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女人是男人的学校(下)
    (十一)那年头的自费生穷就一个字,大多数全靠课后努力打工补贴开销。俺家那时还算可以,爸妈姐给了一点钱,但和现在的土豪官二代比远不止十万八千里。

    俺姐心中有她的小九九,她盘算给俺找个同伴合租一间房,互帮互助搞合作,省房钱又省开支。把琳达弄来徐阿姨家的,不是别人正是俺姐。

    琳达是俺姐中学老师的女儿,也是她的小学妹。她爸原是工程师,俄罗斯人,在她十四岁时,她爸不幸在一次车祸中去世。她家并不宽裕,她能出国留学全靠国内外亲友的资助。老师请俺姐帮琳达找个实惠的住处,姐满口就答应了,但她事先没和俺抖露一个字。

    琳达来的时候俺正好出门办事。她前脚刚到俺后脚就进来了。一见面她给俺一个大大的意外。她长得人高马大,一头棕褐色的头发,白皙的脸颊上一抹谈谈的自然紅,细长的眉毛下一对淡蓝色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小小的鼻尖微微翘起。

    她用深深的眼光打量了俺一下,主动走上前来,说话声嘎嘣儿脆,带点儿东北口音。

    “嘿,我是琳达。”脸上绽开的笑容很阳光,两个小酒窝圆圆深深的。

    记得那天她上身穿白色的v领短衫,深深的奶沟,结实的胳膊。下身是一条黑色运动短裤,紧绷着发达饱满的屁股,大腿粗壮小腿笔直,走起路来一阵风,和俺姐能有一比。

    俺姐从机场把她接来后,和她聊了一会后,就把俺拽到一边说:“对她好些,要像个爷儿们。”

    姐的么娥子瞒不过俺,她打算把俺和琳达撮合在一起,那就半斤八两的,既不会打小报告让爸妈纠结烦心,也不会常去叨饶她了。

    “她可是黄花丫头,小心别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到时候我可不管,别怪我没提醒你!”她一本正紧地揪着俺耳朵说。

    其实俺对心上人的标准早己铁定,长得要像小初姐,如果像俺姐那样的假小子,指定不靠谱,小时候被欺负还不够多么。

    一开始那会儿俺对琳达敬而远之,心想非俺同类必有异心。虽然不是一个系,但两人同在一个学校,同任一个屋檐下学习生活,她的事常常莫名其妙就成了俺的事,自然而然帮她出谋又出力。课余周末还和她一起出去购过物吃过饭,俺掏腰包买单她硬是不让,坚持要搞aa制。

    她比俺还小一岁,但比俺姐还俺姐,说话做事大大咧咧随心所欲。同路并行时,她走得快手甩得远,甩到俺的裆裤处,俺忍不住就提醒她一句。

    “碰了下你小弟呗,咋啦?”??她满不在乎地怼俺。虽然嘴上没说啥,但俺心里暗想,得找个机会报复她一下。

    房东阿姨挺随和的,看得出来她挺待见俺,常对俺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是吗?”,惹得琳达哈哈大笑。

    那天去学校走得急没锁门,赶巧下午学校没课提前回家,一进门就听到卫生间有流水声,以为水龙头沒关紧上,赶紧推门一看,刚洗完澡的琳达赤裸裸湿溜溜正巧迎面撞来。她一见是俺,急忙抱着胸部,喊道:“别看!”

    她的脸涨得红红的,那种羞涩紧张的反应,和她平时大大咧咧满不在乎架势,整个就像变了个人。

    俺看过小初姐漂亮的身子,但此时两眼被琳达的光身子紧紧吸住了!宽宽的肩膀深深的锁骨,挺翘的屁股和强壮的大腿,细廋动人的小腰,笔直修长的小腿,脚踝处突出脚筋。身上的水流过隆起的阴阜,浅棕色的阴毛湿漉漉沾满水滴。

    她用右手推俺出门的一刹那,露出右胸的大奶子,大大一颗奶头凸起在高高耸起的奶子上。她见俺盯着她胸口看,急忙遮住说:“你往哪儿看!”

    俺就纳闷了,捂上不捂下的,难道上面比下面就更要紧,这对下面不公平嘛!

