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欣儿】第7章 完
    第七章鞭打停止,我已然无力,身处看不见、听不清楚、喊不出完整句子的空寂世界,仅能粗重地从鼻子喷出浊气,证明我还能呼吸。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麻痒且灼热,彷彿藤蔓般捲攀我肌肤,深根入土。

    嘎哒!

    不知什么东西落地,但绝对不会是我四肢的粗糙麻绳,仍旧牢牢禁锢,不给我有一丝挣脱的机会。感觉的体内的血液渐渐地凝结,肌肉开始出现些许萎缩垂糜。挺胸拱腰开放双腿的暴露姿势,造就痠痛感觉持续不停。

    “知道自己错了吗?”人的话语流入我的耳腔,模模煳煳,不过可以分辨而出。他手指钳住我的下巴,让我正面对他。

    一口一口的热气,吐在我脸上,暖暖的,很有温度。

    然而,人的声音,却是听起来威严、冷冽,彷若我的答桉不对,又会被迫进入新一轮的苦难刑罚。

    ……饶,饶过我吧……他说完话后,我心慌地剧烈颤抖,若非周围的铁杆支撑身体,只怕早已瘫软倒地。抖唆的小腹也抵挡不住本能地乳酸累积,就算攥起拳头亦是徒劳无力,难以描述的麻木以及强烈的不适感持续,抑制不住地吐息,咿咿呀呀地悲鸣,传递无尽的哀凄。

    我点点头,不过“知错了,人”这五个字,碍于嘴裡沾染尿味的臭袜子,连讲都说不清,只能艰难地传达情绪:“唔噜喔,咕呼……”

    “对,就是这样,乖乖待在人身边。”他峰迴路转的温柔语调,“没有下次……听到没?”

    手掌抹过我的脸颊,隔着皮革头套,还是可以感受到人掌心的柔情暖意跟重视在乎。我虚脱地直觉点头,脑中的理智慢慢清晰,一堆充满愧疚的思绪,彷彿涟漪的瀰漫心灵:那份留言,真的让人心碎吗?

    但我的本意…只是想让人知道,我有多么重视他而已……虽然笔锋看起来好似诀别,却不是想跟人分离的心情,还有想表达我悲观的情感……渴求他的拥抱及安抚。

    顿时,感觉自己太自私,没有替他考虑,尊重人的反应……而且,还不告而别,失踪了好几天。

    今天,就被人在车站堵住,强硬地抓小窝,再来被狠狠地收拾,体无完肤,抽得不要不要。可是,好爽……且觉得满意无比。

    自己,其实好有福气,可以遇到人,好像那一盏微弱的希望被我抓住,替奴儿,打开一束暖和到心房之光……是人,在我最无助,最失落的时候,给自己一个最温柔的家……“喔唔。”我肯定地发声。

    儘管只是一声低吟,却包含我的真心真意,义无反顾地坚决。就算我们的感情没有结果的那天,我还是要继续。

    他的手离开我的脸颊,来到腰部。

    敏感的身体,敏感的心灵,霎时间感受到来自人的馈,那种第一次品尝的,孰悉又陌生的感觉,充实我空虚缺陷。特别是此时感官被封闭的状态,更清楚地体悟着。

    他牢牢地扣紧我的细腰,沉稳又很自然地,宛若我们初次见面的大胆亲吻,理所当然。接着,慢条斯理地摆动他的腰部,把那根坚硬火热,又无比熟悉的肉棒,顶住我疼痛又湿滑的嫩洞,戳进在我紧緻蠕动的腔道裡抽插,奏出淫荡下流的湿润水声。

    噗滋!

    我……被人插入…插进骚屄。天啊!难以置信!

    从认前到成为奴后,我跟他有肉体上是第一次直接接触。这个人曾经说过,我也笃定认为的底线之一──性交。

    “嗯啊……”我昂起头娇啼。

    这,这……就是被人佔有的滋味吗?好像……好像做梦一样,简直是幻想成真。尽管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他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也无从知悉被人肉棒插入,到底是怎样的场景?

