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尾声
    两天后,北野信夫神秘地死在自己的府邸里。凶手已无踪影。

    常振霆在离开上海前还有一件事没做——“我带不走这些烟草,但我也不能把它们留给日本人!”他说着,为自己的仓库浇上汽油,点燃了。熊熊大火把天地间映照得血红一片。

    “我们该走了。飞机在等我们。”他望向子颜,以及他的家人们。

    火光在子颜素净的脸上跳跃,他知道自己将要放弃的是什么,但他爱这个男人,今生无悔。于是他点头,微笑道:“好。”

    飞机在夜空中掠过,都市的光影不过一霎眼。

    他累了,靠在常振霆的肩头,慢慢闭上了眼。恍惚间,他仿佛又听见了熟悉的歌声,正隔着千重山万重洋,飘飘袅袅而来——

    “夜上海夜上海

    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车声响

    歌舞升平

    …”——

    无尽唏嘘。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