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断情曲】第三十三章 一池春水
    【断情曲】第三十三章一池春水再次出现在江少枫面前的两名美婢,各穿了一件轻纱长裙,曼曼纱幕内,浑圆坚挺乳球隐现,尖尖嫩红樱桃半掩,风流香脐下影影绰绰看不清桃花幽谷真实面目,半遮半掩间优胜赤裸相呈。

    江少枫胯下怒龙顿时觉醒,将短短的绸袍定了个大包。

    左奉化笑道:“还是年轻人好啊,像我这个年岁,不行啦……施儿,你去伺候邱爷。”

    两女身上纱裙颜色不同,一袭粉红纱裙的施儿期期艾艾道江少枫面前蹲了个万福,再抬头时脸上蓦然木讷已然消失,带着两个酒窝的笑颊妩媚动人,行过了礼。施儿傍到江少枫身旁,一对弹性十足的少女椒乳紧紧贴着江少枫半裸的手臂,媚声道:“邱爷,小施儿一会儿伺候爷吃饭,您有什么吩咐的施儿都一定照办。”

    有这么一个可人美女相伴身边,江少枫头一次和另一个男人同做下流之事的恶心厌恶也少了不少。虽然他也知道少女所为并不一定是心甘情愿,可这种环境下,露不得一丝不快,违心调笑道:“什么吩咐都可以吗?”

    施儿不知是专门训练过还是天生媚骚,狐媚的双眼白了江少枫一眼:“邱爷好坏,明知故问,人家还不是什么都会依了邱爷。”又道:“对了邱爷,您是喜欢施儿叫您爷呢,还是叫哥哥呀?”

    江少枫假作歪头想想,道:“这么水灵的可人小妮子,还是做妹子的好,叫声哥哥来听听。”

    “哥哥……”甜的发腻,媚酥入骨的一声一声惹得已经偎在左奉化身边的昭儿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娇笑,她身上穿着和施儿样式相同的水绿纱裙,向主子撒着娇道:“老爷你看施儿,又开始骚上了,肯定是又想挨肏了。”

    施儿紧抱江少枫臂膀,开始和昭儿斗口,吐吐舌头,做个鬼脸道:“你个小骚妮子才想挨肏呢,一会儿让我家哥哥干死你。”

    江少枫心中一动,昭儿明明在左奉化身边,怎么施儿又说要我去干她,此间龌龊,恐怕不止于此。

    昭儿一脸得意,毫不介怀,先踮起脚尖在左奉化脸上脸上亲了一口,才道:“我便是想挨肏,想得水儿都流了,老爷一会儿好好肏肏昭儿,好不好?”

    左奉化在昭儿翘臀上拍了一巴掌,笑道:“两个小浪蹄子,又口无遮拦,也不怕人笑话。”

    江少枫心道,都已经脱成这般,还怕几句口舌挑逗,这左奉化也忒做作。

    昭儿夸张地捂着屁股,哀声道:“好疼啊,老爷一点都不疼昭儿。”

    左奉化摇头笑道:“拿你们没办法,行了,兄弟,边喝边聊。”

    水池边上摆了一张方桌,两边条凳只有两条,桌上八样精致菜肴并碗筷都已经摆好,两边各一壶酒,量并不大,江少枫算算如果不再舔酒的话,自己的酒量应无大碍,不必用上那逼酒之法。左奉化那边酒盅里,里面碧澄澄一杯酒已经斟满,而江少枫这边酒盅却空无一物。

    左奉化也不客气,讲酒盅端起来一饮而尽,才道:“上了年纪,不用点药酒恐怕还真不行了,兄弟见笑了。”

    江少枫道:“左大哥跟我还见外,自家兄弟有什么在乎的。”

    左奉化一招手,两女立时会意,各自提起酒壶为身边男人倒酒,这一餐的风流旖旎,是江少枫从未想到的。

    蝉儿和环儿两名美婢又回到了餐桌不远之处,环儿手中还抱着个琵琶,乐声响起,蝉儿一面轻吟浅唱一面舞动长袖,翩翩起舞。

    饭桌边美婢施儿紧紧靠在江少枫怀里,每一口酒,每一箸菜,都不用动手,由施儿亲手喂下,桌对面,昭儿对左奉化也是如此,左奉化早就一手搂着昭儿的纤腰,一手在她胸前揉搓,昭儿不避不闪,依旧麻利的给左奉化喂吃喂喝。只是偶尔发出一两声不胜蹂躏的春吟。

    江少枫终是面皮薄,又看不惯这场面,老老实实地坐着,等着施儿喂饭,施儿见他老实,吃吃笑道:“好哥哥,施儿不讨哥哥欢心么?哥哥怎么不摸摸施儿?”

    江少枫心道若不让左奉化以为自己也是此道中人,反而不美,毕竟自己也曾在做过大事之后,装模作样入过青楼,虽说什么都没做,可是也传了出去,这时做作也难说过。切身边美人儿确实诱人,色心早就大动。不过逢场作戏而已,何不逼真一些呢。

    想到这里江少枫一手扶住了施儿蛮腰,又把她向怀里拉了拉,在她下颌上一抬,轻薄道:“施儿想让哥哥摸你哪儿?”

