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吟雪变本加厉了!她规定柳原卫不能碰她,连亲和抱的权利都取消了,惹得他非常不悦,却又拿她没辙,问她原因,她竟说久久一次才有新鲜感。

    更令人大开眼界的还在后头,吟雪竟然变得超有内涵,超有文学气质。有一天下班,他看见她伏在桌上,看她在做什么,才知道她写剧本写到睡着。

    剧本!她竟然要他照着她的剧本演!先是陌生路人甲、乙,然后偶然相遇相恋,进而结婚,但因为门不当、户不对,导致女主角黯然离开…

    是很凄美,但他为何要演啊?

    还有空中小姐和驾驶员等等…

    “今天又要演什么了?”他真会被她打败。

    “我忘了写剧本!”吟云抬头凝睇他。

    “那来演我的!”柳原卫提议。

    “你哪有时间写剧本?”

    “是没时间,但我可以现在念,我们照着演啊!”果然新鲜啊!

    “你说说看!”

    “女的叫吟雪,男的叫卫,两人是夫妻,由于太久没上床,所以现在男的要女的配合他,进行夫妻义务!”

    啧!他脑袋里就只想到那档子事。

    “不行、不行!我拒演**片!”

    “之前我都配合你耶!”而反配合得天衣无缝。

    “如果让你得逞,那你很快就会没新鲜感了。”

    “真弄不懂你在想什么!”就跟她说那本书不足采信了,她还惦记着它。

    “就是要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她也很难过的,但为了他们的幸福,只好请他委屈点。

    “你真认为我会喜新厌旧?”

    “也不是啊!”他看起来挫折感很大呢!

    “那为什么要这样?”

    “追求新鲜刺激!”

    “你就不怕我的耐心禁不起考验吗?”

    这她倒是没想过,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她看着他“你不会吧?”

    “很难说!”他得吓吓不知天高地厚的她。

    吟雪难过的拿起旅游杂志,柳原卫发现上头有画上红圈。

    “你想出去玩?”他真想把她搂入怀中,但不行,要教训她,他就只有忍耐。

    “我想去非洲。”

    “非洲?”

    “是啊!我们一起去,住夏依麻,也就是帐篷,你知道的嘛!”她的兴致又起。

    “去沙漠区还是荒山野岭?”他好笑的问。

    “都要!”

    “遇到野生动物突击怎么办?”

    “你保护我啊!”这是一趟浪漫惊险之旅,想想,多棒啊!

    “我不准你去报名!”他要阻止灾难发生。

    “你不喜欢吗?那我去纽西兰好了!”

    “这是一个人单独游耶!”她要抛下他?

    “一个人去放牧才好啊!这次玩完我就不玩了,我们的生活就回复以前那样。”

    她真是天马行空,异想天开!他开玩笑的说:“要是我趁你不在,去找别的女人呢?”她也可以不在乎吗?

    “你——”

    “你分明是想气死我!”

    吟雪捂住耳朵,因为他的咆哮声像打雷。

    “我也是为了你,怕你厌倦这样的生活!”她有错吗?

    “少拿这个来当理由!”

    “不然要怎么说?我们是没经过恋爱就结婚的,但女人是向往恋爱的!”虽然他们的婚姻如恋爱般的美满。

    “再来呢?”

    “这样好了,我们先离婚,然后你来追求我,我们再结婚,那时刚好可以生小孩了!”

    “休想!”

    %%%%%%%%%%%%%%%%%%%

    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吟雪心想。

    柳原卫这两天都不理她,这就是她所要的新鲜刺激吗?

    到了书房,她发现那本心理测验已经被他撕个粉碎了,可见他有多生气愤怒。

    他有两天没回房,也有两天没跟她说话。就是因为她太固执己见,报应果然应验了。

    吟雪冷静下来仔细地想后,才知道自己是白痴外加笨蛋三级。有哪个男人愿意这样被他的女人测验的?

