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是很不礼貌的?你快放开我,我要下去跟邰大哥道歉…”若梅急急的道,希望邰大哥不要误会,尘西平常对她是真的很好的,他只是今天忽然不对劲了起来…

    “你不可以下去,也不准邰大哥邰大哥的叫他!”他忍不住吼著,在意她对邰源修的笑,更怕这七年内,那个男人在若梅心中占了一席之地。

    “你怎么了?邰大哥他是个好人,这七午来他不求回报的照顾我跟柏旭,现在他来看我也错了吗?”她说著又要冲出去,他的不可理喻真是令人生气!

    “他这样的无怨无晦,目的是什么?”欧尘西也气炸了,他低吼著。

    明明昨天他们都还好好的,他还很温柔,她也很深情,今天居然为了这件事要吵得不可开交?!

    “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他伤到她的心了,她觉得她的心很痛!

    “我说错了吗?我都不知道有他的存在,你瞒我瞒得真紧!”他口不择言“这七年来,你们是以什么关系在交往?”他慌、他气,而她竟还一直责备他的不是,为那男人说话!

    若梅的火气也上来了,硬碰硬绝对是两败俱伤!仿佛有千万只蝼蚁正在啃咬她的心。

    他恨透了他在她的生命中有七年的空白,还有,他记不起过去!

    若梅张著大眼睛看着他“我们是普通的朋友,你不要乱猜!”清清白白骗

    “我刚刚看见他握你的手好摸你的头发,你对着他笑,活象一对很久才见面的恋人,你还说你们没关系?你是我的,他知不知道?”

    “你居然这么污蔑我!”她不敢相信的道。

    “你说,你是爱我的,任何人也抢不走你,我要你这么说!”他急需要她的保证。“要不然我不会相信你们之间是乾净的…”

    若梅的心正狠狠的淌血,她冷冷的道:“你不信就算了,我为什么要解释?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欧尘西怒不可遏,他们的情绪都濒临失控的边缘,不断伤害对方!

    他们都爱得很深,谁知道会这么地不堪一击?!

    “这么一来,我讲的就是对的了?”她怎么那么地倔强,只要她讲他就会信呀!可是她偏偏就不要!

    “你——”他怎么那么不可理喻,她的五脏六腑拧得要出了血。

    欧尘西也不好受,他多么不舍她这样,他们可以好好的谈,他千百个不愿意去伤害她,但她的话是如此地令他震怒!

    “若梅…”他看着她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在他喊了她之后,若梅声泪俱下,她的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成串的掉落。

    她哭了,哭得挖心剖肺,哭得他揪住了自己,直骂自己罪该万死。

    欧尘西伸出了手想抱她,他无法这样和她吵架!他的怀疑实在是太莫名其妙,太欠缺考虑了!

    若梅推开他“你不要碰我,我恨你,你总是那么地伤我的心,邰大哥他就不会!”

    欧尘西寒住了脸,浑身气得在颤抖“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次!”他的吼声几乎可以掀破屋顶了,震耳欲聋。

    “我为什么不敢说?就只有邰大哥对我好!”她回吼,委屈得直扁嘴。

    “你!你!”他怒喝,想把她抓起来鞭打一顿,又舍不得,那怒火无处发泄,他额角的青筋浮现。

    他真的好气!

    若梅咬著自己的手指,她是无心的,她不是故意要这么说,她爱的人一直是他,他不可以怀疑她!

    他的手愤怒的捶著墙壁,若梅面如死灰,她没料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会导致这样的后果,他们从没吵得这么严重。

    “要是你不想见到我,我可以带著柏旭走,你可以不用这样凌虐你自己!”唉唉唉,她直想咬掉自己的舌!

    “你以为你能走去哪里?柏旭也是我的!”他咬牙切齿,眉间有狂风暴雨“现在你和那男人的事被我发现了,你没脸见我,就急著想走了?!”

    若梅扬起了手想打他,却又重重的放下!

    她受不了他这样的羞辱!

    可是她下不了手,他的一切是她午夜梦回里不断切切思念的、想飞奔而去的,她以为幸福在身边了,怎么到头来全是泡沫?!

    她气得转身就走,他拉回她。

    “你放手!”她现在不想见到他!

    “你话没说清楚,你想要走!”

    “我不要见到你!你听见没有?我和柏旭没有你,还是可以生活!”大不了过得跟以前一样!

    “到了这个时候,你以为你还能带走柏旭吗?”他的声音使她噤若寒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要你离开我,柏旭就得留下,不许你带走!”她休想走,连有这个念头都不可以“你想想看,要是我诉诸法律,柏旭还是我的!你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他!”

    他何其残忍啊他!

    若梅哭泣著,她不想哭也不愿哭,但泪水就是控制不住地往下滑。

    欧尘西硬生生的背过身子不看她柔弱伤心的模样,他要她留下来!那名男子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他忍著不去抱她,却又后悔说出那种话。

    这样她还要走吗?

    若梅现在无法和他在一起,就是在同一间屋子鲳呼>吸>著相同的空气也没办法,她觉得痛苦!

