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尾声
    快过年了,街上的节日气氛很浓,美满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好好冷静下。

    她跑了很久,直到累得再也跑不动,看着面前人流攒动的闹市,她逐渐有些明白凌嘉康很早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怕你迷路。

    这就是迷路吧?分明到处都能走,可是却仍不知道该往哪儿走。脑中乱成一团,曾经笃定的事瞬间全被颠覆了。迎面扑来的冷风让她下意识地裹紧衣服,傻傻站在某家商场门口,没什么意识,就这样傻站着,身旁有个陌生男人抱着一大束花,时

    不时地看着手表,注意到美满的目光后,对她笑了一下。是在等人吗?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他等的人终于出现,先前聚焦在他脸上的焦躁也随之消失了。美满歪过头,看那对素不相识的情侣手牵手离开,单纯平凡没有太多纷扰的爱情,让她无奈地扁

    了扁嘴。

    正处在无助边缘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你在哪儿?”

    “…贾天夏,我迷路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家了。”这不是意识流,她很冷很饿很想回家,可她是真的不认得这是哪儿,有气无力的声音里满是哀怨。

    “看下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物。”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那藏也藏不住的担忧让他的话显得愈发温暖,美满不争气地>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配不上他的体贴。她抿着嘴唇,良久都没说话,最后索性挂断了电话。

    那些说他们不适合的人都没有错,贾叔叔更是没错,问题的症结从来不在贾天夏身上,而是她。当真是不够体贴,不懂温柔,从未想过他的感受,一味地只知道索取。或许她的付出并不少,但若是和贾天夏比起来,那真的是不足挂齿。

    长叹一口气,她索性跨进商场打算学电视里那些女人一样,用疯狂购物来冲淡烦躁感。

    只是对于一个很久没有买过衣服的女人来说,偶尔放纵就等于彻底腐败。从街头到街尾,再从街尾逛回街头,丁美满的战利品多得已经提不下,正在考虑要不要再买个旅行包来装这些东西时,眼睛的余光无意间瞄到了身旁的店铺。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芭比娃娃?

    丁美满到此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啊。站在芭比的旗舰店钱,看着橱窗里放大版的芭比穿着华贵的蕾丝婚纱,被吊在半空中的南瓜车,长着翅膀的白马…成堆的梦幻元素让美满看得有些傻眼。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说‘再见’就挂电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想得正入神,忽然有双手凭空出现在她眼前,顺势一拉就让她跌入了一个气息熟悉的怀中。这是一种很蛮横的拥抱姿势,单手紧紧环住她的肩头,另一手撑在面前的橱窗玻璃上,让美满几乎找不到空隙逃。看了眼橱窗上隐约反射出的贾天夏的身影,她无奈地闭眼仰头,放弃挣扎,放纵自己沉溺在他怀里“你怎么找到我的?”

    “大概是心灵感应。”他笑,玩世不恭。

    “那个时候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你也以为我会在知道那些事之后选择丢下你一个人面对吗?”

    “我想要说的,甚至已经订了机票决定带你一起走,可是你没有给我机会。”

    丁美满永远都不会忘记,她最初提及“离婚”这两个字时,他很震惊,随后只回了她一句话“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

    她也以为也许自己只是在闹别扭,夫妻之间总避免不了吵架,吵架时也总难免把“离婚”拿出来要挟对方。事实上,说这两个字的时候,都是料准了对方会不舍得,所以那才是被称为必杀技的绝招。偏偏有无数夫妻就是道行不够深,耍这种绝招的时候,伤人伤己,最后反倒成了真,她和贾天夏就是其中之一。

    隔天,她不想再把这句话放在心上,然而关于他的绯闻却铺天盖地地涌来。其中被描述得最为绘声绘色的就是和莫蔷之间的事,在她严厉警告自己不要胡乱去轻信时,莫蔷却带着一脸无辜找上了门。

    “美满姐,要不是你提携,我也不会有今天,我无论如何是不会伤害你的,所以我愿意主动退出。你也别怪天夏哥,都是记者在乱写,我和他…只是、只是意乱情迷过那一次…真的,只有一次。他也说过对你还有责任,是不会轻易离婚的,你也不要去责问他了,他还是很重视你的,不会承认的…”

    时至今日,她都记得莫蔷当时所说的话。丁美满智商不高,情商更是低得离谱,原本就处于盛怒状态中的她压根就没去考虑莫蔷所说的话里有几分真实性。

    意乱情迷,意乱情迷!那也只是莫蔷单方面的说辞,她甚至是把一切都预料好了。事后回想,美满才察觉到整件事的荒诞,只是天夏最终答应离婚并瞬间消失的行为,总是一再冲淡她的理智,让她无法不去相信莫蔷的话。

    当天晚上她气急败坏地给他打电话,口口声声让他死回来谈离婚。

    是不是如果没有那通电话,天夏也未必会出事?

    是不是如果当晚不装睡,而是和他好好聊聊,他就会坦白所有事并带着她一起离开?

    是不是如果那晚她鼓足勇气把献身诱惑他的初衷说出来,他们也不会兜兜转转绕那么一大圈了?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美满只能反问自己,难道还要再错过一次,以后空留满腔遗憾吗?

    “下次想要逛街的时候,麻烦多穿一点。”天夏边说,边把外套帮她披上,裹紧,确认裹得密不透风后,他才满意地点头,自说自话地牵起她的手“走,回家了。”

    好听,性感的声音唤回了她的神,美满仰头痴痴地看了他良久,才问道:“我很快又能有钱了,你说我们以前的那栋房子还能买回来吗?”

    “买回来做什么?你他妈的该不会是想和凌嘉康结婚之后搬进去住吧?!”

    “我和他没打算过要结婚啊…”“那你为什么要说是夫妻共有财产?”

    “那是他在开玩笑啊,朋友之间开这种玩笑不是很寻常的吗?”

    “朋友?朋友会需要一起商量怎么装修房子,还该死的地中海风情!”

    “是在讨论葡萄园的装修啦。”

    “有空过去签字又事怎么回事?”

    “哦,我想把葡萄园卖出去嘛,当然要签字。”

    “…结婚连婚纱照都不愿意照,连太监都不如的男人是谁?”这问题有点多余,他大致已经猜到了。

    “是你。”

    贾天夏和丁美满双双辞职,退出公众视野了,可他们每天依然都很忙。

    据说,天夏这次是很认真地想要给美满一场像模像样的婚礼,坚持不要做个连太监都不如的男人。

    这基本上不是很难,婚纱照拍好了,婚礼细节也商量好了,婚礼现场的布置流程都万无一失了,甚至连喜帖都已经全印好了。

    可他就是没办法如愿,每天依旧忙得不可开交。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和丁美满也有做皮条客的潜力,不断地为凌嘉康物色各种女人。偏偏那位爷还极难伺候,要么就是嫌人家太瘦不好生养,抑或是嫌人家太胖怕被吃穷…总之,各种各样的理由都被凌嘉康搬上台面展示了一回。

    尽管如此,贾天夏还是甘之如饴地帮他找人相亲。原因只有一个,因为那个男人和他老婆之间曾经有过这样一番对话…

    “为了公平。你已经结过一次婚,我一次都没,所以既然是朋友,就该体谅下对方的感受。”

    “开玩笑,这怎么公平啊?难道如果你只结一次婚,我这辈子就不能再嫁了?”

    “我要求没那么苛刻,起码得等我结婚了,你才能嫁。”

    “谁理你啊。”

    “不理?那你缺主持人,我是不是也可以不理呢?”

    “好!你不娶,我不嫁!”

    “乖。”

    (完)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