    那天楼下浴室的淋浴头突然出了故障,她见门没锁就跑上楼来洗澡,沒想到让俺撞了个正怀。她披上浴衣走出卫生间后,“这一次就算了,以后别瞎看!”忿忿地用手指着俺“早看到了!”俺嘿嘿一笑。

    “看到啥啦!”她两眼瞪圆了。

    “胸前那·····,”俺急忙后退两步说:“没···也没看到啥!”

    “叫你坏!”她一个箭步就冲上前来,挥舞着两个拳头在俺头上一阵敲打。

    俺被她逼怒了,一下就抓住了她的两只手,两人就扭扯起来。

    两人都是人高马大的,阁楼低矮手脚施展不开,俺就顺势一倒,把她拽倒在床上。先下手为强,俺一把就扯开了她的浴衣,吓得她赶紧抱住胸部。俺趁机捧住她涨红的脸,她把脸扭来扭去,但被俺的两手紧紧捧住,接着俺就用嘴唇封住了微微张开的嘴巴,她想说啥却呜呜的说不出来,这会儿俺反正啥也不想听!

    俺的胸部压住了她抱在胸前的手臂,让她两手施展不开。俺趁机一只手滑过她高高的阴阜,摸到了她的浓密阴毛下面厚厚软软的两片大阴唇,她的屁股剧烈地摇摆晃动,大腿内侧紧紧夹住了俺的手。俺抽出手来脱掉自己短裤。

    她一见看俺那硕大硬家伙高高翘起,就像奔逃中被人抓住的小兔一样,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睛里闪出一丝惊恐。

    “你放开我吧,我认输了还不行?你把我压得快透不过气了!”一种完全不像她的口气。

    胜利来的太快太意料了,俺一阵兴奋得意但也有点儿奇怪,平时从不示弱的她咋就这么快就投降了?隐藏在记忆深处小时候被俺姐坐在屁股下所受的羞辱,看到了琳达求饶后,一种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

    看她被压得很痛苦,就问:“干嘛老捂着胸口,把手拿开不就行了!”

    “就是不想让你看嘛,你松开,我就··就·松开。”

    她把捂在胸前得手挪开后,俺一看惊住了,左边胸口右一道深深长长的暗红色伤疤!是那次车祸留下的痕迹,她爸在那次车祸中走了,她侥幸地活了下来!

    “不让你看,你···你非要!恨死你了……!”声音中带着哽咽。

    俺心中一软,把她完全松开了,上脑的精虫也一下子全部退了回去。

    “这···这是咋回事?”一出口俺就后悔了,这下揭开了她心里的创伤。

    果然她捂住脸一句话不说。俺想抱她安慰她,可她摇晃着肩膀不让,接着就呜咽起来。

    俺就怕女人哭,一时就没了主意。想用纸巾给她擦眼泪,可她还摇着头不让,一个劲地抽泣。

    恰好这时徐阿姨突然推门进来了!她一到家就听到了楼上有些大动静,想来上来看一下,见门没锁就直接推门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好事!

    就像被人从被窝里捉奸一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琳达急忙掩睡衣,俺就惨了,全身一览无遗!

    徐阿姨忙不迭地道歉:“不好意思,不晓得是、、、没事的,没事的!”

    急忙下楼去了,琳达也随后跟了下去。

    就像一盆冷水浇头,惨重的教训啊!防火防盗防阿姨,随手锁门要严肃要认真,万万不能再不能再粗心大意!

    (十二)徐阿姨一字没提那天发生的事,俺实在憋不住了,就跟她解释,说咱俩那天其实啥也没做!她笑笑说:“没关系的。琳达老早同我说过了,你没有欺负她。”

    周末时她说有事要出门几天,交代了一下就匆匆走了。

    当天晚上俺约了琳达去外面吃饭,聊着聊着两人就动了真情,相互敞开心扉透了底。

    她出国前,喜欢上过一男生,那男生家里很有钱,但很势利,反对男生和她来往。最后只能偷偷相会。临行前的晚上,她主动约了男生,想把自己给他,可男生偏偏太紧张不争气,居然关键一刻软了没进去,让她很失落,出国后也一直没和他联系。

    俺和她说了与小初姐的往事,她听了挺感动,眼睛都红了。她让俺看到了她真正的一面,一种独特的妩媚和风韵。

    “咱俩就做朋友吧!”俺鼓了鼓勇气向她提议。

    “你确定咱俩在一起就会开心?”

    “保证让你开心!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颗钉!”