    施儿不依的扭动腰肢,轻嗔道:“施儿不来了,哥哥也好坏,尽知道调戏人家。”说着作势要逃。

    江少枫手一箍,施儿顺势伏到了他胸膛上,娇挺的美乳压在江少枫胸口,假装挣脱不开磨蹭两下,雾气蒙蒙的双眼抬望江少枫,甜甜道:“哥哥愿摸哪里就摸哪里,奶子、屁股,还有施儿的小浪屄都是哥哥的。”

    江少枫毫不客气的把手附上了鼓胀的少女胸部,隔着浑若无物的轻纱捏弄豆粒大的乳尖,笑道:“是这里么?”

    施儿再度扭动腰肢,不过这次却不是不依而是仿佛不堪江少枫的挑逗,浑身难耐,“哥哥真是的,一下子就便这么坏,不过,哥哥的手摸得施儿好舒服呢。”

    怀中美人儿细语呢喃,对面女色吟声连连,就连那乐曲歌声也是靡靡之音。

    伴着乐声舞动的蝉儿正在随着曼妙身姿的摇摆一件一件地剥下自己的衣衫,口中的歌声,也变成了丝丝春叫。

    蝉儿的衣衫还未除尽,可是淫靡的气息早就充满了整个房间,温泉之水蒸腾的雾气,带着人体温一起升高,也让心中的欲火熊熊燃起。

    江少枫摸弄着施儿的美乳,手中加了些力气,道:“这样呢?”

    施儿又是吃吃笑:“好呢,哥哥的手越重,施儿就觉得越舒坦呢。”

    江少枫一面看着蝉儿起舞,一面轮流爱抚施儿的乳峰。不一会儿,施儿从江少枫怀中挣扎坐起,又夹了一箸菜,喂进江少枫口中。

    “施儿先伺候哥哥吃饱了,然后呀……”施儿突然羞了,咬着江少枫耳朵道:“然后让哥哥有了力气干死小施儿。”

    说完在江少枫耳垂上亲了一口,又马上逃开。

    江少枫不得不承认,这施儿确实会拿捏男人的心态,千肯万肯的态度,又会撒娇耍宝,叫哪个男人能不心动。

    对面昭儿和左奉化已经借着口对口喂酒的时机吻在了一起,唇舌纠缠的吸吮嘬咬声阵阵传入耳中。

    这一餐饭左奉化并不招呼江少枫,两人各吃各的,有佳人相陪,他一个大男人凑得什么趣儿。

    施儿又咬着江少枫的耳朵道:“施儿也想喝酒了,哥哥要吗?”

    江少枫欣然点头,隔着纱裙抚摸着施儿嫩白大腿道:“不但要喝酒,还想尝尝施儿的小舌头呢。”

    施儿媚眼如丝的白了江少枫一眼,芊芊素手取过酒盅,自己噙了一口,红唇送上,嫩红舌尖将一口美酒顶入了江少枫口中,江少枫一面品酒,一面品着施儿的舌尖。

    那厢,乐曲悠扬,蝉儿已经将衣衫尽除,时而抚胸摸乳,时而高竖玉腿,毫不吝惜的将桃园幽谷展示出来。一双灵巧小手,又不住在全身敏感处游走,把自己弄了个爱液涟涟。

    江少枫和施儿一吻良久,唇分后,施儿胸口跌宕起伏,娇声道:“哥哥好有力气,差点把施儿亲死了。不过……哥哥可真会亲呢,光是被哥哥亲,施儿都流水水了……不信,哥哥你摸。”说着施儿就拉起纱裙,引着江少枫的手去摸自己股间。

    柔软的少女毛发掠过掌心,江少枫果然摸到两片湿漉漉的诱人腻唇。此时的他又感兴奋,又感头痛,看这架势非要是在这里将施儿正法了。可是当着别人的面,江少枫无论如何也不习惯。

    那边乐曲戛然而止,蝉儿衣衫除尽,已经和环儿互换了位置,乐声再度响起时,环儿又将衣衫一件一件解下。

    “嗤”的一声,对面左奉化突然将昭儿纱裙撕裂,白花花的身子全露了出来,昭儿轻锤左奉化胸膛,道:“老爷真讨厌,又把昭儿衣服撕坏了,小心昭儿也去陪邱爷,让你干看着。”

    施儿听了这话,急急楼主江少枫,道:“不行,不行,哥哥是我的,昭儿你不要抢。”

    左奉化淫笑道:“去便去,大不了爷再找人来陪爷。你们不知道,我兄弟那物价多大,恐怕你们四个都不是他对手。”

    方才二人更衣时,环儿和蝉儿伺候这,两女并不在场。施儿望着江少枫眨了眨眼睛,好奇道:“哥哥,你的好大啊?”

    江少枫笑道:“你说呢?”

    施儿往江少枫怀里凑凑,道:“让施儿看看嘛。”说着撩开了江少枫长袍下摆,眼见一条庞然大物怒气冲冲地正向她点头。施儿忍不住捂嘴惊呼:“真的好大啊。”赞叹一声后,又俏皮地捏个兰花指,指尖在龙首上轻轻一点,让那怒龙摇头晃脑,自己吃吃笑了起来。

    又连连向昭儿招手:“昭儿,你快来看啊,哥哥的宝贝真的好大啊。”那口气夸张,仿佛是见了什么希巴物,急于和同伴分享。

    昭儿望向左奉化,眼神露出哀求之色,“老爷,昭儿也要去看。”

    左奉化在她香臀上拧了一记,满不在乎道:“去看,去看。”

    昭儿得到允许,从左奉化怀中脱出,双手提着被撕裂的纱裙,蹦跳着来到了江少枫身边,低头一看,也是一惊:“怎么那么大啊!”

