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每天跟平常一样上学放学,小哲的生活再度平静下来,他甚至不再经常出去夜游,在父母面前变回那个有点调皮但还是很乖的孩子。

    这样平静地度过了十几天,他以为会一直平静下去了,虽然许多个晚上他都会失眠,半夜里爬起来点燃一支烟。

    牌子是那个人爱抽的,他近乎贪婪地>吸>进它们的味道,这样就仿佛那个人就在身边,纠缠着融入彼此的血脉。

    又是一个失眠后的早晨,小哲挂着一对黑眼圈准备出门,父母好像都不在家,应该出门去买早餐和报纸了。看一看客厅里的挂钟,没有时间吃早餐了,小哲匆匆留了张纸条:“我上学去了!”

    上了去学校的吧士,小哲有点怪怪的感觉,手上拿着报纸的人有好几个都在看他,等他看过去的时候却又转移了视线。

    这种诡异的气氛一直没有消散,随着人流的增加越来越明显,下车以后的步行中也是一样,近处同校的学生还对他指指点点的。

    怀着疑惑走近校门所在的方向,一大堆拥挤的人群也很奇怪,好像很多都拿着相机,应该是记者吧,小哲睁大眼睛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是他!快上去…”

    一阵嘈杂的欢呼声让小哲往后退了两步,突然亮起的闪光灯刺痛了他的眼睛,向他围过来的那群怪兽封死了他的退路,许多话筒争先恐后伸到他的面前。

    “请问你和洛纵宇先生是什么关系?”

    “请问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请问你对那份报道有什么感想…”

    乱成一片的校门口聚集了更多围观的学生和老师,身在漩涡中心的小哲完全呆住了。

    在无数咄咄逼人而又不明所以的声音里,小哲真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好闭上眼睛拼命吼出一句:“让开!”

    短暂的寂静只维持了一秒,混乱的状态比之前更为激烈,纷纷开始直播报道的主持们各自把焦点对准那个十七岁的少年——

    “这位高中生的情绪十分激动,对于先前的报道不作任何评价…”

    “私情被曝光使他不知所措,拒绝回答任何访问…”

    大概明白了那么一点点,小哲很想从这场围攻中跑得远远的,但没有任何人给他让出一条道路,他只好尽力压抑想哭的感觉。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这场别开生面的围堵被一声尖叫破开:“哇!洛纵宇的车!”

    几乎只是一瞬间,那群怪兽又如操水般流向另一个方向,小哲摆脱开所剩不多的几个人想要突围,却在听到一个声音后转过头去。

    如此杂乱不堪的喧嚣场景里,他清清楚楚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小表,过来!”

    “…”记者们也停下了追问,面色兴奋地扛着机器拍摄,小哲慢慢向前走了两步,带着一副墨镜的男人很快就迎了过来,自然的伸出双臂把他搂在怀里,面对着众多媒体开口。

    “我是他的男朋友…就是这样。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过于直接的承认让媒体失去了期待与悬念,但还是有几个人紧抓着男人不放:“请问洛先生的婚期是否会推迟?”

    “请问洛先生对今天的股市变化有何感想?”

    “请问…”

    男人以堪称优雅的动作取下墨镜,对镜头露出一个疲惫而轻松的笑容:“婚约已经在今天早晨取消,其他的事无可奉告。请你们让一让,我们还有事情要办。”

    挥挥手不由其他人再接着追问,男人带着他怀里的少年快步向爱车走去。被护在那个温暖又宽大的胸膛里,少年悄悄抬头看向男人的脸,这个镜头被及时的抢拍下来,两个人相互注视的眼神就此定格。媒体们基本上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消息,不多时就纷纷鸣金收兵了。

    缓缓向前行驶的车子里,小哲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彻底回神,开着车的男人淡淡问他:“怎么?还没哭吗?”

    “…还没有。”

    “过一会你就要哭了…知道我现在带你去哪里?”

    “…我家?”

    “聪明!”

    小哲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很希望车速能再放慢一点,如果永远不到头该有多好,那样就不用面对他最怕面对的人。

    “怕了吧?想不想跟我私奔?”

    男人邪邪的语气逗得小哲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却只保留了短短的一瞬。有太多的话想问,只是不知道该先问哪一句,男人接着刚才的“提议”继续发话。

    “不考虑吗?那待会我可不帮你擦眼泪。哦…那个报纸你要看吗?还不错。”

    顺手接过男人手上的报纸,今日的娱乐头条是两个人闭着眼睛亲吻的照片。小哲第一次发现到,男人跟自己接吻时是闭着眼睛的,怪不得会被人拍照了还不知道。

    “…拍的有点模糊,不过你还是很帅…我看起来怎么这么小?”

    “你本来就是个小表!如果你爸妈告我的话…你就要等我了,怕不怕?”

    “…不怕。”

    少年平稳的说出这句回答,又在后面加了一句:“我们不要私奔,我们一起去求爸爸妈妈和洛叔叔、洛婶婶…他们可能会打你,但应该不会告你吧?”

