声。

    “少帅,这是元帅为我们好。少帅……”泰怒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觉实活生生的生活了几十年,一瞬间竟然有人告诉他,这只不过是一场梦?那感觉实在有些古怪。更别说,像太易这样以为自己是重生,死死独自保守了一个秘密几十年的人了。

    那种挫败感,的确是很让人难受!

    “呵呵,梦就梦吧,至少我从梦中知道了很多事,虽然一瞬间失去了很多,却也让我知道,还有一些能够挽回的东西,正在外面等着我。”

    缓缓的从地上飘起,太易一头长发无风自舞,所有元素融合吞噬形成了一种淡金色的神力。太易感觉自己的力量,比原来强大了不知多少,对自身的神力控制,更加的微妙、敏感了,太易甚至有种感觉,他随意的一个念头,就能调动无穷的元素,无限的,轻松的,释放出无数任何系的可怕禁咒。

    “法神!这才是真正的法神啊!”

    太易长长的感叹一声,感受着自己这突然得到的可怕力量。

    “你们先在此空间里,呆上数曰,我先出去做些事。至于食物……嘿,百万个上位神,他妈的一百年也饿不死。”

    接受了一切的事情,太易本还想怎么解决泰怒他们的食宿问题,谁曾想,扫了一眼后,竟然发现,泰怒以及他身后近百万的大军,居然一个个都是上位神了。太易被这一壮观景象,震的发呆片刻,随后直接爆了一句cū kǒu。

    他现在,对他那位神秘父亲,已经是彻底佩服的无与伦比了!

    撇开脑中的杂念,心念一动,太易从面前的一个空间裂缝中穿了过去。

    ……“击中了,击中了。神器啊,他妈的这下是我的了。”

    一个五阶法师站在城墙上,死死盯着天空中被魔晶炮击中的太易,心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耗费了无数资源,甚至赔进了一座城市,总算是把这个家伙轮白了。

    看到魔晶炮击中了太易,底下所有的成员,都疯狂的欢呼起来,接着眼巴巴的盯着天空,等待那件神器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只是接下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陷入痴呆中的一幕出现了。

    在光焰散去,被魔晶炮直接击中的太易,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像是被魔晶炮轰的有些头晕?天空中出现的太易,看着周围的一切,呆滞了片刻,方才缓缓回过神来,向下扫了一眼众人,又摇摇头,似乎在不屑又像是感觉很无聊一般,更像是一头暴龙被蚂蚁咬了一口后,却懒得找蚂蚁报复回来一样。

    “这,这……这他妈怎么可能?”

    那五阶法师看到此后,整个人的下巴都差点没掉下来,脑袋也陷入了当机,难以置信的看着天空的太易。

    “魔晶炮,艹,魔晶炮,给老子轰……刚才肯定是没击中,给我继续轰。”发呆片刻后,五阶法师终于回过神来,疯狂的嚎叫起来。

    “轰轰轰……”

    收到了指示,魔晶炮再次轰鸣,三声过后,三颗巨大的椭圆炮弹,径直轰向了天空中的太易。然后,比前面更加劲爆,更加骇人,直接让那五阶法师尿了裤子的恐怖一幕出现了。

    只见天空的太易,再看到轰来的炮弹后,竟然不紧不慢,伸出了一根手指对着天空轻轻一点。那三颗巨大的,绝对能一炮轰死一个六阶强者,chuán qí都不敢当面对顶的魔晶炮弹,居然在太易的一指点出下,就如同三颗棉花糖一样,停在太易面前,不断蠕动着。

    随后,太易手指轻轻一弹,三颗悬浮在他面前的炮弹,直接掉转了头,速度不比来时慢的,轰入了底下人群中。

    轰轰轰……“这怎么可能?”

    临死前的一刻,那五阶法师不禁喃喃道。

    ……冲锋,冲锋,再冲锋……无数的,密密麻麻的,数量近千万的,如同潮水一般的联军,不顾一切代价的,正在疯狂冲击着遗弃之城。

    大地在颤抖,元素在咆哮,人们在嘶吼,鲜血在流淌,尸体在堆积……千万人大步的、用力的践踏,让整块大地都在上下起伏,数百万正在城下厮杀,近百万的弓箭手正在疯狂的射击。无数的魔晶炮、弩炮,疯狂嘶吼,吐出了漫天的炮弹,炸死了联军一波又一波的士兵。近五十万的魔法师,正拼尽全力的浮在高空,把一个个魔法轰响联军军阵中,然后又被联军的弓箭手击中,耗光血量,如同下雨般的掉落到城下……可是不管怎么杀,不管怎么阻挠,那联军的士兵就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怎么都杀不干净,怎么都阻挡不住其的进攻势头。

    城头处,唐震天、苏妃、纣天行等神赐一帮绝对领导人,正一个个脸色惨白、发青,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战场。他们没想到,联军竟然会利用一件空间神器,悄声无息的出现在遗弃之城的底下,而且数量还如此之多。

    而且看联军如此疯狂的势头,显然是不攻下遗弃之城不罢休。

    上次有高阶遗弃之民顶住了,可是这次呢?