    江少枫无奈苦笑,仿佛自己成了个展品,被人观摩。

    施儿已经握住了江少枫的巨根一面摇着一面搓弄,得意道:“一会儿哥哥的大宝贝要放到我里面去呢。”

    昭儿眼睛盯着江少枫的大货不放,故作气鼓道:“小浪蹄子别美,一会儿邱爷把你肏得哭爹喊娘,看你还得意不得意。”身子爬的越来越低,冷不防伸出舌尖在龙首上舔了一口,之后就娇笑着跳开。

    施儿大怒,嗔道:“臭丫头,敢抢我的宝贝,看我饶不饶你!”说着也去追她。

    两个半裸的娇滴滴少女绕着桌子开始追逐嬉戏,昭儿故意气施儿,躲到左奉化身后时在主人脸上亲一口,又跑到江少枫身边用乳尖蹭两下。施儿却总是慢了半拍,怎么也捉不到她,又是着急又是跺脚。

    两人嬉闹间,俏乳颤颤,香臀摇摇,一对艳影曼曼好似花丛浪蝶翩翩起舞。

    左奉化也不在意,呵呵笑道:“兄弟勿怪,这两个丫头被我宠惯了,不懂得规矩。”

    江少枫早已经看出,这两人的追逐嬉闹完全是在作假,只怕这一幕早已经安排好了。不过这般表演也确实撩人,让江少枫看得心痒难耐。

    这边一对浪蝶嬉春,那边乐声又止了。

    琵琶被丢在一旁,蝉儿和环儿手挽手一丝不挂地向餐桌边走来,两人口中还埋怨起施儿昭儿,“这两个小蹄子,把爷们都丢在一旁,也不理了。”

    走到桌边,两人分开,环儿坐到了左奉化身旁,蝉儿偎了江少枫怀中。这两个少女也是颇有艳姿,又都已经是脱成全裸,和方才的昭儿蝉儿又别有风味。

    蝉儿一入江少枫怀中,就抚上了江少枫的巨物,娇滴滴道:“邱爷,别生气,那两个小丫头不懂事,蝉儿来伺候邱爷,蝉儿也叫邱爷哥哥可好……”

    江少枫也不客气,一手抓住蝉儿小手,一手抓住乳峰,道:“当然好,蝉儿,你想怎么伺候哥哥呢?”

    蝉儿火热的身体在江少枫怀中不住扭动,似是已经情难自已,“让哥哥摸,让哥哥亲,让哥哥肏,嗯……哥哥,哥哥,蝉儿刚刚看到哥哥的大宝贝就想要了,哥哥……”

    蝉儿腻在江少枫怀中,红唇已经舔吻上江少枫的脸颊。此间闷热潮湿,所有人脸上都布上了一层不知是汗水还是雾气的凝露,蝉儿一点一点将江少枫脸上的水珠舔入口中,最终四片嘴唇寻到一起,又是一阵舌吻。

    施儿已经捉到了昭儿,两人嬉笑着扭打在一起,相互撕扯着对方的衣衫,另一场表演开始了……两具嫩如羔羊般的女体相互纠缠,落手的部位绝非痛处,而是对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施儿、昭儿各有一手揉着对方的乳峰,另一手则不约而同地抠弄对方的下体。看似在较量,脸却贴地越来越近,最终激吻在一处。口齿鼻翼间的哼鸣如淫靡诱人。

    蝉儿撸动江少枫男根的手越来越快,最终,她放弃了亲吻,身子一俯,爬到了江少枫腿间,张开双唇,将男根吞下,螓首一起一伏,大力含吻江少枫的阳具。

    桌对面,环儿也在为左奉化做着同样的唇舌之功。左奉化脸上筋肉抽动,极是享受。他兀做镇定状,吸着凉气,道:“兄弟……哥哥我,这地方,不错吧?”

    江少枫下身被美女含着,也是爽快,奉承道:“真是妙极,小弟能到此享乐一回,便不枉此生了。多谢左大哥了。”

    左奉化道:“这算得什么,只要兄弟有意,以后好事还多呢。”说罢他重喘一声,一发狠,揪着环儿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又长出一口气才道:“先不忙爽,好玩的还在后头。”

    江少枫这边的蝉儿听了这话也抬起头来,娇羞低声道:“哥哥的鸡巴又大又硬,爱死蝉儿了。”说罢小鸟依人的躲在江少枫怀里等着主子法令。

    左奉化道:“兄弟可吃好了吗?若是吃好了,不妨让几个小丫头伺候着沐浴一番,这水里面的情调,兄弟恐怕是还没享受过。”说罢又是一阵淫笑。

    江少枫也露出色迷之相,道:“如此说,小弟还真有些迫不及待呢。”江少枫虽然不喜这种场面,可早从两处淫窟中得知,魔教淫秽,种种不堪不止于此,心中早有准备。

    左奉化一言既出,施儿昭儿也不打闹了,分开身子,施儿再度回到江少枫身旁,与蝉儿一左一右将江少枫搀起,服侍着他将长袍脱下。从桌边走到水边,四女胸乳都贴在各自男人臂膀上,手中共同握的也都是的阳具,几人还不时交谈。

    施儿道:“蝉儿,哥哥这般大物,可要喂饱咱们了呢。这回可解了你的馋呢。”

    蝉儿道:“可不是么?你不知道,刚刚服侍哥哥更衣时,就吓了我一跳呢。”

    环儿道:“可美死你们两个了,等下别忘了叫我也试试,我也稀罕这爱巴物呢。”

    左奉化笑道:“不急,大家都有份,兄弟,你可愿意?”

