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二话不说的抡起拳头就朝雷摩齐身上捶,郑宇丝弄懂了自己的心思,兴高采烈的来找他,而这就是他给的答案?

    与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如果是这样,纵使她再爱,纵使她再痛苦,她也宁愿不要,她只要哭到泪乾就会好。

    看着她的痛苦,雷摩齐自觉罪该万死,不管她是为了什么原因怨恨他,他知道都是他的错。

    让她痛苦就是他的错了!

    郑宇丝筋疲力尽,捶完了就打算要走,但才跑两三步,雷摩齐的气息就扑上她耳边。

    “你这样就要走了?”

    “我留下来做什么?已经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死命的扳著他绞紧的手指头。

    “你为什么打我?”

    “我打完就要走了,从此我们一笔勾销,什么事都是过眼云烟,你我不相往来。”她喊、她痛、她想哭!

    “不要说这种话!”

    “那你还要玩弄我到何时?”她说过她很脆弱,他怎么可以让她伤心欲绝,

    “我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他们在比大声。

    “因为你玩弄我。”她要回去大哭一场。

    “我没有!”他大吼,可怜的男人被她折磨疯了。

    “那我看见的是什么?不要告诉我那是幻影,或拿例行公事来当藉口,我不是傻子,”她从头到尾都看到了,他情话绵绵、深情款款的抚摸,她会不仅他在干什么吗?

    “你在怀疑我跟叶思妮?”他不再心疼她了,这样错怪他,他很生气。

    “放开我!我要走了,从此你我恩断义绝,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我…放手啊!”雷摩齐乾脆将她整个人抱起,拖去他家,粗鲁的不怜香惜玉。

    雷摩齐轻轻的放下她,郑宇丝弹起来就要走,但被他拉了回去,恶声恶气的警告“如果你还想再逃走,我就用绳子把你绑起来。”

    他言出必行!

    “你不敢的。”她喘着气,这样的折腾好累人。

    “那你就试试看我敢不敢。”他无所谓,为了她,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看到他她会想哭的。

    “你必须听我说,我…”他摆摆手,好像小时候要上台演讲,没有准备好,紧张到不知所措。

    “你说不出口了是吗?』她的脸上袭上哀伤,她纯洁如白纸,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强忍住要哭的欲望,要哭她也是回家后再哭,不会在他面前崩溃。

    “事到如今,我也不管了!”反正他本来就是鼓起勇气要跟她告白的,这几天,他不断的练习要说什么,结果看到她,却说不出来。

    他把一大堆相簿拿出来。

    “这些要做什么?”她没有心情看照片。

    “你自己看就知道了,这是我这三年来的心情纪录。”他不好意思,摸摸鼻子说。

    “我心情不好,你还叫我看这个。”她翻开第一页,心不在焉。咦?“这不是我吗?相片后的字都是你写的?”

    雷摩齐没吭声。

    “八月二十九号,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日子,在usa的晚会上,她光彩夺目,我一下子被她>吸>引住了,眼光再也离不开她,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我想走近她,想跟她说话,但是她是闪亮的星,四周围著好多男人。当她的视线和我交会时,我知道我是个不起眼的角色,她只是不经意的将目光投射过来罢了,她不会记住我,但我仍是好高兴,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在晚会结束后,我的心失落了。”

    她看了他一眼,雷摩齐的脸居然红了!

    他他他,有这么纯情?

    郑宇丝欲罢不能的看下去“那一晚,我了解了爱的快乐跟悲伤。我开始不由自主的想着她的一颦一笑,我可以利用雷光集团来接近她,但是我却不愿意这样…”她念著,眼怎么痛了?

