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喂,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丘翊风变了好多喔!”小林一副三姑六婆似的抓着真幸说道。

    其实这也不能怪小林大惊小敝,而且自从丘翊风搬进烒杰家一起住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跟烒杰窝在一起谈论八卦了,失去最佳的听众,小林只好退而求其次将目标转向对周遭事物非常不敏锐的真幸身上。

    唉,看他多可怜呀!

    “有吗?我没注意到。对了,今天老板有来公司吗?”

    对于小林的话,真幸摆明没兴趣,只顾着询问自己新盯上的目标——翾耀影音传播的大老板严翾耀。

    自从那一夜之后,真幸就开始着手进行自己的追求计划,谁教那男人居然只想要玩一玩自己。开什么玩笑,如果他就怎么放过他,那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他有来是有来,可是你别一天到晚去骚扰他,免得哪天我们全部被你害到丢了饭碗!”

    小林正打算劝真幸别一时冲动而惹大老板生气,没想到话都还没说完,真幸就拋下自己冲了出去。

    “是怎样?为什么大家都不肯理我?”

    看着真幸离去的背影,小林只能暗叹自己可怜没人爱,想找个人陪自己说说话都很难,亏他一天到晚为这些没良心的家伙劳心又劳力,他们居然一点儿都不体谅他满肚子的话需要找人排解。

    “小林,别难过了。你永远都是我们最好的经纪人呀!”看不下去小林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纪岚玥好心的过来安慰他。

    “真的吗?”小林紧抓着纪岚玥的手“岚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看烒杰一有翊风就拋弃我,真幸也一点都不体谅我的孤单寂寞…说到这个,你不觉得翊风变了很多吗?”

    趁着凌皓烨冲过来之前,小林连珠炮似的将心中的话一并说出来,随即就被跑过来的凌皓烨将他的手拍掉。

    小林意思意思的抱怨一下凌皓烨的粗鲁,又将目标转向不忍心拒绝自己的纪岚玥。

    “你看自从翊风搬到烒杰家之后,他的表情就生动了许多,而且说起话来越来越有烒杰那种味道了,还有你看烒杰,成天到晚跟在翊风**后面,连他吃饭睡觉都要管,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是不是啊?我看他迟早有一天会变成黄脸婆的,到时候连歌迷都会拋弃他的啦!”

    纪岚玥随着小林的目光看向正在跟烒杰撒娇的丘翊风。

    丘翊风最近的改变大到连不熟悉他的工作人员都感到讶异,以往的他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类似撒娇的表情,然而对于丘翊风这样的变化,所有人都抱着看好及支持的态度,因为以往的丘翊风虽然表现得很温和有礼,但每个人都觉得丘翊风跟大家之间似乎有一道厚厚的防护墙阻挡着,连唯一跟丘翊风比较亲近的真幸,也对丘翊风的事情完全不了解。

    “我想,翊风一定是开始相信人性了吧!”纪岚玥喃喃自语地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一向如风一般的丘翊风,总让人摸不透他真正的本性,但是现在的他几乎完全脱离以往的形象。

    而这样的改变,很明显的就是受到时时守在他身旁的烒杰所影响。

    ***

    扫视着二十多坪的豪华房间,丘翊风回想着近两个月来的同居生活。

    原本空荡荡的房间内,因为烒杰的坚持,增加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包括他不小心在路上多看了两眼的巨型娃娃,还有一张用深红色的布缝制成类似儿童在坐的小狈造型椅子。

    对两个大男人来说,这些东西根本就没什么用处,当初抱回来时还遭受到比平时还要多的侧目,也>吸>引很多人的围观,要不是烒杰一副轻松愉悦的模样,他还真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丘翊风的目光转移到那面壁柜式的cd架。

    当初被烒杰发现自己有购买cd的兴趣,所以烒杰二话不说就订制了一整面墙大小的壁柜,烒杰本身也收藏了不少的cd,再放上自己的那堆cd,这个壁柜竟然还有大半以上的空间尚未使用,烒杰说他们还可以继续努力去填满它。

    他的意思是两人要一直同居下去吗?丘翊风有些害羞的想着。

    这两个月来的同居生活,不仅让丘翊风见识到何谓优渥的生活,更让丘翊风感受到被人呵护在手心上的幸福。

    这些日子以来,烒杰从未强行碰过自己,甚至每晚同睡在一张床上,烒杰都与自己维持着一定的距离。

    同样身为男人,丘翊风不是不知道每天早上烒杰一定会先起来跑去厕所待上长时间的原因,他知道烒杰总是在避免和自己身体上的过度碰触。

    面对这样的珍惜与宠溺,丘翊风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可能不去喜欢上烒杰这样完美的男人。