    “说的好听,前两天还····把吐沫都弄到人家嘴里了。”

    回家后俺拉她进房间,她有些犹豫但没拒绝。进屋后俺就抱她亲她,她也没反抗,最后俺脱她衣服时,她挣扎了一下,看俺铁了心似的要她,她就同意了。

    俺怕她临阵变卦改变主意,顶起牛来不好对付,决定速战速决。

    把她放倒床上后,立即叉开了她的结实的大腿,抱起了圆圆的两瓣屁股,勃起的阴茎直奔她的阴阜,进入大阴唇厚,感觉到龟头触到一个湿热的凹处,不管三七二十一,扑哧!一下硬捅了进去。

    干涩的阴道被阴茎捅进后,她的整个屁股和大腿内侧上的肌肉一下就绷得紧紧的。她的嘴巴紧闭着,鼻子里嗯哼了一声。能感觉到她疼得抖了一下,看却没叫出声。脸上的表情是一种如赴刑场慷慨赴义的坦然,让俺见证了战斗民族后代的那种大无畏的风采!

    她的阴道没有完全湿润,但还是顺利地把将俺的阴茎整根融入。过了不一会儿俺就感到阴茎周围湿润溜滑起来。和小初姐有些不同的,是俺的阴茎第一次感觉到阴道里那一层又一层的肉褶子,每当龟头遇到肉褶的阻力时阴道就收缩一次,最后把整根阴茎包紧吸牢,感觉到想拔都难拔出,整个都被紧紧吸住了!

    俺竭尽全力抽动着阴茎,把龟头抽到阴道口又快速插入,一次接一次,每一个来回,琳达的屁股的肌肉和会阴处都会收紧一次,两条大腿死命夹紧俺的两胯,两手在俺的背后不住地的敲打抓摸,身子和俺同步上下晃动起伏,紧张剧烈地几乎能听见她的心跳声。

    突然间她的阴道连续不断像抽筋似的剧烈收缩,阴茎被紧紧吸在了阴道最深处,她的高高隆起的耻骨往俺小腹底部猛地一顶,强壮的大腿死死扣紧的俺的腰部,脸上紧张的神情,就像坐在过山车上从高陡处急速下滑,牙齿紧紧的咬着,那一刻她全身僵硬好像生命都定格停止了,就剩阴道中液体一股股泊泊涌了出来。

    俺也做了最后的挣扎,但神经的高度紧张终于使俺再憋不住了,精液一股股喷射进她的阴道,白白浓浓地顺着阴道里泛滥出了湿淋淋的阴道小孔外。

    俺伸手一摸她屁股下面的床单,湿了一大片,但却没见一滴鲜血。俺要给她擦擦,她摇摆着屁股不让擦,说:“腥腥的你别再粘手了,赶紧松开吧,我得要去尿了。”说完后一跃而起,两手紧捂着阴部,急冲冲地奔进卫生间。

    俺从背后看到她扭动着圆翘的屁股和那道深的一道屁股沟,俺的阴茎又开始硬了起来,但猛地觉得龟头有点胀痛,低头一看才知龟头的冠状沟比原先更加膨涨了,周边一圈的颜色由原先的深红变成紫红色,尿道口也变得通红通红,俺才明白战斗是何等激烈。

    但见她的脸上容光焕发,兴奋的脸蛋像成熟的白里透红的水蜜桃,妩媚的微笑使两个小酒窝看上去更圆更深了,小小的翘鼻头也变得的通红,像喝醉酒那样兴奋。

    长时间积下的精液终于一泄而空,俺顿时浑身上下大汗淋漓,浑身骨头就像散了架,松软地伏倒瘫软了。

    (十三)俩人相拥而睡,一觉醒来时太阳已经老高。醒来时突然想起俺姐的警告,忍不住就问她会不会大肚子,她倒是满不在乎。

    “尿尿时全尿出来,又冲洗干净了,应该会没事的!”

    俺看她和小初姐第一次做后的惨况大不一样,就问:“那你疼不疼?”

    “放别人就惨了,还不让你整死!我还能对付,别说···挺刺激的!”那种大大咧咧样子又回来了。

    俺说自己胀痛得厉害,她听后二话没说,抓起俺阴茎看了又看,吐了下舌头说。

    “难怪老是鼓鼓囊囊的,还真是比别人的大!”又摸了摸红肿的龟头说:“把我弄的好疼,是要付代价的!”