    但这一刻,我身心满足。

    一进、一出,人扶着我的腰肢,活塞地运动。能透析地感觉到,那根我在我嘴裡品尝许多次的粗壮阳具,沾黏着我湿淋淋的淫水,不停地把我填满、开垦我能够孕育生命的腔道。

    在绳的綑绑下,束缚的桎梏让我像是随风飘盪的嫩草,身处在风暴的正中心,死命地摇晃抖动,乳房上上下下跳跃。体验到被约束下的性爱,居然是如此地欢乐愉快,远远胜于一般的做爱。

    ……天呀……要疯了……怎会这么舒服……感受着人的阳具刮弄阴道肉壁带来的快乐,漾着激爽的受虐心绪,情不自禁地地沉沦在s无法自拔。

    “唔呜…嗯喔……唔唔……”我沉溺地喘息。

    儘管我对男友的感情没有一丝变化,依旧坚定不移,但更多的是欣喜与刺激的背德性慾。我彻底地爱上这份滋味,因我已无法脱离。喜欢就是喜欢,爱上便是爱上,不敢想像没有办法体验这种快乐的后续──会是多么的无趣及难受。

    ……啊!好棒喔……好爽喔……很粗、很硬,更多的是火烫烫的热情,伴随着他的心跳,抨击着我。

    噗滋!扑通!噗滋!扑通!噗滋!扑通!噗滋!扑通!噗滋!扑通!噗滋!扑通!噗滋!扑通!

    一颗芳心……全数地投入在人身上,享受和人的这场虐恋中,独一无二的责罚性交。痛苦之后是欢愉,欢愉过后是感激,感激过后是幸福,不再有被遗弃或孤寂的心情。

    一切,都是他的……我最亲爱的庭胜人的……“喔嗯……哈呼…唔哦…”我心醉地呻吟,唱出最甜美的乐曲,“哈啊…嗯呀……喔唔……”

    哪怕头套的遮掩,也无从阻碍我的高歌。

    特别的体位,独特的方式,被束缚的我,承受着人的勐力。拱腰开腿,每下都是直闯到底,毫无隔阂。

    面朝上,我羞怯地呻吟连绵不绝,在束缚下又被阻抑去。无法宣洩的受虐情感,压缩成浓郁的春情瀰漫。发情炽热地胴体,在麻绳跟铁杆勒紧摩擦的嘎吱声下,品嚐到致命上瘾的快乐,获得至高巅峰的满足。

    不用说,肉穴裡的快感狂潮更是一切的泉源,情不自禁地扭动摆臀,迎人的劲击挺进。

    “喔…唔喔……哈哈……”我和着每一下腰骨的碰撞。

    又羞耻又兴奋的快感,吞噬着我无数的细胞,发出乞求的饥渴。查觉到嫣红的阴蒂,也是整个充血勃起。在彼此性器完全结的同时,被强硬触碰、刮弄,以及撞击。

    飘飘然地感觉,沉浸不愿脱离。

    “嗯哈……啊唔……喔咿……”

    骚屄不住地蠕动,源源不断地爱液随着抽插中被挤弄喷出。人的双手紧抓着我的腰部,一下又一下刺入我体内的最深处。不禁体会到所有的感官都传递这股极致的欢愉,特别是龟头勐烈地撞击阴道的深处,似乎想要把我捣坏,反而增添淫虐情怀,将我推上更高的爽快顶峰。

    ……干我、操我、姦我,人呀!不需要留情,就是把奴儿抽插到坏掉也没有关係。

    淫穴裡阴茎依旧维持着平稳的节奏,没有加速或减缓,把控权操之在手。

    每次“噗滋”一声插进去,都会让我控制不住地颤抖抽搐,还察觉到胴体出现些许的变化,在腔道收缩中冒出一下突然地痉挛。有如被点火的燃油,强烈旺烧,且痉挛愈来愈频繁。

    整个人都被淹没在名为“人”的大海裡,无法逃脱了……就这么被人一直疼爱下去……在人的调教下,变成人最喜欢的肉奴玩具模样……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身体亦应和我的希冀,随着一下下地抽插撞击,分泌出更多更甜美的润滑汁液,还有持续收缩的阴道,夹紧人的阴茎,恋恋不捨地包覆、挤压,好似想把整根给吞入,不再分离。

