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尾声
    子七还是隐瞒了一些事情,可是到底她还是没能瞒太久。

    因为当回到长安后,九金坚持不愿再住回断府,尽管她还是时常会来看“观世音”和爹,甚至还是若无其事的唤他七哥哥。然而他却怎么样业务法让她答应嫁给自己。

    原因是,九金坚信当日一定是段子七说了什么。才会把师公逼走的。

    当然子七相信一根筋的九金是绝对不会自己想到这一点的,这全都摇摆硬要和他们回长安的吴仁艾所赐,是那个死道士日日在九金耳边重复这个推断,导致九金渐渐也深信不移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子七只好坦白一切,梅好项并非一走了之,他留了一封信。就在那件喜袍的衣兜里。这是子七那天换衣裳的时候才发现的。所以并非有意隐瞒。

    信,很简单,只有一句话:三年前,我丢下了你,三年后,却由不得我留下。

    让子七无奈的是,即使有了那封信,那死丫头仍然坚信那是他逼着师公写的。依旧死都不愿意搬回段府。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长安没有合适的环境让她继牙婆事业了,她居然…居然买了间别致的屋子,开起了马吊馆。

    还理直气壮的要求他爹帮她设计屋子,他还得做那个免费苦力帮她打杂。

    他好歹是个二世祖,怎么可以那么窝囊?!

    “唐九金,你给我死下来,帐还没算完!”段子七边仰头,冲着屋顶上骂,边把兜里的碎瓦掏出来往一边丢。

    “你不要在算账我就下来。”九金很费劲的趴在屋顶上,可怜兮兮的回道。

    她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就又要被折磨,这人到底有没有毛病。

    总是一边凌虐着她一遍又要和她成亲,当她傻是不是,为什么要嫁给一个虐自己的人啊。

    “好你不用下来了,我上去。”

    “别、别!屋顶很脆弱,承受不住,我下来,这就下来!”九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躲在不远处灌木丛中的小吴等人,可大伙却都回给她一道爱莫能助的目光。

    她只好撇了撇嘴,蹑手蹑脚地往下爬。

    没想到,才爬了一点点,下面的段子七又吼开了:“不准动!你不用爬了,我抱你下来。”

    他生怕她脚底打滑会摔伤,可九金却丝毫领会不到他的好意,只好僵在那边不敢动。

    没多久,子七很轻松地把九金给弄了下来,眯着眼,斜看着躲在自己怀里的女人:“你现在还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有吗?”就进不敢说,这些都是“观世音”教的,女人要活得骄傲些,这样才能把男人收得服服帖帖。看爹对“观世音”多好呀,所以“观世音”说得准没错。

    “我不过骂你两次,掀了瓦逼你把店关了,你居然给我跳到屋顶上去,你就非要高我一等才满足?”

    “我没这么说,是你说的。”九金嘟着嘴,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似乎九上七下,听起来也不错呀。

    “以后不准上屋顶。”他笑了笑,有些拿她没办法,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就这么栽了。

    “为什么?”嘁,难道他要折磨她,她还不能逃了吗?

    “你只能上我,不准上其他东西。”

    “”这露骨的话让九金脸涨得通红,死命的用拳头锤他,反而还来他开心的笑,她更觉得气了,想挣开他,才发现子七就不由分说地抱着她往前走了“做、做什么?去哪?”

    “七上九下呀,你不是很回味嘛。”

    “”

    这次沉默无言以对的不止九金了,还有躲在灌木丛里的那四个人,龙套暧昧的目光扫向落凤,却招来了一道白眼。相比之下,小吴的情况也没好太多,他扭着扭着扭到了红扁身边,压低声音问:“什么是七上九下?”

    “关你屁事咧。”红扁没好气地回道。

    气氛很和谐,只是以这样的情况看来,九金虽然是逃不掉了,但是很有可能直到龙套把落凤帮进洞房,段子七都无法抱得美人归。他们可能要互相折磨很久很久,直到九金肯再次相信这个世界还有个七哥哥愿意对她不离不弃的。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