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宋漓膺飞奔入宋王府,抓着青儿直问:“三娘,告诉我,人呢?快告诉我!”别把他逼疯了!在山崖下,他怎么找都找不到瑷玛,他不相信瑷玛会

    离开他!他发誓找不到她他就不回来,没想到他接到通知,人竟在宋王府里。

    原本泪流满面的青儿见到他这副憔悴不成人形的模样,泪水不禁落得更凶。“漓膺,你怎么变成这副德行!”看得她的心都拧紧了。

    “她人在房间。两天前渔夫在水中捞到她,府里接到通知后就请了太医来医治,但至今还没清醒。”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同你去那个小岛吗?怎么会漂浮在水面上?”倩儿低问。是船沉了吗?

    “我要去看她!”他想马上看到她。

    “不成、不成!现在太医正在急救,你进去会扰乱太医的。”享儿端来鸡汤。

    “依你现在的体力是无法照顾她的。”红儿劝他喝不鸡汤,补充元气。

    “你需要休息,等醒来后,再去见她吧!”花儿红着眼眶道。

    宋漓膺的眼里布满血丝,坚持不肯先去休息。

    “漓膺,听三娘的劝告好吗?等你一醒来,我们就让你进去。”青儿苦口婆心的劝着。

    “是啊!皇上还等着要召见你呢!”红儿也关心的道。

    倩儿摇摇头,暗示所有人闭上嘴。她明白儿子的心情,就由着他吧!

    宋漓膺欲至瑷玛的房间时,太医先一步的打开门,开心的吼着“醒了、醒了!”

    宋漓膺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去,直盯着这个让他几乎感到万念俱灰的可人儿。

    “你…”她的手无力的垂下,他看到后立刻上前握住。

    “什么都别说。”他摇摇头。

    瑷玛柔柔的一笑。她没回去,她选择留在心爱的人身边。

    宋王府上上下下忙成一片,准备着宋漓膺与瑷妈的婚事。

    瑷玛的身体恢复神速,什么后遗症也没有,只是这些日子她开始喊救命,终于深刻体会宋漓膺口中被缠的痛苦滋味。

    每天她一张开眼,他的五个娘亲便排排站的立在床边,手中都端着补药要她喝。她一个人哪喝得了那么多碗,但只喝一碗有偏心之嫌,可不喝又过意不去。

    于是,滋补后的她变得圆润丰腴了。

    而宋漓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本来他是要和瑷玛住在一块儿的,却被他的五个娘亲赶了出去,说是成亲之前,两人不准见面,也不准和她们抢她!

    所以,这段时间,他们得忍着相思,直到成亲才能在一起。

    应宋漓膺的要求,唐太宗已下令将他调回京城,改派其它武将驻留塞北,但他却得在京城训练百万大军,来保卫京畿的安全。

    这天,瑷玛被青儿缠着要试穿绸缎的衣服缠到快受不了了,逮到空档便溜了出来。

    凭着直觉走到书房,正庆幸她没迷路时,便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在忙什么?”她出声吓他。

    宋漓膺有些讶异“-怎么跑出来了?娘她们呢?”她也晓得怕了吗?前几日去看她,她不是还乐得很,和他五个娘联合赶他走的吗?

    “我是溜出来的!”瑷玛绞着手指。她想念他嘛!就四处乱跑,想不到真的找到他了!不知他会不会赶她回去?

    距离上次他吻她已过七天了,好想念她香甜的滋味!

    “过来,让我抱。”他张开双臂,浑身漾着柔意。

    瑷玛立刻投入他的怀抱。

    “五个娘很好,真的。她们都很好,只是…”她睁着无辜的双眼,不知该如何说。

    “只是把-缠疯了是吧?我早说过她们的威力不容小觑。”他宠溺的揉揉她的发。“还会不舒服吗?太医说-拒绝喝他的药。”

    “我无意伤他的心!只是我真的好了,再也不用喝筑了,再喝下去我就会吐了。”真是个痛苦的回忆。

    “如果不想喝就别喝了,我请太医另外给-吃些人参补身体。”不容她拒绝,他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

    “好吧!”她允许。

    “为什么-没有回去?”这是他心里最大的疑惑。

    “因为我早就下定决心要留在你身边。”她语出惊人。刚跌下去的那一刻,她害怕极了,满脑子想的全是他。

    也许上天听见了她的愿望,所以让她回到他身旁,只是金项链却不翼而飞了。

    他内心感动极了,紧紧凝视着她不放。而瑷玛也沉溺在他柔情的眼眸中,久久不能自拔,无法回神。

    先转开视线的是瑷玛,因为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咦,这是什么?”她好奇的拿起桌上的纸仔细看着。

    “没…没什么,别看。”他与她抢着。

    “咦?这是我嘛!这里有,那里也有,到处都有…”她抓了满满一手,涨红着小脸。“你画我做什么?”他画得好传神。

    宋漓膺支起她的下吧,深情的说:“想-的时候就画-,娘亲们不让我见-时,我也只能画。”

    真的吗?这儿有上百多张呢!

