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尾声
    初夜对于其他女人的意义是什么,繁花不清楚,可她知道对于她来说就是三年的等候。

    三年,会发生多少事?

    这是繁花当年常在想的问题,如今都有了答案。

    她慵懒地靠坐在某家ktv最大vip包厢的沙发座上,转头看向透明玻璃窗上倒映出来的自己。卷发、素颜、黑白色调的干练职业装,隐隐有些岁月的痕迹刻在了她的笑容间。这就是现在的她吧,说不清好与坏,按照江南的话讲就是变成熟了变漂亮了,偏偏还是不够世故,但幸好足够圆滑。

    也是啊,倘若不够圆滑,又怎么能帮江南管理公司呢?

    “喂,你又心不在焉了。今晚是我告别单身的派对耶,麻烦能不能卖个面子专注点啊!”想得正入神,岚岚带着微醺的声音从耳畔飘来。

    繁花好笑地转过头,看着她,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唔…那就祝你新婚快乐。”

    虽然是祝福,可依旧透着漫不经心的味道。姚岚不爽地撇了撇嘴,不放过调侃她的机会“哦哦,你是不是看我终于要嫁了,也开始着急了?”

    闻言,繁花弯起嘴角,笑得很婉约“急有用吗?又没人要,哪像你们,个个成双成对的。”

    她状似埋怨,心里却替他们开心。周围每一个人都很好,岚岚就要出嫁了,新郎是个机长;江南也在去年结婚了;她爸的身体逐渐稳定,能说些简短的日常用语了;她妈这些年苍老了不少,不过好在生活越来越好。

    而她…感情始终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缘分没有到,还是早就过了。

    “啐,你少来了,多少男人追你,是你自己不要。”姚岚没好气地回道。

    “没感觉怎么要啊。”感觉?呵,很微妙的一种东西,她想,恐怕再也不可能有当年的感觉了。

    “呐,别说我不够意思,今晚我找来的男人都是我们航空公司里最优质的,我就不信没有一个能让你看上眼的。随便挑,别客气。”

    她的口吻很大姐大,逗得繁花发笑,好像面前摆放着的全都是写青菜萝卜,只要成色好她就可以往篮子里丢。记忆里,好像有个人警告过她,别拉到篮子里都是菜?无论看上了谁,都要等着他来审核?

    说过这话的人是谁,繁花很清楚,可她只是笑着摇头,不愿意想起。

    直到有阵歌声飘来,击溃了她所有的防线。

    那是道很好听的嗓音,醇厚性感,很像始终活在她回忆中的那个人。繁花猛地抬头,朝着那人看了过去,碰巧撞上了对方打量的眼。

    “你喜欢这首歌?”陌生男人顿了顿,客气地笑问。

    “这首歌叫什么?”她回过神,逼迫自己恢复冷静。

    “恋上另一个人。”

    繁花微张着唇,视线找不到焦点,定定地落在电视机里的字幕上。

    很多年前,在她想要放手的时候,有个男人在她耳边唱过“恋上一个人”歌词似乎是“非要等到爱远走,分两头,才知道多不舍你走”?记不清了,这些年,她再也没敢听过这首歌。却没想到,很多年后的今天,会再听到有人在吟唱“恋上另一个人”

    这种滋味着实很难形容清楚,恍如隔世,她低头怔看着手机上系着的那条手机链出神。指腹小心翼翼地轻擦过那只丑娃娃,想起了从前的自己和从前的他。已经那么久了,这只娃娃变得越来越丑,还有不少线头露了出来,可繁花依旧没舍得换。或者只是觉得,偶尔看看也好吧。

    “怎么不说话?”

    那个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被扰得回了神“什么?”

    “我是说等下要不要喝杯酒放松下?”

    “不用了。”繁花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和当初如出一辙的画面,记忆是被勾起了,可感觉仍旧在沉睡。

    被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男人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倨傲地撇了撇嘴。见状,姚岚无奈地凑了上来,以打圆场的方式又近乎感慨地说道“你该不会是还在等他吧?”

    繁花没有说话,兀自低着头。

    “得了吧,你又怎么知道他一定会回来呢?他那种人,如果没有成就,是断然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如果有了成就…唉,古往今来,有多少悔教夫君觅封侯的事。”

    “他不会。”繁花没有想过那么多,甚至可以说不言悔。

    她只知道曾为他付出了那么多,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他,乔锦不会辜负。这三年,不过就是各自奋斗,用以证明在现实面前纵然爱会变得渺小,乃至不堪一击,但未必就只有劳燕分飞这一条路。她说过等他三年,所以静静地心无杂念地等,如果逾期,那…就该轮到她去找他了。

    “你到底哪来的信心啊,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哇?”

    “不知道,也许还真是注定的呢。”

    这云淡风轻的话,惹得姚岚直翻白眼“得了吧,注定什么呀,别又跟我提你们思南路的那场赌约哦。都跟你说了多少,思南路是单行道!会有车迎面驶来那才叫奇怪!”

    看她那副激动的样子,繁花不禁大笑。的确,这些年她还知道了一件事,思南路原来是条单行道…

    忽地,包厢的门被推开,有个服务生抱着一个偌大的包裹走了进来。很大,也很薄,看起来像是一幅画。

    安静了片刻,大家都在面面相觑,身为主角的姚岚好奇出声“不会吧,有大礼送?”

    “请问一下,有没有一位叫颜繁花的小姐?”

    “嗯?”被点到名,原以为事不关已的繁花也困惑了。

    “有人拖我把这个给你。”

    在一堆闪烁着好奇光芒的目光下,繁花伸手接过那件神秘物品,翻来覆去端详了片刻,才动手拆开。

    等看清里面的东西后,繁花随之愣住,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错愕、震惊、悸动…最后她只能伸手捂住嘴,生怕会哭出声。

    这不是一幅画,而是由很多张照片拼凑起来的,很大。那一张张照片都是些路牌,蓝色底白色字,普普通通的路牌。触动到繁花的是那些路名,思南路、甜爱路、幸福路、锦绣路、牡丹路、玉兰路…那些满载着属于她和乔锦记忆的路名。

    他说过的,不知道他们之间能不能繁花似锦?

    他还说过,从这里走到路口,如果没有车迎面开来,我们就注定是分不开的了。

    在她的眼泪穿过指缝的同时,手机的短信铃声响起,繁花失神地按下读取键。

    即便是不去看那窜号码,那一行字仍旧狠狠地击穿了她三年来伪装出的坚强…

    ——我有钱了,你回来吧。

    是乔锦,他回来了。一诺千金,如约而归。

    繁花破涕而笑,三年没有白等,她庆幸自己当年的孤注一掷,赢来了一场童话结局;庆幸自己没有许错人,没有停止过付出。

    更庆幸…原来即使参杂了那么多无奈又残酷的现实,他们的爱依然还能繁花似锦。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