    论外表,相信没有人会昧着良心否认烒杰完美的身材及面貌;论性格,虽然烒杰比较滑头了一些,但工作上的沈稳与为人态度上的圆滑,都是丘翊风无法讨厌的优点,再加上那种贴心的温柔及默默守护,更是让他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他。

    烒杰绝对不是一个会将爱意隐藏在心里的男人,但是为了不让丘翊风感到拘束,他还是以着戏谑的语气或轻描淡写的将自己所做的一切敷衍过去,为的就是不愿意让丘翊风感到压力或对他有所亏欠。

    这样的手段或许才是最高招的,至少对丘翊风而言,他就无法漠视这样的情感,更无法躲避逃离。

    虽然丘翊风一直警告自己别这样就陷下去,但是违背理智的心,却依旧陷入这无从逃出的陷阱之中。

    他该怎么办?

    如果哪一天再被背叛,他怎么可能承受得起?

    可他已经陷下去了啊!

    “翊风,你在发什么呆?”端出自己唯一会做的中华凉面及麻婆豆腐,烒杰关心的问着正看着电视却一副神游太虚的丘翊风。

    抬眼盯着烒杰手中那两盘非常熟悉的菜,丘翊风不禁笑了。

    自从加入乐团之后,在未出道前的他们,几乎每天都靠这两样食物度日,先不要说自己过得多拮据,当时就连家境最好的烒杰也是穷到两袖清风,所有的金钱全花在乐器及乐团运作上面。

    他还记得当时五人同舟共济的艰苦情况,那时候的烒杰也总是如此照顾着穷困的自己和最会花钱的真幸,只是他没想到那时候的烒杰竟然就已经喜欢着自己了,究竟是他隐藏得太好,还是自己太过疏匆呢?

    “烒杰,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为什么喜欢?我也说不上来,只知道自己的眼睛离不开你,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或许是你眼中的忧郁让我放不下心,也可能是你对真幸的那种温柔笑容。我只知道我希望你只看着我、只注意着我的存在、只为了我真心微笑,而不是只露出那种毫不在意的笑容。”

    在这种情况下告白,实在是让烒杰感到不知所措,因为一向都是被动接受感情的他,现在竟向另一个男人倾吐自己的情感,真的是一件很难又很尴尬的事情。

    如果在床上,或许容易多了吧!

    烒杰对于自己的遐想,干笑了一下。

    自从跟丘翊风同居以来,他需要“自行解决”的次数就增加了不少,尤其是看到丘翊风那如同天使一般的安详睡脸,总是刺激着他的欲望,有好几次他都几乎无法控制的想扑上去,幸好最后都是理智战胜,让他至今仍未对丘翊风做出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烒杰,我真的没办法做到像你这样子。”

    丘翊风决定对烒杰诚实以告,毕竟一直维持目前的关系对烒杰并不公平,他知道自己还是无法全心相信爱情,因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诚实去面对烒杰,无论他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总之,该是他坦白的时候了。

    “对于爱情,我并没有信心也没有安全感,我没办法像你一样无私的奉献自己,如果你还是愿意接受这样的我,那…我…”丘翊风突然倚向烒杰那宽阔的肩膀。

    对于突然投入自己怀中的娇躯,烒杰慌了手脚。

    他没想到自己的告白会演变成这个情况,他并不想要丘翊风用自己的身体来做回报,虽然他很想要他。

    “别这样,你不用勉强自己,不用想要回报我什么,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他的话尚未说完,丘翊风白晰修长的手指就堵住烒杰的嘴唇。

    “我不是想报答,我很自私,我做不到完全的信任和奉献,我无法给你承诺,我能够给你的就只有我的感情和不值钱的身体。”

    望着缓缓凑近自己的绝美脸庞,这样的诱惑,让烒杰不知该如何去推拒,即使存在他心中的理智一直提醒着自己不可以这么做“翊风,不行…我…我们不能这样…”

    “烒杰,你不想抱我吗?”

    丘翊风略带挑逗地将鼻尖凑在烒杰耳旁,温热的气息吹拂在烒杰的耳后及颈边,**的燥热及战栗顿时流窜过烒杰的全身。

    “别这样…翊风,我不想让你以后感到后悔。”

    虽然烒杰口中是这么拒绝丘翊风,但他的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抚上丘翊风纤细的腰际。

    “我不会后悔的,因为我喜欢上你了!烒杰,如果你不介意我能付出的只有这些,不介意我无法完全放纵自己的情感,那么你就抱我好吗?”

