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带着实验室去异界】(1)
    作者:se2se2se2017/5/28茫茫林海,无边无际的魔兽森林是亚特兰大陆首屈一指的危险地带。在数不清的赏金猎人中,一直被封为四大禁地之首。这里除了有种类繁多,暴虐无情的魔兽,还栖息着万物之灵,百兽之王-龙。

    然而,就在即使是魔兽森林中战斗力也屈指可数的黑龙谷旁边,有着一个与这个世界画风极不相符的建筑。

    一座五层的现代科技实验室。在充满原始气息的魔兽森林中,这座小楼孑然独立。

    这个诡异的小楼的三楼实验室,一个光头男性坐在计算机前,显示器的光映射出他可怖的脸庞,左眼有一道狰狞可怖的疤痕,疤痕往外翻着新皮的眼皮后是一个煞白的义眼珠,整个人显得诡异而可怕。然而整个阴森的实验室中时不时传出一阵淫靡的闷湿声。

    只见这个男人胯下跪坐着一个全裸的成熟艳丽的女性。丰满性感的嘴唇不断吞吐着狰狞炙热的阳具,白皙的皮肤细嫩如水,金黄色的头发在脑后挽着微微的卷曲起迷人的弧度,妩媚迷人的眼睛已经不复不久前的坚强和刚毅,只留下痴迷和糜乱,精致漂亮的柳眉之间有一粒仿佛镶在肉中的黑色宝石,显得神秘而有种别样的魅惑。高挺的乳房上调皮的立着两粒粉红色樱桃,两根纤细宛若玉葱的手指不停的的玩弄调戏着一粒樱桃,另一只手不住的用手指扣挖着胯下湿润的草丛幽谷。

    “宝贝儿,再深点。”光头男低头瞄了一眼,停下正在打字的左手,拍了一下胯下女人娇嫩的脸庞。

    女人闻声后更加用力的用喉咙吞下那布满血管的狰狞之物。粗壮的巨根深入喉咙,使她忍不住发出一阵阵呕吐的声音。然而她似乎并不在意,似乎眼前的阳具是世界上最尊贵的东西,她宛若侍奉神明一般,用灵巧的舌头不断的舔弄。下体的幽谷似乎不再满足于一根手指,从一根变成两根,在变成三根,速度越来越快,爱液沿着快速抽插的手指滴落在地上,显得格外的淫秽。

    女人的技巧越来越熟练了,很难想象这个女人在几天前甚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口交。粗壮的阳具在口腔中做着快速的活塞运动,女人用灵巧的舌头舔弄着敏感的龟头,调戏着顶端的马眼。快感越来越强烈,光头男忍不住用双手抓住女人的头发,将其当做飞机杯一般,在胯部快速的抽插,紧致湿滑的腔道给他带来极致的快感……“嗯……嗯……嗯”女人喉咙被噎住,发出类似痛苦却又欢愉的呻吟。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光头男将女人的头部使劲按在下体,臀部微微的抖动,女人性感的嘴唇边溢出一缕白色的液体。同时,腥臭的精液似乎给女人带来某种刺激,剧烈的高潮如同一万伏特的高压电流猛烈的冲击着她大脑的感触神经。

    “嗯…嗯嗯…嗯”女人被堵住的嗓子发出不明的声音,手指在小穴中猛烈的抽插,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淫水像是开了堤的洪水向外喷射。女人翻着白眼,剧烈的高潮让她控制不住自己,一缕带着骚腥味的黄色液体沿着尿道流出,淌在地板上。

    光头男抽出阳具,看着倒在地上失神抽搐的美女,忍不住想起几天前,那个站在黑龙面前,气势一点都不弱与龙威的女魔法师。

    ……………………………………时间回到几天前,在21世纪的某个地方。

    “胡博士,他们来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院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对着正一脸懊恼趴在计算机前的光头男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就容不下我的研究。我才是人类未来进化的唯一道路。”