    她捂着脸奔了出去,他彻底的捣碎了她的心,他们好不容易再在一起,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伤心?

    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柏旭告诉他,若梅哭了好几遍,很伤心,现在惰绪平稳了点,正在房间内不肯出来。

    他的话的确太伤人了。

    其实邰源修来找她,是来告诉她要结婚的!

    兜了一大圈,错的人真的是他,无端的吃起这么大的醋,他真是该死!

    他徘徊在若梅紧闭的房门外,喊著她,但她没有回应。

    “若梅,你开门,我有话跟你说!”他的态度为之一变,不若下午伤透她的心的强悍。

    冗长的沉默!

    她不作声响。

    若梅的脸由枕头中抬了超来,咦?她有没有听错?他居然在她的门外?

    是什么让他变回以往的温柔?

    她很气很气,别以为这样她就会原谅他了!她现在还有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虽然在听到他前来认错时,她就有了想替他开门,奔入他怀里的冲动…

    “你不开门,表示你还在生气,那我在门口说好了。我对你说出了那种话,造成了你的伤害,实在是罪该万死!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什么嘛!她流了那么多的泪水、哭了那么多遍,竟因为他的几句话,心就软了!

    但她的泪水落得更凶!

    “那时我失去了理智,你知道吗?深爱自己女人的男人,见到女人正在对别的男人笑,一下子,醋意就蒙住了男人的埋智。我只是想要听你说我爱你,就这么简单!”他在门口走来走去,她有听见吗?

    “要是你很气我,觉得我可恶,那你骂我、打我都可以,但是我受不了你不跟我说话!”

    “你的笑声是我最喜欢听的,你的撒娇是我最想珍藏的,你爱我的心,是我最想要的!”他字字句句用心的说。

    若梅投降了,他们这样呕气,就彷佛身在人间炼狱,边气对方又不断猜著对方的心。

    她还是没有开门,但他隐约地听见了她的抽泣声“若梅,你不要哭,要是你讨厌我说话,那我走好了!”她就不会那么伤心。

    果然他没再开口,若梅瞪著门,眼睛红肿,她不晓得哭了多久,不知不觉的睡著了。

    久久,门打开了,进来的人正是负荆请罪的欧尘西,他看着她的睡容,大拇指拭怯她的泪痕,枕头上被她沾湿的泪水依稀可见…

    欧尘西叹著气,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原谅他呢?如果她没睡在他怀里,他就会睡不著!

    他定定地看着她,目光没离开过!

    本来打算看着她到破晓她要醒来时再走,但要是她张开眼见到他坐在她的床边了无睡意,会作何感想?

    原谅他?还是更气他?

    他这才发现,他的若梅:心思竟是那么地难猜!

    雷声贯耳,雨落了下来,窗子没关,冰冷的雨水打了进来,寒意四起,若梅下意识的摸摸身旁的位置,没人?怎么会没人!

    她张大眼睛坐了起来,全身因冷汗而湿透了,她作了噩梦,交杂凶恶讯息的噩梦,就像那年一样,她也是像这样地在夜半惊起,然后尘西就出事了!

    她掀开棉被,疯了般地赤足下床,直往尘西的卧房跑,令她心惊胆跳的是,他没睡在她的身边,也没在他的寝室、

    那么,他一定在儿子的房间,一定是这样的!

    屋外雨下得急,她的心也跳得急,她进了柏旭的卧房,希望能见到欧尘西正在求柏旭想法子让他们和好——

    结果她的期待落了空,她慌张的摇醒儿子“柏旭,你爸爸呢?”

    柏旭皱住眉头,三更半夜的她急什么?不是不要人家吗?没有温暖臂弯拥抱时,她就睡不著了是吧?

    “爸爸他接到一通电话就出去了,你们过去的事已经调查出结果,他会很快回来告诉你真相。”这是欧尘西的交代+

    “他出去了!怎样可以把他找回来?”只要他回来,她什么都可以原谅他!

    她怎么会那么不安?!“你…”柏旭握住了她的手,在这个时刻,她需要安全感。

    “柏旭,”她哀凄得无法言语,只顾著流眼泪“我梦见你爸爸出事了,和当年一模一样,我不要再失去他…”

    柏旭从没看她哭得那么惨过…

    “欧先生,这是您要的资料!”调查人员将资料交呈到欧尘西的手中。

    由于那时若梅与他的交往是保密的,所以有关他们的资料是少之又少,他们由若梅的日记中去查证每一件事,才令真相还原。

    “你们办得很好,这是你们应得的酬劳。”欧尘西拿出一张签了名的支票,那是笔可观的数目。

    资料上的一笔一划他都不放过,当他看到那些文字时,脑海似乎闪过些什么,但却又记下起来,他感到懊恼!

    所发生过的事,他都很熟悉,就是记不起来!

    最后,他停在几行文字上。

    为了阻止一些不安好心、别有企图的女子陆续前来,欧家安排了一名女子宣称是欧少爷的未婚妻,这名女子是拿钱办事,后来随著欧少爷的出国,就再也没人提起!