    “呵呵…小表。伤脑筋啊…他们打我无所谓,要命的是他们会哭。你怕不怕?”

    “…嗯。”“…我也怕。但是怕也没办法,对不对?”

    男人又一次皱起他形状优美的眉毛,看了看身边同样皱着眉的小表:“不过,你也会哭给他们看,你要坚持得久一点,明白吗?”

    “那你呢?”

    “呵呵…我哭不出来,我只会挨打,我身体很强,没有问题的。”

    听完这一句,少年的嘴也撇下去了,用非常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男人:“那我要不要提前跟医院打电话?”

    “…你很想我进医院?狠心的小表!”

    “不是啦…我想开个玩笑让你不要太紧张…”

    “哼,早熟又狠心的小表!”

    小哲勉强笑了笑,情绪总算放松了一些,突然想起了什么而睁大眼睛:“洛纵宇——”

    “嗯?”

    “你是因为报纸上的照片才会被取消婚约对不对?”

    “…可以这么说。”

    “你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来找我!”

    “…不全对。”

    “停车!你还可以去找她解释,你如果不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

    “废话!婚约都已经取消了,还解释个屁?少跟我撒娇,我早就说了不吃这一套!”

    “不是的…”

    “我因为你被取消了婚约,叶氏的位子肯定也要让出来了…这个叫丑闻,我不可能再继续做下去,他们早就容不下我了,这次有机会搞我肯定不会放手。我只有你了,你还要跟我闹?”

    “…对不起。你后悔了吗?”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你呢?现在你应该不能在这边上学了吧?后不后悔?”

    小哲苦着脸摇了摇头:“…不。”

    “又是这个字…小表,别这么闷了,说点让你高兴的吧。”

    “什么?”

    兴趣缺缺的接上男人的话,此刻的小哲虽然得到了承诺却仍然很沮丧。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因为单纯的“喜欢”选择了自己,而是不得不屈服于偶然到来的命运。

    对于这样的结局,作为大人的小哲是不能抛弃对方的,一定要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陪他到底;但作为心底里还没有对爱情消失童话般憧憬的小哲,这个结局是那么无奈,毫不留情的抹掉了带着彩色梦想的最后一丝期待。

    也许真正完满的爱情是不存在的,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遥远而渺茫,自己所能抓住的,也不过就是眼前的每个现在,能够这样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吧。

    “小表…这么不高兴,你还真是难搞!我说…”

    男人似笑非笑的踩下刹车,伸出大手摸摸少年丧气的脑袋:“凭我洛纵宇的能力,要想把那张照片在登出来以前处理掉,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什么?”

    “笨啊你!果然是个小孩子…我以前那么多情人也没有被登过报纸,只有你的被登出来了,你还不明白?”

    “…你是故意的?”

    “怪不怪我?这段时间你的压力会很大,我没有先跟你说,因为你一定会舍不得爸爸妈妈。我很难这么快抢走你,只好先斩后奏了。他们要登,我就让他们登去,现在闹大了,你只能跟我一起走,你爸妈这么疼你,也舍不得你被人追着采访吧。”

    “你…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

    小哲又快要哭出来了,这种卑鄙的行为实在让人火大,男人却压住他乱动的身体低吼:“少废话!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你骗我!”

    “白痴!就算我骗你好了,我洛纵宇肯花心思骗你这个小表的一辈子,你还鬼叫个什么劲?”

    “…”面对这种超级自恋的老无赖,今年十七岁的纯情美少年小哲只有无语。呆呆的看着男人再次发动车子,小哲真的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喜欢这种家伙。

    “回魂!就快到你家了,你准备好眼泪再说,别到要用的时候就冷场!”

    “…”“怎么?哑吧了?”

    “…洛纵宇,我总算发现了你的真面目…”

    “嗯?”

    “你真是个坏蛋…比以前更坏了…”

    “呵呵,让小表崇拜是我的荣幸。”

    “我是说…那个时候,你骗我说什么都会赔给我的时候…”

    “哦…那个时候啊,呵呵…那时候我修炼的级别还不够。你不是也出卖过我,跟我爸说我带女生去宾馆的事,狠心的小表,害我被老爸打得半死!”

    “原来你知道…”

    做了坏事果然逃不过星星的眼睛,它们都在自己没有注意的时候告诉那个混蛋了,小哲偷偷吐了吐舌头,把视线转移到路的前方。

    回家的路就要到尽头,等着自己的路并不好走,还好…那个混蛋会陪自己一直走下去,那样就什么都不怕了。

    路还那么的长,路上的自己也一定还会哭,只是每一次哭泣的时候,那个混蛋都会在身边吧,即使他不会为自己擦掉眼泪,还可以尽情流泪就是幸福。

    这样平静的想着,少年不自觉靠近了身边的男人,惹得男人爆发出不悦的大叫:“找死啊,靠这么近!我在开车!”——

    本文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