    胡飞,也就是光头男,站起来愤怒的咆哮到。仅有的右眼仿佛燃烧这雄雄的火焰,怒火让本就狰狞的脸更加恐怖,宛若一个择人而噬的巨兽。

    胡飞,21世纪首屈一指的生物物理科学家,在遭受一次意外失去左眼后一直致力于人体改造工程。然而随着实验的发展,人体活体实验的需求越来越大。

    终于,胡飞败于对真理的渴望,对重新拥有双眼的期待,在深夜里用麻药迷昏了一个路人,拖回了实验室。随后,胡飞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多的活体实验开始进行,他的技术也越来越成熟。但是,不断增加的失踪人口终于引起了fbi的注意。

    冷静下来后,胡飞一脸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苦笑到,“阿耀,你把研究服脱了,出去投降吧,就说你也是被抓的实验品。你没必要和我一起陪葬。”

    “博士……”

    “快滚!不然我毙了你”胡飞怒吼着拿起旁边桌子上的手枪,对准了阿耀的头。

    实验室陷入一片安静,唯有旁边的仪器不时发出滴滴的声音。

    “博士,你自己保重。”最终,研究员留恋的看了一眼博士,转头走了出去。

    胡飞一个一个的抚摸着实验室的器材,动作轻柔,狰狞的脸庞卸下了伪装,露出属于他的温柔,宛若在看着他的爱人一般。算着阿耀差不多已经出去,胡飞从傍边的抽屉中取出一个遥控器。从他绑架第一个人开始,胡飞就已经预料到有这么一天了,他已经在周围埋了无数的炸药。

    “你们既然不认同我,那就也别想得到我的研究结果。”胡飞仅留的右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粗壮坚实的双手此刻止不住的颤抖,终究还是按下了遥控器上的红色按钮。

    紧接着,恐怖的爆炸声从实验楼的周围开始想起,一点点开始接近实验楼。

    胡飞趴在窗户上,看着不断迫近的爆炸火光,宛若世上最美丽的烟火,右眼的眼角划下一滴不易察觉的泪水。

    ………………迷迷糊糊的,胡飞从昏迷中醒来。身体,手,脚,都还在,周围还是熟悉的实验室。胡飞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无尽的酸痛充满了四肢。

    难道,我没死?

    胡飞看着周围熟悉的实验器材,不禁想到。

    “嗷……”

    窗外传来一阵可怕的吼声。这不是胡飞所知道的任何一种生物。一股无法描述的威压伴着吼声传来,让胡飞产生一种跪下的冲动。他猫着腰,扶着墙边,一点一点摸到窗边,悄悄地伸出一点脑袋。

    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没有喧喧嚷嚷的人群,无尽的林海随着风摇出震撼壮观的波浪,浩瀚蓝天一望无际。

    这里是哪里?

    胡飞被眼前的景象给深深地震撼到了。作为一个地球上最强的生物学家,他一眼就看出,这些之物不是任何他已知的品种。

    “嗷…………”恐怖的吼声再次传来,翻滚的林海仿佛突然停了下来。突然,仿佛鲸鱼跃水一般,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林海中冲出。

    庞大的身躯,熠熠生辉的黑色鳞片,有力挥动的翅膀,隐隐发着红光的眼睛,锋利可怖的爪子和牙齿。一条传说中的黑龙,就这么停在空中。

    胡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龙,一条西方龙,就这么活生生的飞在自己的眼前。但紧接着,职业病就犯了,胡飞就陷入了科学家的意淫。龙,这种力量与美完美结合的生物,食物链的最高层,万物的主宰。如果,只是说,如果,能有这么一个实验体,把龙的基因结合在人类体内。这个疯狂的想法不可遏制的出现在他的脑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嗷……”黑龙对着林海,又发出了一声龙吼,似乎在提防着什么。