    这就是若梅口中的他的背叛?他没有!他就知道他不可能!

    他要赶快回去告诉若梅这个消息,这么一来她就会相信他了,他从没有三心二意过,他也可以藉此跟她言归于好!

    他们的感情就会恢复到像以前一样!

    欧尘西发动了车子,天空下起了雨,来势汹汹的大雨,他的雨刷来来回回的刷著,同遭还起了雾,能见度非常的差!

    放在身旁的资料突然要飞走,他伸手一拿,一个闪神,等他看到前方的栅栏时,已经来不及了。

    欧尘西有如陷入五里雾中,他觉得他的头非常的痛,他漫无目标的走着,不知要往何处,空气十分地冰凉,这似梦似幻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有人在叫他,但他找不到方向,那声音回荡著,他绕了几圈,头又晕又痛。

    他仔细一听,是若梅在叫他,他想回应,发不出声。

    他寻著声音走到一个大镜子面前,若梅在镜子里面,他分明就触手可及,但是若梅却忽近忽远…

    镜中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他,里头正在倒退著他们的回去,所有失落的记忆朝他的脑袋涌上…

    他们的初次见面,她对他小小的逃避反感:到见了她的父母,他们之间走得愈来愈近;直到他们灵魂交叠,身心合一;他故意没作防护措施使她怀了小孩,兴匆匆的要赶去机场向他父母宣布这个好消息…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他都记起来了!

    他急著告诉她,他记起来了,池记起来了!

    但若梅呢?她怎么消失不见了?他是怎么了,眼前居然陷入漆黑,还有,下雨了吗?他的脸庞怎么会有操湿的感觉?他想要见到光明…

    若梅正在哭,她是因为什么而哭呢?而且很伤心的样子,可见她还是很气,可见他有多可恶!

    他吃力的抬起了手,若梅止住了哭泣,傻傻的看苦他!

    “你真的醒了?”她眨了下眼,蓄在眼眶里的泪水流下,她看到的不是虚幻。

    “该死的,我怎么会连抱你的力量都没有!”他看清楚四周,他正躺在病床上,头捆著好几圈的白纱。

    “你出了车祸,脑部受到撞击!”她轻轻的躺入他的怀中“我真的好怕你不会醒来!”她是那么地无肋。

    “不会的,我不会再度抛下你!”他充满怜惜的道“若梅,我跟你讲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我恢复记忆了!”

    若梅惊讶的看着他“你…什么?你可以再说一次吗?”

    “我说我想起来了,记起我们的过去!这场车祸、这次撞击让我找回遗落的一切!”说起来是因祸得福!

    若梅的手抚过他的脸,他的眼、鼻、嘴,还有他会轻挑的眉,他眼神里的温柔不再带著遗憾疑惑,而是当初他们恋爱时的专注!

    他真的是记起来丁!那种震撼心灵的感动使她喜极而泣!

    她倚在他的胸口,听见他跳动的心正在说爱她!

    她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怎么又哭又笑,小心变成丑八怪!”他宠溺的逗著她。

    若梅破涕而笑“我太感动太高兴了…”

    “那你还生气吗?”他小心翼翼的问。

    她调皮了起来,等了那么久终于也有可以揶抡他的时候!以往她都是被欺负的分,现在她报仇的时机到了!

    “气?当然气!不过你是指那件?我气得掉了好几天的泪水!欧尘西,你欠我的实在是太多了!”她比了个无限多的手势给他看。

    她怎么那么爱哭呢?泪水量惊人,哭到他的心直疼!

    “那我就一辈子一辈子,生生世世来还你好不好?”他深情款款。

    若梅娇嗔道:“你这么拐弯抹角,我哪知你什么意思?!”

    “我…我是想请你当柏旭还有以后孩子的蚂,当我的老婆,我没有你在身边,晚上根本睡不著!”

    “我为什么一定要在你身边?你一吵起架来,根本就不顾我的感受!”她委屈极了。

    “若梅,对不起!”这句对不起说得它的心都碎了“以后就是再吵架,我都要搂你搂到我们气消为止,我再也不说任何伤你的话了,但是我疼你都来不及了,怎么还舍得跟你吵架!”

    她佯装不为所动“口说无凭!”

    “你再不答应,到时我还是会押著你去结婚,我们已经拖大久了!”他软硬兼施。

    “哪有人这样威胁人家嫁给你的?”她甜<img src="image/mijpg"><img src="image/mijpg">,喜孜孜。

    “不然要怎样,求求你先答应我,以后要杀要剐随便你!”她噗哧而笑,他被她的笑迷眩了,看傻了。“还是你心中有什么顾虑?七年前我没有花心,我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只爱你!”未来也一样。

    他的真心使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那份资料我看了,是我冤枉了你!”都是那场车祸让他们白白的分开了七年!

    “那你还不答应?你这个小妖精…”他的焦急化成了笑意,她主动的低下头吻住了他,好甜美的答案啊!

    她在心中早不知答应过几万次了…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