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结束
    铁铮抬起的头一瞬间僵硬,他看见那个人胸前红了好大一片,那颜色,竟比自己身上的红袍还要显眼几分。美则美矣,却是落枫残樱、凄厉绝-,那小小的嘴角边,颜色也是一样。

    一个自己空荡荡的漂浮到半空;另一个自己使尽全力飞奔过去…抢在同时起身的魏清言前面紧紧抱住了那个身体。

    他听见师父的怒喝、看到师公的震惊,还有满厅的人们惊疑的眼神…可是…他的若叶,为什么会这样?五师叔哽咽的声音在说:“若叶…若叶只怕是不成了。”

    于是…之后的事,他再也看不到、再也听不到,他眼中只剩下怀里奄奄一息的人。正被他灌入真气的身子简直不似活人,触手处热如火焰,就像要燃烧殆尽,他收回手掌就开始不停的发抖。

    他一时间叫不出声音,怀里的人也说不出话,只是睁开双眼对他笑,可笑过之后又闭上了眼睛,他立刻像疯子一样大叫起来:“不准睡!若叶,睁开眼睛看看我…”

    有谁的手给了他一颗药丸,他怔怔拿著不知道怎么办,直到那个人打了他一耳光他才清醒过来,原来…眼前的人是五师叔。若叶的嘴闭得很紧,他含著丹药才能喂进去,带著血腥味的吻令他颤栗却不能离开,他一直一直…吻了下去。

    那了无生气的舌尖上,全是血的味道,突然有一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那是他的新娘,一身鲜艳的红衣,可她哭得很伤心,质问他怎可负心;清言没能拉住她,就开始劝她,她拿著剑倒在清言的怀里哭了;师父也飞身赶至,出手很快,指尖向他身上几处大穴点来,但他全无力气避开,眼睁睁任由风声席面;五师叔挡住了师父,然后跪在师父面前…大家都在大声说话,厅里变得好吵,他干脆站了起来。

    那把剑跟著他走,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却一点都不疼,只有凉凉的感觉…掌中握著的那只手动了一动,若叶又对他微笑了:“铮哥哥…我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是啊…我们再也不分开,不准睡著…我们还有一生一世…知不知道?”

    “…我…舍不得你…”“那就不要睡觉…跟我说话…若叶…跟我说话啊…”身边传来一声尖叫,那把剑斜飞出去直插在横梁上,红色的衣裳飘远了,只留下回声般的痛哭萦绕在山头,若叶的眼睛里也流出了透明的水珠:“…我…对不起…清媛姐姐…我应该…多撑一会儿…”

    “不关你的事。我们去找大夫治好你…若叶,不要闭上眼睛…看着我…一直看着我…”

    “…我…我好难受…喘不过…气来…”

    他连忙凑上自己的嘴唇,将一口长气缓缓送入,看若叶呼>吸>和缓了些,又再缠著若叶说话。

    身后再发生天大的事,都比不上怀中命悬一线的小人儿,只要能救得了这个人,他真的什么都愿意…可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明白呢?看到若叶倒下的那一刻,他明白了一切,可他宁愿没有这个明白的机会…为什么要瞒著他,他很生气却更害怕,他从来都害怕会有这么一天──原来不是自己多心,若叶以病重之身瞒著他仍然锺情于他的事,这清楚的体认…竟比一切担忧还要令他害怕。

    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五师叔的声音渐渐逼近:“铮儿!师父让我们三人保重!他日有空再回来看他…若叶怎样了?有没有事?”

    铁铮满是泪水的眼睛回头看着他,轻轻叫了声:“…爹。”

    林远道无声的点了点头,手掌抚上他肩背以示安慰,两人之间再无需言语,自然而然走在一路。

    他们的眼光都凝注在同一个人身上,不停的逗那个人开口说话,不远处有人目送他们的背影,嘴边挂起一丝开心又苦涩的微笑。看他们走着、说著,这悲伤的故事终于圆满,只是对那三个已经被原谅的人来说,下山的路…还太长…

    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