    只有这些?

    天啊,这些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最奢侈的要求了!

    翊风对自己说出喜欢,甚至允许自己拥抱他,如果他拒绝他的话,那他真的是个笨蛋了!

    谨慎的将唇印上丘翊风的柔软,超乎期待的细致及柔嫩,几乎让他想一口将之吞入腹中。

    甜美的气息在两人的唇舌之间来回缠绵,全世界似乎就只剩下他们口中这一丁点的空气,让两人强烈地>吸>汲着旁人无法理解的甘美,直至脑中因缺氧而出现短暂的晕眩,烒杰才不得不放开他。

    丘翊风有些埋怨的斜睨向同样在喘息的烒杰。

    这个男人平时闷得好象多清纯,一逮到机会就霸道成这样,害他差点就因缺氧而窒息,要是他再不放手的话,说不定明天的报纸上又会刊登什么crazy主唱因贪欲过度窒息而死的夸大报导!

    “别用这种诱惑的眼光看我…我会受不了的…”

    虽然烒杰是这么警告丘翊风,但他却一把将他拉进怀里,再次贴上那红润的柔软,而再度失去呼>吸>权利的丘翊风,只能在心中抗议。

    辗转缠绵的双唇已经无法满足烒杰的渴望,他的手伸进丘翊风单薄的衣衫之中,碰触着光滑纤细的背脊,感受着因自己的举动而传至手心的轻颤,享受着如丝一般的细致肌肤。

    为了能碰触到更多,烒杰迫不及待的脱去丘翊风的上衣,当白晰的赤luo娇躯毫无遮掩的展示在他面前时,烒杰几乎要放弃理智的扑了上去,但丘翊风那含情的双眼,又让烒杰不愿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痛。

    轻吻那洁白的颈项,顺着优美的曲线一路向下,缓缓印上自己的深情与承诺。

    烒杰知道这个曾经精受伤害的爱人,将会得到自己誓死的爱以及呵护,而未来的日子,无论他的情感归属是否为自己所愿,至少在自己的保护及深爱下,绝对能够让他感受到幸福及快乐。

    这是烒杰对自己所做的承诺,也是誓愿。

    他用最温柔的体贴,抚去爱人的自卑及不安,用最热情的心,将他带入名为幸福的激情之中…

    在柔软温暖的大床上,两个刚自醉人缠绵中平复气息的相拥身影,正亲昵的相互抚摸着对方,这样的动作并不是为了再掀起另一场激情,只是单纯的碰触。

    “翊风,我爱你,我好爱你!”

    “烒杰,我也…”原本想同样倾诉自己初萌爱意的丘翊风,却被烒杰用食指轻堵住嘴唇。

    “先不要说!不要这么轻易将自己尚未厘清的情感说出来,虽然我的确很渴望你的爱。”

    烒杰知道丘翊风内心的不安及自卑仍末完全消去,他只是对于自己的付出有所感动而已,更何况他已经知道丘翊风对自己有一些些的喜欢了,这对现在的他而言,已经很足够了。

    “不,我真的很喜欢你,虽然我还是无法消去自己的不安,但是我绝对不后悔跟你发生关系,我想要跟你更进一步,不是想报答你,而是我想要被你拥抱,想要将自己全部献给你,想要学习去完全信任你,我真的爱上你了,只是我无法…”

    无法将过去的阴影完全抹去的这句话,丘翊风并没有完整说出口,因为他知道烒杰已经了解了他的心意,因为他看见烒杰带着欣喜的笑容。

    “翊风,我好高兴听到你愿意学习相信我,无论要多久的时间,我都会一直等待下去,也会一直让你继续信任下去,直到你完完全全不会怀疑我对你的爱为止。”他感动的说。

    “烒杰,我真的可以这么幸福吗?可以吗?”

    丘翊风一想到自己曾经爱过的人,每一个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管是父母、弟弟或是阿齐,他就有些不安。

    “翊风,事实上我还嫌你不够幸福,我希望能给你更多、更多的幸福,直到你受不了为止。”说着内心承诺的同时,烒杰的手也不规矩的往他的身上探去。

    “大**!你在做什么…嗯…”“我正在给你幸福啊!”偌大的空间,只有无边的春色…

    《本书完》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