    “我重回晚会现场,坐在小池边,那时我就是坐在这里看见她的,只要是她可能去的地方,我都会疯狂去绕,盼望见到她,跟她说些什么,问现在几点也好。明知这样很疯狂,她也一直没出现,不过我控制不了自己,还开始搜集有关她的资料,并积极努力在总部展露光芒。”郑宇丝止不住的颤抖,空气中只听见他们的心跳声,还有她的朗读声。

    “不要再念了。”雷摩齐抱住她,含住她的小耳垂。

    “有一次我在斑马线另一端看到她,她与一位男士状似亲密,我的心碎了,但是我还是很爱她。爱?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东西,结果我深陷了。二十九日那天我遇见她,产生了爱意,隔不到一周,她就离开了。我在顶楼-了酒,大叫著,我一定要跟她再见面!』多么疯狂啊他,她可以想像他在顶楼的宣誓。

    “好了好了,我只打算让你看到这里,把相簿还给我。”雷摩齐伸出手要夺回。

    郑宇丝跑开了,拿著相簿看,里面全是她的相片,他怎么有的?“我总是不停的想她,为了早点见到她,我日夜不休地查案办案,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可以不用在黑夜想她想得睡不著了。离开usa那一晚,我上了顶楼,感谢这三年来,它陪我度过了无数个日子,我想以后我就可以不用再趴在栏杆上,想她想得舍不得睡觉了。”

    接下来就是他们见面相处的过程。

    郑宇丝合上相簿,仰起睑“没办法了,我的眼泪要掉下来了。”他是这么地令她感动。“你走开,你是害我想哭的始作俑者。”

    “你这个大傻瓜!”雷摩齐抱住她,这样就够了。

    “你才是大笨蛋,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他默默喜欢她那么久,原来他心中的人是她。

    “因为你眼中只有其他男人的存在,哪容得下我。”雷摩齐微微埋怨。

    “说的也是。”郑宇丝把相簿抱在胸前。

    “可以把相簿还给我了吧?它们是我的宝贝。”要是她敢再怀疑他的心,他会打她**。

    “你很珍惜这些相簿。”每一张都护了贝,深怕泛黄。

    “以前我要靠它们才睡得著,不过我想,现并不用了,我现在有你了。”他率真的说,真挚的看着她。

    “要是我没有接受你呢?”

    这话比世界末日更令他难接受。

    “总之,你是逃不了了,最糟糕的事我也想过了,我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让你爱我。”

    “那我不就很可怜?”抚著地的脸,郑宇丝因他的深情而心疼,幽幽的叹了口气“要是我嫁人了呢?”

    雷摩齐凝视著她“我就把你绑走,从此你我成为失踪人口,直到你不可自拔地爱上我,离不开我为止。”

    她的背抵在墙上,他的手撑在她的两侧,像是在说,她逃不了,她是他的了。

    “要是以前我听到这种话,心跳一定会停止,我可以先回去想一想吗?”她开玩笑。

    “不行,你这一回去我就又要等,等待是痛苦的,如果你现在不答应我,我就绑走你。”

    “这里是台湾,你能把我绑到哪里去?”郑宇丝偏著头看他,不曾想过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可以把他迷得天昏地暗。

    “不会没有地方的。”雷摩齐勾起她的发“说,你的回答是什么?否定的话,我就把你绑到床上,不让你下床了。”

    “你这样我只能说好。”

    她一说,雷摩齐开心的抱起她,转了好几个圈圈。

    郑宇丝轻笑的拍打著他,抓著他乌黑的发。

    他叫著“我实在太高兴了!我实在太高兴了!”

    “摩齐,你放我下来,我头晕得快喘不过气了。”她趴在他的肩上喘气。

    “你叫我什么?”她的每一个温柔都足以令他飞上天。

    “摩齐啊!有什么不对?”他把她举高。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得如弯月的眼都要睁不开了。

    “叫亲爱的会更好,”雷摩齐亲了她好大一下。

    “你得寸进尺。”不公平,她也要亲他。

    两个人就这么亲来亲去,呼>吸>都急促了,他又忍不住腧矩了。

    他把心爱的人儿放在床上,压了上去,他们的眼睛互视,十指交缠。

    “我已经答应了,还要被绑上床吗?”郑宇丝在他吻著她的嘴角时说。

    “那不一样。为了庆祝雷摩齐不用再想郑宇丝想到失眠,今晚要makelove三千九百九十次才可以。”雷摩齐像个大男孩,大声的说,魔爪跟唇不停歇的朝郑宇丝身上进攻。

    她欲爬起来“我后悔了!”