    “咻”的一声破空声,一个小点也林海中冲出,漂浮在黑龙的面前,丝毫不惧。

    一个人,一个女人。她穿着一个浅蓝色的魔法袍,上面绣着些金色的花纹。

    虽然魔法袍有些宽松,但依旧遮挡不了她傲人的身材,胸部画起一个高耸的曲线,紧紧撑起宽松的衣服,似乎要撑裂一般,高翘丰满的臀部宛若能放下一个高脚杯。

    她就如同上个世界的法拉利一般,迷人的曲线让人忍不住为之着迷。眼前的景象一再打破胡飞认知的底线。

    为什么,为什么她能飞。胡飞还尝试性的蹦了两下。事实让他很失望,牛顿定律至少还在他的身上生效。

    黑龙再次张开嘴,残忍锋利的牙齿似乎还沾染着唾液,然而并没有可怕的龙啸传来。一个诡异的黑球逐渐在黑龙张开的巨嘴中形成,即使和那里有一段距离,胡飞也感受到这个球无比的危险。

    然而那个女性并不慌乱,镇定的举起魔杖,伴随着她的吟唱,顶端的宝石也开始渐渐散发出摄人的光芒。

    “阿朵恭咪希拉多尔”

    声音似乎不大,但却传播的很远很清晰。她的声音清晰而富有磁性,十分悦耳。

    吟唱完毕后,她向前一挥法杖,一个巨大的光柱射向黑龙,于此同时,黑龙也蓄力完毕,吐出了那个诡异的黑球。两者碰撞,宛若质子与中子的对撞,耀眼的光芒四射而出,爆发出恐怖浩大的声势。两者身下的林海分分往两边翻滚,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最终,还是这个女人的光柱更强一点,缓缓吞噬了黑龙的黑球,陡然射向了黑龙。

    “嗷……”伴随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庞大的身躯跌落了下去,顿时,树木折断,尘土飞扬,碎石四溅。

    好巧不巧,这个地点,离这个诡异的实验楼,也就是胡飞所在的位置,很近,近到胡飞都能听到黑龙受伤后沉重的喘息声。

    女人释放完这个法术后显然也有些疲惫,伴随着急促的喘息胸部上下抖动,冷汗也沿着额角往下留着。她深吸了一口气,超着龙落下的地方飞了过去。途中,她也看见了这个诡异的建筑,疑惑的朝这边看了一眼,但明显,在这种时刻,龙更重要一点。

    胡飞瘫坐在地上,很显然刚刚的战斗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撼。然而,黑龙就在旁边。并且是重伤的黑龙,刚刚的想法又不可抑制的冲了上来。

    龙的基因,龙的基因,龙的基因。

    胡飞的脑中只剩下这个词在不停的涌现。所谓科学家都是疯子,应该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至少,适用于现在的胡飞。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胡飞闭上眼,仿佛自我催眠一样嘟囔了一句,然后抓起地上的手枪冲了出去。

    “吱呀”黑龙旁边传来一阵树叶被踩的声音,寻声望去,一个精致的高跟鞋裹着一对精致的玉足,细长的双腿宛若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找不到一丝瑕疵,细嫩光滑,如和田玉一般光洁。

    女人走到黑龙的脸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被光柱击穿的胸口不出的往外淌血,珍贵的龙血将地面染成凄凉的红色。黑龙挣扎着抬起头,想要凝聚起最后的力量给眼前的女人最后一击,然而稍微动了动,还是无力的垂下了。

    “你这该死的黑龙,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也有今天,受死吧。”女人检查完毕后,举起来法杖。空中凭空浮现了一个法阵,缓缓积聚着力量,对准黑龙的脑袋,准备给他最后一击。然而就在法阵对黑龙发出光柱的时候,一粒细小的光束也穿透了女人心脏。

    女人无力的倒在地上,被光柱再次击穿的黑龙对着她露出讥讽的眼神停止了呼吸。她用手捂住胸口,却依旧止不住往外喷涌的血液。意识逐渐变得朦胧,隐约中她看到一个穿着黑袍的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凯特琳魔导师,你被出卖了。”

