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不要…”

    她不要将封轻岚忘了…洁白的床铺上,梁无心被悠长的梦魇惊醒,她睁开眼,望住天花板的隐藏式灯光,发现自己已回到“现代”

    不,该说她本来就是现代人!

    刚刚…刚刚的无论有多逼真,就只是梦一场,像古代人说的南柯一梦,终会醒来。

    精神上的疲惫令她虚弱地喘息,待平静些,她下意识的抬手想擦去脸颊上流得她庠庠的汗,但手却动不了。

    原来她手上正注射着一些不知名的药品,胶管牵着她,囿限了她的行动,像百年来的病人一样。

    只是,她为什么…又仔细看看四周,她这才发现,这里不是她的房间,是医院,她在病房里。

    “登!”

    一声细微的开门、关门声传来,梁无心知道有人进来。

    “谁?”没力气动,她虚弱地问。

    “无心!”

    “师父…”是熟悉的声音,她登时安心许多。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床边是一张年逾半百的脸,顶上的白丝比她印象中多了许多,犹如刚自风雪中走来。

    不过才挂上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又稍微年轻了一些。

    “师父,您怎么…”她怪异地盯住他的头发。

    “什么…怎么?喔!你说这个,”他耙耙发丝,语重心长地说:“这个是照顾你两个月的成果。”“两个月?”

    他在床边坐下。

    “从你动了心脏手术后,已过了两个月。”

    照顾她的这个两个月,多亏有这张多功能的病床,和两名日夜轮替的专业看护,他已经算是轻松的了。

    只是她睡睡又醒醒,连医师都查不出她没在手术过后几个小时内醒来的原因。

    她像在睡觉,而且还在做梦——当医师跟他这么说时,他差点没掉了下吧。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最后也只能让她一直待在这里,等着她“睡”醒。

    “我动了手术?还在这里待了两个月?”

    突然,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手术后,你一直在…『睡觉』这就算醒了也意识不清,所以不会知道时间。”

    老人拿湿巾替她擦去脸颊上的汗水。

    经他一说,梁无心开始回想那此刚刚的梦境更远一点点的事。

    一会儿——“我想起来了,我是犯了心痛,但那是在木屋的时候呀!”

    说起心痛,她的心脏就像在提醒她似的,忽地闷了一下,惹得她皱眉头。

    “对,你从那个时候昏倒,一直到动完手术,到现在完全清醒,之间已经过了两个月。”

    他拿来水!询问她要不要喝。她喝了一些,继续关心她没了记忆的这一段——嗯…该说是被其它记忆填满的这一段!

    “我的心脏…它还能用吗?”

    这个挺重要!

    “哈哈!它当然能用,要不然你怎么还会好好的待在这里?”他慈父似地摸摸她的头。“手术很成功,你心肌里长的东西已经完全割除了。”

    “长东西?原来我得的不是『心脏神经症』?”

    心脏神经症就是心脏本身没有问题,却因为外在的精神因素,影响心脏的运作,而跟一般心脏病患者有着同样发作现象的病症。

    以前,她就是因为查不出来病因,所以被列为此种病患。

    而原来,她心里头真的有东西在作怪!

    “想不想知道你心里头长了什么?”

    “什么?”她很好奇。

    “那东西医师们正在研究,稍晚我再告诉你。”老人明显在卖关子。“现在我该做的,就是通知另一个跟我一样担心你的人。他今天因为有事,所以晚点到,要不然每天这个时间,他都会待在这里,有时候甚至还睡在医院陪你。”

    “谁?”奇怪,除了她师父,还会有谁这么关心她?

    “继人。”

    “谁?”不禁,她音量大了点。

    “商继人。你发病昏倒,就是他将你送到医院来的。两个月来,他照顾你的时间说不定会比我还多,如果他公司不那么忙的话。”

    想到每天晚上,他都会在她病床边对着睡梦中的她说话,他这个老人家都禁不住要被感动,虽然自言自语看起来有点…蠢!

    “他照顾…我?”

    不知怎地,这回梁无心感动大于惊讶,而且当她师父一提起他的名字,她脑海便立刻浮现一张脸孔——其实,他和她梦中的封轻岚,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只是古时今地打扮不同罢了!

    他是封轻岚,封轻岚就是他,而他是她的…不知不觉,梁无心颊上一片燥热。

    喔!都是刚刚那场梦害的,那生离死别的深刻感情,让她对商继人的感觉莫名其妙升格好多!“怎么了?脸那么红,该不会一醒来就发烧吧?”老人心急,准备叫人来。

    梁无心连忙按住老人的手。

    “我…我没事。”

    “没事?没事就好,那我去通知继人过来。”经过这些,这两个人应该可以在一起了吧!