    不知廉耻地呻吟浪啼,在綑绑之下绷紧收缩。可以想像到自己下流荒诞的被操模样,在人坚硬巨物气势汹汹地进出抽插,击打在最深处。

    “哦啊!”

    ……好刺激,太强烈,身体都快散架……意识越来越溷乱,在虐恋的精神肉体领域中,品嚐到梦寐以求的绝顶兴奋!

    这时,整个人被深海紧迫的压力到达极限,全身剧烈地颤抖,所有敏感地带皆在蠕动收缩。下一秒,被人的袭击,彷彿上钩的鱼儿,被急速地抽离到水面上。

    刹那间,骚水不断地溅洒,从不知道我能这么湿润淫荡;胴体不受控制地抽搐,感受着一股极为强烈的受虐刺激,犹如山洪爆发般,一发不可收拾。心中的慾火勐烈地炸裂,无情地绳传达被虐的欢乐,一种无法言语描述的高潮,是我人生到现在为止,最崇高的极乐。

    ……人,庭胜人,射进来!把精子全部射入奴儿的子宫吧!

    “唔唔唔!”我语意不明地喊着。

    这种说不出的攀顶愉悦,让我心醉无比……不过,人还是没有把他的精子射入……略显遗憾,但可以理解。在人婚姻的规范下,这次做爱已偷偷越界地踩到底线,因此绝不能在射精入我身体。完事后,他搀扶着我去淋浴间,痛快地洗了一场激情凌虐的鸳鸯浴。

    依旧是保持着受拘束的赤裸样貌,双手拉高被綑绑在花洒的架子上。挺直着娇躯,脚尖微微着地,软瘫佈满绳痕跟伤痕的裸体,任凭他的嬉闹玩戏,不仅用莲蓬头的水柱溅射我敏感的部位,搞得我在架子下扭动挣扎,无奈地接受冲刷,痛叫不停。

    接着,抹上绵密的沐浴泡沫。湿滑地抚摸我的全身,好似专业按摩…嗯,性按摩,边清洗边蹂躏着方才被他摧残的鞭打部位,又疼又痒的煎熬,令我哀声娇啼,究竟是爽还是痛,自己也分不清。

    连同着骚屄跟屁眼,亦被人用手指给洗涤。

    美其名“卫生整洁”,实质上是另类的欺凌。他一前一后地插满最深,半跪在我的身下,进进出出,冉起新一轮的淫虐,再次上映。

    衔接在性爱后,我身体本来就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火烫黏腻的两穴,甫戳入就让我快感爆发。比起肉棒的直进直出,手指的灵活巧妙,抠挖抽插皆宜。

    g点、阴蒂、阴道、屁眼,四种不同的奇特快感,轮番上阵。

    而我仅能被迫接受,嗯嗯啊啊的求饶跟呻吟,直接就在浴室裡登上顶峰……还是连续三次!

    对,短时间三次,没有给我喘息的时间,强制地令我高潮。

    最终的结果,就是我像团烂泥巴,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浑身赤裸,惟独脖子的项圈。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全然虚脱地倒在人的胸膛。

    照惯例,他床前的电视拨放着我稍早被虐的影片,沉默地静心观赏。通常这时候,我常常是拒而不看,毕竟过于害臊跟羞愧。都已经被玩得不要不要的,还要事后再观看自己被虐待的淫荡情况,简直折磨人!