    这是她最后的意识。

    看样子勾心斗角在这个世界一样存在。潜伏在旁边的胡飞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感慨。黑袍人确认凯特琳死亡后,缓缓摘下黑色的兜帽,露出一个苍老的脸。花白的头发和胡须乱糟糟的长在脸上,多年没有打理,就像荒草地里的野草一般。

    他宛若流氓抚摸街边妓女一般,轻轻抚摸着黑龙的尸体,贪婪的目光几乎可以化作实质喷射而出。

    “美丽,真是美丽。”他禁不住喃喃自语道,然后抚摸的右手轻轻一抖,食指上的戒指发出一阵蓝光,庞大的黑龙尸体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若不是地上的鲜血和倒在地上的凯特琳魔导师,恐怕都以为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见到这神奇的一幕,胡飞忍不住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谁,谁在那里?”

    然而,只是这一丝不正常的气流声已经暴露了胡飞的位置。黑袍老头举着魔杖指着胡飞藏身的位置,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我,我只是个打酱油的。”胡飞拿着枪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啊,玩具,只是一个玩具。”胡飞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还用右手挽了个枪花。

    老头皱着眉头仔细观察了一下胡飞。虽然容貌可怖但是确实没有感受什么魔法或者斗气,手上那个奇怪的东西也没有感受什么能量。紧接着他就放松了警惕,手上的魔杖开始亮起了光,“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魔兽森林的最深处的,但是你的好运到此为止,你可以去………”

    “砰”

    老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倒在了地上,邋遢的脸上已经被开了一个血花,本就丑陋不堪的脸彻底毁容,血液伴着脑浆淌在地上,红彤彤伴着白花花的液体,格外的恶心。

    胡飞将还冒着烟的手枪收回腰间“没想到,还是个爆头。”

    然后他将目光,放在了体温尚未流逝完的凯瑟琳上。……发电机卖力的在一楼运作,发出聒噪的轰鸣声。备用电力的启用使得这个穿越到异界的鸡肋建筑不再那么鸡肋,至少可以有限次数的发挥一定的作用,嗯,在那些库存的汽油被彻底消耗殆尽前。

    在实验楼的三楼,手术间内,灯火通明。伴随着电力的启动,各项手术设备都已准备,身披白色大褂,浅蓝色口罩,全副武装的胡飞站在手术台前。他狰狞的脸庞此刻显得格外严肃,本能的职业道德让他习惯性的认真对待每一个他的艺术品——一个手术台上躺着的白花花的肉体。

    没错,这个已经失去心跳的肉体就是凯特琳。即使是已经失去了生机,但她的魅力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消减。换句话说,她的肉体简直是大自然的神迹,每一分每一毫的曲线都完美到了几点,似乎凹或者凸那么一丝,都会破坏这个艺术品的均衡。因为伤口失血过多,皮肤泛着病态的苍白,却为这个勇斗恶龙的英姿平添了一份柔弱,另有一番风味。

    当然,胡飞没有奸尸的爱好,也没有收集美女尸体标本的爱好,他只是想要救这个女人而已,或者说,救自己。根据栖息此地的黑龙来看,他如果想继续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留在至少第一印象不是那么友好的魔兽森林很明显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而作为初来者,他对于导游这种服务有种迫切的需要。那个见了第一面就想要杀他的老头应该对这份工作不怎么感冒,何况他的脑袋都没了,他也没有堪比冥土追魂,连脑子都能修好的能力。恰巧,作为一个21世纪顶尖的生物物理学家,并且专攻人体改造的变态博士,区区心脏破洞还在他能够挽回的场面之内。

    综上所述,躺在他眼前的这局迷人的胴体成了他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小巧的手术刀宛若他身体的一部分,似蝴蝶般在他的指尖翩翩起舞,复杂而坚韧的肌肉组织不经意间已经被分解,露出那个仍在往外淌血的心脏。