    “来不及了。”他吧著她不放,头埋入她的胸部,她呻吟著,雷摩齐痴痴的笑了“还要不要?你老实说。”

    他这个坏蛋!

    “要…”她非常诚实。

    “那你抱住我。”

    他要她!他要她!

    他不要停,就这样到天昏地老好了。

    在郑宇丝昏昏沉沉的几乎张下开眼时,她听见了雷摩齐说:“摩齐与宇丝相爱万岁!”

    很平凡的一句话,但是她的唇却忍不住的往上扬,连进入梦乡也甘甜。

    时间是永恒的。

    wwwcnwwwcnwwwcnwwwcn

    郑宇丝张开眼,翻身见到了熟睡的雷摩齐,她爬了起来。

    这家伙弄得她腰酸,自己却睡得高枕无忧。

    她搔他的庠,他动了一下,不是很怕庠,但疼她疼得要命!

    见他的腿要勾过来了,郑宇丝赶紧躲开,但差点掉到床下,她要起床,他的手却压著她的发,她只好趴著看他,把他浑身上上下下钜细靡遗的研究仔细。

    实在是幸福得不像话,连她都想一辈子这样堕落下去了,都是他不好!

    她的手掐住他的喉,报复性地掐了掐,但怎么也使不上力,他还不醒吗?

    不然来扯他的发好了,他老爱把她的发揉得很凌乱,这样他才有机会替她服务。

    终于,他有反应了!

    雷摩齐张开一只眼,在她光luo的手臂上搓了搓“早安!醒来就想要谋杀亲夫吗?给我一个热烈的法式拥吻那还差不多。”

    “你休想。”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现在就来做吧!”他坏坏的说。

    他扑过来,她踢了踢他。

    “凶猛的小母豹,看我怎么治你。”

    “哈哈!不要玩了,起来了!我还要去服伺美少男。”

    “不准你这样叫他。”他不悦的皱眉。

    “你吃醋吗?”

    “是!只要你们接近,我就吃醋。”深怕她变心。

    “我很庆幸自己有爱上你,不然可能会崩溃。”

    雷摩齐眼一亮“你说你爱上我?!”这么早醒来是值得的。

    就这样,他们又不厌其烦的玩著爱对方的游戏,不管是否肉麻,两人都开心。

    wwwcnwwwcnwwwcnwwwcn

    郑宇丝笑着由浴室走出来,正要梳头发,却看见桌上一份资料,她好奇的看了一下。

    是叶家的调查!

    原来叶南不姓叶是姓关,与化名叶思妮的小雨不是兄妹,而是情侣,他们从事非法勾当,赚取暴利…她记起叶南的电脑…

    她与证据擦身而过!

    叶南是个难缠的人,若是还有幕后黑手…不不不,她要替摩齐做些什么才行。

    她不动声色的放下资料,摩齐不告诉她这些是不要她冒险,但是她一定要分担一些。

    难怪,叶南兄妹会互相吃彼此的醋!

    见到她梳发,雷摩齐由她手中接过梳子“我来替你梳。”他温柔地说。

    “你不怕别人笑吗?”像个小孩子般黏人。

    “不怕!我要每天把你的头发弄乱,再帮你梳得整整齐齐,周而复始、日复一日,你在梳头发时就少不了我了。”他只怕她下知道他的心意。

    俩人的视线在镜中相会了…

    wwwcnwwwcnwwwcnwwwcn

    小心翼翼的进入叶南的房间+郑宇丝明白每天下午三点到五点,电脑会打开,因为正在交易。

    怪只怪她的粗心大意,明明证据都在她身边了,她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错失良机。

    房间内阴冷冷的,她以前怎么都没发现过?

    叶南不在房间内!她大喜。

    恢复了以往的专业水准,冷静快速的巡视了房间一逼。

    拿出特大容量的磁片,她镇定的按下复制键。她成功的机率有一半,如果叶南禁止这些犯罪资料复制…可以,居然成功了!

