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生日礼物
    今天是七月十号,暑假中的穆野本来是玩的乐不思蜀,跟非两个人整天依偎在一起哪有不高兴的?可是今天例外,穆野的心头压着一块大石头,就是…非的生日啦,被一直搁置的礼物今天实在逃不掉了,硬着头皮送吧,虽然他也有一点怕。

    什么事会让穆野都面带难色?呵呵…自然是要被“那个”不过呢,答应过的事一定要做到,穆野这点骨气还是有的。他那里还是童贞呢,一想起来就要命,如果是别人…哼,敢对他提这个只怕要掉脑袋!可那个人是非的话,就没办法了,咬咬牙忍过去吧,一次两次,小意思。他最怕的…是非会从此喜欢上这个,以后时不时来一次怎么受得了?据他自己的经验而言,很容易上瘾的。神啊,保佑我一次吧,让非讨厌这件事,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想做!只安安心心的被我抱!阿门!

    正在想这些有的没有的,莫非的声音就传过来了:“野,我忘了拿衣服!”

    非在浴室里洗澡。刚刚在餐厅吃了饭,穆野坏心的劝非喝酒,因为从来没见过莫非喝过酒,酒量一定很浅,如果喝醉了,岂不是这个…那个…顺期后延?非自己喝醉就不算我赖帐了吧?

    谁知道…谁知道莫非的酒量居然不错,几大杯红酒下肚一点事没有,穆野甚至拉着他到酒吧接着喝,又试了几种调酒…天啊,莫非是越喝越勇,只不过兴奋了很多,本来没怎么提的事在外人面前就开始说,非要他履行承诺,而且好豪放,在路上就抱着他吻,贴着他的耳朵说想脱他的裤子…穆野活到二十岁,总算知道什么叫“自做孽,不可活。”

    一回到家,非立刻跑进去洗澡,说要“好好准备一下”穆野听得全身发毛,还要“好好准备”非到底要怎么整治他?

    “穆野!你没听到啊!”莫非的声音变大了,穆野只得拿着干净的大毛巾慢慢走进去,但愿非洗得高兴,洗着洗着就想睡觉…

    可惜…天不从人愿,莫非不但不想睡觉,眼睛还睁得很大,而且奕奕有神,好像在发光,更看着他说了一句语调非常娇媚的话:“野,我要跟你一起洗。”

    要是平常,穆野二话不说就扑过去了,今天…情况特殊,穆野很客气的笑道:“还是…不要吧,我怕你又不好意思。”

    “哈哈…不会不会,我好想跟你洗鸳鸯浴哦,野——”最后这个“野”简直柔媚入骨,穆野不能自禁的酥了一下,可接着就打了个寒颤。

    “快过来!好,你不过来我过来!哈哈…”莫非脸上红红的,笑着往穆野身上粘,手迫不及待的去解穆野的裤扣。

    “哇——非,慢点…”穆野抓住莫非的手,却看见爱人立刻变了脸。

    “野你是不是想赖帐啊!你明明答应了…呃…”打着酒嗝的莫非表情别提有多委屈,穆野暗叹一口气,连忙解释:“怎么会呢?我是…怕你着凉嘛,出去等我,我很快就出来。”(七月份怕别人着凉?完全是鬼扯!)

    “哦…快一点啊,我很想要你!”莫非又笑了,乖乖围上毛巾跑出浴室,美美的坐在床上。野今天好可爱,又请他吃饭又请他喝酒,而且喝酒以后野的样子就更可爱了,呵呵…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啊!(酒能乱性&壮胆,尤其对男人而言,莫非也是男人啊,呜呼哀哉的穆野!)