    一个人容易胡思乱想,吟雪独自回娘家。纪母最近迷上健身运动。

    看见女儿,纪母说:“有事吗?如果是芝麻蒜皮事,我可是不理你。”

    “我心情不好!你这个做母亲的也不陪我吗?”吟雪控制不住的大叫。

    “怎么了?吟雪,你在无理取闹什么?”纪母停下跑步机。

    “连你也觉得我无理取闹?”吟雪无力的跪在软抱枕上。她心想,完了,这下子她真的将事情搞砸了!

    “阿卫呢?你心情不好,他三两下不就治好你了吗?”纪母左顾右盼,就是没看到她那乘龙快婿。

    “我们就要离婚了。”

    “什么?”纪母将口中的茶喷出,连忙拿纸巾擦了擦,白了状似游魂的吟雪一眼。

    “我没有开玩笑,他不理我已经有两天了。”以前是她口口声声说会离婚,现在真的碰上了,却如此难过。

    “夫妻吵架是难免的。”

    “卡桑,这回是真的不同!”

    纪母的脸马上扭曲。“吟雪,你千万要保住你的婚姻啊!阿卫是个不可多得的男人,若他不是很爱你,但也爱你的36d,不是吗?”

    “他可能厌倦了。”卡桑居然比她还激动。

    “那总有个原因吧!”

    吟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母亲,越说自己越难过。

    “就这样了。”

    “你…你这个没大脑的女人!”纪母口不择言。

    “我够难过了,你还骂我!”

    “哪有妻子这样测试自己丈夫的!”天下第一笨啊!

    “我是要给他有新鲜感。”她也是用心良苦。

    “男人是最禁不起考验的!”

    “我也很后悔。”

    “阿卫真的没跟你说话了?”见吟雪摇摇头,纪母又说:“那你要想尽办法让他再注意你!”

    “就是没方法,我才会垂头丧气回来找你。”有的话,他们早就和好如初了。

    “色诱啊!”纪母说。

    “色诱?”

    “是你禁止阿卫和你行房的,不是吗?从哪里失去就从哪里开始啰!”纪母有自己的一套。

    “会不会太践踏自己了?”没错啦!他是见到她就克制不住,尤其是对她的36d,但这样好像把他想成好色的男人了。

    “拜托,你们是夫妻,做那件事是天经地义,说什么践踏不践踏,何况是你有错在先。”

    卡桑怎么一直指责她?她是回来寻找安慰的啊!有了金钱、女婿,就不要女儿了。吟雪有些难过。

    “问题是,我不知道怎么引诱他。”她真的不会。

    “想想他最爱你的哪里?36d对不对?看他喜欢什么方式,你尽量配合他,那夫妻的感觉就会找回来了。”纪母的主意可不少。

    卡桑居然说这样话?什么36d?

    “我可不可以跟他撒娇就好?”

    “不行!要精神跟肉体双管齐下的弥补,效果才惊人!”这是最高境界。

    “可是色诱很难耶!”以往都是他主动。

    “难?你们没上床过吗?”

    “卡桑,你别说得这么露骨。”

    “我现在是在帮你耶!”纪母说得头头是道。

    “我真的不会。”而且柳原卫也会觉得莫名其妙,虽然他可能会乐在其中。

    “不会?”

    “你好像很怀疑?”

    “那…你那边有没有锁码频道?或是去租个**,你就会了!”非常简单的。

    “这方法行不通!”教她怎么做得出来?

    “看阿卫喜欢哪种方式,男人是容易上勾的!来,我教你,你就邀请他一起洗澡,就不相信他拒绝得了你的身体!或者在他面前大跳艳舞,藉身体的磨蹭让他亢奋。”

    “这…我做不来!”

    “你在矜持什么?”

    “说得容易,却很难做。”

    “不管,你一定要做!澳天我到柳原别墅,要看你们夫妻嗯嗯爱爱的样子!”

    “哪有人这样逼自己的女儿!”她找错人了。

    “仔细想想看,你们有没有什么情趣用品?”纪母又有点子了。

    “情趣用品?”