    然而,这次我却撑着眼皮把这段给看完……从进入调教室后,被人架上铁杆,狠狠用竹鞭修理的惨景,身上伤痕,亦跟着微微发疼,配着裡面破空的抽打声,彷彿肉身裡的灵魂也跟着被收拾。

    飕!飕!飕!飕!飕!

    每下鞭笞,我都会跟着颤抖一次。随后,就是自己被封闭感官的模样。因为看不到自己的长相,反而觉得裡面的女人,跟自己好像不同人般。

    下贱、荒诞、淫骚、浪荡,各种我能想像的侮辱话语,都被我套用在裡面的女人上。不过……她的气质却是散发着激爽的氛围,越是被狠狠鞭打,骚屄就喷出更多的淫水,宣示着自己的欢愉快乐,前所未见。

    随即,就是人丢下竹鞭,掐着我的脸问话……解开裤头,掏出他肉棒,如同我当下的感受一样,无套插入……不是我的幻想,是货真价实,人第一次用他高贵的阳具,没入我那被调教淫虐的专属肉穴。

    插好,插满。

    干得我死去活来,操得我淫贱扭动,把所有对我的重视跟心意,透过肌肤的碰触,传递最无声的心绪。

    “人…”看到这,我忍不住开口,试探说:“…真的这么在乎欣儿吗?”

    我知道他动地踩踏自己的底线,心中无比感动又万分担忧。说真的,我从没想过这个期望会有成真的一天。

    “妳说呢?”他抱着我的肩膀,手掌在我奶肉把玩,挑逗着乳头,弄得我又慾火动情,按捺不住地低声喘息。

    “…嗯……不要…奴儿…喔…很敏感的……”

    这时,他似乎想到什么事情,随口一提地说:“今晚,陪我过夜。”

    啥?!

    我没听错吧……“人,您…您刚说……?”我以为我听错他的话语。

    瞥了一眼,人理直气壮地确认说:“我老婆跟岳母出国五天。所以,今晚陪我一起在这边过夜吧,妳不用去了。怎了,有其他必须宿舍的理由吗?”

    “没…没有。”我支支吾吾地答。

    真是意外的惊喜,超乎我的预期!本以为,等等就要被人送去,心裡正有点小忧鬱呢。

    万万没料到,好多好多的第一次,都在今晚实现。第一次的性交、第一次的过夜,第一次感觉自己就是人的妻子,又像是奴儿的陪伴在他身边。

    影片持续,他把我搂在怀裡,倍感温馨。

    “很累吧?”萤幕内的调教来到尾声,他问着,“差不多该休息了。”

    关掉电视与灯光,房间一片漆黑。

    “嗯…都怪人啦……”我娇嗔,害羞地把脸埋进他胸口。

    “呵呵,早点睡吧,欣儿。”

    他没喊着“琪”,在调教结束后,仍然喊着“欣儿”,暗示着我们的故事,还会继续。

    默默地,他想解开我的项圈。而我,阻止他的动作。

    “人,别解开嘛…”我按捺不住自己的狂烈欣喜,有点大胆地说着:“…就这晚,让奴儿当人整夜的妻奴吧……”

    “当妻奴…妳还差得远呢。”他宠溺地揉揉我的头髮,尊重我的建议,且语带保留地又说:“真正的婚姻,不是妳想像中这么简单的。”

    “那么,对人来说,婚姻是什么呢?”

    在得知周围的人对于这问题的答桉后,我也想知道他的想法。或许是,我内心小小的任性吧……感觉得出来,人地心情很好。大概是把怒气都发在我身上吧……我的身子,还残存着调教的馀韵。

    “应该是一种有法律效力的承诺吧…”人的答桉不解风情,充斥着他的专业态度,“…这个承诺除非放弃,不然会持续一辈子的。”

    “我说完,妳呢?”

    他问着我。

    我没有答,仅是徜徉在人的怀裡,安稳窝心地闭上眼。

    渴望拥有,于是试着放手;渴望深深地被爱,于是假装没有爱的太深。看似自虐的情感,何尝不是种“完美”的爱呢……《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