    嘿嘿!真是浪漫!

    一向笃信轮回的老人心安地笑了,他想象着两人见面时的情况。

    梁无心急忙阻止,她抓住他。

    “师父,我要您帮我一个忙,那您帮着『外人』欺骗我的事,我就既往不咎。”她故意强调其中两个字,意在引起老人的愧疚。

    “你这个丫头怎么这样?我还不是为你好!”原来她只在睡着时才乖。

    “帮不帮?”

    “要不然我还能怎么样?说吧!”

    “第一,赶快把我弄出医院,我怕药水味;第二,在出院之前,帮我瞒着…商继人我已经醒过来的事。”

    “什么?”老人以为自己听错。

    “您没听错,就是要您帮我瞒他。”

    瞒他,让她看看这段失去意识的时间里,他是否和她师父所说的一样。

    看看他是否和她想见的一样…??

    又两个月,山中木屋。

    心脏居然会长舍利子?

    …天下奇闻也!

    经过高科技化验结果,从她体内取出的东西,确为与佛家舍利子质地相近的硬化物,而就是那硬化物影响了她的心脏运作,她才会不定时地心痛、胸闷。

    拿起透明塑料瓶,梁无心将舍利子放到眼前晃了晃,它发出细小的碰撞声,表示真有其物。

    “你到现在还不相信它是真的?”

    “我没说我不信。”眼睛瞅了她师父一眼,又回到舍利于上头。很巧地,它居然跟商继人的舍利子同一个颜色——淡淡的珍珠紫红。

    “但是从医院回来之后,你已经看它几百遍,摇它个几千次,接下来要不要咬咬看?”

    “又不好吃,我干么咬!”她对老人龇牙咧嘴。

    老人摇摇头。“其实你已经好得差不多,胸口的伤痕都只剩一条淡淡的疤,为什么…”

    “我知道您要说什么。”

    搁下舍利子,梁无心垂头沉思。

    师父要说她太狠心,把人家的心意当成驴肝肺,回来都一段时间了,她在商继人面前还是假装睡人一个。

    只是,她真这么狠心吗?

    万分不是呀!

    她只是…只是仍不敢相信商继人对她的感情是真的。

    本来,她要师父帮着隐瞒,只是纯粹想看看商继人是不是像师父所说的,每天照顾她,每天对仍熟睡着的她说床畔故事。

    而经过观察,他对她的呵护,根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实在的,他对她好,只不过是起因于一段古老的记忆,和一场未尽的渊源,可如果她真醒来,这一切是不是就都幻灭了?

    因为纵使前世她真是紫荆,可今生她却是梁无心呀!

    她固然有着紫荆的记忆,但她更千真万确同时有着梁无心的心,有着梁无心的身…而商继人爱着的,却是拥有丰硕知识的紫荆!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就罢了!

    然而极可怕的是,就在她装昏的这段期间,她居然开始喜欢上了商继人的温柔、商继人的深情、商继人的执着…好矛盾,所以她根本不敢去想,想了就怕,怕自己根本就是在跟一个强大的对手抢人,怕自己根本就是在跟一个无形的人物对搏,根本就是既溺于紫荆才该拥有的幸福中…虽然她就等于她!

    唉!但这么继续瞒骗下去,除了她人格分裂外,又能怎么样呢?

    “我想清楚了,今天,就今天,我会跟他说清楚。”

    老人点点头。“很好,其实他就在外头,我去叫他进来。”

    “什么?”

    喔!他这个尽和“外人”亲的师父,该不会早早就将她装昏的事告诉人家了吧?

    一阵不祥飞上了梁无心的心间。

    但话说回来,等一下她又该如何开口呢?好难,挖个地洞钻进去都没这个难!

    挖地洞?

    呃…既然没地洞,那就先再装一下好了!

    老人出门后,手足无措的梁无心便又胆怯地窝进被子里,一直到商继人开了门进来。

    她心虚地闭着眼,感觉到他一如以往地走到床边,在床铺上落坐。

    准备好了没?

    还没。

    准备好了没?

    还没!

    到底准备好了没?

    算了,数到三就睁眼面对现实吧!一…二…就在梁无心暗自喊到三之前,她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人紧紧地封住。商继人在舔了她一下后,才放开了她。

    “早安。”

    “…”想当然,被偷袭的梁无心自是一脸惊愕!她瞪大眼珠子。

    “你挺有精神的。”他笑,一如她梦中的他。

    她红了脸。“我…你…”真没用,人就在面前了,话居然还说不出口!

    “嗯?”

    “…我有事要告诉你。”

    “我知道,你说。”

    “我想告诉你…”深呼>吸>。“…其实我人还在医院时就已经醒了,瞒着你,对不起!”