    那晚虽然龟头紫红肿胀,但俺还是想要,她坚决没让俺做,俺就只好放弃了。

    俺让她的双腿分开,说想看看她的下面是啥情况,她说迟疑了一下,同意了。

    她的阴毛是浅浅的棕色,很浓密,布满了隆起的阴阜。厚实的两片大阴唇已经紧闭,大部分小阴唇还藏里面,只剩头上一小块稍稍探头而出,形成一个p形,一颗粉红的肉豆就在p型小阴唇的顶端。

    拨开小阴唇一看,的确和小初姐不一样。阴道口圆形凸起像一个血玉指环,环壁中间较厚,滋润的玉白色中渗着血红色。俺用手指顺着小孔周边转了一圈,没见任何迸裂的口子,只有大量的白色液体浸漫在肉玉环周围。俺不由自主地用舌头顺着阴道口嫩滑的肉玉环绕了一圈,从阴道流出一股温热的清液,酸酸的,又像一种特色奶酪味道。

    俺又用嘴唇嘬吮住她那p型小阴唇的凸起的小肉嘟噜,她的结实的屁股使劲摇摆研磨起来,把俺抱在她屁股下面的手夹在床单之间,差点把指弯处的皮磨破。

    但她被俺添得很亢奋,使劲用手摇俺的脑袋,品尝的第一次口交的乐趣,俺也是第一次为女人口交,此情此景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都说万事开头难,但床上的事情往往是开头不难后头难。既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星期一琳达从学校回后就感到下身剧痛,疼得走路都弯着腰,接着发了高烧,一向风风火火的她,立马歇了菜,把俺和徐阿姨都吓蒙了。

    幸亏徐阿姨有经验,带她去妇科诊所检查,结果是尿道感染。她后来告诉俺,医生说她的处女膜特别厚,将来在性行为时要特别当心,一旦被弄破就会有大量出血。她的尿道也特别接近阴道口,在性行为中容易感染。俺听后心里的五味杂陈,有多懊丧就懊丧,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徐阿姨是个热心人,帮俺一起端汤送水照料琳达。打针吃药加上她的天生体质就好,几天后她病总算好了起来了,病一好她的例假也跟着就来了,老天保佑谢天谢地,这一篇总算翻过去了,咱俩都松了口气,好悬!

    (十四)可祸不单行,琳达的病刚一好了,就接到北京打来的长途电话。那时国际长途话费很贵,俺知道肯定要出事。果然她妈得了重病,正在医院昏迷不醒。爸爸去世后,琳达一直由妈妈照顾,和妈妈的感情很深,她一听就坐不稳了,急着要回国探望。俺姐给她买了机票,两天后她就飞北京了。去机场送她时俺叮嘱她早些回来,俩人紧紧拥抱了一下。

    “别但心,我会给你来信的。”她说完就快步流星走了。

    可是整整三个星期过去了,没收到她一封信。焦急地又过等了一个星期,总算收了她的一封长信。

    她说要休学一段时间,照顾住院的妈妈。家中本来就不宽裕,为她出国还借了债,妈妈的额外的医疗费负担很重,更是雪上加霜。好在她原先追她的男友自己开了公司,主动帮琳达妈付了些额外医疗费用,还恳求琳达去他的公司。

    她说如果将来回不来,让俺不要等她了。和俺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她很开心很难忘,一定会后会有期的。

    俺郁闷了好几天,茶不思饭不想,徐阿姨早知道俺和琳达的关系,便安慰俺说:“勿要紧,她会回来的。”

    那天下了大雪,俺从学校回家。路上就感到不对劲了,头晕眼花跌跌跄跄进门上楼梯时头重脚轻眼冒金星,一脚踩空身体楼梯上重重滑了下来。入冬那会儿学校闹流感,其实俺就被感染了,发过低烧但抗了过去了。在国内那会儿感冒发热对俺从来不叫病,没想到对付国外的流感就不行了。

    徐阿姨正好在家,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大惊失色叫道:“你怎么啦?”她见俺满脸通红,一摸俺脑袋说:“哎哟,勿好啦,你发寒热啦!”