    不能用了,失血也太多了。胡飞对于眼前棘手的情况皱了皱眉头,得出结论。

    他思考了一阵后,想起了他在上个世界的实验成果,其中就有人造心脏再生技术。

    虽然仍没有达到完美水平,但也没有办法了。

    “可不是那你当实验品哦,只是为了救你。”胡飞有些心虚的嘟囔两句。

    他打开了旁边的机器,正准备用提取的凯特琳基因给她再生心脏的时候,胡飞撇见了一旁他收集的龙血。

    龙的基因。

    那个恐怖的想法再次出现在胡飞的脑海中,挥散不去。

    龙的基因,龙的基因……仿佛自我催眠一般,胡飞死死的盯着装着龙血的试管,不停的叨念着。血丝逐渐布满他仅有的右眼,胡飞如同被恶魔操纵了一般,颤抖的双手一点点将那个试管取了出来。

    “放心,美女,我已经实验过了,技术已经成熟了。”胡飞不知是对已经死亡的凯特琳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两种基因在胡飞的控制下,在机器内翻滚交融,相互吞噬,相互同化。他看着机器内的数据,宛若最入魔的欣赏家看着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一样,痴迷,疯狂。

    很快,一个强健的心脏在机器中诞生,它有力跳动甚至不断在撼动着庞大的机器。他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将这个心脏捧出。

    完美。胡飞第一眼就得出了这个结论。他熟练的换下那个已经破烂不堪的心脏,接上这个黑龙之心,然后接上旁边的机器输出刚刚生成的血液。

    胡飞站在旁边,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并没有出现可能的排异反应,说明基因同化的很完美。他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最危险的阶段已经通过,他的实验基本已经成功。实际上,胡飞已经忍不住想要看一下这个美女醒来后的成果了。他放下手术刀,准备开始缝合伤口。然而,这时候,上个世界世人的嘴脸清洗而深刻的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恶魔,怪物,变态。”鄙夷,不屑,恶心的眼神宛若恶魔的低吟一般在身边不断的回响。

    带着可怖疤痕的的眉头微微一皱,胡飞沉吟了一会,又拿起了手术刀。

    …………这里是哪里?眼前的景象慢慢由模糊变得清晰,凯特琳缓缓的醒来。我不是死了吗?大脑仍有点昏昏沉沉的凯特琳有点迷惑的想到。

    “你醒了”一个沙哑而粗犷的声音传来。

    “啊…………”一声悠长而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天际。

    她本能的一抬手,空中浮现一个法阵,一股巨大的推力瞬间把胡飞给退压到墙上。

    “放松,是我……救了你”巨大的空气压力让胡飞说话变得有点困难,他挣扎着说道,坚实的手臂因为费力的挣扎爆出一根根的青筋。

    凯特琳翻下床,打量着胡飞。然而她只是轻轻一抖,就几乎跳了一米高,以致于她差点摔倒在地上。坚硬的地面不断的接近她柔嫩的脸庞,在她眼中时间仿佛突然变慢,足尖轻轻一点,又重新恢复了平衡。怎么了?凯特琳对于自己猛涨的力量和敏捷的反映很是疑惑。

    “你的心脏被击穿了,我用龙的基因和你的基因……嗯,就是用龙血和你的血融合救了你。”胡飞看见她微皱的眉头解释到。

    忽然,一阵风吹来,凯瑟琳身上传出一丝凉飕飕的感觉。她低头一看,发现她全裸的站在这里,至少f罩杯的巨乳坚挺的立在空中,但是却违反物理定律的没有一丝下垂,两颗精致的小樱桃格外的显眼。微冷的空气使她的皮肤泛出一层微小的鸡皮疙瘩,但依旧遮掩不了细嫩光滑的皮肤带来的惊艳,胯部的芳草整齐的收拢在一起,明显是经过细心的搭理,修长光洁的长腿以十五度角叉开,支撑着整个如同艺术品一般美丽的身体。