    现在只防叶南不要突然跑出来就好了。

    资料快速的往磁片内送,还有三分钟,这台湾最大的犯罪组织就要被一网打尽!

    电脑上还有失踪儿童的名单,被贩卖的所在地,而且免不了有毒品走私交易的来源。

    更意外的是,里面上居然有小雨在这几年内,一再故技重施,拐骗了不少政商名流的交易纪录。

    这些够令人咋舌了!

    抽出磁碟片,想不到得来那么容易,郑宇丝欣喜若狂,只要交回局里,就等著布线捉人就好了。

    转过身,她唇角的笑容倏然消失!

    “你在拷贝资料吗?”黑衣人走了进来“把磁片交给我!”他伸出手。

    “不!这是我的!”郑宇丝向后退“你跟叶南是同夥的对不对?”郑宇丝有恃无恐,她将磁片放入口袋。

    “阿南真是太不小心了,我早警告过他,要防著你。”黑衣人拿下墨镜“我们又见面了,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郑宇丝警官,别来无恙,你仍是那么娇艳动人。”

    “是你,关黑龙。叶南也姓关,你们是父子!”

    “你全知道了,那就更不能放你走了。我们的恩怨就在这次解决,我不会再误中陷阱了。”有过一次惨痛的教训,他已痛定思痛,要坏得彻底。

    “看来被捕入狱并没有让你得到警惕。”

    “有,怎么没有?那就是做人要更卑鄙,胜利之神就会站在你那边。”

    郑宇丝的身手他上次见识过,只有被打得落花流水的份,就在她欲进攻时,关黑龙以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股怪味飘进郑丰丝的鼻中,她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就说我学会更卑鄙了。”关黑龙扛起她。

    阿南呢?

    桌上留了一张小纸条。

    爸爸:

    小雨今天要献身给雷摩齐,我要去阻止她!

    这个白痴,天堂有路他不走,偏去自投罗网,雷摩齐还有个身分就是特级警察!

    wwwcnwwwcnwwwcnwwwcn

    恍恍惚惚的张开眼,该死的,她颈子好痛…

    郑宇丝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她挫败地低咒,这里是哪里?

    是一间储藏室!

    郑宇丝的手在身后挣扎,绳子绑得很紧,她咬著牙,手都要破皮了,冷汗由她额角滑下。

    她站不起来,这才记起自己是被迷昏,是关黑龙干的好事!

    她要坐以待毙到何时?

    手上的痛令她痛恨,她要想个法子离开,但四周都是围著她的大木箱,她插翅难飞。

    这时关黑龙回来了,直接扯起郑宇丝“起来起来!算算时间你也该醒了,想不到你的男人雷摩齐这么快就找来了。”

    郑宇丝霍地站起,虚弱得头昏眼花,但仍嘴硬的说:“关黑龙,你已经四面楚歌了,还不投降!”

    “投降?少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我有什么罪?”关黑龙呸了声“留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是雷摩齐最重要的女人,看在你的份上,他不敢乱来的。”

    “你如意算盘不要打得太早!”

    “你人在我手上是事实,你们也真神通广大啊!一个当卧底,一个隐瞒身分周旋在叶家,好险上次见到你后,我回去反覆思索才想起来,不然关家岂不要再毁在你这女人手上?!”关黑龙手持开山刀抵在她的颈子上“雷摩齐看到这幕可能会崩溃。”

    “关黑龙,你逃不逃得掉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什么时代了,刀子会比子弹快吗?”郑宇丝冷哼。

    这正中关黑龙的痛处,他用力拉著郑宇丝的头发“都是雷摩齐把我大批的走私军火扫了起来,不然我会这么狼狈吗?”