    “我知道。”

    “你知道?”

    “师父告诉我的。”

    “天哪!我就知道。”额上冷汗三滴还没垂到下颚,就被热滚滚的皮肤给蒸发了。

    “…可是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假装不知道?”

    每次都只她被蒙在鼓里,这事打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不过,他对她的细心、体贴不会有假,这一点她起码还能分辨!

    “为什么假装不知道?嗯…”他作了个认真思考的表情。“因为病人要紧,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尽力配合。”

    “是这样吗?”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不是这样。”他诡异地挑起唇角。“因为只有假装不知道,我才能对你为所欲为;

    能牵着你的手说我们的故事,也能每天亲着你道晚安,更能在你不醒人事的时候,偷偷帮你洗…”

    他故意引人紧张,而她也真的中了计。

    “有吗?你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你帮我洗过澡?这样我不是亏大了!哎哟!”吓了一跳,梁无心猛地坐起来,但因为一段时间没运动,她经过磨难的心脏一时适应不良,狂跳了几下。

    “怎么了?又不舒服?”

    他担心地握紧她的手,再依了她的意,帮着她慢慢坐起来。

    其实,只要她一个皱眉,他就会担心得受不了,别说她那次在木屋前昏倒的事,光是她在医院病床睡得太安稳,他都会觉得心惊胆跳——怕她一声不响又离他而去。

    “哈!我是打不死的蟑螂,长命得很!”用这种生命力及繁殖力旺盛的物种来形容自己,实在是贴切呀!

    因为从小到大,除了偶尔发作的心病,她是连个感冒都没得过的。

    她开玩笑地看着他,却发现他脸上深刻的感情,顿时,她静了下来。

    思索了一会儿,她低低道了:“我还要告诉你,在我真正昏睡的那段时间,我…梦见了你和我。”

    他凝住她。

    “或许该说是封轻岚和紫荆。在破宅子里,他剖了她的心,将舍利子和着他的血,安进了她的心里,但却仍然救不了她…”

    说到这里,梦里的情景便又依稀在眼前。

    她彷佛又见到他是如何地痛苦-喊,-喊着一份感情在未明朗之前,就已逝去!而她在得知即将失去所有有关他的记忆时!又是如何地想放弃轮回的机会,想重返他身边。

    闻言,商继人没接话,只深深地注视着她。

    梁无心难过地回望他。“可是,虽然他救不了她,但没了肉身的她,却看得见他为她流泪,为她伤心,而且…而且她也响应了他,只是他没听见。”

    “她说了什么?”声音忽地沙哑。

    “她说了,她也爱他,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还有…纵使进了轮回道,她也会牢牢地记住他,永生永世…”

    鼻头微酸,跟着答地一声,一滴水落在梁无心的手背,她这才发现自己哭了。

    “哈哈!真糗,没见过说故事还会掉眼泪的。”才擦去两滴,眼睛便又不听话地流出两滴。

    商继人伸手替她拂去眼泪,并将她拥向自己怀里。

    “傻瓜,因为那是我们的故事呀!紫荆…”他说。

    窝在他温暖的胸前,梁无心突然感到有点不安,想了一想,她轻轻推开他。

    “只可惜,这辈子我不是她,我是梁无心…”

    看着她,他的表情由原先的深情,渐渐转成有些怪异,最后,他居然笑出声来。

    “你该不会是在跟自己吃醋吧?”他摸摸她的头。

    “吃醋?没有啊,我只是说实话,现在的我不是紫荆,是梁无心!”他居然笑她!

    “哈哈…咳!”见身前人表情认真!商继人这才停下了笑。他捧住了她的脸,说道:“你的矛盾我知道,之前的我又何尝没这样过?”

    他也是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反抗、思索、取证,才确定了今生的自己仍旧-不下数百年前被他伤了心的她。

    “那么…”

    “封轻岚爱紫荆,商继人爱梁无心,就这么简单!”

    “你…爱我?”

    “要不然呢?你以为我发现你之后的四年,观察都是观察假的吗?还是你以为我会笨到明明知道你今生变成了个怪兽,还穷追不舍?”

    几百年的感情再添上这四年,只有更爱的分了。

    “…”想想也是!

    不过也幸好今生她不是妖,而且长得还差强人意,而他也不再是古代那个矜持的男人,加上眼光也不会太挑。

    呵!那么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怀疑、好埋怨的呢?

    或许从今天开始,就让他们爱爱看吧!她释怀地笑。

    再次将梁无心拥入怀中,他吻上她紫荆花般娇艳的笑容,并轻轻许诺:“不管前世如何,而后世又会怎样,这辈子,就让我爱你吧!”

    掏心掏肺地爱你!-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