    她赶紧给俺姐打电话,左打右打就是沒人接。原来姐和男友度假去了。这学期结束后俺还沒来及办医保,那年月出国自费留学,全靠课后打工补贴开销,但这哪儿够医院昂贵的医疗费。

    幸好她在上海幼儿园当老师时学过一些护理,懂一些中医疗法,她要俺别担心,她知道该咋做。

    那晚高烧发到四十多度,心想可能要挂了,也好,挂了就挂了,总比这般受煎熬強得多!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

    幸亏她端汤送水照顾,房间里喷了许多中药消毒水,又给俺也灌了不少解毒汤汁,还给俺用中药泡水给擦身退热,连大腿根裆处都有些药香味。

    两天后的晚上,俺突然觉得全身大汗淋漓,头脑顿时一清,耳边的听到座钟铛铛敲了整整十二下,子夜时分高烧忽然神奇退了下去。那时她还沒睡,见俺醒来就摸了下俺的额头和脸庞,说:“退烧了,喝点面条汤,好哦?”俺这时才觉得有的饿了。

    她见俺要起来,急忙摁住说:“别起来,我给你来拿。”她坐在俺床边上,身体和俺贴得很近。俺忽然闻到了她身上一股成熟女人气味,大概叫女人香吧,让俺心头涌上一股暖暖的热流。

    虽然刚刚出了身大汗退了烧,四肢还是酸酸软软的,但阴茎弹了起起来。因为没盖好被子,大裤衩高高撑起了大包。

    因为离得近,被她白嫩的手软软地碰到了一下。俺赶紧后缩了一下,盖上被子,她像个小女孩似羞红了脸,有点儿尴尬地说:“不好意思,不是故···故意的。”她让俺好好休息就匆匆出去了。

    过了几天后俺基本就沒事了,生活恢复了正常。

    周未时,她让俺一起去超市购物。当时俺己有了驾照,手痒痒的俺每次都主动给她当司机。割草扫雪倒垃圾等粗活,也基本让俺包了。课余周末时还帮她处理一些文书信件,还一起去图书馆借书看杂志,去餐馆吃过饭,看过几次电影。

    她待人随和但并不随便,是个矜持合蓄的女性,对男女之间的事也很谨慎,有时还会腼腆害羞,像小女生那样红脸。

    日久生情,当然不是那种日。一向说话谨慎的她,向俺叙述了她的些往事。

    原来她的第一次婚姻很不幸,前夫是个医生,因和女病人通奸被关了监狱。离婚出国后,爱上了以前的男同学,和他同居了一段后才发现他是有妇之夫。之后因工作上的失误差点被解雇,男上司趁机占有了她的身子,无奈之外她只能忍了。

    俺很同情她的遭遇,觉得她缺少的是男人真正的爱,但俺却无能为力,只能把她当家人长辈,尽量帮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看得出来她内心喜欢俺,却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十五)那天俺姐打来电话,说要和男友去欧洲一段时间,让俺搬到她那里去住。能省房钱当然是好事,俺就一口就答应下来,马上向徐阿姨说明了情况。

    “你帮我那么多,真的想………”她的眼眶有些红了。

    “没啥,都是应该的,谢你还来不及呢!”俺急忙安慰她。

    “也许这是缘分吧。”她眼里露出浓浓的温情。

    俺不由自主地拉住了她的手,就像和老妈告别那样,她脸颊上顿时起了晕红。

    “还会回来吧?”她关心地问道。

    “这···也许会的。”俺不确定地说。

    “其实我们两人也可以做好朋友的。”她脸上起了一抹晕红。

    “咱俩应该算忘年交吧。”俺说。

    “是···是的,你要能……给我一点点就好啦。”

    从她绯红的脸和羞怯的表情,俺就读出了她的真实内心。

    说实话俺那次发高烧,要不是她的精心照顾,真不知现在会咋样呢。真想报答她一下。但毕竟她比俺大二十多岁,要和她做那种事,传到俺姐的哪儿,还不把她活活笑死,再要让爸妈知道了,还以为俺变态乱伦,后果也不可设想啊!

    她见俺犹豫不决的样子,怯怯地说:“是···是的,有些事是不好勉强的。”

    搬家前的晚上,她特地做了几个拿手的菜。那顿晚饭俺吃得特别香,两人都很开心。饭后,她用一种很复杂的的眼神看着俺,鼓足了勇气说:“你以后再来住,就不要给我房钱了,你帮我做了那么多,需要钱的话可以问我要的。”

    “咋能要你的钱!为你跑了些腿都是应该的,以后再来住房钱一定要给的,一码归一码!”俺肯定地回答。

    “真的不用给钱了,只要答应给我一点点………”

    “你是说···爱?”

