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梅花档案(改编版) 第一部 第五章
    梅花档案(改编)作者:niai2227--3第五章、惊悚之夜(下)老雕看完这场春宫戏后,下面裤子已经被射出的精液弄点黏糊糊的,这时他特别想自己的老相好,恨不得马上把她压在身下,可是一想起是自己是自己结束她的生命,顿时后悔莫及。

    潜伏这么多年自己也有心慈手软的时候,老雕苦笑着汉清这时坐在小桌上欣赏着地上软踏一般的梅芳,顿时一股征服</a>感油然而生,刚才的做爱他非常满意,为了让梅芳头能伸出到窗外,他故意把梅芳一条小腿折曲到小桌上,这样就能使梅芳身体更向前挺近,这个姿势更让梅芳的小穴暴露在自己眼前,借着月色看能看见自己的鸡巴在小穴里来抽插,鸡巴沾满淫水,每次抽出都能带出小穴边的粉肉,为了让梅芳不去用手捂住自己嘴巴,他还故意拉住梅芳另一只手,他知道梅芳想不叫出声只能咬住嘴唇承观,自己一用力,梅芳就张开双嘴失声般哑叫着。

    这让汉清觉得非常刺激,也佩服梅芳的定力。

    到最后冲刺阶段,他明显感觉梅芳小穴收缩收紧,他知道梅芳要到了,于是加大力度,一边问道“芳,爽不爽,是不是窗户边做,非常刺激。你看你的小穴咬的好紧,舒服你就叫出来吧,别憋着,女人就该得到性的快乐,用最直接的表达,喊出来”梅芳这时闭着眼睛拼命摇着头,她并不话,嘴张开着,却是哑音。

    到高潮来临,梅芳猛的抬头眼睛睁大往前望着,此时梅芳脑袋一片空白,眼前景象她并没感应,眼前就是街道和广场了,虽然半夜没人,但是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高潮,梅芳还是第一次。

    汉清能听到梅芳啊啊啊</a>声调逐渐加强,他也怕梅芳叫出来,于是想了个办法,用手指夹住舌头,其实这并不容易,梅芳高潮时舌头不断乱串,而且口水分泌增多,很快手指就被口水打湿,这时舌头就跟泥鳅一样难捉,汉清这时手做挖掘状,更加深入梅芳嘴里,夹住梅芳舌根,这样汉清就有恃无恐了。高潮到来时梅芳嘴里的口水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只能慢慢从嘴角溢出。由于舌头被困,梅芳此时呼吸都感觉困难,大脑产生眩晕感,伴随着高潮,梅芳咳嗽了起来,由于嘴不能进气,口水随着咳嗽从鼻孔流了出来,。这样汉清惊奇不少,没想到女人高潮还有流鼻涕的生理表现。

    梅芳瘫软在地上,在这时她什么也没想,感觉自己一直昏昏沉沉,想爬起来,四肢却不停使唤,连眼皮都抬不起她晕厥了。这时一个声音仿佛给了她全部力量,她睁开眼往门看去,这是儿子阿才直呼自己名字的声音,儿子一直都不叫她真名,看来儿子很急迫。梅芳这时很紧张,赶紧爬起来整理衣服和头发,来到门前,侧耳亲听。然后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阿才的称呼从妈妈</a>,母亲不断变换着。梅芳这时越来越怕了,手一直捏紧门。这时汉清也穿好衣服来到梅芳身边,他把梅芳拉向身后,然后对摸着梅芳小手抚摸,安慰道“交给我吧”汉清看了看储物柜,起身拿了瓶麻醉药,倒了一些在手上,手掌搓弄下,就打开房门,梅芳这时小声说道“千万bie伤害他他还小。”汉清并没有话,悄悄下楼了。

    阿才这次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去闹鬼的阁楼,可是来到大厅就已经见到鬼影了他非常紧张,想起父亲说枪可以保护自己,于是奔向藏仿真枪的柜子。可是刚拿到,就被一张大手捂住嘴巴,这时汉清手上麻醉药起作用,阿才很快睡去了。梅芳这时ye跟下来,看到刚才情景,埋怨说“他还那么小,你怎么能这样”梅芳抱起阿才放到床上。