    江少枫头皮又是一麻,只怕到时还要进那左奉化出入过的地方,这可就有点为难了,无论如何要维好这厮,到时再说吧。

    他讪讪道:“几个美人儿都这么看得起我,自然尽心竭力。”

    昭儿最会说话,她道:“邱爷和老爷的都是大宝贝,哪个都够咱们解馋呢。”

    昭儿的话惹来众女一片附和。

    温暖的泉水并不深,坐下去才没过胸口,江少枫健硕的身躯被泉水包裹,两旁又有妙龄少女酥胸玉腿挨磨缠绕,果然惬意。

    江少枫心道,这魔教妖人果然会拉拢人心,那般正道中人经过这般享受,只怕心已经软了一大半,再有药物手段控制,怎不委身魔教。

    刚刚入水不就,门外又走进几名青春少女,皆是肚兜亵裤赤着一对儿白嫩脚儿,手中各举托盘,里面葡萄美酒、各式果品送了上来。

    这些少女将托盘放在岸边,并不停留又退了出去。

    昭儿轻舒藕臂,游到岸边,倒了两杯酒,先端了一杯送到江少枫面前,绵媚声音响起:“哥哥,昭儿先敬哥哥一杯。”江少枫要去接酒,昭儿并不给他,凑到他身前,胸前两点嫣红乳蕾擦碰着江少枫的胸膛,用更加妩媚的声音道:“昭儿要喂哥哥。”

    毕竟这时候,昭儿算是左奉化的女人,江少枫看了看他,只见左奉化并不半分不悦,笑吟吟地看着他。江少枫知他并不介意,就着昭儿的手将杯中暗红色醇美浆液一饮而尽。毕竟是被人喂酒,难免有些遗撒,一道酒浆从江少枫嘴边滑落,昭儿伸出舌头,接住那道酒浆,逆着舔了上去,直到口边,香舌吐入江少枫口中索吻。

    江少枫边上两女不依,告状道:“老爷,你看昭儿,抢我们哥哥。”说着又去拉昭儿,昭儿早八爪鱼一样缠上了江少枫,任那两女如何去拽也分不开。

    左奉化看火候差不多了,才笑道:“兄弟,你看你一来,把我这几个丫头迷得魂儿都没了,哥哥我都要吃醋了,哈哈哈哈。”

    昭儿听见这番话,才依依不舍般离了江少枫,从新回到左奉化怀抱,把头埋在他胸口道:“老爷,昭儿最爱还是您的大宝贝啊,等等也是先让老爷爽了,才去让别人肏”

    左奉化捏住昭儿乳尖,笑骂道:“小骚妮子,你这是说老爷不行,时间短了?”

    昭儿娇笑道:“哪有,我是说老爷梅开二度,三度,四度,五度的时候嘛。”

    另外三名少女怎肯放过她,添油加醋道:“就是,他就是笑话老爷,老爷一会儿干死她。”

    “去去去,老爷最疼昭儿,怎么肯干死昭儿,不过昭儿可愿意被老爷干死呢。”

    昭儿还口道。

    一时间燕语莺啼,淫靡的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房间。

    江少枫耳闻声声娇艳淫词,也豁了出去,道:“大哥,这里哪个美人儿不是你的,从今后大哥要我作甚我变作甚,全听大哥的了。”说罢,他一回身抱住施儿,大嘴一张,就咬住了施儿娇红乳尖,施儿惊呼一声,又娇笑起来:“哥哥好心急,施儿还没好好伺候哥哥呢。”

    那边蝉儿俯到江少枫身后抱住他,饱满坚挺的少女乳房在江少枫身后耸动,绕着圈圈,柔声道:“哥哥,让我们姐妹们好好伺候哥哥。”

    江少枫一句话让左奉化听得极为顺耳,脸上得意之色一闪即过,他在环儿的乳上刮了一下,道:“喂过来。”环儿会意,脱住乳根,将乳尖送到了左奉化口边,左奉化张口含住,吃得津津有味。

    江少枫吸够了施儿美乳,又翻回头来咬住蝉儿乳尖嘬弄,口唇中乳香四溢,舌头在乳首四周打着圈圈。蝉儿不堪瘙痒,咯咯娇笑,轻呼道:“哥哥舔的蝉儿痒死了,哥哥饶了蝉儿啊。”

    施儿不甘寂寞,拉住江少枫手臂,在她私处磨蹭,因身子是在水中,并不能感受那处湿润,只是施儿双目迷离,脸上春潮泛起,可见已是情欲泛滥。

    江少枫并不在一处多做缠连,四只嫩乳两对鲜红娇艳的乳尖俱是他的美味,轮流吸吮一遍后,这才肯抬起头来。再看左奉化已经坐到了池边,昭儿在他身后用柔软的乳房为他按摩后背,前面环儿跪在池中,俯身低首叼住他的阳具吃得正香。

    蝉儿在江少枫耳边道:“也让蝉儿吃哥哥的鸡巴。”

