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等待奇迹大结局
    我和可心,同时做了五月的新娘。

    只是一向爱抢头的她,这次居然自愿晚我一周,为的就是要当我和林未,不,我和家诚的伴娘。

    “女人一结婚就贬值了。以后就再也做不了伴娘了;你可一定得找个英俊潇洒的帅哥当伴郎,我好抓住最后机会垂死挣扎一下。”试礼服的时候,可心一张小嘴儿絮絮叨叨:“没准儿我还能和那帅哥谱写出新的恋曲,彻底把那个大木头丢到一边去发霉!”

    可心穿上礼服真的很漂亮,把她美得直在镜子前卖弄风情:“天生丽质难自弃啊——不行,这样一个美女,嫁给杨敬庭实在是糟蹋了。我要婚变!”

    笑死人了。前些天不知道谁还在和我偷偷研究“御夫术”现在准备炒人家鱿鱼是不是晚了点儿?红本本两个月前就已经呆在他们新房的柜子里了。

    “行,支持你婚变;听说家诚挑选的伴郎也是相当英俊,你就和他配套好了。”敷衍她两句,她还真当真:“太好了!还是家诚知道我的心。你也是,温荻宝贝——你真是天下最美丽的新娘子!看,天下最美丽的新娘子——身边站着天下最美丽的伴娘,哈哈!”

    镜子里突然多出了林未:“美女,两大美女!哪个是我的媳妇啊?”

    可心回身正得意,突然嘴吧张开了:“这——死杨敬庭!今天你不是加班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是啊,天下最美丽的伴娘,你不是今天有幼儿园同学聚会吗?又怎么会在这儿?”可心的借口让我几乎绝倒——敬庭今天倒也算是伶牙俐齿。

    “好啊好啊你!”可心开始冲我发威:“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超级帅哥?!”

    一片混乱!当然,始作俑者被可心没有形象地追打了近十分钟;边追边喊:“你信不信,我让你新婚之夜上不了荻荻的床!不,我让你上床办不了事儿!”

    敬庭一副头疼的表情。唉,这就是“天下最美丽的伴娘”?

    …

    洞房花烛夜;没有蜡烛,却被以可心为首的一帮损友围攻。

    一个马上要结婚的小姑娘家家,居然想出那么多损主意折腾我们,各个带有非常露骨的性暗示;我的脸是烧完了又退,退完了又烧;最后林未看我实在受不了了,连连躬手求饶:“可心妹妹大人有大量,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放过我们吧。”

    我恨得牙直咬:“你等着——看下周你结婚时我不整死你个小兔崽子!”

    可心哈哈大笑:“我才不怕;现在便宜了你们,你们到时候也不能饶了我。来来来,新郎官,先别着急解绳子啊!把这个香蕉绑到裤腰带上;快快快——新娘吃香蕉啊!”我晕…

    终于她良心发现,把大家轰走了:“你们可得感激我——最贴心的可就是我了。”

    我已经让他们折腾得没有一丝的睡意。

    灯熄了。我突然有些神经质起来:“刚才你看到可心出去了?她不会躲在哪儿等着冲出来吓唬我们吧?”

    林未笑话我:“你太多疑了。我亲眼看着她和敬庭一起走的。我关的门。”

    “难道在窗底下听窗根儿?”这丫头向来睚眦必报,能便宜了我们?我不太相信。

    “别傻了,我们家是六楼;他们不怕摔着啊?”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我知道你是害羞;不用怕…”

    他的话让我的脸开始发烧。黑暗中,我感觉到他那灵活的手指已经解开了我睡衣的纽扣;手探了进去,他的牙齿轻轻地开始啃咬我的耳垂,我听到了他一声比一声沉重的呼>吸>…

    “叮铃铃…”铃声大作!

    林未的手停住了;我突然反应过来,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就知道这个小妮子主动清场——一定有玄机,果然!”

    谁能在这样激烈的闹钟铃声中温柔缠绵?听听这声音不远,打开灯,趴在床边四处找,终于发现了被推到床底下正中央的闹钟。

    “杨敬庭这个老婆——真不是吃素的。”林未叹了一声,灯也不关,直接把我按到床上;手又探了进来;唇紧紧胶着在一起…

    紧张地闭上眼,躺在柔软的床上,感觉到他的双腿正轻轻推挤着我的——“叮铃铃…”又是铃声大作!

    “这个该死的女人!”看着全身只剩下条内裤的他四处忙着“排雷”我真有狂笑的冲动。这个可心,真亏她想得出来!

    “有二就有三。这卧室里一定不止这两个!”他一边打开每一个柜子翻找,一边咒骂:“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住,杨敬庭你不是个男人!”

    果然——真佩服她的身手,估计一定有不少同谋:居然让他找出了八个已经定时的闹钟。而且,除其中一个外,其他定时相差都是五分钟。

    “一定还有一个,你看,这两个差十分钟;再找找。”可心那点心眼我还是清楚的;可这回——承认她实在是高。又晃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不管了!亲爱的;良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还有三十分钟时间!来吧!”林未终于放弃,关掉了灯…

    果然,那个闹钟还是尽责地响了起来:“叮铃铃…”

    这次,我们一起大笑起来——这个可心,居然把这个闹钟放到了客厅的废纸筒里!

    …

    这是我和林未拥有的第一个共同的清晨。

    等我醒来时,听到他正吹着口哨,在厨房里忙碌着。听着厨房传来的“嗤啦——”的煎蛋声,幸福感油然而生。

    “起来了,快洗漱一下——吃饭了!”光着脚走到饭厅,他立刻发现了我。

    我正刷得一嘴白色泡沫,看到他正站在卫生间门外看着我微笑。

    “傻笑什么?”白他一眼。

    “荻荻,你不化妆也非常美。我娶了个美人儿。”他喜滋滋地说:“美人儿,刚才看到书桌上多了个小敝物;你刚才放上去的?那是什么东西,长得很奇怪。”

    顿了一下,我漱完口,轻轻地告诉他:“那是去年冬天上街看到的;据说是乞福小仙。卖东西的人说:只要你心诚,他就能帮助你实现心愿——包括实现奇迹。”

    林未楞了一下。然后,他拉住了我的手。他的大手温暖而干燥,他的声音也一样温暖:“荻荻,我也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就让我们一起等待吧,等待那个奇迹…”

    “好了,我们吃饭去吧!”一段沉默后,我们异口同声,不禁又相视一笑。

    望着坐在对面正全神贯注地吃着早点的林未,我在心里幸福地感叹了一声: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真好!

    …

    (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