    摸着阿才脸蛋,又伤感起来,汉清想过来安慰,梅芳暗示他楼上,这里交给她。梅芳这时挺担心汉清是不是下手重了,要是真有意外,自己可真是罪人了。

    突然听到一声“”不好“声音很大,梅芳知道是汉清发出的,于是又急冲冲来到阁楼,看到汉清到处在翻找什么。问道”你在找什么“汉清一边找一边答”画不见了“什么”“雪月醉酒图,你也看过的。汉清今天晚上就这小桌上欣赏这幅画,累的时候他卷好画轴放入竹筒就搁在小桌边。后来梅芳上来,自己精虫上脑,汉清恨恨喊了自己一句。为自己的下半身解决问题,而误了大事。

    老雕沉思片刻,味着刚才视觉冲击。虽然知道这春戏已经完结,但还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望远镜一直没放下,望着阁楼窗台,期待那张脸再次出现,看着看着一个黑影逐渐往窗台靠近,这个黑影仿佛幽灵般能在墙壁行走,老雕看到黑影大叫不好,急忙改变行动方案,他跑下楼急忙往阁楼赶,边跑边吹响口哨。

    这时阁楼旁边各处都出现了穿夜行衣的同伴,口哨指令是包围阁楼的意思。

    老雕刚到阁楼下,一个娇小身影已经落在自己眼前,也是夜行衣装扮,但比自己人这边很大不同,类似日本忍者一样,同伴惊诧着,难道这个黑衣人会飞?

    老雕当然知道眼前这人凭借身材优势利用登山飞抓类的绳在屋檐下来去自如,这是个高手</a>,而且是白敬斋的人。老雕心想。共党是不会半夜做偷鸡摸狗之事,他们完全没必要。老雕向手下打个手势,几个一拥而上,可是这人身法胜似灵巧,在几个人之间来穿插,人却丝毫未损。只见一个魁梧的黑面人跳起做扑倒状,眼揪着快抓住对方,只见对方身形一闪以来到大汉身后,大汉这时扑了个空,跪趴在地上,娇小身影借势脚踩着大汉背用力一登以跳出几丈远。老雕这时冷眼一瞄,手秀往前一甩,叫到“哪里走”一只飞镖从袖口射出,只听扑通一声,娇小身影应声而落。只见挣扎几下,就断气了,老雕急忙过去结下竹筒,打开看了下,“”没错是张画“。

    同伴听到这句话都一个个放肆的大笑起来,老雕这时弯下身来到黑衣人面前,撕开面罩惊道“原来是她”这是一张25岁左右的女人脸,可是身材却是5岁左右没发育一样。老雕认识这人,自己装作李老汉在街上卖糖葫芦时,这个女人也在广场边卖书。老雕打过照面,街道前面,阁楼窗外就是街道,在往前便是广场,已经没有更好的踩点地方了。汉清能肆无忌惮的和梅芳在窗户前做爱,也是观察了地形,要看到这边窗台只能是广场旁的旅店,但旅店窗户并不向阁楼开。老雕的观察点就是在旅店楼顶。观察点也只能看到一半。但是汉清还是不敢轻易开窗户,谁知道白天广场上有没有混入点不明匪徒。老雕正暗自得意间,一束亮光照向自己,耳边听到不要动,老雕心道是反特组,他抓住竹筒忙向同伙下达疏散的命令,而后急急往后山奔去同伴们这时也个个方向各自逃命。

    汉清这时正懊悔不已,却听到窗外有叫声,他连忙来到窗户边往下看,借着月光看到几个穿白色制服的公安围着一个倒在地上的黑影,汉清知道黑影也许是偷自己画的人,怎么公安这么快也出现了。他怀疑自己的行踪早被公安知道了,可是来这几个月梅芳家却从没被公安调查过。他理不清公安的用意。这时惊动已经惊扰到凤凰的住客,有人已经打开窗户询问起来,汉清这时叫梅芳帮忙下楼去询问情况,顺便看看那个黑衣人是否拿着画。

    梅芳刚下楼却见到公安里有一个熟悉的人脸,田老师,这是儿子的老师,开学时见过一面。看到田老师半夜跟公安在一起,梅芳并没上前询问。田老师貌似跟公安很熟。

    只看到他们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梅芳感觉有异就上楼关门了。公安里有个年轻人向田老师问道“龙飞同志,你是北京特别派遣的专员,你看这尸体脸怎么都是绿色,脖子上也变成绿色,人刚死不可能这么快起变化。”

    原来田老师正是反特组的核心人员龙飞,龙飞可是和梅花党是老对手了,特别是白敬斋。梅花党是白敬斋一手创立的,可是创立时起,老天仿佛恶作剧一样也给他送了一个天敌</a>,那便是龙飞。