    突然,她的眼中泛浮着氤氲的雾气。

    “哭什么哭?都要当我娘子的人了,还哭!哭丑了可不好,娘她们又要说我欺负-了。”害他老是背黑锅。

    瑷玛偎进他的怀抱,说不出话来。

    宋漓膺低下头吻住她。他忍了很久了!她这一回去,只怕又要隔很久才能见面,因为娘亲们一定又要拿传统礼仪来压他了。

    他拉下她的手,将她手中握住的纸丢在地上。

    “我要-,现在。”如果不是为了要成亲,他真想引诱她逃出宋王府,如此一来,就不会再有人争着要抢她了。

    瑷玛的手攀上他的脖子响应他。她同样想念他,也同样想爱他。

    他抱起她。现在她是属于他的,谁也不准来抢!

    “瑷玛在哪儿呢?漓膺,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快把她交出来!”五道女声同时响起。

    “会不会在书房呢?”青儿像是着了魔般的叫道。

    花儿也跟着发疯的说:“不可能,应该是在后院!”声音渐行渐远,大概往后院去了。

    “漓膺,娘她们──”

    “别理她们!”他再度封住她的唇。她们最爱破坏他的好事了!

    两颗火热的心正沸腾着,呢喃着对方的名──直到天荒地老。

    靖慧被发现时,是不省人事的。她的耳朵受了严重的伤,幸好那股力量没再触及她,否则她的耳膜不仅会破碎,还会造成终生耳聋的遗憾。

    她不能相信,为什么瑷玛没有回来?!回来的只有她送给她的金项链,就握在她的手上。但她要的不是金项链,而是瑷玛啊!

    她询问过警察,他们说只有发现她一个人倒在血泊中,并没有发现其它人。

    而在她住院的那段日子,瑷玛的家人也不时来探望她,他们劝她要勇敢的接受事实,走出阴霾。

    她觉得很过意不去,他们失去瑷玛已经够悲伤了,还要让他们来安慰自己。

    他们都认为瑷玛已经死了,但她相信瑷玛还活着!

    所以出院后,她仍不停的寻找,她要弄清楚这个谜。

    于是,她再次到图书馆找出当时记载时光逆流的那本书,可奇异的是,那本书已经消失不见了,她询问图书馆人员,他们竟说他们没有这本书。

    不信邪的她又搭车前往阳明山,决定若是这次仍无所获,她就要放弃,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将瑷妈的事遗忘。

    眼看夜幕低垂,靖慧关上探测器,欲找个旅馆来投宿,明天养足了精神再继续找。

    这家旅馆的生意出其意料的好,设备一流,服务又周到,消费也公平合理,最重要的是老板温柔和气,才会招来如此多的客人投宿。

    靖慧洗好了澡,意外的看见一群来观光的女人奔向顶搂,年轻的脸上是那么的兴奋。不知不觉的,她也跟着跑了上去,这才发现,这家旅馆的顶搂是开放型的艺术室,等会即将展览古物。

    由于日本人最爱探讨中国的古文化了,难怪她们的情绪如此高昂。

    旅馆的老板似乎对她特别有好感,对她一笑后,留了个前面的位子给她。

    “听说这次要展示的是唐朝的文物!我们日本人最受中国唐朝的>吸>引了,所以盖了许多类似『唐朝式』的矮房子。”日本女孩们吱吱喳喳的叫着。

    旅馆老板慢条斯理的道:“今天要展示的是在两个月前挖出的唐朝画。

    据闻我的先祖十分擅长绘画,一日见到一对俊男美女,彷佛是上天完美的杰作,便央求为他们作画,后来才发现,原来画的人正是唐朝宋王爷贤伉俪。”

    旅馆老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靖慧。他对这女孩很投缘,彷佛今天的演讲展示是针对她般。

    现场所有人都听得津津有味。

    “请大家等会拍照的时候尽量少用镁光灯!请大家合作。”旅馆老板提醒着。

    瞬间,灯光暗了下来,只闪着幽幻的紫光。

    当画展示出来时,靖慧捂住了嘴,那美丽的女子及甜美的笑靥,不正是她所寻找的瑷玛?!莫非这就是答案?

    “好美的唐朝女子,只是她太瘦了,不符合那个时代流行的胖美女,但仍是很美!”日本女孩们赞叹道。

    靖慧的眼眶红了,忍不住在会场低低的饮泣,但迷蒙的视线仍紧紧盯着那幅画。

    那男子的目光是那么温柔…是王爷是吧?瑷玛可真会挑,中意的对象竟是王爷!

    靖慧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并非常以瑷玛为傲,她的娇弱打败了那些高胖女子,成了王爷夫人!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啊!

    她不会再悲伤了!她在心中低声道。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