    一边洗澡,一边长吁短叹,穆野照着浴室里的大镜子为自己哀悼——这么美丽的身体就要被取走童贞了,唉!…还有,非完全没有经验,我的妈啊,会不会一个不小心把我搞得惨不忍睹?或者…非会第一次被我强x的仇?越发心惊肉跳的穆野仔细回想曾经对不起莫非的事。对了,好像还有一次很过分,要是非还记仇的话…可要是反抗,非一定会哭着指责他不守信用…不能想了,越想头越大,妈的,老子今天豁出去了!要奸要杀任他摆布!

    避无可避的走出浴室,莫非张开双臂,傻兮兮的对他笑:“野…快来!”

    “唉,来了。”穆野慢慢腾腾的移到莫非身边,**刚一沾床就被推倒,莫非手脚并用的压在他身上,嘴已经开始乱吻,还发出“啵”的声音:“…好好哦…哈哈…”穆野简直哭笑不得,非好像年龄倒退了不少,不过…还是很漂亮,红扑扑的脸衬着颜色更鲜艳的嘴唇,他不觉回抱住莫非:“非,慢慢来,别这么急…”

    “我知道怎么做,不准你教!”莫非恼怒的打断他:“…你好好躺着别动!我会让你很舒服的啦…”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穆野听话的放开了手,非今天真是…跟平常很不同。

    应该…先脱衣服,对!莫非很果断的拉掉穆野腰上裹着的浴巾,还有自己的,穆野只能听话的配合他,两个人立刻就象初生的婴儿一样光溜溜。莫非着迷的看着那身光滑的小麦色肌肤,虽然已经看过无数次,可今天的感觉好不一样哦,好煽情、好性感…

    三十秒以后,穆野很平静的陈述:“…非,你流口水了。”

    “啊?”莫非连忙捂住嘴,把嘴角擦干净,然后抬起腿跨坐在穆野腰上,上半身往下一倒,整个人贴着那片乐土,脸还不断上下摩擦:“好舒服哦…”穆野被他这么一磨蹭,某个部位马上就立正站好,两只手也很自然的滑上莫非肌肤细腻的luo背,还直接向下面的部位延伸…

    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快乐,好幸福,野愿意接受自己对他做这种事,本身就是莫大的意外,所以才会有这么完美的感觉吧,体力明明比自己强得太多,却甘愿让自己进入从未被开垦过的身体,也许只有野才会答应他这种事。

    良久之后,穆野翻过身与莫非正面相拥,体内残留的**和钝痛感使他微微皱眉,但他还不想起身清理,是非留下的感觉啊…所以,多留一会儿也没关系。把疲倦的莫非抱在双臂中,他轻抚莫非被汗水浸湿的头发。

    “很累吧?”

    “嗯。…野,你痛不痛?”

    穆野的脸又红了:“少废话…我好得很!”

    莫非微笑着亲吻他的唇,然后轻声的问道:“我怎么样?是不是…很差劲?”

    “还好啦。”穆野忸怩的移开视线,真是的,做都做了,还问那么多干什么,自己的反应非又不是没看到。

    “呵呵,野在害羞…”莫非好开心。

    “别说了啦,好烦啊!”穆野闷闷的发出抗议。

    “野,我想…”

    “你又想干什么?”

    “再来一次好不好?”

    “什么?”

    “答应我嘛…跟野做的感觉太好了,而且,我都让你做了那么多次…”

    “你觉得…很好?”

    “对啊!”完了!真的完了!穆野绝望的睁大眼睛,莫非的话还在源源不绝的钻进耳朵。

    “啊!这样吧,以后我们计数好了,一人一次轮换著做,不就公平了吗?我不会欺负你啦…”圣母玛利亚…耶稣基督…阿拉真主…达摩祖师…玉皇大帝…撒旦…白骨精…无论是神是魔是妖都好,重要的是谁来救救我?我不要啊…呜呜…

    穆野无声的呐喊基本上全是多此一举,莫非已经起身拿着笔到日历上打勾勾去了——野就用红色,自己就用蓝色…

    就这样,端庄又美丽的莫非,非常快乐的度过了他二十四岁的生日之夜。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