    江少枫在和左奉化相距不远处岸边坐了下来,蝉儿跪走上前,挺着玉乳将乳首分别抵住江少枫的坚硬的男根,让江少枫充分体会到少女的柔软,接着,将硕大菇头含住,一寸寸让肉棒没入口中。

    江少枫身后施儿同样也是跪着,硬如石子的乳首轻点后背,慢慢画着圈,随后紧紧贴了上来,手绕道江少枫胸口,在两粒乳头上搔动。江少枫只觉得这两只柔若无骨的手指搔得每条血管都在发痒,直达心中。

    “哥哥,蝉儿在吃你鸡巴呢,你看她吃得多香。”施儿把脸贴在江少枫脸上,亲一口就说一句让人春情难耐的话儿。

    江少枫迷醉在前后两个少女的夹击中,喃喃道:“蝉儿好会舔,嘬得我爽死了。”

    蝉儿哧溜哧溜地只顾尽心照顾口中巨物,除了鼻中哼哼唧唧地春鸣几声,答不上话来。施儿口中浪语不绝,“施儿也想吃哥哥的大鸡吧呢,一会儿也让施儿吃好不好?”

    “好,好,喂饱了你这个小骚货。”江少枫大道。

    说一个女子是小骚货,已是江少枫最大限度的调笑了。左奉化则更加过分,肉茎被环儿含着,口中仍要不断说出羞辱人的话来。

    “小骚屄,爷的鸡巴好吃不好吃?给我含深一点……再深点……”

    “给爷吃爽了,爷赏你一顿肏!”

    他身后昭儿道:“老爷,我们可等着您肏呢,每次老爷都能把我们肏得魂儿都飞了,我们可盼着老爷肏了。”

    片刻之后,两个男人背后的女子停了按摩,跳入水中,接替了正在舔阴的蝉儿、环儿。施儿和昭儿分别将两个男根吞下,又是一阵吸吮舔玩。

    蝉儿、环儿并不上岸,揉着两男的弹丸配合口淫,抬起头来又和各自的男人亲嘴,嘬咂声、吞吐声伴着水声响成一片,到处都是淫乱的气息。

    江少枫和蝉儿亲得正甜,却听左奉化道:“兄弟,想不想来点更妙的?”

    江少枫吐出蝉儿滑腻的舌头,道:“大哥尽管讲,不过这般还不够妙,哪里还有更妙的?”

    左奉化嘿嘿一笑,推了推环儿,环儿给二人个抛了一个媚眼,也跪了下来。

    四个少女都是训练好的,剩下三人也都学着环儿一样跪在男人身前,不过蝉儿却排到了环儿身后。

    施儿、昭儿依旧叼着男根吞吐,几次之后突然吐了出来。四女位置变换,昭儿挪到江少枫身前,为他吞吐肉茎,空着的环儿衔起左奉化的男根含吻。

    如是几次,又在换人。

    这般玩弄女人,江少枫只觉得异样刺激,方才吃过旁人阳物的小嘴,又来叼住他的男根,着实有种禁忌的刺激。

    两根都不算小的阳物在四名青春少女口中变得油光水滑,在烛火灯光下闪闪发亮。江少枫和左奉化均是怒胀如铁,离了少女之口边狰狞跳跃,急欲寻个洞去钻。

    左奉化制止了四名少女的轮番伺候,他已经呼吸不匀,粗气连喘道:“兄弟,你想先肏哪个?由你选!”

    江少枫咽了口唾沫,眼中也是淫光四射,扫遍每一个少女,道:“只怕都一样吧?”

    几名少女在江少枫的注视下,有的摸乳揉阴搔首弄姿,有的故作矜持欲拒还迎。最主动的还属施儿,双手撑在池边,自告奋勇道:“哥哥,肏肏施儿吧,施儿最爱哥哥了,哥哥也来爱施儿。”说着撅起翘臀,将蜜缝摆出,只等江少枫来干。

    江少枫看一片淡淡毛发下隐着鲜红嫩肉,玉门微闭,吐出点点玉露,已是欲火难耐。抢上两步,在那湿漉漉地桃园幽谷抚摸两把,道:“大哥,小弟就要这个。”说罢,怒龙顶上阴门,就要破关而入。

    昭儿离他正近,过来帮他扶住龙根,轻轻捋了捋,道:“哥哥,昭儿帮你肏施儿。”

    带着水滴的温软小手扶住肉茎,将将江少枫送入一片湿滑紧窄直径,小手握住龙根只让半截肉茎戳了进去。昭儿在江少枫耳边呵着气道:“哥哥鸡巴太肥了,你看把施儿小浪屄的口都撑开了,哥哥怜惜怜惜我们,轻一些好么?”

    江少枫随着昭儿的手慢慢蠕动,倒也轻松,一手空闲出来环住昭儿蛮腰,道:“小昭儿,是怕哥哥一会儿也弄疼了你吧?”昭儿含羞一笑,道:“哥哥才不会呢,哥哥一定会疼爱我们姐妹的。”说着将肉茎又送进去一点。

    施儿已经发出嘶嘶呻吟,似是痛苦,又像享受,“嗯……哥哥的鸡巴肏进来了,施儿不怕疼,就要哥哥干烂施儿的骚屄。哥哥用力吧,施儿经得住。”

    昭儿在施儿臀上打了一巴掌,嫩白香臀立时红了,昭儿啐道:“浪死你了,人家还好心替你求情,你倒求起肏来。让哥哥干死你!”说着扯开了手,摇着江少枫的手臂道:“哥哥,哥哥,施儿不怕你,你就用力的干她,让她知道你的厉害!”