    “是···是蛮想和你好,可是·····。”她腼腆地涨红了脸俺的心跳加快了,一时也不知说啥好。

    “不要担心,我决对不会说的。你以后再有女朋友,我马上就让出来,如果你还能想到我,也给我一点点,好吗?”紧张期待的眼睛里有一丝哀求的眼神。

    俺心中七上八忐忑不安,说:“让想一想。”

    “好的,好的,我会···会等的你。”

    道了晚安后,俺就回房间去了。

    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俺生病时她的关心照料,这是一定要是报答。但和这种年纪的女人做爱,会不会是乱伦?真没想到,平时看上去端庄矜持的她,会提出这样大胆的赤裸裸的要求,这肯定需要一般女人没有的难以置信的勇气。

    如果直接拒绝她,肯定会使她极度失望,俺又感到有些内疚。想来想去也没个理出个头绪,不知咋做才能两全其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是清晨时分,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和呼吸声,床边坐着的竟是她。

    俺心跳立即加快了,身体里男人的原始性冲动不由自主地被焕发了。更惊奇的是,时光仿佛倒流穿越,两年前和小初姐的一幕重演,但是男女主角换了个位。

    她脱去了睡衣,拉开了被子,像个圆圆的肉球一溜就溜进来了。俺打小就喜欢裸睡,她圆润的肉体溜进俺被窝后,俺马上感觉到了热呼呼的女性荷尔蒙的强烈的气息。

    虽然俺的意识很清醒,但身边这个温香女性的肉体无论如何也无法抗拒了。

    脑子里忽然想起了老炮儿的一句话:管不了那么多了,是死是活屌朝上!

    俺灵魂出了窍!不管是真实还是幻想,是美梦还是噩梦,是束缚还是放纵,道德还是堕落,到了这一步,神马都是浮云,神马都没有卵有用了!

    “去你房间好吗?”也许是当年和玲姐那一次的心理阴影作怪,俺不想和她在自己的床上做。

    “那···你同意了?”她急切地问。俺点点头说恩。她像小女生那样,脸上一片徘红。绽开了笑容。

    “来,我带去你我的房间。”

    她拉着俺的手,两人一起下了楼。

    她的房间家具摆设简约精致,浓浓的成熟女性的品味,给人挺舒服的感觉。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张宽大的带篷帐的铁架床,一眼便让人想入非非意淫满满。

    她在床上躺下了,胖胖的手臂和肥肥的大腿张开,摆出了一个大字。她虽然矮矮的个子但非常圆润丰满,屁股上鼓出圆嘟嘟的肉,两条胖胖的大腿和一对与娇小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硕大乳房。

    俺的身体重重地压在他身上,可她完全不在乎。女人身体真是神奇,就像大地一样,再重的大山能承受,再多的雨水能吸干!俺发育时胸前和奶子的地方就长了些胸毛,感到她湿热的的舌头,正舔这俺胸口和奶子边上的细毛!

    她伸出白白胖胖的胳膊搂住了俺的脖子说:“先亲亲嘛……!”

    她娇软地说。白胖的胳膊吊住了俺的脖子,翻身就骑在俺的肚子上。小白雀斑翘鼻头蹭着俺的脸,兴奋的泪水和一丝清涕滴到了俺的脸上。

    她把温湿的嘴唇紧紧贴住了俺的嘴,水津津舌头伸进俺的嘴里,让俺的舌头和她暖暖嫩嫩滑滑的小舌头搅成一块,相互吸吮了老大一阵子。

    俺慢慢地把她胖乎乎的大腿抬到俺的腰间,两手抱起了她两瓣白软软圆鼓鼓的屁股。和琳达的相比,她的阴道长度似乎短了一截,阴茎不能整根插入,只能用龟头在她的阴道里急剧磨擦起来,发出唧咕唧咕的声响,一时间俺回想起当年玲姐逼俺做的那一次,阴影顿时笼罩了心头。

    她见俺蹇着眉头,便问:“是底下水太多了,我擦一擦好吗?”她起身拿来了一块热毛巾。

    圆嘟嘟的大屁股反坐在俺肚子上,用湿毛巾仔细擦了擦俺两粒卵蛋,然后逮住了蹦蹦乱跳的水淋淋的阴茎,手指头沿着龟头的肉冠画了几圈。

    “屌屌老清爽哦”她气吁吁地说。

    不知她是啥意思,也许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阴茎又重返清纯了?