    “增加情趣的东西啊!”“有性感睡衣。”是之前柳原卫买给她的。

    “正好能派上用场!”

    “用的着吗?”

    “你没听过,要捉住男人的心,要先捉住他的身体吗?今晚你就回去试试,多摆些撩人的姿势。”

    “可是…现在他都睡在书房。”吟雪低下头,小声的说。

    “什么?”纪母的叫声惊天动地。

    “他根本没回房间。”

    “纪吟雪!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就全跟你说了呀!”

    “一定还有什么事。”

    “从日本偷跑回来算吗?”

    “你偷跑回来?天!柳原是什么地位的人,你真是败坏名声,敢用偷跑的!”

    “又没人怪我。”卡桑又不知道实情。

    “你马上回去向阿卫赔罪!”纪母发飙了。

    吟雪很委屈,早知道就不要说。怎么都没人站在她这边?

    %%%%%%%%%%%%%%%%%%%%%%

    “少爷,不好了!少夫人不见了!”

    “不见了?”柳原卫抬起头。

    “是啊!整天都不见人影。少夫人以前不会这样的,她都不让我们担心,鲜少出门,就是出门也有人跟着,但是今天少夫人不在家,人也联络不上!”

    “没在房里吗?”柳原卫皱眉问道。不会是因为他这两天不理她,她就真以为他们之间完了吧?

    “没有!”

    “那有没有人看见她出去?”

    所有的下人都摇头。

    吟雪没有地方可去的!她和那些商界名流合不来,跟那些女人讲话她也坐不住,那她会去哪里?

    “给我备车!”

    “少爷?”

    “我要去卡桑那边,如果少夫人回来了,就打电话通知我!”

    他要亲自登门。看来他是惩罚吟雪惩罚得太过火了,但愿她没事才好!

    花了十分钟时间就到了纪家,柳原卫对着屋里喊“吟雪?”

    纪母正在用餐,听见声音走了出来。“阿卫,你来得正好,我们一起吃饭!这可是道道地地的中国菜,你一定很少吃到。”她热情的拉着女婿。

    “卡桑,吟雪有没有来过?”找人比较重要!吟雪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这女人…实在笨!

    如果她出走,那拿走他的钱、她的金银珠宝,或他的卡都可以,但她就这样身无分文的不见,是要活活饿死吗?

    “吟雪?有,她中午来过!阿卫,你放心,我已经骂过她,以后她不会再乱考验你了!”纪母以为自己帮了大忙。

    “骂过她?”

    “你心疼了?”纪母呵呵笑。

    “吟雪她又没做错什么事!”天!她心情恶劣,又被骂…这简直是雪上加霜。

    “她有做错!”

    “是我不对,是我不理她呀!”柳原卫忙着解释,宜往内房探看。听到他的声音,吟雪应该会出来。

    “可是她乱考验你,又从日本偷偷跑回来,把你的面子都丢光了!”

    “面子对我而言不重要,吟雪比较重要!”

    “女婿,你会这样说,为人母的我很高兴,看来我的女儿是没有托付错人。”纪母眉开眼笑的说。当初吟雪还怪她势利,瞧她给她找了多么好的丈夫!

    “卡桑,你骂了吟雪…那她…”这下子可糟了!

    “没关系的啦!阿卫,你可要好好的感谢卡桑!卡桑还叫吟雪要好好补偿你!”

    “补偿?”他可不敢领教。

    “我叫她色诱你啊!”“色诱?”柳原卫瞪大眼。

    “你的反应和吟雪一模一样!果然是有其夫必有其妻。”纪母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不用了!”他无力的说。

    “那你原谅吟雪了?”纪母问道。

    “事实上今晚也是我的最后期限。”

    “那你可以回去陪吟雪了!”

    “吟雪…吟雪她不见了!”