    跟这种没有人性的人讲道理是无法沟通的。

    “那你就等著被逮捕吧!”她伶俐的说。

    “关黑龙!”雷摩齐暴怒的声音自门口传来,进到仓库一见关黑龙的野蛮,雷摩齐简直要抓狂。

    “你追来了!雷摩齐,看见没?你心爱的女人在我手上,你追著我,还查扣我的军火,这次你的子弹不长眼,但我锐利的刀子更无情,要是我一个不爽,将刀子割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关黑龙,你这人渣!”郑宇丝咬著牙,动了一下,血腥味散开来,刀子已然划下。

    “不要伤害她,你要怎样都可以!”他不会有二话。

    关黑龙嘿嘿的冷笑“你这是何必呢?雷摩齐,这可是立大功的机会啊!我的命不值钱,顶多和郑宇丝同归于尽,一了新仇旧恨!而你,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怎么可以因为儿女私情而迟疑了呢?”这种控制别人的快感使关黑龙得意忘形。

    郑宇丝悲伤的看着雷摩齐。都是她的不理智才会成为摩齐的累赘!

    “雷摩齐,看这种情形,我是很难再逃了,所以咱们落得两败俱伤也不错。”关黑龙漠然地道:“据我所知你素有神射手之称,举起你的枪瞄准郑宇丝,我数到三就扣板机。”自相残杀是他想出来的点子,他不好过他们也要痛苦!他的儿子和思妮已经双双落网,但他没那么好收拾。

    “关黑龙你可恶!”雷摩齐大吼。“看是要她死在你的枪下还是我的刀下,你任选其一。”刀子又用力抵上雪白颈项,血流如注“郑宇丝,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跟我冤家路窄,今日我们的恩怨该有个了断。”

    “你要动手就快一点!”郑宇丝痛恨的瞪著关黑龙。

    “你心疼你的爱人不是吗?哼!”“关黑龙,你有怨恨冲著我来,宇丝只是名女子。”她的脖子流血了!雷摩齐的神经绷到了顶点。

    “我就是要你动手!不然我再给你个选择,你射你自己。”关黑龙可不小看郑宇丝,他生平最大的耻辱就是入狱,还是给女人抓的。

    “不要!”郑宇丝大叫“你射我!不要射你自己!”

    “别叫,否则我杀了你!”关黑龙抓著猛力挣扎的郑宇丝,血都流到他手上了!

    “宇丝,不要这样!”雷摩齐大喊:心全因她的受伤而绞扭在一块。

    “你不能出事。”

    “我永远不可能把枪指向你。”他宁可指著他自己“我不愿你受到丝毫的伤害。”

    “不要丢下我,我好不容易才得到心心相印的爱人。”她还希望以后天天被他吻著醒过来,他要再怎么缠著她都没关系。

    她允许摩齐把她头发弄得凌乱,再替她梳理,那虽然平凡,却是美好踏实的幸福啊!

    “不要哭,我会心疼。”见郑宇丝流下眼泪,雷摩齐忍著把她抢过来,呵护在怀里的冲动。

    “现在不是你们情话绵绵的时候,雷摩齐,快动手,还是你要我来?”这招令人生不如死的借刀杀人之计,关黑龙满意极了!

    郑宇丝咬住下唇。摩齐是绝不会把枪口指向她的,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她何必苟活呢?

    最可恶的就是关黑龙!

    她才不要牺牲,她要逮住必黑龙,好好让他上一课,叫他知道“报应不爽”这四个字要怎么写!

    不顾脖子上的刺痛,她右脚迅速往后一踢,踢中关黑龙的腹部。

    关黑龙吃痛的往后退,马上又上前突刺!

    雷摩齐以百米的速度往前跑“砰砰!”开了枪,正中关黑龙的手腕,但关黑龙还没倒。

    “郑宇丝,你找死!”关黑龙向郑宇丝逼近,拿刀欲砍她。

    下一秒,关黑龙受了雷摩齐三记重击,昏倒在地。

    雷摩齐抱住郑宇丝,看着她的脖子,再看向她的脸“以后不要再这样吓我了。”他的手放在她的脖子上。

    两人紧紧相拥。没事了没事了!

    就算门外冲进重重警力,他们也不想分开…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