    “啊…………”“嗯”又是一阵悠长而凄厉的惨叫,不过这次伴随着一声闷哼。

    凯特琳两颊泛起羞涩的红色,两腿紧紧夹紧,努力的不让自己的小穴暴露,一只手护着身前的“凶器”,勉勉强强能遮住两粒小樱桃,然而手臂勒出的肉痕却更让人血脉喷张,另一只手伸在身前,空中的法阵隐隐还未散去。显然,同样的魔法。而那声闷哼,正是来自差点被突然到来的力量压死的胡飞。

    “我……说,美女……,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胡飞挣扎着说道。

    这时,凯特琳开始打量起四周。被绿色液体浸泡的人脑,心脏,肺部等各种器官,以及在营养舱中漂浮的各种发育形态的试管婴儿尸体。以及来自于他原来捉到的那些实验体的胳膊,腿,眼睛等各个部位的标本。

    随着她的看到的越来越多,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愤怒,以至于她几乎都忘记遮挡她傲人的裸体。胡飞看到这情况,暗道不妙,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急忙出声说道“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然而他的呼声并没有什么作用,凯特琳的怒火几乎化成实质,身边隐隐能看到一层火焰在燃烧,光滑的秀发被一股看不见的气流给吹了起来,散在肩后。一股隐隐的黑华从心脏中流出,最终汇集在眉心,形成了一个菱形的黑色宝石,诡异而神秘。极端的愤怒似乎加速了血脉的融合。

    “有什么好解释,你个该死的邪恶炼金师。”

    凯特琳对着胡飞咆哮道,隐隐还有龙啸传出,胡飞狰狞可怖的脸此刻在她眼中显得无比的邪恶。

    似有黑色的电流流动,刚刚形成的黑色宝石前缓缓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球,宛若黑龙放过的那个技能的缩小版。

    “你不要逼我。”黑色的光芒越来越亮,生命危在旦夕,胡飞竭尽全力的在墙上挣扎,右眼爆出狰狞的血丝,然而算得上健壮的他在庞大的空气压力前显得无比弱小,没有任何作用。

    “受死吧!”

    “start!”

    两声咆哮几乎同时喊出,然而摄人的黑球却消散在了空中。凯特琳僵硬的站在那里,右手伸在身前,仍保持着之前的动作,只是那双迷人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刚才的神采。瞳孔发散,失去聚焦的望着眼前的胡飞。

    “放我下来。”沙哑的声音透露出无尽的疲惫。

    一个黄色的法阵在空中亮起,迫人的空气压力骤然消失。仿佛力气也随着空气压力一起被抽走了一样,胡飞颓然的瘫坐在了地上。

    “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如果走近,隐隐能听见胡飞仿佛入了魔障般不停的自语。

    突然,似乎是爆发了一般,他猛然冲了过来,将凯特琳粗暴的按倒后边的手术台上,状若癫狂,密密麻麻的血丝布满他仅剩的右眼,狰狞的疤痕宛若蠕动的蛆虫一般在扭曲的脸上爬动。

    “是你们逼我的!”撕声力竭,仿佛呕出了整个灵魂一般。

    胡飞粗重的喘息声不断将热气喷在凯特琳的脸上,然而回复他的唯有一双宛若机器人一样的无神眼睛。

    身为全世界最为优秀的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不可避免的,机械与人体的结合始终是他研究的一大方向。在一次偶然的实验中,他通过微型芯片破解了生物大脑的电波流,并成功控制了一个兔子。他在经历两秒钟攻破人类历史上最难的生物课题之一的喜悦后就意识到了这个技术的可怕。出于从小就被教育,贯彻带脚底的科学道德观,他立刻放弃了这方面的研究,并彻底封藏了这方面的研究成功,甚至连阿耀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凯特琳脑中就有着这样一个芯片。胡飞选择留了一个后手,他害怕同样的事情再度上演。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但是,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谁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为您推荐