    “不见了?”换纪母张大眼。

    “我以为她会留在这里。”柳原卫左思右想。吟雪该不会学小说上的剧情离家出走,而一出走就大半年,或是十几年,或是和他嗯断义绝吧?他不禁担心起来。

    %%%%%%%%%%%%%%%%%%%%%%%%%%%%%%%%%%%%%%%

    事实上吟雪离开娘家后,就在街上四处乱走,忘了回家的时间。

    她是没脸回去见柳原卫,但她又能到哪里呢?除了娘家…但母亲是不可能收留她的,而柳原卫一定会找上门,所以娘家根本不能待。

    绕了一大圈后,她还是回柳原别墅了。

    下人连忙通知柳原卫,而她像是没脸见人般的飞奔上楼。

    她太任性了,宛若小孩子。听见开门的声音,她赶紧捂住脸。

    柳原卫没有怪她,也没有骂她,只是把她抱得死紧。

    “你走路回来的吗?腿一定很酸吧!”他拉下她捂脸的手。他是她的丈夫,有什么不敢面对他的?

    “为什么你还要对我这么好?”吟雪凝视着他。

    “问这个是废话!”

    “但你不是不理我了?”她可怜兮兮的说。

    “那只是个小小的惩罚,今天晚上我就要和你化干戈为玉帛,谁知道你竟然跑出去!”想到可能失去她,他的手臂又收紧。

    “我回娘家。”心情却更沉重了。

    “卡桑有告诉我。”

    “你去那里找我?完了、完了!卡桑又要骂我了!”

    “有我保护你,你别怕。”

    吟雪低下头说:“对不起。”

    “我原谅你,但下次不能不吭一声的跑出去,否则我会担心!”害他找了又找。

    吟雪依偎在柳原卫的胸口。“没有下次了,只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很会猜疑,又任性,又很小女人,爱撒娇,还多愁善感!”她原本不是这样的。

    “你爱上我了对不对?”他盯着她的眼。

    “嗯。”“很难接受吗?”她若回答是,会很伤他的。

    “只是不习惯。”

    “慢慢就会好转的。”柳原卫稍微安下心。

    “或许我会慢慢接受。”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丈夫。

    “我可是爱你很久了。”

    “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你吃了春药,好柔媚的时候开始。”

    “你又来了!”

    “是你一直在引诱我。”引诱?这倒是今他想起卡桑的话。

    “引诱?我才没有!”吟雪脸红的说。她不自然的扭动身体。哎呀!他那里别一直顶着她啊!

    “有啊!你的36d和敏感的**!”

    “如果我没有36d呢?”

    “我知道往后你会更大。”因为怀孕的关系。

    “我是指,你娶我之前,我没有36d,而是更小呢?”

    “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你的36d才娶你的吗?”

    吟雪凝睇着他。“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嗯哼…“是有一点啦!”

    “有就有!”换吟雪得寸进尺。

    “是因为那是你身上的特征啊!如果我真只偏爱36d,那全世界我不就有爱不完的女人了?”这小傻瓜。

    “你真是这么想?”她之前还烦恼过这个问题,页是庸人自扰。

    “当然!”

    “可是,除了身材和脸蛋,我就一无可取了。”

    “太精明的女人我可不要,你配我刚好。”

    他一再的今她感动,吟雪于是附在他耳边说:“那我们可以生小孩了!”

    “你想通了?”他惊喜不已。

    “换你后悔了吗又”她害怕他说出肯定的答案。

    “不是,只是太开心了!”

    “那还不开始吗?”快抱她上床啊!

    柳原卫快乐的将她抱上床;她将他的手拉上自己浑圆的胸部。

    “不够,这样是不够的!”一下子**就被挑起,柳原卫的手探入她的衣服内,揉捏着。

    “卫…”“真好听!再叫一次。”他的唇埋在她的后颈。“卫!”“想要吗?”“要!”她的脸泛着红操。“告诉我你要什么?”他要她亲口说出来。“我要生小孩之前的**!”她在他耳边低声说。“吟雪!”他真是爱死她了。“嗯?”吟雪昏昏沉沉的回应。“你不是说要追求新鲜刺激吗?”“你不是不要?”“卡桑说她有叫你引诱我!”他记得这件事,说完他坏坏的一笑。“那不算。”吟雪不好意思的说。他不会是…“可是我想!”“我不会…”很难为情耶!“我可以从旁指导你!”