    施儿摇摇屁股道:“嗯,要被干,要被肏,哥哥快来吧,施儿等不及了……”

    江少枫被一对小妖精缠得心痒,脱离昭儿的束缚后,扶住香臀,大力一挺,巨物尽根而没。

    那边左奉化道:“兄弟不用心疼,这几个小丫头,都耐肏的很呐。”转头一瞧,环儿也是和施儿同一样的姿势,被左奉化从后面插了进去,左奉化已经开始耸动腰臀。

    花房被江少枫的男根填满,施儿才知道这巨龙的厉害,将她细小花房堵得严严实实不说,龟头吻在花心处,不用撞就觉得被调教过的敏感身躯酥麻酸软。可她还是下意识地去邀请江少枫去摧残她,话一出口就已经怕了。

    体内巨物在花心研磨,侵入骨髓的甜美麻痒就在全身蔓延开来,身子变得愈加火热,想让他动又怕承受不起,他若不动全身却如遭蚁噬。

    “哥哥,你真的太大了,轻一些吧。施儿怕受不了的。”施儿不等江少枫运动就求起饶来。

    昭儿却不放过她,笑道:“方才是谁求着哥哥肏得,哥哥,狠命地弄她,老爷说了,我们都很禁得住肏的。”

    江少枫嘿嘿一笑,缩腹收臀,将男根扯了出来。一阵空虚袭来,施儿又盼那怪物再度溶进身体,“噢!”地叫了一声,再度求欢:“哥哥,嗯,施儿等你再来,肏吧,施儿宁愿被哥哥肏死。”

    如此巨物头回进到施儿身体,轻缓抽动几次,便已难耐,浪啼声一声接着一声。

    “好重,好美,施儿被撑爆了呀……”每一次进入施儿便要享受一次从空虚到充实的美好滋味,丝丝隐痛,阵阵酥麻,施儿微蹙着眉,红艳的嘴唇时而紧咬牙关微微撅起,又时而大大张开发出呻吟,欲罢不能的滋味让她飘飘欲仙。

    “好哥哥,再来,肏重一些!”再度被顶到花心的施儿,花蕊中吐出汩汩爱露,本就泥泞不堪的腔道更加湿滑。

    江少枫一面在施儿身上纵送着,一面拥着昭儿亲嘴。偷眼看身旁三个男女,也是如此。环儿叫声比施儿更放浪,此时已经大鸡吧亲爹叫个不停,蝉儿却在左奉化身后含着他的卵蛋兹兹亲个不停。

    江少枫的东西实在太大不消片刻就将施儿送到高峰,施儿瘫软在岸边,已经迫不及待得昭儿连忙放开江少枫,自己坐上岸边,高竖玉腿,大大分开,哀声求道:“哥哥快来肏我,昭儿也要像施儿那样美。”

    叽的一声,巨物又送进昭儿体内,接着一阵狂插猛捣,昭儿马上美得飞了魂,也开始胡乱淫叫。

    施儿缓缓神,又和江少枫腻到一起,慵懒的声音带着高潮后的余韵,道:“哥哥好厉害,施儿还没这么快就爽上天了呢。”

    说罢给了江少枫一个香吻,被江少枫狂插的昭儿媚眼如丝,道:“哥哥,哥哥,我也要亲,边肏边亲我,好美呀,顶到心里去了。”

    江少枫一手扳着昭儿的美腿,一手揉着昭儿的乳房,又弯下身子,去亲昭儿的小嘴。昭儿不能尽情欢叫,只好用双腿尽力夹紧江少枫的腰,配合着江少枫的冲撞挺送小腹,淫靡爱露从浪屄内涌出,顺着桃园幽谷滑到后庭沟壑。

    江少枫吻了昭儿片刻,又去亲她的乳头,兹兹声响时,昭儿小嘴又被施儿堵住,呜呜呜的还是不能呻吟。

    江少枫突然感觉臂膀被人扶住,回头一看,正被左奉化肏干的环儿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左奉化还在环儿身后用力的耸动,环儿双眼迷离,轻启朱唇,舌尖顶在贝齿之间,痴痴道:“邱爷,好哥哥,亲亲我,嗯……啊”最后一声淫叫是左奉化在她身后重重一顶,让环儿发出了一声悲吟。

    江少枫已被淫乱的气氛迷了双眼,头一扭,双唇印在环儿口唇上,随即就感觉一只灵巧的舌头探入了口中。

    施儿被左奉化拉走了,左奉化从环儿体内抽出,放开了她,抱起施儿,将汁液淋漓的肉棒抖了两抖,肏进了高潮方过,身体余韵还未消的施儿体内。

    施儿又开始浪叫:“主人,老爷,施儿的小浪屄又被您肏了。施儿刚被肏过,老爷喜不喜欢?施儿的屄松了没有?”