    也许俺的这位小弟确有不同之处吧,她看俺与小时候俺妈给俺洗澡看到俺鸡鸡时,复杂的表情几乎如同一辙。

    当她撅着屁股对着俺时,她的整个阴阜全部暴露在俺眼前。一股成熟女性咸骚的气味,从她微微的张开的两片肥厚白嫩的大阴唇里面传出来。

    弯卷的阴毛不浓也不密,一眼就能看到整个阴阜。咖啡色的小阴唇从她两片大阴唇当中的开缝处微微探出,褶纹处闪着晶莹水珠状液体。

    拨开小阴唇一看,阴道开孔处的嫩肉全不见了,只看见一圈爆开的肉瓣瓣,阴道内部白色液体一股一股汩汩流出,透过小大阴唇一滴滴落下,把俺肚子上弄得湿乎乎的。

    一种悲哀顿时涌上心头!忽然想到了小初姐和琳达,难道她们今后也会变成这种模样,真是不敢想象!

    就在俺伤感的时候,阴茎被她的两片肉嘴唇抿住。龟头在嘴唇和舌头翻卷摩擦下酸酸麻麻的,尤其是当舌尖舔到尿道口时有一种奇特的酥痒,阴茎在她口中摩擦数次后蛋蛋里就涌上一股热流,再下去有些撑不住了,噗的一下就从她嘴里抽出阴茎。

    她扭转身子抬起屁股,早已浸淫大开的阴道口,正好对准了高昂直挺的阴茎,扑哧一下!龟头一下就进去了,当龟头顶到了阴道底部的宫颈口的那瞬间,她整个下身忽然顿了一下,就像受到重重的撞击,就在同时一股浓浓的精液终于喷射而出。

    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噢!热!酸!酸……!”

    俺慌忙坐身来,把她整个放到了大腿上,说:“怎···怎么了?”

    “不……不要紧的,不要拿出来。”

    感到屁股下面水凉凉的,是阴道里一股股黏稠的混合液体阴道口里倒流出来,沿着俺的大腿根流到屁股下,把床单弄湿了一大块。

    但她坐稳屁股纹丝不动,两臂牢牢抱住俺的腰,两眼眯缝满脸绯红,连小俏鼻子的几粒雀斑都变红了,把脸紧紧贴在了俺的胸口,生怕俺要跑了似的。

    “不···不要拿出来,在里面多摆···摆一会,暖···暖烘烘的,很惬意的……!”

    她气喘吁吁地把整个身子像个小猫一样偎依在俺的肚子上。阴茎已经疲软了,但始终有一半没滑脱出她的阴道,就像被黏住在里面和她的阴道融为一体了,就这样她瘫倒在俺的身上久久不愿离开。

    “我要和你好,一直和你好………”她口中喃喃地不知说了多少遍。

    (十六)第二天告别时,她动情地拉着俺的手说:“不要忘了我,给我一点点,好吧?”她眼框里噙着眼泪虽说是一个城市,俺姐家离她家很远。俺搬出后她打过几次电话给俺,有一次半夜打来电话,哪壶不开提哪壶,提到那一晚发生的事。

    “想···想那次···暖烘烘的,真的是很惬意………”她动情地回忆。

    她问俺有没新的女朋友,听俺支支吾吾的,也没多问。后来她约俺几次,全被俺找借口推脱了。俺姐回来后,俺找了新的住处,两人的联系渐渐少了下来。

    后来通过一个很偶然机会知道了一件很揪心的事。俺离开之后,也就是那晚不久,她就怀孕了,但她压根儿就没和俺提过一个字,自己一个人去做了人工流产!但愿这和俺没有关系,但直觉告诉俺,她越是没和俺提,越是和俺有关系。

    那一次不伦之夜,让俺始终生难忘。一个矜持稳重的成熟女性向一个初出情庐的男生提出赤裸裸的性爱要求,这种世俗禁忌遭人非议的的偷情做爱,需要多大的勇气、决心和激情!

    从她身上俺懂得了造爱的终极目标,就是激起内心对爱的渴望——激情才是王道!

    (第一部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