    要知道,现在玩家的实力也都提升上来了,已经有能力抵挡住那些高阶遗弃之民了。如果遗弃之城被攻打下来,那神赐将来的遭遇下场,绝对凄惨。

    “怎么办?该怎么办?”神赐联盟的盟主唐震天无力的看着下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的死局。

    一旁的苏妃嘲讽的冷哼一声,可也没有打破此局的法子,她的人已经都被派下去了,也死的差不多了。以现在这可怕场面,恐怕就是来几个chuán qí,也无法挡住下面的敌人吧!

    看着一段段城墙上的魔晶炮、弩炮,一门门被对方的炮火不惜代价的轰炸清理掉后,城墙上数人,都明白已此时经无力回天了,遗弃之城,这次怕是真的要被对方完全夺下了。然后再以遗弃之城为跳板,直接攻入神赐……就在一段城墙被轰塌,眼看联军就要顺着缺口,冲入遗弃之城内时。

    突然间,遗弃之城上空,虚空一阵波动,接着一个身着乳白色长衫,一头长发被随意扎起,面戴一张银色miàn jù,浑身闪烁着一层淡淡金光的人,出现在了天空。

    来人似乎极为扎眼,战场上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再次疯狂冲杀起来。

    “这人是谁?”纣天行疑惑出声问道。

    苏妃微微一愣,摇摇头,冷冷道:“不清楚。只是来送死而已,不必搭理。”

    “这不是那个拥有神器的法师吗?”唐震天微微一愣,随后怒火滔天的骂道:“废物,一个废物。神器留在这个人身上,简直就是浪费……该死的混蛋。”

    唐震天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知道了这个家伙就是逃匿了十几年之久,仍旧没被他们抓住的那个法师。

    只是这家伙来干什么?难不成,他以为自己神?想来个力挽狂澜?

    几人摇摇头,不在搭理天空中这个突然出现的蠢货。

    来人回头在城头扫了几眼,忽然如同闲庭漫步一般,在箭雨炮火中,慢慢的一步一步向城头走来。让所有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所有射到他身边的箭支、炮弹,都好似击打在了一张无形的墙壁上一般,纷纷静止在来人周围。

    “这是……”

    强头数人看的惊异,因为他们竟然看到几颗魔晶炮的炮弹轰来后,居然也都静止在那里,被挡了下来?

    “呵呵,唐震天,你说谁是废物?”

    来人轻飘飘的落在城头外,几十米处的虚空中,突然张口冲着唐震天笑了笑道。随后,伸手好似甩掉一身灰尘一般的,随手甩了几下,甩出了几十个光球。接下来,让所有人,不管联军还是神赐所有人目瞪口呆,惊骇至极的事情发生了。

    几十个光球分散,均匀落入了联军大军之中。

    无声无息,几十个光球猛然爆开,只是释放出了万丈刺眼的光芒,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反应。

    人们被光球的强光晃得的睁不开眼,都纷纷用手阻挡,等他们适应了强光,睁开眼睛再看去时,所有人都愣住了,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原本拥挤在遗弃之城城墙下的数百万联军大军,竟然都齐齐的静止在那里,保持着前面的动作,一动不动,没有了声息。

    一阵微风吹过。

    所有人惊骇、恐惧到极点的看着,那数百万被微风一吹后,纷纷化作灰烬的联军。

    傻眼了,所有人都傻眼了,就连城墙头上几人,都呆呆的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想什么,应该做出什么反应。

    “这怎么可能?”

    回过神来的唐震天,嘴里发出了就像是女人尖叫一般的声音,再配上他现在那张扭曲的脸颊,显得极为好笑。

    可周围没有一个人去笑他,因为他们现在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

    这一切还没完,天空中那个身影,在干出了神才能干出的事情后,又对着虚空一点,点出了一个巨大的时空裂缝。

    “杀!!!”

    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之后,裂缝中无数的身影从里面冲出,一个个散发着近乎魔神一般,让人恐惧到颤抖的气息,争先恐后的,咆哮着,疯狂冲向了那剩下的六七百万,还未从前面的事情中回过神来的联军士兵。

    ……来人不去看那不对等的战争,再次慢悠悠的一步一步,像是在虚空漫步一般的,走到了城头,来到了唐震天几rén miàn前。

    几人,无一人敢做出什么防御动作,只是下意识的向后退出几步。

    来人不理会唐震天几人,径直慢慢的走向了面色发白,冰着一张脸蛋,又有些不知所措的苏妃,然后在苏妃无限的怒火,众人呆呆的、怪异的神色中,轻轻吻在了苏妃的额头上。

    “你!”

    苏妃先是一愣,随后怒火、杀气噌的冒起,提剑就要对眼前这个对他轻薄的男人出手。

    不过还未等她出手,来人只轻轻凑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然后苏妃再次一愣,随后小嘴慢慢张大,最后泪水决堤般的从眼中滚落而出,无限狂喜的扑入了来人怀中,哭着说道:

    “小逸,我好想你……”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