    “呵……不松,施儿的小美屄还是那么紧,老爷我肏死你,嗯!”左奉化连连重击,身子正在最敏感时刻的施儿不堪挞伐,搂住左奉化的脖子,勉力作为支撑。左奉化看那红唇诱人,又亲了上去。

    江少枫本来在昭儿体内驰骋,把昭儿干得娇喘连连,冷不防多出来一个被左奉化弄得不上不下的环儿。环儿脸上红扑扑的,不住用坚挺的胸脯去磨蹭江少枫:“哥哥,来肏肏我吧,环儿好想呢。”

    江少枫道:“等,等等,等我干美了昭儿就去干你。”

    昭儿美妙绝伦的濡湿腔道夹得江少枫气喘如牛,已经顾不上身旁美人儿求欢。

    环儿下体淌着淫汁,就盼有根大货能冲进来为她解一解那无尽的空虚干渴,求男人求不动,又去哀求昭儿,“好昭儿,把哥哥然给我好不好,让哥哥肏肏我。”

    昭儿被江少枫干得正美,脸上红潮愈盛,眯着双眼,哼道:“不啊,我不要,哥哥肏昭儿,不要停,不要停下来,嗯……嗯……环儿,来,我给你舔屄,给哥哥看,嗯……”

    可怜一个娇滴少女,苦苦求欢不得,只好在同性口舌寻求聊胜于无的慰藉。

    跨坐在昭儿脸上,双手扶住江少枫肩头,玉胯间蜜汁滴滴滑落在昭儿面颊,和着水珠汗水一起从粉面滑落。香臀摇摆,缓缓坐下,让昭儿嫩滑香舌勾入腔道。

    这点小小的填充,并不能让环儿满足,抖抖肩膀,晃动丰乳,腻声道:“哥哥,来揉环儿的奶子,环儿要哥哥的手。”江少枫一把抓住环儿弹性十足的乳房,毫不吝惜地大力揉搓。

    身旁还有个一直未承恩泽的蝉儿,盯着江少枫和昭儿交合的部位,眼中能喷出火来。她也是渴得极了,左手中指在早就戳进了自家肉洞进进出出,右手将胸前两颗嫩红蓓蕾揉地又大又挺,充过血后的乳尖鲜红欲滴。

    见江少枫只有口还闲着,手指在幽谷间不停抽插,挺着美乳就送到江少枫嘴边,“哥哥,来吃奶。”

    鲜红乳头入到男人口中,那滋味又怎是自己揉摸能比得上的,男人的雄壮和粗暴注定会让女人迷醉。敏感的乳尖被吮吸,蝉儿更加迫切期盼,有根粗壮的男根能进入她的身体,那种感觉胜过自己手指千倍万倍。

    蝉儿正在期盼,好事就轮到了她的头上,有人拽开了她的手,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火烫的肉棒。

    左奉化弃了施儿,将男根狠命捣进了蝉儿蜜液四溅的浪处,也不顾刚刚进入,蝉儿还不能全然适应,就是一阵狂暴抽送。

    纵然是方被撑开腔道,隐隐疼痛还在,被充实了的蝉儿也禁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啊!肏进来了,老爷好厉害,蝉儿好美……”

    左奉化淫声连连:“让你骚,让你浪!老爷的鸡巴好好慰劳你!干死你个小骚货!”

    施儿被左奉化弄了那半天,虽不能全然销魂,好歹也在江少枫身下爽了一次,在水中扶着池边爬了过来,搂住左奉化的熊腰,握住他的男根,一下一下往蝉儿的体内提送,左奉化回过头来和施儿热吻。

    两男四女就在池边相互搂抱,乱作了一团。

    被男人抽送的两个女孩,眼神迷离,目光涣散,浪叫声一浪高似一浪。下体空空的两女,在周围挨磨索爱。

    两个男人四只大手在八枚玉乳上随意抚摸,四个美人儿则不分男女,任意亲吻。

    江少枫料理过昭儿,就抱起了环儿,环儿等待已久,被男人保住后,难掩满面喜色,握住男根就往下体蜜洞塞。江少枫又调笑她,道:“小美人儿,这都等不急啦?”

    环儿呻吟道:“哥哥莫要作弄环儿,快来吧,环儿好像要。”

    江少枫并不急,抚弄着滑滑腻腻的肉唇,两只将花瓣轻分,露出里面鲜红嫩肉,故意道:“想要什么?”

    环儿急急道:“要哥哥,要哥哥的大鸡巴,要哥哥的大鸡巴肏我。”挺着小腹,让身体和梦寐以求的火热男根更近一些,“哥哥,求你了,快肏我吧。”

    江少枫不再作弄环儿,吻了吻她的香腮,道:“小可人儿,哥哥进来了……”

    环儿下体已经是洪水滔天了,腔道内虽是迎来江少枫的大物,也顺畅无比。

    江少枫被淫靡气氛感染,早就忘了怜香惜玉。顶在花心只稍作停顿,便开始了一轮猛轰。

    环儿虽然饥渴,但是先被柱子左奉化干了半天,又让昭儿舔弄,早就达到临界,这番又让江少枫重重肏干,哪里还能忍住,不过十几抽就双目翻白,丢了身子。

    江少枫正在兴头,也不顾环儿高潮,并不换人,继续埋头苦干。施儿却不依了,她本来正帮着江少枫揉着环儿美乳,见她爽丢了。就凄凄然道:“哥哥,施儿的小浪屄还等着哥哥来爱呢,哥哥给我吧。”

    江少枫欣然应允,从环儿私处抽出,带出一股阴精,挂着浆水的肉茎跳动着在施儿面前耀武扬威。施儿俯下身子,将肉棒上汁水吮净,转过身子,翘起屁股,自己剥开肉唇,媚音甜腻:“哥哥快插进来。”