    “真的要吗?”

    柳原卫将她放立在地板上,自己迳自往大床坐下。“我是认真的。”

    “那好吧!”吟雪点点头。

    “在我面前大跳艳舞!”他说。

    “艳舞?”她瞪大眼。

    “男人最喜欢挑逗人**、妩媚的女人,我也不例外!”即使她已经够柔媚了。

    “怎么跳?”

    “你多少有点常识吧?”他笑着说。

    超不自然的!吟雪开始扭动身体。

    “我不是要普通级的,我要限制级的!”

    “有分别吗?”

    “有很大的差别!”

    吟雪的手于是在自己身上抚摸。“这样可以吗?”

    “可以、可以!继续!”

    她越跳越有心得,害柳原卫血脉债张。

    吟雪缓缓解开钮扣、脱下衣服。今天她穿黑色bra,衬托在雪白的肌肤上,她的胸部彷佛更大了!

    “过来让我抱你!”

    “但是我还没跳完…”

    “不用跳了!”这样他怎么忍得住?

    吟雪顺从的让他抱住,他的手不安分的褪下她的长裙…

    柳原卫边看杂志边偷看着吟雪的表情。她接的是国际电话,由japan打来的,不用想也知道是樱子。

    “页的吗?那恭喜你了…樱子,你要不要跟卫讲一下话…不要?是因为上次他骂你,所以你还在记仇吗…好!我会很高兴的,欢迎之至!”吟雪高兴的挂上话筒。

    “讲得很开心?”柳原卫笑问着她。

    “当然开心!樱子有小孩了!”计画成功!

    “她有小孩?那你有没有?”他放下杂志。

    “还没啦!哪有这么快…”

    “那我们得努力了!”柳原卫向她眨眨眼。

    “嗯…樱子说她要到台湾生产,新野姊夫和雅雅也都要一起住进柳原别墅。”

    “你答应了?”樱子是来和他抢老婆的,他岂能坐视不管!他们全家一来,对他而言是凶兆。

    “当然答应!”

    柳原卫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吟雪和樱子在一起常会发生惊天动地的事,上次珍珠事件令人难忘,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你在想什么?”吟雪问道。

    “吟雪,我们去度<img src="image/mijpg">月好不好?”要先把老婆拐离这是非之地才是上策。

    “我是想啊!但樱子要来了耶!”不能延期吗?

    “你不是很崇拜三毛的沙漠生活吗?那这次我也安排我们去沙哈拉威,骑骆驼、住绿洲、收集沙漠玫瑰,还有很多多采多姿的旅程,可以热情奔放,也可以优柔寡断,怎样都随便我们!”

    “非常>吸>引人!”

    “那我们尽快出发!”直到确定有小孩再回来。

    “可是…真的要放下樱子他们?”吟雪有些迟疑。

    “她有新野姊夫照顾!”

    吟雪站起来双手抱胸。可能是前阵子演戏演过头了,还意犹未尽。“天啊!我就要去沙漠,住夏依麻,看海市蜃楼,这是我梦想一辈子的事!”

    “立即就能实现!”柳原卫附和着她。

    “卫,你真是个好老公!”

    事不宜迟,一个星期后,两人就带着简便的行李前往撒哈拉沙漠。

    飞机上,吟雪依偎在柳原卫的怀中,想着自己这桩婚姻。她因为卖内衣而嫁给柳原卫,由刚开始的反抗挣扎到最后的付出真心,多么不可思议,却是事实。

    “你…”“嘘!别说话。”柳原卫要她噤声,因为他要吻她。

    吟雪心想,这36d惹的祸,竟是飞来横福,也没什么不好嘛!

    end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