    龙飞从苏联刑侦科毕业归接到的首件任务便跟梅花党有关,所以多年来一直跟梅花党打交道。

    龙飞这时答那位年轻公安说到“这是中了特殊的毒药,这毒药是聘请美国专家做的为了引起民众恐慌所制作的,这毒药听说戴笠任职期间就已经在实验,中了这毒,面部非常狰狞,身上的色素也会改变,成现绿色。”

    这时另一个年长的公安问龙飞“要不要把那人控制起来,他或许可能离开这,可是画里有什么我们并不知情”

    龙飞答说“不用,次刻他比任何时候都安全,我们的追击小组希望能捉住个活的”然后意味深长的望向阁楼窗户。

    汉清这时在窗户后面也注意到这个英俊的男人,他知道这名公安看不到自己,但是他感觉这人知道自己躲在窗户后面观看。龙飞处理了现场,疏散队员,警车也装着尸体开走了,街道也复了平静梅芳此时已经来到阁楼,汉清关上窗户,询问道“怎么了”梅芳把看到的告诉汉清汉清这时更绝得自己的直觉是对的,公安早就知道自己的存在,但公安的意图汉清自己却猜不到,他们并没有像其他</a>人一样恨不得找到自己,拿到画。公安比起特务办事可是要容易的多。汉清沉思着。

    老雕这时心情难以言喻,画以到手,这可是大功一件。他为了拜托公安的追击连翻几个山头,此时正累的跟耕田的牛一样,来到小溪旁连忙灌了几口水。然后又转了几个山丘,来到一座庙前,这是上峰的指示的地点,拿到画就来此处。

    跟庙里的和尚对了暗号,来到持房前。只见灯光下一个身穿袈裟的人正在打坐念经。老雕很意外更让他意外的是走进去一看,只见一人,头上亮光光,脸颊上长满了胡须,络腮胡。

    老雕啊的一声,黄统领你怎么亲自来了。此人正是黄飞虎,黄飞虎首见面并不寒暄,直接问画拿到没。老雕这时兴奋的把竹筒交给黄飞虎说“在这里面”黄飞虎打开竹筒拿出画轴,摊开在桌子上,从身后拿出一瓶白色药水瓶。然后滴在画上,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异样。这时老雕坐不住了,汗水直流,他怕黄飞虎怀疑自己糊弄他。

    谁知道黄飞虎拿着画轴来到灯光处,用火折子烧起画来。老雕急忙阻止,黄飞虎轻叹道“假的”。

    这时老雕真是欲哭无泪,有理说不清。

    黄飞虎记起以前给谢将军做参谋时有次在谢将军府邸偶遇一小男孩正在画画,黄飞虎正闲没事准备豆豆小孩,于是就说到你一小孩会画什么?叔叔教你,小孩也没嘴,这是把笔和纸让给来人,黄飞虎提笔胡乱一画就是一张小鸡啄米图。

    小孩看到画对黄飞虎做了个鬼脸说我帮你画张像。

    黄飞虎一想一个小屁孩会画什么人物像,他坐在凳子上摆好姿势,没过一会就画好了。

    这时有个仆人过来对小孩说“少爷,去大堂吃饭了”

    黄飞虎正奇怪拿着画一看,跪倒在地,自己的猪腰子脸仿佛印在纸上一样。

    问仆人这是谁?仆人说是谢将军的儿子谢汉清黄飞虎没想到这个白面书生会跟自己来这一出,大意了他并没怪老雕,吩咐下去启动第二联络点,我要亲自指示下次任务梅芳来看到汉清神情低落说道那画不是有两张吗,有次帮你收拾看到一副好像划拨破痕迹的,我把胶带贴住了破口把它放在箱底了,另一副放在桌子上了。汉清这时眼睛放光,急忙翻找,拿着画轴打开花画,然后哈哈笑了起来。

    然后抱紧梅芳说“你真是我的幸运星。梅芳不解,汉清解释道,汉清为了参悟画的秘密经常研究,往往真迹放在箱底上面。下面是假的,梅芳这一弄反而帮了自己见梅芳一脸茫然,汉清急忙劝梅芳去看看阿才,梅芳这时才想起儿子急忙走出阁楼汉清这时拿着真迹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明天打算去自己曾拜师的老师看看怎么说,想了想便睡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