    江少枫又是一棍直捣黄龙,干得施儿欢吟不止。【第一版主正版网站//diyiΒanzhu.la】那厢左奉化已经是强弩之末,在蝉儿体内飞快捣动几下便俯在蝉儿裸背上一阵牛喘。呼吸平静后,从身后揉了揉蝉儿丰胸,才将尚未软化的阳具拔出。一道浑浊浆液顺着蝉儿白皙大腿滑落到水中。

    此时江少枫仍旧勇猛,把个施儿玉体晃得肉浪翻滚,美乳垂在胸前摇摆不定。

    施儿敏感娇躯受不住这般激情冲撞,已经跪趴在池边,江少枫也只好半蹲下来抱住施儿美胸,一面舔吻着她的玉颈香背,一面粗暴地在她下体耸动。

    几端把施儿干得阴精狂泻后,江少枫才支持不住,精关一松,股股热浪送入了施儿花心,施儿此时只能呢喃:“哥哥射给我了,射给我了,好烫,好烫……”

    休息片刻后,四名少女分作两对儿,分别服侍两个男人入浴。其间所言尽是方才大战。

    左奉化笑道:“兄弟这般能干,可是讨女人喜欢。”

    江少枫道:“左大哥也是不弱。”

    两人对视,哈哈大笑。

    江少枫和左奉化相距不远,正在他二人中间的环儿左右各打一下两人阳具,啐道:“你们男人的坏东西,就知道欺负我们女孩子。”

    左奉化拉过环儿,抱在怀里揉摸上乳房,嘬了个嘴才道:“那欺负的你们爽不爽啊?我的小环儿?”

    环儿媚笑道:“爽,都爽死了,不信老爷问问施儿啊。”

    施儿是被江少枫弄得最惨的一个,此时她正喜滋滋的抱着江少枫的胳膊,在他身边腻歪。听了这话,脸上露出甜蜜笑容,“哥哥好棒的,弄得施儿都上天了。”

    被少女如此夸奖,江少枫眯眼笑着在施儿胯间掏了一把,道:“那还想不想了?”

    施儿脸色大变,委屈道:“哥哥,你可不要了,再弄施儿真要死了。”

    一句话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两个男人在四女温柔的按摩下,男根再度发威,不免又是一番大战。

    没开二度,耗时更长,四个妙龄女子纷纷被干得瘫软在地,娇喘久久不能平息。

    江少枫为了让左奉化知道自己也是同一路人,甚至不顾女儿家幽谷中还淌着左奉化的体液也在里面驰骋冲撞,把四女都干了一遍。

    这次之后,几人也不穿衣,赤身裸体的去了木楼二层一处房间,但见这间室内,家具摆设一样全无,只在地上铺满厚厚棉被。可见又是一间宣淫之室。就在这间屋内,众女发春,再度摇摆香臀玉胯,邀着两个男人到那桃园仙洞嬉戏玩耍,江少枫和左奉化自然不会客气,各挺怒龙,挥师杀入。

    干到爽时,又再交换。

    一时间,肉体撞击,男人低吼,女人春叫,响成一片。淫秽不堪的狂乱交欢一直持续到东方既白,两个男人才各自搂着两名艳女昏昏睡去。

    一觉醒来,四名娇艳少女可怜巴巴的望着江少枫,不敢靠近,缩到左奉化一边。左奉化不解,问众女缘由。

    昭儿面露惧色,指指江少枫胯间道:“老爷你看,邱爷又硬了。”原来江少枫一觉起来,本能勃起,全被少女们看在眼里。

    左奉化满不在乎地淫笑道:“硬了你们便去帮你们那好哥哥消消火,这又如何?”

    环儿道:“可是,我们的小骚屄全都被老爷和哥哥肏的肿了啊,可疼了,真的不行了。好歹让我们歇歇嘛……”

    左奉化随手扒开身边蝉儿双腿,两片糊着干白浆糊的蜜唇果然红肿,用手指捅了桶,蝉儿便叫起痛来。

    左奉化笑道:“兄弟,我这几个丫头还是头一次被一个人干得这般惨,无妨!

    哥哥有宝贝,片刻就能叫她们恢复,到时候,咱们兄弟二人再乐。”

    昭儿昨夜只在江少枫身下承了两次欢,受损最小,左奉化便在她耳边耳语几句。

    昭儿扭着屁股蹒跚离去,不多时又赤身裸体的回来,手里还提这个药盒。她身后又跟着几个仆妇,带来各式点心权作早点。

    药盒中是凝脂一般的药膏,清凉芬芳,沁人心脾,四女纷纷取了药膏往自家下体涂抹。江少枫好奇,便问这是何物。

    左奉化道:“这般药膏转对女子下体有效,若是像今日这般被人肏干的红肿了,涂抹上去,不到一个时辰便能恢复如初,到时候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江少枫听有如此奇效,心中一动,这好东西要是给几个娇妻准备上,到时候还真让她们少受了些罪呢。不过这是小事,和左奉化拉近关系才是真,不显山不露水的让他说出真实目的,才是首要。江少枫道:“左大哥,你不拿兄弟当外人,你的醇酒妇人都给兄弟都享用过了,我邱宁知恩图报,以后你便是我的亲哥哥,水里来火里去只凭大哥一句话。”

    这话说得左奉化极为受用,恳然道:“你我兄弟何须此言,早就是一家人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